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葱友,进来论论武汉肺炎是否 加速/延缓 中共溃败的进程?

 本人观点如下:武汉肺炎一定程度上延缓了中共溃败的进程。
 
 理由一:肺炎消灭了更多的老年人口。就官方目前所透露的消息来看,患有肺炎的死者年龄多在60到80岁不等,老龄人口年老体衰、抵抗力不足,更容易因此诱发多种病症身亡,那么养老金、社会保障体系的压力就会相对减小。

  理由二:肺炎上升为社会的主要矛盾,中共将有更多空间时间处理掩埋烂摊子、丑闻。伴随着肺炎的进程也有不少社会热点事件,央美性侵,故宫开车,中福在线等等,当众人耳目皆停留在肺炎之时,中共能进一步的控制对这些事件的舆论讨论,最后这些事只能不了了之。

理由三:肺炎的地方管理良好程度有可能成为中央考核官员忠心度的指标,中共有可能借此更替官员,加强对地方的监督控制。

各位葱友,请畅所欲言,理性发表意见XD
瘟疫历来都是削弱中央政府执政能力的事情,在瘟疫期间,人民流离失所,更加容易暴动。历史上从没有一个政权能把瘟疫当成续命手段的。倒是不少暴发户是借着天灾,推翻了现政权,取而代之。

告诫提问题的题主,不要错把宣传舆论控制的能力当成了执政能力。萨达姆政权在倒台前一天还在召开记者会,形势还是一片大好。突然一夜之间整个政权就消散的事例,说明了现在媒体宣传和控制,独裁政权尤其擅长控制,但是这改变不了其执政能力低下的事实。特别是对基层武装力量和政权组织的控制。再来一次大型瘟疫,中共可能真的会一夜崩溃。因为这种大型事件直接压在财政上,破坏性极大,一旦形成上千万人的逃亡和骚乱,中共号称世界规模最大的军队也是无力控制的。
对于共产党政权,不能以常理来推定。共产党很多的所作所为如果放到别的政府,那政府早就下台了。然而共产党却挺了70年屹立不倒。
这次瘟疫,哪怕武汉人死绝,共产党也不会因此倒台。正如之前有人说中国经济崩溃了共产党会倒台、美国制裁会让共产党倒台一样,其实都不会。三年自然灾害、文革的时候可是中共国经济最差、被全体西方国家封锁的时候。然而共产党的统治力依然不减。所以题主问这个问题,说明题主不懂什么是统治,统治的最重要因素就是控制,只要共产党对下层的控制力不减弱,就永远不会失去他的统治。而共产党对于下层控制的情况如今怎样呢?且不说天网呀、基层暴力机关呀这些主动措施,就连底层也是大部分认同共产党,甚至攻击不下跪的人。
插一句题外话,郭文贵说今年6月4号大家一上街共产党就完蛋了,我是不信的。郭文贵总是表达好像中国人苦共产党久矣,只差一个契机把它推倒,但是真实的中国人什么操行,我不信他不知道。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如果这次的瘟疫全国扩散爆发,可能我们真能立马看到大动荡大变革的发生,大洪水可能已经到脚边了。

因为桂枝很可能会陷入全国性的军管戒严,而对外贸易大部分会因为处于疫区而断掉,经济会濒临崩溃。

对于现代社会而言,强传染性长潜伏期这两个特性其实远比高致死率更可怕。

玩过瘟疫公司的应该都知道,不要先升高致死,先把传染潜伏升上去,传染范围铺开了再升致死,一开始就升致死,可能还没传开呢病毒携带者就死完了。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1、就算按管轶说的10倍于SARS,也就是几千到一万例死亡,对于减少医保压力杯水车薪。
相对于疫情造成的财政压力,这点节约可以忽略不计。

2、旧丑闻掩盖了还有新丑闻,这就不是个事儿。昨天故宫春节闭馆新闻底下全都是“最近忙着对付肺炎,但大G的事不算完”

3、考核指标是什么不重要,解决疫情得利与否和忠心也没有正相关性。
支共不可能就這樣翻車。

過去大陸發生一堆因爲中共的錯誤決策而死亡的人數加起來至少也有現在人數的十分之一,還不是一堆小粉紅?

