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應該管制訊息以避免公衆恐慌嗎?

偶然找到一個基本都是活人的論壇,看到一些強國活人的視角(鏈接在下面),讓我好生疑惑。彷彿恐慌是能把人生吞活剝的魔鬼,能輕而易舉地摧毀社會穩定,唯恐避之不及。

恐慌真有這麼大魔力嗎?

1988年,六四事件前一年,但價格管制將放鬆的消息傳開後,隨即引起民間恐慌,中國各地民眾大量提領現金並購買商品囤積。中國政府對於民間的反應感到驚慌,不到兩週內便立即撤銷價格改革的政策。
2008年的三鹿三聚氰胺事件,在中華民國臺灣引發消費者和家長的普遍恐慌。
2009年的湖南省兒童鉛中毒案,武岡市文坪鎮一些村民的小孩在醫院檢查中發現血鉛濃度超標,引發附近村民恐慌。
2011年的福島核電站事故,強國多地出現搶購食鹽潮。

恐慌是人收到可能危及自身利益(健康、金錢)的訊息後的情緒反應。在恐慌情緒中,爲保護自身利益而採取行動是再正常不過了。即,恐慌現象本身並不需要被解決。政府應該做的是及時公佈訊息,採取合適措施緩解公衆恐慌情緒,解決導致恐慌的原因。政府的存在是爲了服務本國公民,公民付稅金的義務是基於其提供服務這一前提,而不是付稅金讓政府censor公民的感官,操縱公民的思想。
而爲避免公衆恐慌,交由政府負責,樂見政府擁有捂住公民眼睛和耳朵的權力,是及其懶惰,不對自己負責的做法。首先,中國政府並不對公民韭菜負責。很多強國人就像金魚,只有七秒記憶,不從過去的歷史(汶川地震鉅額捐款去向)刷新對共產黨的認識。其次,強國人缺乏獲得訊息的不同渠道和自主判斷能力(Fact-Check)。唯一渠道被共產黨刻意嚴重污染。就連自己都不對自己負責,更何況一個對韭菜沒有義務的政府。
說白了就是巨嬰(共生、全能自恋、偏执分裂),而且是被共產黨批量製造出來的。常見邏輯就是,恐慌是負能量,不好的,壞的,破壞穩定的,謊言滋生的土壤,而恐慌情緒是由人產生的,因此要捂住眼睛耳朵,甚至堵住嘴巴,這樣就公衆就不會恐慌了。

另外一點比較有趣的是,討論發起人的描述特意寫出“并不想传播恐慌”。彷彿不加上這句話就是在客觀上傳播恐懼。支持香港反送中但不註上“我不是且不支持港獨”,客觀上就是港獨。由此可見強國網裏的人身攻擊、誅心現象是多麼的普遍。


对于新型冠状病毒为什么鲜有讨论

摘錄一些有特點的樓層。粗體是我自行添加的。

子樓層 A (這層樓太長了,節選了一些)
世卫组织传染病建模合作中心17日发表了一篇报告,通过海外通报的感染者数量,结合疾病模型分析,推算出截至1月12日武汉市感染者的数量在427人到4471人之间,精确数字为1723人,远远高于目前的确诊人数。

B
就是外國這樣說了才急忙在武漢多報百多例出來,再在北京深圳多報幾例,本來之前還聲稱海產市場關了十四日後沒新增病例

C回覆B
这就纯粹阴谋论了,可确诊人数肯定会少于动力学模型计算的人数。官方没说过华南市场关闭后就没有新增病例,15日还说过有家庭亲密性下的人传人可能性。

B回覆C
那個外國研究是按照外國感染數和武漢市民到國外的頻率推算的。當然不會很準確,但是就是有這樣的研究提了出來。至於說新增病例,官方沒有說過沒有新增,但是從1月10日到1月17日,官方總病例數都維持在了41宗

C回覆B
研究当然没问题,我只是说认为这就是卫健委随即公布一百多例新增病例的原因,有些阴谋论。从19日下发测试盒到20日大规模更新病例并启动一日一报机制,这个行为具有明显的连贯性,可以看出是在疫情明确达到某个阈值后,切换为了更高级别的警戒体制,而之前则处于一个较低的警戒水平。这个程序有没有问题,具体阈值合不合理,可以另讨论,但直接认为这是对国外情况的反应,不太合适。

D回覆C
这可不是什么阴谋论,这是X国医疗卫生体系的特色。对于传染病疫情,下级单位只有上报的义务,没有“私自”公布的权力。

C回覆D
你觉得哪国公卫体系不是上报、汇总、再公布?你要说公布及不及时可以另讨论,但由卫健委总控传染病监控体系有什么问题。

D回覆C
在美国,地方卫生部门流行病专家就有权发布传染病疫情。当然美国也有疫情汇总的平台-NORS,用来收集、核实、公开各卫生部门提交的疫情报告。HHS并不会像X国卫计委那样决定哪些疫情该公布、哪些不该公布、什么时候公布、公布多少。

