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在面對異己之見時總是火冒三丈,不肯好好溝通?

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每當我在中國論壇討論一些事情時,只要我和中國人的意見開始分歧,多數情況下就是他氣沖沖的找我理論?難道就不能心平氣和的好好討論嗎?

例如說我在玩一款遊戲,我通過我實際獲得的遊戲體驗,提供了一些我能想到的改進方法,可能方法未必是最好的。但是我只是提出我的想法而已,一些人看到我的帖子就覺得我就是來黑這個遊戲的,雲策劃的帽子就先扣上來了,隨後就是一頓批評。

很奇怪的現象,同樣一個話題,我在台灣社群裡能夠獲得更多人的奇思構想,好比我的做法哪裡可能會出現問題、哪裡刪減掉執行起來會更有效率。為什麼同樣的東西在中國社群裡討論就覺得我來黑的?

還有一點也是很奇特,就是“得當過什麼什麼才有資格批評什麼什麼”,沒有當過畫師就沒有資格批評遊戲角色的卡面,我作為一個消費者及玩家,我扮演的身份還不能對遊戲做出任何的一點負面反饋嗎。

這種想法,又或者說這種思維究竟是怎麼養成的
你说的很对,中国的确有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特别喜欢强调自己才是正确的,突出自己的智慧,显示自己的独特性.

有很多所谓的“禁书”从各种角度分析这种文化级显现的成因,但是我个人认为都没有切中实际.

一个人的性格和认知养成,主要看【文化,环境和教育】
中国的【文化】到了今天还是以吏为师这种格局,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市长说的区长必须奉行为真理,班主任说的学生必须奉行为真理,董事长说的经历必须奉行为真理。  在这种文化氛围下,每个孩子从小就被家长教育,你可得争气,长大了当个市长董事长至不济也要做个班主任,宁当鸡头不为凤尾,别走向社会挨欺负。  自然而然每个人潜意识里就有“我不支配别人就是别人支配我”这种二元粗暴逻辑.

中国的【社会生活环境】在共产党有意为之的情况下处于“社会资源有限”“法制界限模糊”“福利待遇微薄”的情况。 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你就要争,就要斗,要么成功,要么成狗。他没有世外桃源,也没有中间缓冲地带,造就不出“我不同意你大不了走开就是了” 那种选择. 在这钟竞争是王道,生存靠抢夺的环境下,上到职务晋升,下到网络撕逼,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没有清风徐扶我自巍然的选择.

中国的【教育】,没有法制和社会教育,从小家长就会教小孩子“你别主动欺负别人,但是别人欺负你,你就往死里打他” 乍一看好像公平,但是完全无法制,无规则,无道德。 为啥? 因为家长本身潜意识里知道,这是一个无法制的社会,成年人最好的武器还是“关系”和“阴谋”,小孩子最好的武器还是拳头。个人的“我”和社会民众的“他” 永远处于一个对立面,有限的社会资源就好比100个人去抓十个手指头,其中最能打的大流氓已经抓走了9个手指头,剩下的99个人去抢抓剩下的1个手指头,那自然是我不压倒你,你就压倒我.


楼主你说这钟网络上到生活中,处处火大,想压倒别人的现象普遍存在,因为网络造成的后续争执代可能性小,所以尤其普遍且严重. 究其根本是中国社会文化经济政治造成的. 而民众处于其中不自觉,其实也是很可怜的.
qsydtyymyhcslx 相信有神论的物理学博士( •̀ .̫ •́ )✧
有一本书叫做《解体党文化》,还有《漫谈党文化》,都谈到过墙内人一些不正常的思维和说话方式。
读起来还蛮能引发思考的,比如:
《解体党文化》之六:习惯了的党话(下) ——下篇:党文化的具体表现,有这样一句“有话不好好说,正话反说,多用反诘句和反讽句

