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了反贼后的大家否幸福呢?

时常想起电影《黑客帝国》里的一个片段,吃下红色药丸将会面对真相,吃下蓝色药丸则会忘记这一切过起和以前一样的生活。各位葱友们,如果是回到当初各位会怎么选择呢。

有的时候我也会怀念,怀念之前还糊里糊涂的生活,虽然觉得周边的一切都不对劲,身边的人说的话有时候听起来都那么讨厌,但是做一个普通的韭菜,好像还挺简单快乐。自从看到了墙外的真实世界,知道了共匪的恶,和朋友和亲人仿佛都多了一道围墙,认为道不同不相为谋。


其实我想过了,就算回到过去,让我选择,我依然会选择这粒红色药丸吧。平日里我是个很怕死的人,一点风险也不愿自己去成熟。但好像面对追寻自由和真相这条路上,我选择了一去不回头。红色药丸,吞下后,身体一时间是难以承受,本能反应的想吐,但是我更讨厌谎言和虚伪的人生。
已邀请:
戈培爾同志 戈培爾同志,保守自由主義者,普魯士萊特人。學術界出身,曾經是海德堡大學古典文學歷史系哲學博士。1924年8月參加工作,1925年3月加入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為現任納粹黨和德意志第三帝國主要領導人之壹。
人的幸福不是来源于思想的转变,而是来源于具体的行动。

知道不去做,等于不知道。

打破党国的思想钢印只是第一步,现在你可以没有拘束地继续认识这个世界的真实面貌,设计更有效的行动方案了。
楚方城 下架CCP,还权于民
并没有刻意把这两者联系起来,也从来没自觉当了反贼就比墙内被蒙蔽的人高出一大截,只是单纯觉得国内腌臜污秽的空气把我憋坏了,来品葱只为正常说话交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好煩 幾時能跑路?
Alicia 人人都戴著一頂面具,誰知心中想什麼?
https://i.imgur.com/QkKXwLL.jpg
只是你一时不被宰,但是你只要还在猪圈里,你还是要被宰

有的人,知道自己要是被宰的,勇于反抗;

有的人,知道自己是是被宰的,在想着如何跳出猪圈;

有的人,不知道自己是被宰的,只想安安静静碎大觉;

有的人,不知道自己是被宰的,还以为自己宰猪的人类,和屠夫一起做恶,直到自己被宰都没有觉悟
活摘刁近乎睾丸 沉默的大多数
非要说什么害怕的事,那就是时刻担心会被请喝茶。
其他的倒还真没有什么问题。你要说孤独,现在的娱乐方式很多都是为孤独者提供的,对反贼来说反而是好事了
查拉图 We shall meet in the place where there is no darkness.
吞下红色药丸,你可以摆脱精神上的奴役看到真实的世界,虽然这会痛苦得多;
吞下蓝色药丸,你选择无视这一切,继续过之前虚假但快乐的生活,也就是blissful ignorance.

也许粉红更“快乐”,如果快乐的定义是跟动物一样除了吃、睡和繁衍没有更多追求的话。
如果你把真理作为追求,选择只有一个。
特别开心,因为看很多事情更加清晰,对于时事和新闻也发现少了很多矛盾。最重要的是没有了很多小粉红不知所谓的愤怒和仇恨,爱和恨都有理由,很心安。还有就是与非中国的朋友交流更加通畅,尤其是港台的朋友。
粉红围城 死城里出来透口气
你说呢?
精神病人思维广,
弱智儿童才欢乐多
幸福的都是自干五
不好意思称自己作反贼,因为除了会看更多渠道的新闻以外确实什么也没有做。
然而看眼下这局势发展很有可能反贼可以笑到最后,若如此那便是最大的快乐
有腦子,有個人意志,有良心,有心靈,也許己經算是一種自由了,努力著說不定還能肉身自由呢,當然人生中還會不斷遇上更多能塑造自己的事情,最重要是,是自己選的,對得起自己,自己亦喜歡。


