各位反贼觉醒者有没有遇到身边反贼觉醒者的啊?你们孤独的吗?有没有前粉红的啊?

我提出这个问题希望大家高热度积极回应编织语言,创造更多高质量文章思想和讨论,不要贴吧化论坛化水化,我欢迎更多人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一切。习近平2012年胡习交替上台以来,推行极左朝鲜模式严控意识形态,走向新文革,删帖封号禁评全网,在学校推行红色洗脑爱党教育洗脑90后,00后,更出现洗脑青少年的流行文化和思想,那么各位反贼们,你们为啥没有被洗脑?或者如何觉醒的?人生经历是如何的?你们社交圈子有没有遇到反贼?你们亲身观察觉醒的人有多少?有没有遇到反贼老师?
我自己就是少年时代的粉红觉醒,身边有很多朋友逐步觉醒.

但是有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比“粉红觉醒“更多的,而为多得多得多得多是“红色精神分裂”

我认识很多体制内的富二代官二代,甚至认识根红苗正的红三代.

这些人聊起国际形势,中美关系,中国经济政治体制改革,这些话题来,他的思维模式和思考能力以及立场,和反贼是一样的! 而为见识和学识明显高于一般反贼. 对于法制建设,民主进程,多党制,都是接近于西方民主思想.

他们大多会在欧洲、澳洲、加拿大,美国买房子,有至少1/3家庭在美国生的孩子,大概有1/10家庭选择了英语为孩子的主要语言教学。 有不少于10个家庭,拒绝传统的中国音乐教材,他们在孩子练完车尼尔这些教材以后,选择的是12bar, boogie, ragtime这样的音乐类型进行孩子教育. 目前这些家庭里100% 有直接亲属是外籍,无一例外.

但是一听到香港问题,马上“红色精神分裂”发作,瞬间立地成蛆.

至于为什么,各位应该个人有个人的解释😂

我个人的感觉就是,就有一天民主世界联军和中国正面冲突,民主世界阵营应该宣布中国民主化以后大赦,保护一切私产,但是大赦不包含一切有抗拒和帮助抗击民主联军行为的,并且还好追缴海外财产.

 这些红色精神分裂们,只要在自己的钱和房子还有海外财产有保障的前提下,平时叫的越欢的,这时候越卖党。
車轍下的微塵 观察 願我們走出大洋國,在沒有黑暗的地方相遇
幾乎≈0,不過理性中間派比較多。孤獨是會有點,但是微博上和品蔥上也有不少同溫層。

我覺得要想在國內醒來,這個人要有足夠的好奇心、逆向思維能力,二者缺一不可。

我從小就對歷史書很懷疑,從來都不知道“孫中山的資產階級軟弱性”具體是指什麼,直覺中對中共有種野蠻殘忍不學無術的印象,在十萬個為什麼的年紀裡,書裡偏偏有很多禁止談論的東西,這樣令年紀小小的我感覺很奇怪。政治書上的那些條目讓人惡心想吐,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樣一種枯燥至極的文字存在,在心中種下了不少懷疑的種子。

後來去美國做交換生,不分晝夜在網上查詢我懷疑的事情,才慢慢有了清醒的認識。回過頭來想想,這種轉變真的挺艱難的,但凡缺少一點點好奇心和反思能力都實現不了。
张二伯 是张二伯(bāi),不是张二伯(bó)
不知您是否看过《黑客帝国》?

第一部中,尼奥面临一个抉择,红蓝药丸。吃下红丸,可增加500年功力……不对,是来到残酷真实的世界。吃下蓝丸,则回到幸福的虚拟世界。

实际上,在中国曾有过网龄的人口中,大多数人都曾面对过这样的选择,面对过是否要学习翻墙,是否要看看墙外更广阔的的世界,即痛苦的醒来,或继续幸福的睡去。而绝大部分人,都选了蓝丸,继续做一个幸福而自豪的中国人。

有人会说,不对呀,不是也有吃了蓝丸继续睡的理性派吗?这部分人也是讲道理的呀。

尽管我十分反对二元论,但对于觉醒这件事来说,是不存在中间态的。你不能即做一个理性的智者,又继续沉浸在美好的中国梦里。在我看来,这不叫理性派,这叫和稀泥。

书归正文。

幸运的是,经过我的开导,目前已经有几个朋友开了窍,服下了红丸,增加了500年的功力。
咱原来就是粉红,觉醒原因很简单:“我真的有一头牛”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愛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完全西化羅馬希臘派,支持中華帝國解體,各民族自決,建立歐盟那樣的東亞聯邦,反對儒家思想,鐵桿自由主義者。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08
  • 浏览: 1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