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秦朝以来两千年的悲哀

西方文化源于重视个体的人,是由公民组建的契约社会。因此变化相对缓慢平和,依然保留大量的原始社会的民主作风(中国周边历代的蛮夷政权其国内成员民主化平民化远远高于汉人王朝,比如席地议事,部众大会,贵族协商会议。中国汉人王朝的的儒家犬,往往呼其为蒙昧初开,尊卑无序,无君无长)


中国两千年以来,民众处于世代编户齐名的奴役状况,天下成为皇帝一家的私产,整个社会官僚机构着眼于为皇家强权集团维持江山永固,搜刮民众为要务,所有异议者皆可随意被杀,从秦到明朝无论是大臣高官还是饥饿百姓莫不如此。因此中国王朝与民众的对立程度,远远高于蛮夷国家的首领酋长与部落民之间矛盾冲突。

最明显的是两千年来的历史,到处都是饥荒吃人的事迹,民众抢粮又成为贼寇大量被杀。大量的酷刑被应用于双方

而周边的部落民则一旦饥荒部落长往往为所有民众考虑,要么带领大家依附于人,要么带领大家到中国抢劫。其社会的惨烈程度远远低于汉人王朝。变态事件与酷刑在部落成员内部稀少发生。

英国的大宪章民主也是源于部落制议事习俗,开启了人类社会政府与人民平等契约关系的新篇章。

所谓两千年文明实在是虐与残暴恐怖一脉相承。如果从人被尊重,重视人个体的价值与意义而言西方社会与周边部落蛮夷远远文明于汉人王朝。

所谓的中华文明社会,远远不及部落游牧民众的朴实正直平等真实的社会。

现在的中国人依然是王朝政治延续下的悲剧,无论是三千七百万饿死还是数亿计划生育死亡,以及今后要继续发生的事……
民主信仰者 出身臺灣的民主法治信仰者
你好,關於這個問題,我有些想法可以回答提問者。

中國自秦一朝而始的悲劇,乃是野蠻的奴隸制戰勝了文明的自由人,從而喪失了理應擁有的一切,諸如:法治、自由、安全。

秦所信奉的是名為「法家」的思想及制度,該種思想實際上是揉合了「愚民政策」、「軍國主義」、「奴隸制度」、「重農抑商」、「絕對專制」這幾種政策及思想,從這些可以判斷出法家是如何的殘暴不仁,其統治下的人民毫無安全,亦無保障個人財產。換句話說,無論地位之高低,財富乃至性命皆可由上層一言以奪之。

而秦滅亡後,其後的統治者直覺的知道,法家令他們能夠不受限制的為所欲為,因此無論表面為何種思想,實際奉行的都是法家,一直延續到清滅亡後。在中華民國大陸時期,有過短暫的中斷,其後則被一個更加殘暴的思想,馬列主義所取代。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改革開放後,兩種思想開始融合,直到現今,誕生出一個宛如1984中的大洋國那般,充斥著如同家畜般,被馴化的人們。

於是悲劇一再輪迴,看不到盡頭,也永遠不會有盡頭。



回答到此為止,希望有解答提問者的疑惑。
利维坦 Thinker 利维坦
中国社会确实是在战国到秦代演化进了一个极度悲惨的泥沼中。政权不仅基本不提供任何服务,还往往直接造成百姓的惨剧。我觉得这一点稍稍读过历史的人就明白,从来不是什么土地自由交易导致土地兼并,而是朝廷的横征暴敛造成了中国历史上的无数惨剧。这个无数的史家、诗人、文学家早有无数论述。

专制帝国的统治下百姓很惨,于是矛盾积累,直到爆发,帝国覆灭,但接下来并不是“从此过上快乐的日子”。而是大规模人口灭绝,中国从秦以来每最多两百多年一次改朝换代,世界仅有,然后每次的人口损失都超过50%,甚至往往达到70%之多,仅有民国战乱时期人口增长。接下来,等到战乱结束,建立的又是一个专制王朝。如此循环直到今天。

(人口损失:秦末70%,武帝50%,西汉末65%,东汉末三国98.3%,南北朝60%,隋末73%,安史之乱68%,黄巢之乱76%,两宋末91%,元末76%,明末80%,太平天国46%。)

问题是,走不出来,两千年了,无数分分合合,怎么就是走不出来?



某种程度上是运气太差了,中国在战国时期就开始解体西周封建结构,帝王和领民联合经由官僚制度解体了封建领主体系。这个过程在欧洲是近代才发生的。中国在走出封建,领民和领主获得了一种我所谓“皇权之下人人平等”的地位之后,民众随即被皇权征服,而后两千年没有能够征服皇权,获得解放。

欧洲不一样,当然欧洲各国都不一样,典型有三种模式,

英国也有亨利八世的专制时期,但是封建贵族在尚未被充分解体的时候就反过来制衡了皇权,随后大航海带来的城市自由民就在这种制衡中崛起,他们出现了新的资产贵族,也出现了君王的官僚,随着代议权的扩大他们迎来了民主。

法国则是君王先和市民联合解体了封建贵族,然后很快羽翼丰满的市民阶层再以多次革命将君权关进牢笼。

瑞典则和法国相反,居民先与封建贵族联合抵抗哈布斯堡王朝,再对抗封建贵族来获得民主。

三者的共同特征就是市民力量的强大,和在君权或封建权过于强大通吃一切之前将其征服。

中国在战国和秦代显然是没有大航海也没有工革,要求两千年前的民间力量是痴人说梦,所以在那个年代走出“温情脉脉”的封建社会实在是中国的不幸。

但是今天并非没有办法,也就是我们得面对已经无比强大的皇权来重现这个过程。可以参见我这篇文章: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51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英国的大宪章民主

這是人類歷史上的奇蹟,民主產生同時又有工業革命的扶持,更有後來衍生出民主美國這樣歷史機遇。

如果沒有美國出現,法西斯德國必將消滅英國以及其民主。

所以秦以來的悲哀,更應理解為民主的幸運。如果地球小一點,沒有歐洲或英國的存在,從封閉的歷史看, 談不上悲哀。
      这都是命,当世界分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后,只要投胎到发展中国家的人,都是这样的人生。而发达国家全部人口只占全球人口1/7,也就是过着这样糟糕人生的人,全球有6/7。要想改变,要么重新投胎,要么移民到发达国家。
 
      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并没有太多不同,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没有战争,按照陈天庸的说法,中国的未来是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暴政朽而不倒,民众苦海无边,中国人和全球大部分人一样,都是这样的命运。

      这就是为什么穷国的人拼了命的往富国挤,拿墨西哥人来说,他们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美国人。然而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美国现在自己也是各种乱象,不过美国,欧洲大量的极端势力都在兴起,未来几十年,世界上极有可能发生大战。
需要工业社会的反复洗礼 才可以启发矇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1-21
  • 浏览: 2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