人生怎麼樣也就幾十年命,完了就完了,但死亡(完結)往往是另一個開始,我相信世界 天有天道
玻璃美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朝闻道夕可死,我们只是追求真相。边上都是一群叫不醒的装睡得人,但是我醒来就无法睡去
黑杰克 共产主义起初是一种伪科学,之后演变成伪宗教,最终具体化为一套僵化的政治体制。
越痛苦,越清醒,越清醒,越痛苦。
但我已经不再后悔了,人的一生只有一次,我不想糊里糊涂不明不白地渡过。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做一个加速主义反贼 就和粉红一样快乐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
不反也不會讓你幸福。

像貴州吳花燕一樣,不反,事實上也不幸福
黑客帝国吃蓝药丸有正常人的生活,你在强国有正常人的生活吗?不公平无处不在,上访会被当成疯子关起来,P2P爆雷无数人的财产化为泡影,环保一刀切关闭无数企业。
吃蓝药丸只会像那个43斤的女大学生一样饿死。
幸福多了。原先感觉处于一种分裂的状态,认知与现实失调。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没有哪个小粉红可以确保一生不被真相打醒
到那一刻的时候 当年越红 被打醒之后就越痛苦

最该羡慕的是出生在自由世界的人们
他们不存在洗脑 不存在认知失调 
面对着和宣传一样好的世界 
思考自己专业相关的问题 学术自由 言论自由 过着有成长有尊严的生活
这才叫经历 

小粉红的世界不叫经历 他们没有经历 
他们是茧中人 
等到从茧里出来的时候 等待他们的只有万般的悔恨和怒火 
那时的他们 最羡慕的就是曾经自己一万个看不起的反贼 
不幸福﹗因為我想用實際行動消滅共匪
而這不是簡單的事

反過來不做反賊,做奴隸就不只是不幸福
是悲慘的人生
不過n2不改名 所謂的自由,不是你可以做任何事,而是你可以不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
當了反賊又能如何呢,只有脫支才幸福                                         
香港魔法師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无知是否幸福,得看情况。卫斯里说过在时代巨轮中,走得太前,或走得太后的都是最悲惨。

如果无知的人足够多,无知是幸福。如果人少,无知的人会被排挤。

在中共极权下,无知就是把自己与中共生死捆在一起。它生,你未必大富贵。它死,你必定比它更先死。但愿死时,都不要知道真相,这样就能保证完美的无知幸福。

在香港,确诊死亡第一例就是支持警察的蓝丝,但愿他不要怨政府拒绝做防疫操施。
非要说,不开心。什么都不知道可能过得愉快的日子会更多点
但并没有红色药丸蓝色药丸给我吃,因为我从小就是脑门后长反骨的人,我成为反贼是必然事件而不是偶然事件。

只要倒车还在继续,改革还未开始,土共还在洗白自己
那变成反贼只是既定事实而已

再说现在墙内的大方向的昭和粪坑氛围,正常人只要上网都能被恶心出昨天三餐
Iloveccp555 实名拥护习近平总书记长期执政。🤪
自学并精通了翻墙技术,能看到绝大多数国人看不到的东西包括外网爆出的【国家机密文件】,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burleigh 好好说话
知道和关心也不代表需要整天思考什么民国诸夏之类的宏大议题嘛……。
像我来品葱只会卖toast rack,以及偶尔在洗澡的时候想象一下如果我是习近平会是怎样的感觉……。
真正值得费神思考的对我而言大概是怎么省电费和怎样说服全球变暖的怀疑者…………以及买房子去哪里比较容易躲避气候灾难(摊手)。
不幸福,每次回国和家人朋友吃饭,稍微透露一些自己的想法的时候,总是受到来自各种长辈的指责,有些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有些是真糊涂,虽然吃完就散,但总是让心里不舒服。
維尼學跳舞 bon bon! bon bon
成为反贼之后,虽然心里知道共产党各种流氓手段,但是去到外国,外国佬一样把我们当成Chinese来看,这就把我们跟那些低素质无文化的野蛮小粉红归为一类了,然后小粉红一旦在国外挑事,我们这些反贼反而要背上骂名,心里十分难受,希望美国佬早日发明读心机,区分粉红和反贼,让我等反贼早日离开支多玛,在美利坚重建我们的家园。
粉红不见得真的对这些有多快乐,很可能只是利用中共喂给它们的东西逃避现实而已
胡万 这些残暴的欢愉 终将以残暴结局
当然是更幸福啦,在没有觉醒之前,我一直在独自对抗中国的洗脑教育,无法找到与这种教育对抗的精神力量。当我觉醒之后,学到了很多在墙内学校得不到的知识和思想,让我变得更加强大了。同时看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网友的发言,让我感到不在孤单
hun Those who would give up essential Liberty, to purchase a little temporary Safety, deserve neither Liberty nor Safety.
反贼的觉醒是痛苦的,因为你承认了这个政府欺骗了你,你以前学到知识,对社会的价值观完全是错误的,并且没办法改正这些错误。作为普通有良知的人,没有办法改变现状下,我们也承受着愧疚和罪恶感。反观粉红们,因为觉得现在的生活没问题,一切都和他们理解的接近,尽管非常扭曲,可是他们不需要有任何罪恶感,并且生活得理直气壮。

