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油討論的時候可以放鬆一點嗎?

發現蔥油因為意見不同爭論了幾句,就開始互相扣帽子了,然後越演越烈。

都是反共的好同志,希望蔥油可以放鬆一點,用温和一點的表達方式討論......
已邀请:
琉璃光 文藝是抵抗暴政之妙法,乃至唯一方法。
私以為:

君子論而不爭。

談論、商榷,不是爭辯,更不是斥罵。

與其「你、你、你」,好像指著人家鼻子,不若「閣下、足下、先生、女士」,至少也「您」;

與其「我、我、我」,好像指著自己鼻子,不若「不佞、在下、小弟、小妹」,至少也「(我)個人」;

「你國」不若「貴國」,「我方」不若「敝方」。

「你們、我們」一類含旨不明而挑撥仇恨之語,不宜用。

中共式粗悍用語,「鐵一般、就是、不容置疑、本質上、決定了、上升到、殺光、打死、深度、高度」等等,頻頻反問、嘲諷,能免則免。講理在事實,不在形容詞、副詞。事實平直論述出來就好了。公道自在人心。

多說「恐怕、似乎、好像、如果、適宜、不若、好些」等等,商議的語氣。

辱罵只是洩憤,氣急敗壞,無補於事。

不宜耍無賴,「我就是如何如何」,獻世見笑而已。

妄冠罪名非君子所為。回應宜立足其言論,無確鑿證據,不宜妄揣動機、發言身份等等。

論述宜有條理。夫子自道無妨;與人討論,接連拋出論點而不肯稍加論證,猶如共黨複讀機。

謹引一段大紀元《解構黨文化》的評論:

中共的鬥爭性滲透在語言方式裡,就表現為語言中帶有鬥的意識,有話不好好說,正話反說,多用反詰句和反諷句,使談話對方陷入被動而尷尬的境地。

在論證一個道理的時候,受黨文化影響的人不是心平氣和、與人為善地講道理,而是詭辯,強詞奪理,得理不饒人,沒理狡三分,盛氣凌人、態度囂張。有人曾指出所謂「毛語體」的一些特點,這些特點或多或少滲透進普通中國人的話語方式中。這些特點包括:

第一,定性。如:「XXX是什麼人呢?是西方反華勢力的走狗。」
第二,群體稱謂。其好處是無法證明他在捏造,而且不用負任何語言責任。如「眾所周知,廣大中國人民都早已識破了他的真面目」。
第三,舉證倒置。就是把舉證的責任推給對方,事實上自己無法證明卻弄得好像別人無法證明,最常用的詞是「不可告人」或「別有用心」。如「他的一舉一動,都是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的」。
第四,一律證偽。對實在無法反駁的就冠以「虛偽」、「惡意」、「假新聞」等。比如「他口口聲聲說XXX,實際上都是虛偽的,只有我們黨才真正維護XXX」。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惡行曝光後,中共「新聞發言人」狡辯說,「最近境外一些媒體報導我國器官移植醫療活動時編造虛假新聞,惡意攻擊我國的司法制度。」
第五,總結,不給對方留下任何後路。如「不論他如何狡辯,也否定不了他XXX的本來面目」。
第六,自我貶低,做「我是流氓我怕誰」狀。如「我們共產黨人就是無情地打擊他這樣的反動派,不講任何溫情」。


最後奉勸:生理脫共為難,心理脫共更難。生理脫共緊要,心理脫共更為緊要。

謹議
一野篤穿中共G點 𨳒閪𨶙𨳊𨳍
https://i.imgur.com/9LMbrdn.gif我承認我就是那個不放鬆的;
擺出來讓大家看看一起分析一下;
發生在此帖:你支持賣淫/大麻合法化嗎?
1.首先,被扣上反智的帽子,我非常生氣https://i.imgur.com/bKC57FG.gif
2.我希望討論能有深度和廣度,https://i.imgur.com/EmcxRXe.gif然而該蔥友的言論並不是在討論,引用:

“吸毒=自殘。那解决这个问题,怎么可能是将其合法化呢?”


