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柴玲四次堕胎?

八十年代的大学生中堕胎的很少,可柴玲大学四年就堕了三次。
封从德不知柴玲在结婚前已经堕过两胎。后来在他的反对下柴玲又两次堕胎。最后一次他们已经到了巴黎。封从德的原话为, “我皆明确表示希望保住胎儿,还曾准备退学养家”。

消息来源:
柴玲:我为什么要讲述自己4次堕胎的故事
https://www.backchina.com/forum/20110929/info-997267-1-1.html
封从德不满直指柴玲对外界讲述前后四次堕胎经过时说谎
https://www.backchina.com/forum/20111019/info-1003348-1-1.html
谷歌搜索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E6%9F%B4%E7%8E%B2+%E5%A0%95%E8%83%8E
已邀请:

guibuhai

赞同来自:

很好。

柴女士已经初步具备了成为xx阶级xx家的潜质。2-30年代的布尔什维克割命家们玩的比这high多了。

更难能可贵的是,柴女士很早就意识到"桂枝人不值得为之牺牲流血"(尽管柴女士心里想的是流别人的血),早早淡出了民运活动,和米国白人结婚,开公司创业,成功融入了米国社会。至少柴女士的后代是可以脱脂得到救赎的。至于救赎桂枝人的工作,就交给大大小小的张献忠们吧

代陈士杰 - 原品葱用户陈士杰的代理人

赞同来自:

柴玲和李录这两个王八蛋是民运人士里面我最看不起的,人渣中的人渣。
民运人士做个生意、发个财都是应该的,但为了发财投奔中共,甚至放弃自己的原则,那就非常的可耻+不要脸了。
其实这俩人在民运圈子里面的名声也很差。

荣誉非国民

赞同来自:

如何评价这种没有提供可靠来源又低俗无聊的路边社八卦?

madtoby

赞同来自:

这恐怕不属于群己权界的范畴吧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嘛。你是没见过真会玩的,请谷歌《郑超麟回忆录》之《恋爱与革命》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