日本南京大屠殺氣得義憤填膺,中共害死那麼多人,遠超日本屠殺的數量,我就沒見誰憤怒。


土改
大躍進
文革
四清
反右
鎮反
六四
法輪功
等等

上次SARS就是瞞報,才有大爆發,結果大陸依然不長記性,這次又瞞報。

每次都是事前各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發生時哭得死去活來求幫助,事後當沒事。

不知道大陸人到什麼時候才會長記性,才會知道支共不可信,才會集體反共。

不知道還要犧牲多少人才會讓大陸人知道中國共產黨是恐怖組織、邪教。
我觉得这次是真的会很大程度影响政府公信力,和中央集权程度。但是,被洗脑的小粉红,依然还是会设法给自己洗地,民意这方面,虽然部分人心里会动摇,但中国社会已经原子化太久,有组织的外部力量,按照现在社会极度散沙化的情况,依然不会太强,除非扩散同时秩序进一步被破坏,且地方不得不放任民众自身力量完全绕过政府维持秩序(当下有这种迹象但是中央还是加强打击)。现在你看中央下令,武汉这边第一要务还是维稳,为此能假辟谣骂患者,其实从民心上来说,这是自掘坟墓,但是民间力量也没有凝聚到有生命力的地步。但是内部反对派或许能够积攒一批力量。为了防疫,被迫放权(不敢当小组长担责,中央无法管辖地方导致被迫增大地方自由度,而且一些省市已经在树立形象了,武汉市长更是暗示上面导致消息不能公开),李过去的话,总得给李东西,等等此类。
带钢丝的韭菜 老庄不死,马列不止
别关心什么“肺炎”了。
它们是中国人民,它们永远比瘟疫更可怕——

小二十年前,闹非典。
我所在的城市,官方出动了大量警力,满世界清剿“网吧”。
瘟疫都引起全球恐慌了,大家都知道尽量别往公共场所钻。而开这些店的老板自己都知道没生意做、得自人倒霉。官方用得着出动大量警力、以政府力量强行封锁这些场所么?
中国人民认为用得着。
为此,它们甚至切断了整个城市网吧的网络。
至于为什么光逮“网吧”,却不逮“台球厅”,你想想一盒台球才什么价,而二十年前一台电脑又是什么价。
警察们连夜扫荡,一点没抱怨苦、累。只要发现有敢“违规经营”的网吧,立即趁机抱走其所有电脑。这就是为什么明明号称是抓人,它们却随时都带着大型货运卡车。
至于对待网吧零星的几个消费者,它们既不会拘留你、也不会隔离你,而仅仅只是胁迫你按个手印、就放你走了。因为它们是很会算账的:抢别人电脑是挣钱、白养你十天半月却得花钱。
你完全看不出它们真是在担心你可能是病毒携带者。

更搞笑的是,警察们在一处得了手,仅仅只是将所有电脑尽数装车,却不对人员有任何处理,而调头就开着车、兴高采烈去逮下一家了。如果已被扫荡的网吧里,真有哪个家伙是“非典”的携带者,不知道警察在与其接触后、又满城乱蹿,是否等于在传播隐患。

两千多年过去了,这里还是没什么变化,“商君之术”所弄出来的妖怪,但凡掌握半点可以摆布别人命运的权力,是根本不会把别人当人的,因为它们自己都不是人。
为了眼前小利,它们不顾秩序、不顾廉耻、甚至连自己的安全也不顾。

连官方的人都敢这么干,民间各种借“非典”而趁机诈骗、甚至抢劫的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你不要以为闭门家中坐,祸就不会从天上来。
因为它们是中国人民。
保不齐啥时候你就得接到一电话,对方声称自己已经感染了啥啥啥,并命令你往某某账户打多少钱,否则就去你学校、你公司溜达一圈。你是个愿意对手下人负责的管理者,你接到这种恐吓,你如何处理?
当年饿死几千万人、在天安门屠杀了几千名学生,都动摇不了政权,这肺炎和封城对中共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Acca0429 台灣人,但是很常被以為是中國人,不知道為什麼。身兼品蔥神棍的職務,以及潑冷水大隊隊長。
還早得勒

1.今年暖冬,暖冬後北方可能會缺水,乾旱後糧食再度減產。
乾旱後必有蝗蟲跟緊接著的是大水

2.地震週期應該差不多到了,台灣這邊一直沒有中型的能量釋放,再加上新疆前幾天也有地震,我「猜測」今年中國可能會有大地震

3.土耳其對新疆事件已經忍很久了,能撐多久呢?