如果蔥友覺得合法化不能解決問題,那麼提出妳認為可行的解決方案,這樣反問意在暗示我的言論有問題,而沒有說明我的言論具體出了什麼問題。我們在討論,不需要暗示,請明確表達你的觀點。

“我不知道你的逻辑点在哪里?”


我已經貼出來我的觀點了,如果蔥友覺得我邏輯有問題,請指出具體哪裡相衝突了,指出我哪裡沒說清楚。

“我只是建议折叠这个回答,并没有举报封禁你。”


居然去舉報,我非常生氣。

“你这个答案挺荒谬的。你可能并不知道毒品到底有多可怕。 ”


如果我的答案荒謬,請指出荒謬在哪裡,而不是留下一個判斷不去證明。如果下結論毒品很可怕,請具體指出毒品可怕在哪裡。

“教怎么吸不会上瘾?? 我无语了。 ”


無語是什麼意思?該蔥友拒絕深入討論,選擇迴避問題,這種態度對討論的深度是沒有建設性的。

“所有毒品都應該無罪化、甚至合法化??你在说什么?你自己又讲吸毒等于自残。你的言论很闪烁。怪怪的。有点像黑话。”


我在說的已經貼出來了,如果蔥友有疑問,請指出具體哪條我說的不對,不對在哪裡。如果對我的言論下結論是“閃爍、怪怪的、像黑話”,那麼請證明你的結論--具體什麼叫“閃爍 ”?什麼叫“怪”?“黑”在哪裡?

“只是发表不同观点和看法罢了。没什么的。葱友心量都不小。”


該蔥友的確給出了很多“看法”,但都沒有證明,也沒說明清楚,我到現在還沒搞明白該蔥友的觀點到底是什麼。
我氣量很小,不覺得“沒什麼的”,打了這麼多字,我希望的是認真的討論,而不是被扣帽子,被反問,從反問中自己懷疑自己的觀點是沒有意義的,希望蔥友如果不同意我的觀點,擺出自己的論點,說明清楚論據。
3.既然已經開始“扣帽子”了,也就不避諱“扣帽子”。我也要給這位蔥友扣帽子,https://i.imgur.com/qW4o5m7.gif我認為該蔥友不會討論問題,不知道自己的論點在哪裡,對自己顯露的看法也不深入說明,而是占著道德至高點,沒有拓展問題的深度、廣度,一味地通過反問、譴責等無意義的言論來暗示我道德有問題。我已經多次明確要求該蔥友把問題說清楚,但都沒有效果;
所以我不放鬆了。https://i.imgur.com/gnoamzv.gif
高贵的凡塔斯 人肉翻墙进行时
观点不同可以理解,有些人阴阳怪气的说话才受不了。

你有观点直接说,说出论点论据大家分析,一上来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唯我独尊不容置疑的样子,跟墙内那些粉红有什么区别。
應該反過來看,人的意見原本就各有不同

而民主、自由、人權放在歐美等民主國家
根本是最基本不過的共識
大概只有極右和原教旨主義的伊斯蘭教會反對

所以我們像歐美一樣吵過不停才正常
只有在共匪威脅到所有人的共同利益時
才會有意外的團結
星辰大海貓主席 *管埋員標記:正在遨遊星翰
樓主說的沒錯。
暴力反共也沒錯,但這跟交流時應有的態度是兩回事。既然是在交流,就應該以溫和,理性的態度。相反有些人說話非常沖,上來討論卻跟掐架一樣,人可能一句話他理解錯了馬上跟階級鬥爭似的瘋狂質問,跟自己觀點不一的直接扣帽子說粉紅。這種小學生(絕非特指某人)都可能不干的行為,說難聽點,就像是瘋狗見人就咬。還有部分甚至說不過,就追著人點踩。這你要是對粉紅吧,算是情有可原,但在蔥上跟明明同一反共志向的瞎撕,說話非常沖,又是為何,何必?想來,大概是習慣了牆內鍵盤俠的做法吧。
網絡就是這樣。

不懂表達自己反對甚麼,情急就會說,你很像某種我認為很有害的人。這個很像那個。

這是兒童本能,與禮貌無關。

我沒有侮辱你的動機,我只是說出事實,
即你應該能像我一樣,能想到同一種東西從而和我一樣立場,能做到這樣才是自然的,但你做不到,所以你蠢。這是事實。(他也是很無奈)

我真不理解你為甚麼說我沒禮貌,談事實不可以嗎?