(3)党话使人难以和正常社会的人交流

      人们接受了中共自我定义的党话以后,既无法清楚地向党文化之外的人表达自己的意思,也难以听懂党文化之外的人说话的真正含义。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中国人和西方人对“人权”这个词的不同理解。人权是老百姓的基本权力。当一个西方人谈到捍卫人权的时候,他关心的是普通人的权利不受政府的侵害。同理,当一个西方人跟中国人谈到人权问题的时候,他是站在中国人民的一边而不是中共政权的一边,这时一个正常人应该对他表示感激才对。可是经过中共长期灌输,很多中国人认识问题的基点是“这一定是西方霸权主义以人权为藉口侵犯我国内政”、“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听到西方人讲人权,这些人可能比中共官员跳得还高。
      这种交流中的错位带来的后果不仅仅是损害中国人的形象,更重要的是使中国人无法以一种开放平和的心态接纳来自外部的讯息,从而断送了校正民族发展走向的机会,使整个民族与正常人类文明始终格格不入。
Silylene 危如累卵的时代最适合歌功颂德
恭喜你发现了中国游戏社群的本质
所有中国社群的问题,正如整个中国社会一样,都是竞争互害的。
这就决定了玩家群体不会形成良性的讨论环境,你可以发现几乎所有的游戏社群都会有大量的玩家相互谩骂争吵。因为在他们看来,通过“社交网络的言论争斗”来驳倒指责破坏跟自己相悖的言论是这个游戏相关社交的一部分,进而言之是整个游戏的一部分,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么多人热衷于对线的原因。
先写到这,一会添加具体分析。
khbg 天佑香港
宣传机器造成的。感觉上这类舆论五毛容易发,容易转移矛盾,发泄怨气吧。
可以看看维基百科 诉诸伪善
黑暗秦始皇 求仁得仁
人跟猪争论饭跟屎哪个好吃的问题
猪怎么可能承认饭比屎好吃呢?
这样不就等于承认自己是猪了么?
猪只能通过偷换饭和屎的概念等各种话术和你也是猪这样的恼羞成怒来否认自己是猪
很正常 大選前我跟一位同事聊天
自稱中立 立場卻非常親共
蔡上任什麼政績都沒有內政外交一塌糊塗
我就問他你知道你現在能安心吃豬肉政府花了多少心力
你知道近來跟美日關係越來越友好
美國通過一些保護台灣民主的法案嗎
還有接下來要跟美 日分別要簽貿易協定嗎
就開始扯給中共統治沒什麼不好的還不是要上班上課不會影響日常生活
我就說香港抗爭來反駁
他開始扯這些人都是收了錢才上街 
跟他說上街有一兩百萬人長達幾個月
你知道香港人薪資是台灣幾倍
無法反駁就開始扯阿扁貪污
美國也打不贏中國理由是台灣離很近中國現在很強大 我以為在跟五毛聊天 還好他沒去投票
現在已是類文革時期 氣氛當然差
還有先而口角繼而動武是中國人的本質啊
一談到香港就要說廢青(一群黃毛小子叫人廢青)
一談到台灣就要喊武統(一群連被也摺不好的粉蛆)
一聽到美國就又吵又鬧(自己卻老早去美領排隊)
這不是討論只是批鬥
沟通的三种方式,passive,assertive, aggressive, 在中国文化不喜欢分歧注重和谐的大背景下,人们遇到分歧导致的矛盾往往会不知所措。

很多人选择第一种passive的去河蟹忍耐(枪打出头鸟),也有很多人会选择第三种aggressive的暴力表态(不哭的孩子没奶吃),少部分人懂得如何在意见相左的基础上平和不包子的assertive的表达自己的观点(非暴力沟通)。其实还有第四种,passive-aggressive,表面服从,背后暴力捅刀子。

我觉得原因和家庭教育和社会大环境有关。老师家长上司想要的是无条件的服从。欧美这边从很小就注重学生的全面发展,在leadership skills里面,如何学会assertive的去沟通对学习和事业方面是很重要的。
我覺得他們這樣也滿可憐的,主要是因為他們從小被灌輸這樣的念頭,思考訓練單一化沒有能力有其他的思考方向,脫離學校後還要面對資訊不透明,所以先天不良後天失調。
不過幸好我熟悉的那些現實中國人都滿開明的。
昨夜夢 “去游行,天安门广场”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的职责”
现在是粉红们占据了国内舆论的主流,像我这样的看不惯,就不发言也不去看国内的论坛了,封号还是小事,喝茶就麻烦了……而唱赞歌却没有任何危险,长期下去,就类似于育种一样,一代代选育下去,自然能得到赵家人想要的亩产万斤种子。
Dingsmore0620 学习者
逛逛墙内微博,尝试在社会新闻下面探讨,能把人活气死
确实,我看国外的一些游戏论坛大部分在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都比较有礼貌。楼主也有可能碰到了御用五毛,没错就是假扮玩家在论坛带风向的官方工作人员,这种事情很多啦。
五香乖乖 作䓤不作韭
我反而是遇到中國人一但自以為和你熟了之後開始一直想要和你”說”政治,不是交流不是問,而是想要從我的嘴里套出他想要的答案,然後得不到便不歡而散。