4.美國的經濟遊戲還沒結束

5.真正的中國各省疫情大爆發時間還沒到,那麼多逃出武漢的⋯⋯

撐完這些再說吧
單抽成隊CCP 2020我想中共收皮 中國人執番個死人腦同良心
算了吧,現在還一堆人説中共反應快速,值得表揚。他們就是喜歡領著4000塊工資,幻想著所謂的祖國強大來打飛機,好像每年10月1開出來坦克戰機是他們家的法拉利一樣。他們就是喜歡用中共造出來的謊言去掩蓋現實生活中的悲哀,可憐吶。
经过这次肺炎能活下来的都会认为是党救了他一命。死掉了的不会说话了。全中国的人都这么过一遍,你觉得党的统治力是会减弱还是增强?
江峰 本人不是江峰 是江峰老師的一位忠實粉絲
以前的歷史事件和現在沒有可比性。1978之前是計劃經濟體制,而且有強大的意識形態控制,可以說就算發生大混亂也不會根本摧毀中共的社會控制能力。
然而1978以後中國開始高速工業化城市化,已經是一個經濟巨人,平民的生活水平比起之前提高太多了。六四東歐劇變以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破產了,只能靠民族主義這個思想工具,可是現在沒有用民族主義轉移矛盾的地方,國內矛盾已經變成主要矛盾了。中國人現在普遍信仰唯物主義和拜金主義,物質決定意識,我都要餓死了還會聽中共指揮嗎?
我讓一個從小吃屎的人吃飯他會很開心,但是讓吃過飯的人再吃屎他就要和我拼命了。
未來幾個月由瘟疫導致的經濟斷崖式崩塌將會直接動搖中共政權的根基。
Benzene 不可以吃的一个东西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将来都是要应验的
云藏月 君子见善则迁,有过则改
总之讨论的各位葱油注意勤洗手、戴口罩,保护好自己(◉ᾥ◉)
中国湖北省武汉市肺炎疫情扩散程度超乎预期,湖北官方今天凌晨宣布防疫全面进入战时状态,解放军中部战区已出动协助武汉封城。

中共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报导,中共湖北省委副书记已召开会议,强调要严格落实湖北省突发公共卫生事件II级应急响应各项要求,「全面进入战时状态,实行战时措施」 。

而中共中央军委已经命令中部战区协助武汉封城,预防民间出现恐慌情绪而产生「群体不稳定」;战区的步兵机械化装备东风铁甲越野车以及装甲运兵车和轻型坦克将投入使用,严防死守,坚决保证各重要路障不被突破。