這是一種,這種人如果年紀大,自信就來,會變得像頑石。男人一般過了四十歲就有無限自信。

自己傷害別人就談我動機如何。
別人傷害自己就談結果如何。

另一種是在青春期,生理使然。這種情況做了也不察覺,但他有心把表達做好,只是技術問題。

一種是定義扭曲所以不察覺自己有問題。
一種是自制和技術問題。

其實在網上,第一種較多。連環殺人犯對好人的定義也是很扭曲的,但你說服不了他,因為他只感覺到自己。

這種技術要求最高是做marketing的人寫文案。
寫文案每一個字會讓人產生甚麼情緒都要計較。知乎很多高手,本身有專業,也能寫一篇不帶攻擊甚至能鼓勵別人。



其次是教學生的老師。

責任越小,越不用理解人的情緒,因為沒後果。
香港去年六七月的政治帖,文宣很多都是道德勒索的,一來就罵人做得不夠好。後來就改好一點,有一點行銷技巧。這是因為人終於發現好好說話是有用的。(整個運動氣氛也變,人也變)

隔著屏幕被挑戰都受不了,現實可想而知。
喜歡思考又不想學點修辭,就如愛做菜但不想洗碗。

做菜就要洗碗。
畫畫也要洗畫筆。
思考也要學表達。
跨不過這一點,是還沒開始。

我就看過一個做菜高手說自己享受洗碗洗碟。

此外,網上絕少人提的,是知識決定態度。陌生的事物最能泛起自己情緒。心裏有數就較能坦然面對。
人只會對未知或新鮮的事泛起情緒,恐懼或喜悅。
政治討論都是不斷面對恐懼,所以很刺激。又像在拯救世界。
可以這樣想,其實就十來個人看過你說話,不用太執著。
長期感到被威脅,人腦會記住,性格也會變,放空時就會想負面的事,在腦裏幻想被迫害。網絡讓人有創傷後遺症。

有理據的人不會讓行文泛起讀者壞情緒而破壞自己的演出。

說話是藝術,洗碗也是,洗筆也是,打掃也是,
這叫匠人精神。任何一種技藝都不只是有快樂。
職業電競還要學數學。

上面指出問題。

最後要負責一下提出如何解決問題,(其實就幾個人看還要打這麼多字)

就是直接ignore 謾罵,幫對方重組論點。
問題是對方反對得不好,幫他反對,他就釋懷。
如果你能幫他反對,他就會學懂,示範一次就可以,這不是大問題。

吵誰先出手,就算是情侶也會吵到分手。
亡共进行时 反一切中共党内改良主义,受够你们煞笔般的表演了,就问一句,能不能关闭防火墙再说改良?
不是我说,品葱很多人只适合建国后的和平参政,但不适合打天下,所以理论太多反而搞不跨中共,最好尽可能简单直接暴力。天朝的政权历来都是充满了血腥阴谋的,不可能自己和平解体的。
Shekzara Cinq demandes, pas moins!
其实有辩论,这才是一个健康的机制。虽然说香港人权法案参议院投票,人们都谴责那个投唯一一个反对票的肯塔基州参议员,理由是他认为美国干涉他国内政也会招致他国干预美国内政。但这恰恰就是美国民主制度的伟大之处,它能容忍不同的政见,不会因此加以迫害。我想那些骂参议员的人,这和ccp强制他人政治表态,搞没有,没有,没有,通过!有什么区别?
田伯光 天滅中共
贊成
一來就被人家扣帽子說我搞文字獄 說我極端 還真的不爽;只是建議而已就說我和共匪一樣 不極端就別反共啊 繼續當韭菜歲月靜好就好了 哪個真心搞革命的溫和中庸了?尤其是對抗共匪這種沒心沒肺沒腦袋的土匪
说的好,如果想吵架请去中共国的微博,知乎,在这里,就是要有论证精神,不要去攻击,团结舆论,消除隔阂,一致对外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实在是因为有些讨论超出了我认为的基本常识,连脑子都不用的典型,自己在粪坑,还以为那是天堂,他不就是一蛆?