C回覆D
如果你说的私自是指独立发布的话,我只能说我不清楚具体情况,我不知道武汉卫健委在多大程度上可以独立发布流行病预警(但肯定可以,不然你发个流感预警都要上报),也不知道在面对疑似sars的传染病时,它的预警系统会不会以及会怎样切换,比如武汉卫健委到底仍然是独立发布,还是要上报核实后发布。我不知道我究竟是没法知道这些,还是我没有去了解,所以我没法进一步讨论。我只能说一说我的看法,从最近两天的情况来看,我只能确认公卫系统在确认疫情达到某个阈值后的一次整体升级,所以一些原本未收集或未公开的信息现在全面公开了。但由于我缺乏公卫方面的知识,所以我无法判断这种阈值设置合不合理,以及在未达到阈值前的信息封锁合不合理,在这种情况下,要如何处理公共卫生和公众恐慌之间的平衡。如果你有相关知识,欢迎你告诉我。


子樓層 A
有没有人科普下当年sars是个什么情况?初始阶段有隐瞒么

B
倒不是隐瞒,是整个公卫体系都有问题,根本没人重视,直到钟南山拿样本到hk做检查后,国内才知道有sars这个东西、这个东西是个冠状病毒,但病毒已经扩散开了。

C回覆B
SARS就是瞒报,这次的病毒也快半个月了但前十天好像根本没人知道,然后春运交叉感染到都出国了,国内武汉外还是没几例报告,上次SARS也是这样的情况。北京当时承认了病院里数量远大于通报数量,WHO也有写。因为在国际上被骂惨了,最后北京市长和卫生局长还被开除了。

B回覆C
你说的对,隐瞒很严重,但最后酿成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已经不是瞒报的问题,而是整个公卫系统有问题,瞒报只是其结果之一。

D回覆B
该病最早于2002年11月16日在中国广东顺德爆发[2],第一例报告病例的患者是于2002年12月15日在河源市发现患病的黄杏初[3]。2003年1月10日,黄杏初康复出院,后被认定为中国首例非典型肺炎报告病例。起初,广州市和广东省政府一直没有发布相关讯息,亦禁止媒体报导疫情。
这段最后一句话。不仅仅是整个公卫系统的问题,或者说,问题的重点不在公卫系统。

B回覆D
之所以会有报道管制,就是公卫系统根本搞不清问题的严重性。当然,你要是问公卫系统为什么搞不清问题的严重性,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没有相应投入,那么确实不只是公卫系统的问题。但我觉得需要搞清楚的是,会出现瞒报是疫情在大家不清楚的情况下已经失控后的遮掩,而不是说在疫情发展初期,所有人在对疫情后果有清晰认识下的有意放纵。


1.普通老百姓除了听官方消息注意防治之外讨论不出什么东西来,因为大多数人对传染病一无所知
2.很多人虽然一无所知但是就是爱讨论,所以很容易被带节奏
3.爱讨论又被带节奏还一无所知,加上大众的恐慌情绪,最后的讨论方向几乎必定是阴谋论,除了加重恐慌制造传播流言的土壤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前段时间北京鼠疫,后续也没了
就算sars处理的那么糟糕才死几百人
现代传媒使意外事件的影响极端放大了


子樓層 A
为什么要封锁消息呢?只根据个人经验:疫情防控不是越多人知道、越早做准备、越提前检查越好吗?是这样吗?
有没有预防医学的专家给大家分析一下

B
这些都在做,而且现在的信息已经比较透明了,这次一早就公开了,也没封锁消息。
过度的反应会引起社会恐慌,还要防止各种媒体特别是自媒体为搏眼球而断章取义。所以都需要由官方来发布消息,各种小道消息还很可能添乱,防控之余还要花精力去辟谣。

C
这次应该没有封锁消息吧

D
公布疫情会导致公众恐慌,造成不必要的混乱,也可能导致国际旅游警告,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和国际形象下跌,这些都不是医学的考量
因此能不公布就偷偷把疫情摁住是最理想的,当然摁不住事情会更大,但这个也是要吃了亏才知道

E
怕恐慌。


恐惧源于未知
与其胡乱猜测,不如相信政府。不要持着旧眼光去看待,已经改变很多了
只关注负面消息不关注正面消息当我没说

註:正面訊息缺乏可信度,怎麼辦?訴諸自信?

