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你是怎麼覺醒的?

我是一個大陸人,中國國籍,00後。因為家裏有經濟困難,提前放棄學業,出國打工。我不是什麼高學歷,只是一名中專生,得益於專業是英語,所以能有出國的機會,本人目前在迪拜工作,中國公司。從關注香港事件開始,三觀崩塌,從新建立,到現在有自己獨立的思考模式,整整花了大半年時間。讀書期間雖然不是小粉紅般愛國,但依然會認真進行每次升旗儀式,每次都會感謝國家感謝黨,現在想想真是可怕。不過我沒出國之前我就是一個蠻具備反賊條件的人,首先我從來不刷抖音,不跟風,也不會相信過於粉紅的言論,從小就覺得國家一直不停的粉紅宣傳讓我很不舒服。

分享一下覺醒後的感覺,很痛苦,很不舒服,感覺自己一直以來的“幸福感”被現實催摧毀得一乾二淨,不敢和朋友說,最後鼓起勇氣和家裏人說了,幸好父親一直都是比較開明的人,沒什麽事情,也意外發現了和自己玩了七八年的朋友是同黨,還有通過國慶節看清了身邊的朋友身份,幾乎無一例外全是粉紅。剛開始很痛苦,很想分享真相和事實,但又怕,現在慢慢平復下來,開始認真想怎麼嚷自己變得更好,甩開那些粉紅,儘量避開政治話題,同事討論的時候經常不會說話,裝著聽不懂,隨便迴應。

記得有個聚會,同事說去韓國旅遊,他朋友扔了垃圾到地上,然後隨便說了一句日語,當時在場的人都在笑,我默不作聲,日本人可是衛生意識比中國人好上幾百倍的,中國人垃圾分類都做不到日本的皮毛,憑什麽這樣侮辱日本人?