好像楚门的世界 The Truman Show那样,被当个无知的猴子养着演戏,当然比走出那个圆顶保护层舒服和无忧无虑,可是楚门还是走了出去。
担麦人吃包子 当西方各国认为意识形态比国家利益还重要时,才真正值得我尊重
我在墙内知乎当粉红,在墙外品葱当反贼,双倍快乐!
哈哈哈哈哈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小粉紅很多是公務員,官二代,紅二代,軍二代,富二代,確實很羨慕他們
titi 愿荣光归香港
意淫确实有短暂快感,但是身心麻木空虚

即使短时间他们看起来更快乐,反贼也无法享受他们的同等快乐,不然也不会是反贼了

反贼要的是踏实的生活和真实的幸福吧
skyheart 真理必使人自由
真理使人得自由
先认清真相。
然后谋划行动。
不然永远不会有改变的一天。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把老鼠綁起來不斷用電極刺激其神經,讓它持續感到興奮和快感,就可以讓它廢寢忘食直至興奮致死。如果這樣的事情說算是老鼠的“經歷”的話,那麽我不得不說小粉紅的經歷確實很美好很持久。

不是一切遭遇都叫經歷。不是一切快感都叫幸福。正如,不是一切活著都叫生活。
這類我以前有想過耶,前度問我我回答不上來,過幾年後才想到的,我用自己的字來說吧

無知的人可以每天講講是非,甚至搞搞別人(當然不做也可以),每天嘻嘻哈哈地過著,看似也很快樂

只是這種快樂因為沒營養所以很短暫,過完只剩虛空,要一直抓一直抓,即使如此,可能在某個深夜獨自一人時,也一樣虛
他們是沒有能力去感受得到人類更加深層的情感
以及沒有能力覺察到自己的內在,自己的狀態,當然他們會覺得自己知道,然後只是從腦海中翻一些見過的字COPY出來說當有說過話, 而不是從心裡,用自己的文字,表達自己得到位



有知會多很多不同的情感(及層次),會發現要自我學習的東西變得好多好多,亦伴隨著生命的活力及自我存在的價值。    即使普通的快樂也可以十分有感觸,例如只是看到一隻蜜蜂在活動,活著

一下子只想到這些,不加了XD, 說不完分別,可能懂的人用心體會一下就很好懂了
粉红们今天要因为华为生气,明天要因为特朗普生气,后天还得因为澳大利亚生气。天天生气,和反贼没差啦。
Sanminist 要么政改,要么覆灭,民主永续,自由万岁
我初高中时期也是粉红(那个时候不流行这词)
人的认知是随着时间不断刷新的
我感觉当反贼比当粉红舒服
毕竟粉红那一套蠢理论,已经无法令我信服了
如果现在强制让我当回粉红,我反而会觉得恶心想吐
wahniop 炮声隆隆 离我心灵很近的某处 弥漫着吞噬生命的烟雾 低头看消息,在西北边,数百人 被蒙住眼睛押上了死亡列车
很无聊的问题 就如同今天有人问你 你今天高不高兴 开心开心 每个人的定义不一样 不是做了反贼才幸福和不幸福 只能说让自己更知道自己活在什么样的社会里 能清醒一点
 