要准备屠城了吗?
想象这样的场景,瘟疫失控,粉红们奄奄一息。国际组织前来救援,发布了一张疫情形势地图,地图右下角填色不一样。粉蛆垂死病中惊坐起,发动最后的辱华猎巫,誓与病毒一起维护主权...怎么样,有没有一种爱国主义废土朋克的感觉
对于你的三个理由:
1.老年人口才多是中共的铁杆支持者,如果想要中共溃败,一是要有客观危机,二是人心思变,而年轻人比老人心思更灵活
2.现在肺炎出现各种消息沸沸扬扬,舆论维稳力量不够,看到墙内有人被临时拉去做网评员而抱怨
3.管理良好程度只是对老百姓好,不是对习包子忠心,不能作为考核忠心度的指标. 如果过多提拔管理能力优秀的技术官僚,会侵蚀红色权贵的基本盘.中共体制从来不是任人为贤的
我是悲观主义,除非控制不住,共匪才有可能会被怀疑,而一旦控制住了,恐怕反而会被共匪拿来续命,因为目前对疫情的质疑已经被湖北政府的神操作和各地方对湖北的仇视将人民与对共匪处置不当的质疑转移成民众互相仇视分化,更甚者还会在对疫病极端的恐惧中产生希望匪徒天降神兵救人民于水火的想法。出于自保和人道主义,我巴不得现在就有疫苗,而对于这次疫情对共匪的影响,恐怕不会让各位反贼满意
馬仙洪 本人柯粉也就是柯學家😂
先別罵我 其實個人感覺算是亡羊補牢吧 危機處理做的大方向沒問題 現階段政府能做的中共是都有做了 我以一個局外台灣人來看的 個人感覺該禁止野味以及湖北省省長該下台
然後故宮事件不要遺忘 就這樣 
別的還不知道,但第一季度的GDP肯定仆街了。到處的旅遊景點都關了,餐館遊樂場也關了,交通都關了,人們各種活動都減到最低,上面還要緊急下撥很多錢給地方.........第一階段協議那邊還巴巴的等著2000E米金,這真真的是雪上加霜,不死也剩半條命了。川建國同志看到現在china發生的這一切,不知道是神馬心情呢,好像知道(天選之人??)。
我现在更担心真的把国家都灭了……会发生大跃进级别的人道灾难……那样灭不灭匪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疫情结束后,中央立刻会回收权限,恢复到之前的状态,甚至还会加大力度打击本次疫情中贡献力量的民间组织。
紫薇圣人批发处 骑墙韭菜,向往自由
确实想多了,依我看再有十个瘟疫也动摇不了赵国统治。搞不好还能清理低端优化人口结构呢。

要是天灾人祸再多一些,中国可能会面临存亡威胁,赵国权贵依然有可能稳得一笔,等韭菜快割没了引进黑绿南洋韭菜就行了,东亚迫真美利坚诞生
驱匪复支 认识到自己的局限与潜能,永无止境地追求智慧,幸福,与自我实现. 1.15,0.25,1.3
还早呢,底线还没看穿,猪头可能会来个屠杀竞赛,习尔萨斯。没有人就没有被传染的机会,更没有暴乱的机会。
/s
扼制疫情的投入、社会维稳的投入、事后城市重建的投入你是否考虑进去了。还有国际形象,出口影响等。
这部分的损失相比死几个人省下的养老费算是天文数字了。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这场瘟疫是针对中国人的,任何时候都充任灾难放大器的共产党无非躺枪而已。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还早,如果节后全国扩散彻底支爆,那你可以期待下……
Kerr_Bird 同志,你好,我是跤(蕉)警,请你尻边停车,接受屌插。
范围定为一年,还早。

范围定为十年,足够。

范围定为五十年,前提是欧美国家继续绥靖。
一般通过键政壬 中偏左/反对康米/剿灭列维坦
身边连粉红倾向的人都在骂市政府,官方从开始到现在一系列措施让很多人发现只能靠自己,政府根本信不过。我觉得确实有加速作用,但过会恐怕会再丧事喜办宣传一波,还是慢慢看吧
Philadelphia 諸夏獨立,肢解中國
现在共匪已经没有多少机动兵力了,如果疫情扩大,西域维持镇压军队的家小都在内地,军心浮动之下,共匪兵力不够用只能壮士断臂,把军队撤回内地封锁疫情,东突厥和图博都可以趁机独立。
田伯光 ? 天滅中共
看到一群屁民在微博微信上又加油又感動這感動那的覺得偉光正還能繼續走下去
中共是邪教 刁大犬扛麦宽衣,修宪必入地狱
这次疫情来看,就是墙内已经有很多人开始怀疑中共政府了,而且瘟疫带来的经济损失,口碑,维稳投入你貌似没有考虑进去,我也是读过历史的我反正没见过哪个朝代靠瘟疫给自己续命
除非真的像蔥友烏鴉嘴那樣,成為百萬級瘟疫
不然才現在這麼點損失,你也太小看中共了
对那这种事情嘻嘻哈哈很反感,真的。
人命关天的事。
望N負E 革命吾醉,造反有醴!
從反應遲鈍到反應過度,從漠然處之到(近乎)歇斯底里,明眼的人民將再一次看清中共真實執政能力。
肉食者鄙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我觉得决定中共统治权的是两方面:一方面是中共中央对于各级党政军组织的控制以及中共对于整个社会的控制。从目前来看,中共对这两方面的控制都很稳定,说中共气数已尽还为时过早。
都已经被中共全方位洗脑几十年,怎么可能会因为一场肺炎而倒台呢,其中还很一大部分赞美党处理及时。在这群没有民主意识的费拉眼中,中共就是伟大的国家,神圣而不可侵犯。
你要知道,孫中山在中國的第一場仗就是武昌起義,起源於武漢。
花式加速主义 共产党棺材已准备,墓碑已立,万事俱全,只欠东风。
有人经历过沙士吗?
现在跟当年比哪个更严重?
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
不發熱不咳嗽直接倒地是甚麼意思?
這是直接死亡?
要中共灭亡还得看人民是否惊醒,愚民占主导,中共任然会牢牢握权
Colson 庆丰不识字,何故乱宽衣
cmetut 刚学会VpN
这会为当局批量制造更多的敌人,普通人平时对政府无感,但是现在因为任何一点不便都会归咎于政府。
波是博士 黑名单 真假博士
毛豬頭時代搞大躍進導致大饑荒,上千萬人被餓死,情況肯定比現在這會兒更嚴重千萬倍不止呢,但紅色支那不照樣屹立不倒、巋(拼音:kui陰平,給習豬頭等領導同志注音一下咯...)然不動...