年輕時還會想吵,等到我稍微對中國人的想法有些許認識之後,我便不會再想浪費口水和生命,因為沒有用的,他活在出不去的高牆不想著他的盛世又怎麼抒發心情?我對著文攻武嚇的飛彈和張牙舞爪的五毛我只能投我的票,他感化不了我,我也挽救不了他。最近的感想是,我懷疑台灣人本質上就沒辦法和中國人有友情,敵對國家本身談友誼就是個可笑的天真。
武田 Nothing be everythings.
中国人固然有自己的不是,但是有些东西全世界都有啊(
byebyesayoko 观察 混沌中立
这是人类本质
日本人也这样
中国因为教育水平落后所以更加突出
外星海底漫遊 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我蠻享受挖別人傷口之後看別人發脾氣的
特別是粉紅
锡进平 高举中国特色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伟大旗帜
中国人的耐心只对 “自己人”,对你没有耐心说明不把你当作自己人(传统风气);移动网络时代网民失去打字的耐心,弥漫着以知道更多的梗为荣的氛围,传统官话套话也因此成为网络梗的一部分。
因此造成了中文网络普遍用梗来判断谁是“自己人”、然后把戾气释放到非我族类的习惯。

(一个观察,不一定对
老外也是火冒三丈的啊,看youtube上的评论,尤其政治视频,有些人说话就阴阳怪气的,话里挖苦他人
還有一點也是很奇特,就是“得當過什麼什麼才有資格批評什麼什麼”,沒有當過畫師就沒有資格批評遊戲角色的卡面,我作為一個消費者及玩家,我扮演的身份還不能對遊戲做出任何的一點負面反饋嗎。

这个最近身同感受,忍不住在一个fgo群里批评近衛乙嗣本来就画工差没立体感,还TMD懒。
结果当然受到跟你一样的待遇。
反对没问题,却不说任何意见理据,得要气急败坏地頤使氣指,这也是中国人盲从权威的性格所致。
不過n2不改名 所謂的自由,不是你可以做任何事,而是你可以不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
這是中共国沒有進行人文素質教育的惡果,也是支那人的劣根性的體現。在這樣一個全民高壓的社會裏,每個人都好像戾氣值,負能量爆棚,動不動就用反問句式
沒自信需要罵別人獲得自信。
自己沒用不敢批評別人,看別人批評就嫉妒,去酸別人。
台灣和大陸看到別人講動保,反對狗肉也很喜歡酸。覺得別人比自己有愛心就嫉妒了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一种情况是分不清对人和对事,逻辑上体现为“你反对我的某个观点/行为,就是反对我所有观点/行为,就是反对我这个人”

另一种是碰瓷找茬发泄生活压力和戾气,没有太多道理可讲。
我觉得还有一个问题是国人厌恶批评,即使批评的不是自己。

也举游戏的例子,一个游戏一旦媒体宣传力度够了,或者给评高分了,这时候游戏的任何缺点被指出来都要被群起而攻。而且各评论区的管理员也是偏向夸游戏的一方,很多时候批评游戏的言论就直接被删除封号。

另一方面,一旦媒体说一个游戏不好,那么指出游戏任何优点的人也要被谩骂
匀近平 我觉得对任何一个政府或国家陷入崇拜都是一件很傻逼的事
已删除
myfuture 关注弱势群体
其实一句话就能概括原因:
我们是在讨论,而中国小粉红是在搞斗争。

搞斗争以胜利为目标,至于事实本身、逻辑这些对于他们来说不重要
一发帖我就跑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
慢心觉得自己的意见才对,他人的意见不正确,由慢而升起嗔恨心,然后被情绪挟持了。
孝謙天皇阿倍 又作稱德天皇,諱阿倍內親王,46/48代天皇
即使和政治无关的也总是火冒三丈,或者阴阳怪气
比如我喜欢jk制服,有个树洞别人只是问面试穿哪款行不行,下面评论就说什么,憨批你穿呗刷下来也和我们无关。或者有新来的不懂的投稿,下面也各种冷嘲热讽的回复
就算人家笨你不喜欢不回就行了呗,还特意挖苦一番,不是戾气重是什么
人间惆怅客 你们眼中的大陆人
也许香港和台湾人相对大陆人会比较关注政治吧,其实绝大部分大陆人都是不太关心或者一点不了解政治的,只论生活品质无关言论自由等民主思想,本质上思维和三观就不太一致了,去谈论这些敏感问题是少不了争议的,辱骂恶语相向只与个人素质有关,不管一个社会多么进步,必然都会存在这样的人的。
Tarkus peace has cost you your strength victory has defeated you
话不投机半句多
三观不合又怎能聊下去?
品葱不也是这样,不然你以为我名字后面观察两个字怎么来的
并不是行动上反ccp了,思想上就能脱支的
超級小豬崽 不太快樂的社畜|底線是基本人權及法治,以公權力破壞法治的就是給我去死。
PTT也有一上來就扣帽子的也不能說是中國人這樣吧
一種是無論什麼都要反
一種是無論什麼都要護
可怕的是我對大部分議題的立場跟後者都是相同的喔,但提出疑問或是給建議就會被後者打成前者