果然還是無知最快樂,最近看到香港取得階段性勝利默默的很開心,因為我本身也是說粵語的,所以對香港事件特別關注,只是國內新聞摸黑太嚴重,根本沒辦法看,更沒辦法說明白。
已邀请:
shortstory F**k ccp
我以前也是粉红,少先队到共青团,庆幸没把自己变成党员,学校门口复印店里的客人批评共产党我都还会跟他耐心理论,跟他讲至少共产党不会像伊拉克一样让中国被侵略(我不咄咄逼人,还是很有礼貌的,所以那个叔叔笑着说现在的孩子没救了,看看,被共产党洗脑了)。
我父母文化水平比较低,我妈妈不关心政治,我爸爸也不关心,虽然他是一个粉红,而且是比较奇葩的毛粉和习近平粉,讨厌江泽民和胡锦涛,说邓小平虽然有很大的功劳但不如毛泽东,夸习近平整治贪腐得力,不然中国完蛋了,我给他们看郭文贵爆料王歧山以后他们倒不好意思夸习近平了,说毛泽东好,我说毛泽东害死几千万中国人,还有我给我爸念《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我爸说那是自然灾害和苏联逼的,还有江青和四人帮搞的,不能怪在毛泽东头上,至于黑毛泽东的是西方媒体瞎编的,我只能无语了。
我的觉醒是潜移默化的,从一开始学校里的一些小细节的违和感,小学时候一个人品很好的同学因为家里三个姐弟,被一个小熊孩子追着时不时嘲讽超生游击队,恶心他,这个同学真是小学到高中我见过人品最好的人又有礼貌,小学遇到班霸霸凌弱小的同学他会出言讥讽,我高中的时候在小学同学会上有女同学被办party的咸猪手,他也会委婉地拉他的小圈子跟那位同学对着干,让那个同学忌惮他不敢再乱动,好在他现在出国了。我觉的中国这样的环境不适合他。
然后我的高中算市里最好的了,但是还是有霸凌,老师也不管,同学也不管,大家冷冷漠漠一起冲高考成绩,好在高考压力也让霸凌绝迹于高二。不过学生会脏脏的勾心斗角还是让人恶心,家长会上一众家长对一个同是市里比较高位的公职家长点头哈腰, 这些都让我留下疑惑,到了大学的时候开始翻墙,第一次看六四的纪录片《天安门 》,然后又看了很多共匪的黑历史。我的脑袋终于顿悟,我不满意的社会可算让我逮到把柄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有问题,原来是制定规则的共产党有问题,所以有这样一个冷漠的不关心正义,没有关怀的社会。
 但我是那种比较容易被洗脑的人,“只有不务正业的人才天天关心政治,不要去掺和游行什么的,社会上的闲散人员会伤害和利用你们,有女高中生被扒衣,男生被持刀伤害抢劫...”这一条在高中(恩就是市里最好的高中,也是省里有名的)被洗进我的脑子里的信条 ,所以当我看了《天安门》和毛泽东和共产党的的黑历史高兴一下以后,脑子里又跟自己说“我知道了共产党邪恶的历史又怎么样,中国现在经济发展起来了,那么多精英不也是没有批评现在的共产党和社会吗?比如我一个主课老师还是粉红,我又没有他们优秀,有这个资格吗?” 这里我已经承认内在的自己不喜欢共产党了,但是有一点还在盲从于大众跟权威,尤其提到日本的时候,喜欢日漫日剧然而讨厌日本的精分,钓鱼岛的时候我是支持中共的,但是反对抵制日货,我支持中共去国际法庭抗争,去联合国抗议,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日本已经就二战侵略中国给出了很多道歉了,二战以后美军移除了日本所有的重工业(虽然韩战的时候又发展回来了),只准留下少许的轻工业,麦克阿瑟给日本人写了一套新宪法,定了一个新金融体系,解散财阀,还有东京惨烈的燃烧弹轰炸,加上广岛和长崎的轰炸,日本人已经不复当年那个日本了,军国主义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只是墙内一直扭曲说日本没有道歉,日本的历史教材把侵略洗地为发展大东亚共荣圈,翻墙不积极,之后才关注日本就侵略中国的道歉的,还有一堆对中国的援助和补偿,日本现在的成就也几乎是从一穷二白靠自己努力得来的,所以我现在对日本只有佩服了。
举目所见虽然也有同道(明显的话三四个,都是大学的,不过应该还有很多,只是我内向打交道的人少,但我们班成绩最好的里面有一个深度粉红,眼里容不得沙子的那种,说蛮横也可以),但”只有社会闲散人员才对社会不满,潜台词是只有loser才反党”深入骨髓,所以我比较郁闷吧,自己讨厌一个大家都觉得合理的东西,
父母觉得合理,老师觉得合理,同学里成绩最好的觉得合理。我就这样一直郁闷的保持自己讨厌共产党的心,真庆幸自己没得什么精神疾病。然后呢忽然郭文贵爆料了,这也是为什么我有自信去游说我父母,虽然失败了,但我心情好了很多,感觉自己是孤零零的感受真的不好过。但郭文贵的爆料一洗以往民运给人的印象— —你只是loser在那里夸夸其谈,同时中国的经济在腾飞,各种专业人才和公司,什么千青,什么华尔街的投行,微软都在中国做的风生水起,外国大学经济教授也夸赞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西方主流媒体也报道中国经济的优越性(后面我知道是拜登在那里吹)。当然,也有我的心智更成熟了,更懂经济了,更懂公民素养了,和文贵先生爆料也恰逢中国经济形势大滑坡,以前光鲜的谎话全部被扯破。
写的比较乱,我也不整理了
吃夠了愚民帶來的苦。
我奶奶是一個有中國特色的人:愛行不義之事,然後套上一個義的理由。大家可能會覺得這樣的人説話好聽吧。可是作爲被剝削的對象 是真真正正的痛苦。
然後讀書時,一直很反感老師說你考不好是因爲題做的不夠,沒有“題感”。等你做夠了題,成勣不好,老師會説你是資質不夠。
我就很納悶,爲什麽一切是以感覺為標尺?
然後接觸了西方的思維,終於明白世上存在理。
後來工作了,組長上班玩手機,然而組員被迫工作12個小時不休息。組長舔領導,歌頌共產主義,得了單位的最高2萬元的獎項,還升爲科長。
一邊讓沒幾天就要臨盆的媽媽加班,一邊說自己當年懷孕的時候因爲身體不好休息了一年。
加深了我對愚民的厭惡。
她同樣是一個行不義之事,套上義的理由的人。
然後我看見香港的同學說警察問他值不值嗎?放棄了大號前途。他説值,不能放棄自己的良知,不能對不起自己死去的同胞。
我深深的被感觸。
這是我一直苦苦尋找,卻難以在大陸尋找到的良知。這才是我的同道中人。我想對身邊的愚民說 “道不同不相爲謀!我不能放棄自己的良知。我亦不能跟你們一樣儅一條叫的好聽的狗。”