已经忘记还没成为反贼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了
可能因为觉得成为反贼,也不过是一种类似于获得了新知识的体验
如果没有觉醒说不定还在辛苦地攒首期呢
小粉红可能比你还清醒,人家努力反美赚五毛,以便可以移民美国呢。
Eriiiiiiic I have a dream.
不是反賊,但是擺脫洗腦才算是開始做個普通人,我肯定不回去了。
Orion 努力做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
我从来不把安逸和享乐看作是生活目的本身———这种伦理基础,我叫它猪栏的理想。——爱因斯坦

我觉得生而为人,有些东西就是我们的责任,就是我们该追求的东西。不然和猪有什么区别呢?
华文昌 中华民主自由文化语言思想昌盛。
释放你心中的的“琅”!尽情的“琅”享受着“葱”气中那些愤怒咆哮的声音,我们非但没感觉那一句骂娘的话不好听,反而能理解他人长期憋在心中的声音是发自肺腑的正义之声!
若得自由故 光复hk 时代革命
实际上是非常痛苦的,因为这是我们自己的土地却不能由广大人民主宰命运,而看到周围的同胞那么冷淡甚至为共产党叫好,真的非常痛苦。而且因为每天都在关注墙外和时事导致自己的一些人生安排出现了问题,感觉不太好。
范松忠 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我常自嘲,要是我不知道真相多好,歲月靜好。

但,糊糊時期也許某種程度上,幸運的話不會隨動車埋了,我也不是礦工,我也不擺攤,不會被城管打。

但,習雜種新時代了,做一個歲月靜好的武漢人,您看成嗎?完全沒有可能。
mizuo 已退葱
我曾经也有过这个自问,我给自己的答案如下
不成为反贼,怎么可能有今天的视野,资源,国际人脉?
不成为反贼,怎么知道美国人流行给自己定多个标签,自己也要尝试学习?
不成为反贼,怎么努力让自己成为3d printer,programmer,translator,consultant,accountant,datician?
不成为反贼,怎么可能羡慕美国人一口大白牙而存钱矫正,学习口腔护理、学会处理饮食、健康、穿着?
不成为反贼,怎么下定决心学会英语德语日语西班牙语?
如果我没有成为反贼,可能现在在老家经营一家修摩托车的小铺子,或开个饭馆,身材肥胖,健康问题多,合适就结婚,小孩给口饭就行,年龄到了,确诊个癌症三期,没有保障,被孩子唾弃,等死,永无出头之日。
算不上开心,也算不上幸福,只觉得自己成为了一个有清醒意识的正常人了
同时觉的身边的粉红朋友们很可怜
WhitTheNewBlu encrypted
基本上没变的更幸福。

有一点值得注意,就是奇怪的笑点变多了。
肯定啊。维尼当道,小粉红肯定开心。
无知的人最快乐
肯定累呀 动不动就被辱了 心灵 身体 都有不少伤害!
反贼好歹还反抗了!
庆丰自挂东南枝 自由就是能够回答“108×83”
反正大家都不姓赵,踩紧了油门,都是在键政圈极其快乐刺激的事情。管他粉红反贼,真正信仰最终胜利的人是不会害怕油门踩到底的。同志们,加速!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粉紅也不快樂
想想看,我大天朝被外國壓迫了多少年,現在還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要擔心外患還要不忘裡憂,被邪惡美帝買通洗腦的恨國賊巴不得早日推翻偉大共產黨的領導……
灰色幽灵 When injustice becomes law, resistance becomes duty
曾经的我:政治抑郁
现在的我:加速主义好,当一个国家在走下坡路的时候,总需要有人狠狠地踩一脚油门
在「殘酷而令人痛苦的真相」 和 「虚幻並暗含巨大風險的快樂」之間,你會選擇哪個,決定了你反賊的純度。
当过粉红,日子会变好吗,米傻啦,幸福同你立场有关么,如果改变下个立场就一夜暴富,中国都不会有甘多傻嗨又穷又自嗨的粉红五毛啦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23
  • 浏览: 8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