现在有互联网当然不会封锁消息 根本做不到


子樓層 A
为什么要在这个反华气氛浓厚的地方谈论国事,每次逛评论区都能见到战狼ptsd无端嘲讽

B
国事?这是健康话题

C
也可能是你ptsd

D
是的,在中国一切问题都是政治问题。

B回覆D
是你的政治问题


子樓層 A
如果真的情况很严重的话不会隐瞒你的,如果没有报道出来说明情况未明或者没有必要。国家怎么会因为害怕舆论而隐瞒这么重要的信息。

B回覆A
非洲猪瘟的事情才多久?选择性无视?

A回覆B
kwsk (くわしく - kuwashiku - tell me more, give me more details.)

B回覆A
一开始不也是说可控,最后结果你也看到了,天价猪肉

註:這層樓的A連非洲豬瘟的情況都不清楚。

子樓層 A
我觉得这样讨论很正常啊,但是向来中国政府的做事风格就是以社会稳定优先,对于类似的涉及公共安全的重大事件更是要谨慎,所以对于谣言十分敏感,只有真正的确诊病例才会对公众报导,为的是最大限度降低公众的恐慌,同时积极应对,包括但不限于及时对病毒基因进行测序和通报WHO。最近国内各地集中出现的确诊案件也是因为下发了检测试剂盒,为确诊提供了更加方便的工具。为什么总有人觉得政府瞒报虚报,一句话想把问题的矛盾引向政府,而忽视了背后所有医务工作者的政府官员的工作(我所在的地区虽然暂时没有确诊案例,但是家人所在的医院就因为这件事要在明天一大早开紧急会议),这样做完全是无益于事情的解决反而弄得人心惶惶,就像油管上的某些外媒一样,报道时喜欢把疑似病例也带进去,还有什么某国外机构分析的已感染人数,让数字增长好几倍,似乎这些人全是感染者且情况已经十分危急,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可想而知。
当然,出现类似的疫情我们每个人也当然要重视,但是不必惊慌且要有谣言的辨别能力。从人类历史中来看,疫情的爆发总是有一定周期的,尤其对于像中国如此庞大人口的国家。我们能做的就是相信我们政府的协调能力,相信现代医学的能力,注意个人卫生,多锻炼身体,去人多密集场所带好口罩,出现类似发热状况及时就医即可。

B

今年第一时间就报who了吧


这类讨论一点意义没有,当做饭后闲谈还差不多,最后只会制造恐慌情绪并且衍生一堆谣言,中老年群里已经是各种煮醋吃维生素了。

建议大家想想自己的身份,凭什么你知道比别人更多的信息,歪果仁连现场都没来过凭靠脑测的数据比官方更可信。


03年一开始没重视后来发动国家机器受害者也不算多吧,时过境迁,现在这场比起防疫更重要的是网络舆论战,人手一部手机的时代太可怕了
trtrtr2 迟到的正义,并非正义
有传染病瞒着不报就是害人性命。这没什么好讨论的。难道让老百姓傻呵呵的被传染?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HBO电视剧《切尔诺贝利》里面的一句台词:核辐射不关心谎言。
Jupiter 這個宇宙太瘋狂,大海掀翻小池塘
管制訊息并不能制止事態擴大,反而事情擴大捂不住之後引起更大恐慌
一般通过键政壬 中偏左/反对康米/剿灭列维坦
可能出现的恐慌和真实的灾难,明显是后者危害更大。怎奈墙国就是喜欢和稀泥能瞒就瞒,觉得稳定大过天,必须维持歌舞升平的假象。
抢碘盐那种是出于无知,我觉得信息透明+加强公众教育才是最好的办法。
InspectorBen 醒的不用叫,睡的叫不醒
https://i.imgur.com/rjGoZ1g.png
https://i.imgur.com/FmfT0Er.png
                                                                                  
崩溃吧 没有十多亿心甘情愿的奴隶,中共的统治能这么稳定?
   站在政权维持统治的角度,应该,只让公务员及家属(包括军队)知道准确疫情并预防就足够了,
但绝不能泄露出去





  这样做对赵家人毫无损失,受害的是韭菜而已,当然韭菜是割不完的
jsglsjh jsglsjh
不应该。

因为管制信息不代表不会有公众恐慌,反而可能因为信息流通缺乏透明度引起更大恐慌;同样,充分沟通不代表会引起公众恐慌,反而公众因为得到切实有效的信息提前做了应对从而避免了恐慌。
Juria 🙌没有人👐 比我👌 更喜欢 ☝️爱美
不觉得瞒这么久突然瞒不住爆发的恐惧更大吗?。。。
Dallas 中国是台跑车,不过司机只会倒著开。
据我个人观点,据实以报,用数据让人提高预防,防疫才是最有效的,贪生怕死的人还是多的。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取决于你说应该这词的条件。

但共产党的逻辑不是这样的,共产党想的是,解决乱说话的人,就不会怪罪到我头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