身爲墻内人,我真的好羡慕香港有那麽多有良知的同胞一起戰鬥,也羡慕香港能聽到不同的聲音。
你們是我心中最美的人!加油!
从小就经常听我奶奶说文革怎么惨,家里被抄了虽然不是大富人家,但是爷爷也是个少爷,家里有佣人。然后就各种悲剧,文革,爷爷受不了苦生病去世。
小时候听最多的就是奶奶骂共匪坏心的很!
从来没喜欢过这个国家这个党,知道文革的恶,后来是在人人上看到过一个相册是64,心里知道是很不好的事,不过后来再也没听过,应该都禁了。
岁静过一阵子,后来无意间看到郭的爆料,我觉得这人太扯了,又很讨厌他的说话风格很痞,甚至起了反作用觉得这些人是故意黑的,知道共匪坏,但他们说的太夸张,就像很久以前去香港看法轮功做的宣传,觉得太诡异了。后来看了很多节目又看了推特关于香港,想想很多喜欢的电影歌手歌曲的下架,知道这堵墙,终于全部理清了。
说实话内心很震惊,压抑了很多天,思想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人生中很多计划我都改变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为什么有那么多不美好想不通的事情!
虽然我搞不清郭文贵是怎样的人,是不是中共的人,但是我觉得他那些噱头真的带进来很多人,有些也许成了他的狂热信徒,但是我相信能独立思考的人不论通过什么方式,只要带进门了,一切都清晰了!
我很小就知道一些共党的丑恶之处,但参与变革的动力一直都不多。真正推动了最后一下的是什么呢,是各种网站,比如知乎的删帖禁言之类的。不止是我自己,也包括我见过的很多人。大家辛辛苦苦打出来的带有自己见解的文字,就被一个可能大学都没上过的管理者删了,而删除这种东西不是因为别的,仅仅是“尽职尽责”的工作,以求他们自己的工资能发下来而已。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工作可以冷漠到这种地步,这种人和当年的红卫兵一样,实在是一群盲流子被鼓动起来批斗另一群异见份子的感觉。当你辛苦读书奋斗那么多年,结果一个被雇来删帖的盲流就能终结你言论自由的时候,你能平静吗
上中学的时候很喜欢学外语,从那之后就再也不看中国电视了,看剧看电影只看英美的,你知道看多了英文的东西自己的思维方式意识形态也会慢慢开始转变,开始拥抱普世价值,即便当时自己没发现。。刚上中学的时候youtube等等国外网站都还可以上,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不能上了。
后来上大学了,也会翻墙了,也听说了8964,才知道强国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黑历史,才认识到中国人都活在谎言中,加剧了对党文化的厌恶。
后来出国读书了,听说了郭文贵,开始看爆料革命,更坚定了自己的反共意识。 

变成反贼这个过程中个人觉得凡事学会质疑是个很重要的品质。 
upgraded 海外华人
父亲是个共产党迷 ~ 从小就灌输我马共的厉害 。。。

陈平是怎样玩转英军的,共产党是怎样成立新中国的。

一直到 64 天安门事件 ~ 那个时候我已经中学了。

在图书馆找到了很多国共抗日的书籍 ~ 也看了 64 天安门的坦克和学生流血的照片。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不再相信共产党了。

当香港喝澳门回归的时候,我看凤凰卫视。。。感动到 (眼眶都湿了)。

心系中国 ~ 但已经没有共产党了。 
绝望的盛世蝼蚁 沦陷区贱民
我也是今年觉醒的,刚好来欧洲念书。其实以前也对很多东西有怀疑,但香港事件,我才发现谎言,洗脑与暴力原来就发生在当下,2019年。
 我天生就觉醒了   幼儿园看洗脑片  赤匪清一色农民  我TM就反思 这不是最下贱的人么 
下贱的的人怎么可能领导好国家
吸巾瓶 吸巾瓶的大肚腩
是香港这个运动让我搜寻很多共产党的谎言和黑暗面,反共模式正式启动
家里人就是反的,不过是沉默大多数那种
上学前就经常听到共产党不是好东西之类的调调
学校洗脑教育吹得越厉害我的抵触心理就越强
而且我敢说有很多同学想到了一起,就连一些老师也不好意思讲
后来碰巧在相近的时间内知道64袁腾飞周孝正,再和同学一说他们比我知道得还早
真理在胸笔在手 無私無畏即自由
大二还是小粉红,会去微博骂港星汉奸那种,后来翻墙知道六四三个小时那个视频就醒了。然后还在课堂问毛概老师为什么蛤要签边界条约把中俄领土彻底割了…完后老师说,这些是拿不回来的,不如早早签好和平发展
bzycts 包子隐藏太深,上台前深藏他的蠢与坏。
  我年歲比較大,但從來就不是紅的,但也反過日,沒有因爲大使館被炸上街反美。愛國至今仍愛國,但這個國家被邪惡政權侵占了,就像僵屍侵占了你的親友之後,你不僅不能愛僵屍,必要時還要痛下殺手。
  回歸正題:我覺醒是在2008年,汶川地震和三鹿毒奶粉事件,讓我意識到這個政權爲了他們的利益可以罔顧人民的生命和幼兒的健康,已經邪惡的骨子裏了。
Marschiert01 論壇廢人
生在牆外 自然而然

...當然是騙人的
曾經被中共的美好一家親謊言騙過
直到對學校的文革開始的土共治國歷史感興趣

自己找了很多的史料來看 來做筆記學習

然後就成了反共者
我真的无法想象自己生活在你们的世界会发生什么事......
上个网天天屏蔽,严重影响工作学习,评论稍微建议其改善就炸号,这种没救的组织是不值得改良的
天生遗传的好奇心和自我批判精神
中学时遇到了文革时吃过苦头的反贼老师,虽然当时不是很清楚他在讲什么
以上只是诱因
最直接的导火索是被拆了太多梯子,引发我的触底反弹了
肆萬萬自信 毛病不改 积恶成习
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kong
早就知道他們一堆問題,但是沒想到都2019了還能這麽無恥。
當然必須原力覺醒,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觉醒转向主要受博主“编程随想”开始写政论性文章的影响,当然,与墙俱进的翻墙翻墙术是前提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我覺醒花了5年,09年10月來港,一直不斷打破重構,到14年9月28日完成覺醒

中國的教育造成的固定印像要用幾年時間去反洗腦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