添加举个例子,有人说儒家是专制帮凶,我随便翻了一下儒家最常用的典籍《论语》,上面孔子讲,“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孔子明明搞的是要思考的,哪一个统治者要是用了这个典籍,让学生学会了思考,万一思考自己的政权是不是合理咋办?统治者得天下就不正,他怎么坚持这个东西?

这些就是最简单的常识问题,所有的问题都出在这里,他就不能察觉,只要是真的用儒家作为治国理念,都是不可能搞成专制独裁那一套的,理上就都会出问题。

元朝是野蛮统治,大家可能意识到,但清朝统治更具欺骗性,不一定能意识到,原因就是采用了一套名存实亡的形式上的儒家,而不是真实的儒家文化,也因此,儒家文化在清朝实际上已经只剩下其表,实质已经到了儒家文明的末尾。
無紋水仙盆 勤洗手、戴口罩、不摸眼鼻口
  扣帽子這點確實是很沒風度,不過我覺得有些蔥友畢竟生長在中共國那個環境,習慣性「占據道德高地(不太懂這句話的意思,應該是這樣使用吧?)」也是難免的。如果有比較懂的蔥友也可以多多發文,提醒一下有哪些大家在討論的時候常犯的壞習慣,勉勵大家互相學習、精進自己,這樣也很好的
DTM2030 90后不知道能不能毕业的学生
毕竟大多是墙里的,或多或少沾染了墙里的不良习气,有些人在讨论的时候就不自觉地扣帽子诡辩甚至强词夺理,这点大家要注意,要尽量改正
PanzerVor 好好说话,装甲萌虎。Panzer vor!!!
尊重所有叙述性的发言。
如果此发言并不属实,我会以更详尽的举证反驳。
馬小鹿 五行缺蔥
網上扣帽子不是重點,蔥油不能上門抓你批鬥你,重點是是否說到關鍵處,讓讀者一看就知道誰有理誰無理。相信人民的眼光是雪亮的。
未定义字符串 ๑乛◡乛๑
我認為,首先要建立這麼一個制度:扣分和舉報必須先在成為扣分/舉報對象的帖文上寫過回復。如果回復並沒有提出任何實質的反對觀點和指出應該扣分/舉報之處,第一次會記錄標籤,再犯則反過來對其進行扣分/舉報
makalon 他說六扇門裡太齷齪 不如六根弦上取磊落
同意,對立之間的良性討論才是保護民主的方式,否則只是走向另一個極端。
路過一支蔥 通商不寬衣
可以有良性爭論。武勇派又不是之時嘴上武勇,駡街就沒有意義。我是喜歡有對立和爭論的。
鸡鸡 我的小和尚,如一根金箍棒,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我觉得,我看你时很大,我看云时很小。
根本上少用反问句,会减少很多互喷的几率
引入德国论坛的发言习惯,每一次回帖都以“您好,某某”开头,对于缓和情绪,减少谩骂有作用。
没养活那个  要是他养活了多少人  那么就是中国人民都是饭桶 自己都养不活  他只是在有限的耕地上种出更多的粮食而已  然后空出的地现在被盖了房子卖给了韭菜
达拉鸡 防疫封城,在家无聊打炉石
诶,这怎么放松大陆社会那么多棘手的问题,网络是唯一的发泄途径搁在以前帝吧抗压吧可以尽情发泄到了现在也就只能在品葱透透气了,多少都带点情绪。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