轉一下吾剛剛回過一個帖子(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6030 )的回復文吧,似乎用在回復這個問題上也適用滴~

昨天呢是我們最偉大的反抗共慘專制女傑 林昭 誕辰紀念日,也即民間所稱的「昭誕日」(生的偉大的她,誕於主曆1932年1月23日,如沒被共匪槍斃,則現應活到88歲了...),...
今天呢,是美國的安德魯•傑克遜總統被彈劾的周年日子,而現美國總統床破先生的彈劾案亦進入了參院審核中,床破亦在被這事兒給搞得焦頭爛額呐,他的外邦好朋友習豬頭先生呢,亦正因武漢肺炎而焦頭爛額呐... 中美倆國的屁民們,亦不樂觀,用支那話來講,就是:娘倆守寡~誰難受誰自個心裡最清楚...
興許許多不自量力又不知深淺的兲朝屁民們還指望靠口炮或一場大疫情就能推翻土共,不是那樣滴,用毛太祖話來講:掃帚不去掃,灰塵就不會自動被去除... 土共這種早都被林昭形容為不見棺材不掉淚的死硬如蠢豬般組織,是絕不會自甘退出歷史舞臺,自甘被掃入垃圾堆的,必須有人去推,像林昭、劉曉波那樣勇敢去推,而不是僅僅只會耍口炮去狂噴它,再如何去噴,它再如何爛下去,它也仍不會自動倒下…… 但它確是堵朽牆,也許個位數的林昭們、劉曉波們還推不倒它,可一旦多點人,可能都不必流什麽血犧牲什麽生命的代價,就會推倒它了,用曉波好友余杰先生的話講,如果中國人能更多堅持道義的話,那,早都剿匪成功了... 正如曉波先生在其批判人民的雄文《豬的哲學》中所痛心言説的這片土地的成年人都是自甘墮落,都是放棄了成年人應有的基本道德心而去自甘與專制政權配合並助紂爲虐去害人害己自欺欺人,都成了贊同土共洗腦理念的巨嬰…… 在德國電影《竊聽風暴》中,那個著名的五毛,最終放低了槍口,良心發現,主動搬走了作家的打字機,免得打字機作爲所謂「罪證」被國安們搜走,會導致作家因反革命顛覆罪而遭槍斃,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雖然該五毛特工之前曾做盡了壞事,但這一件良心醒悟的功績呢,確實救了作家一命啊... 傻逼作家在得知自個是曾被局子重點監聽的大人物,在翻閲了國安檔案後非常震驚和感慨,特意為五毛專程寫了一本書表達感激,書的獻詞題寫是獻給該五毛的,…… 五毛走進書店,當店員問及該書是否送人的、是否需要包裝一下以漂亮地送人時,該五毛自豪地說,不需要,該書是給俺自個的!是的,作家明確指明了該書正是獻給該救了一命的五毛滴.. 吾希望吾土的五毛們、公務猿們、程式猿們(程式猿是與五毛高度重合的一個群體,亦是壞事做絕的一個群體,不然長城防火墻怎麽來的、監控攝像程式都誰編制的、網絡定向追蹤異議人士和弱勢群體訪民的程式都誰編制的囁?...) …… 以及千千萬萬共慘帝國國家機器的普通螺絲釘們,都能在幹坏事時想一想惡果,都能幡然良心醒悟,不把壞事做得那麽絕,能把槍口放低一些、打偏一些就盡量去做…… 今後的史家們會銘記你們有意不把壞事做絕的功德滴,也會在封面或扉頁題獻給爾等滴...