不論哪裡人只要成為某種粉,腦子就會跟著一起變成粉。
Acca0429 最近開始採取旁觀角度,看他們靜靜的做死
就是巨嬰,覺得全世界都該繞著他們轉,
稍微提出建議,就好像別人在反對他,
既然不要建議,那活該被淘汰。

只有進化才能生存
nonsugar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对贱蛆说的了,除了去死这两个字
他们能对侵犯他们和他们亲友的政府火冒三丈我就谢天谢地了,可惜只会自欺欺人欺软怕硬
我也是这样,别人跟我观点不合我就会冒火,但是自己后来意识到了就会控制一下自己,如果对方能好好讨论那我也会静下心来谈话,不然的话只好化身阴阳人
文化根源要看透啊,儒家文化讲父权,家长制,一个家庭只有一个声音。儒家的教化,包括你晚辈小辈不听话的话,要打骂体罚这个手段的。

中华文明之所在2000多年中不断的轮回,父权不讲道理绝对是原因之一
宣传机器,社会环境造成的,你看看共产党官话绝对伟大绝对光明绝对正确,这种政府治下的社会怎么可能有心平气和辩论是非的环境。说不过就杠,就人身攻击这不是中共一贯做法么,管不了香港人,就把香港名声搞臭就把全国人都恨香港,收复不了台湾,就把台湾舆论搞臭。
墨家十傑一隻獨秀 台獨人士,粉紅退散
根據我在QQ的手遊群以及布袋戲群的經驗來看
對他們而言要讓跟自己意見相反的人認同他們的意見不是以有條理的內容與有說服力的話術來說服對方
而是拉著一票跟自己意見相同的人來把相反方罵到閉嘴
然後在罵的過程中「賤人」、「nmsl」、「你爸種枇杷樹」....等等辱罵性的字詞層出不窮
簡單來說就是「我只要讓他閉嘴就代表我的觀點是對的」這樣子的思維
然後再跟群裡的管理員說「都是對方先挑起爭端的」嚷嚷著要管理員「處理挑起爭端的人」
最後就是一群「受害者」互相安慰拍拍,將受害者的嘴臉演到最後一刻
比起說服對方,他們做的事情更像是在排除異己鞏固同溫層
国贼习近平 真正的人类自由是至善的前提
因为中国社会被极左共产病毒感染,已经腐臭了。你见到的现象在西方左翼社群里也很常见,特别是极左,几乎是无法用事实和理由说服的。根本原因在于左翼思维倾向于将一切事物理想化,并且忽视灰色区域的存在。中国左翼思潮越狂热的历史时期,群众越疯狂和偏执,最典型的就属于文革,一直到现在文革一代也是最不讲道理的一代人,而在改开之后,这种偏执明显明显减弱,现在中国社会又陷入偏执之中,是因为极左思潮又死灰复燃了。
我就喜欢用一句话说明各种问题。
高级动物眼里其它人都是低等生物,我就是比你牛逼,你就是错的,我就是对的。
只要涉及到政治观点不一样的基本人类差不多,很容易激进极端,不需要双标。除政治外其他观点不同的,基本都还好。。。
Genzo 嗯, 懶的寫
我猜樓主是台灣人吧.
台灣人相對可以比較接受異見, 是台灣的大學普及化的功勞. 
在非獨裁國家的大學內, 是會教critical thinking 的, 那就是應該怎樣思考
雖然說大學內不一定有一班, 甚至不會有一課教你如何思考, 但是在整個學習過程中, 都是用同一套的思考方式, 讀四年之後, 不少人多少也習慣了這樣的思考方式了. 那就是 deductive reasoning. 如果讀完大學但又沒有特別上過一課教你思考的話, 那一般來說就是用了deductive reasoning 去思考而不自知了. 在這個情況下, 就有可能難以理解為什麼世界上有些人那麼難講道理.
因為你講的道理, 跟人家講的"道理", 根本不是同一回事

簡單來說, 正常大學會用的思考方式, 就是先要你收集證據, 之後用合乎科學方法跟邏輯的方式, 根據手上的證據去得出結論. 所得到的證據如有改變, 那結論就會隨著你手上的證據改變而改變.

但沒有這樣學過的人, 不少都是因為人生的經驗累積之後, 對很多事有先入為主的觀念, 之後再找證據去支持他的觀點. 但如果有跟他的觀念有衝突的證據出現的話, 那就會產生抵觸感. 

相信不少人家中都有些長輩, 令人感覺越老越不講理. 很多時候, 都是因為他的人生經驗越來越多, 但思考模式有問題, 那出現跟他原有觀念有衝突的地方就越來越多, 問題累積起來之後, 就只有一直打結解不開.

而獨裁國家會教你怎樣思考嗎? 😅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13
  • 浏览: 11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