吾呢在此告誡諸位支那同胞們,甭一遇到挫折或不順則就慫了,總想著慫慫地去移民,外邦並非爾想象中那麽盡善盡美如意如願... 況且外邦的種族歧視在其民衆中是根深蒂固滴,華人作爲弱勢族群,會遭遇種種隱性或明白地歧視,詩人艾青的兒子艾未未先生在德國賭場玩個紙牌,都遭賭場工作人員的歧視,要教什麽支那知識份子藝術家的艾未未懂什麽禮貌,會說請字,還胡説什麽外邦移民都是德國人給養活滴...這當然是一種納粹般傲慢的種族歧視呢,艾未未先生當然不吃這一套呢,就硬邦邦回他回去...結果這廝還不服呢,還不依不饒地把艾先生告上了法庭呢... 紐約時報曾多次報道過美國土地上的美國民衆公然對美籍華人的歧視和霸凌行爲,譬如在大街上對推嬰兒車的華裔女大喊:滾回中國去!... 諸如此類的生活中歧視現在俯拾皆是隨處可見... 當然了如果爾對欲融入之國的語言掌握不好,可能都聼不懂人家對爾的歧視用語,但人家小孩子在爾門口撒尿、扔石子砸碎爾窗玻璃爾還是能有所感受的,不懂那語言,往往就像形容被土共強暴的樣子:既然無力反抗強暴,那就兩眼一抹黑,閉上眼「享受」這個強暴吧...
還有海外中文论坛文学城中的著名ABC发帖~不要光为了实现你的“梦想”而断送子女的未来。轻易移民美国的父母应该慎重考虑移民会对孩子的具体利弊 https://bbs.wenxuecity.com/znjy/3435416.html
逃不脱的华人圈,翻不过的阶级墙,醒不了的美国梦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7/03/08/6081323.html https://www.backchina.com/news/2017/03/09/479895.html
等等等等,鐵的事實給以移民熱潑了一瓢涼水... 正如賈樟柯導演的《山河故人》電影中二代移民都找不到對象,找了個移民大媽進行「兒媽戀」,不能不說很杯具啦... 現實生活中有個小伙兒反賊跟吾談他的移民憧憬:他一定要更加會幽默,然後移民外邦可以把上一個金髮碧眼的洋妞... 真是想得好美... 美到都出大鼻涕泡了... 是的,有夢最美希望相隨,但也應看看現實麽,現實是發達國家很少有靚妞看上支那男囁,當然烏克蘭、巴基斯坦、泥泊爾等地的窮姑娘爲了擺脫貧困可能會願意嫁給支那男做媳婦吧,但其他地方的國家尤其發達國家就不那麽樂觀了… 吾一個老同學的兒子,移民後又後悔找不到合適對象就又回到支那與分手的女友複合了... 所以一向單純良善抱著對移民極大熱情和憧憬的反賊們亦不妨多聽聽反映現實的真實意見或見解,當然了支那人一向不識好歹也一向不願睜眼看現實,越是說真實話的老實人就越不受待見,譬如林昭和劉曉波就受到衆多支那人的惡意攻訐,都不太受支那人的待見... 林昭、劉曉波的見解又是最實在滴,至今仍是一語中的、直刺痛專制政權及其愚民的最痛處呢... 你看林昭連自個的姓氏都革命化了都改了(她原名叫彭令昭),劉曉波愛西餐亦愛中餐,他講「要過人的生活就要選擇全盤西化,沒有和稀泥及調和的餘地。」~講的非常有理非常對吧?劉曉波寧死在這片土地上,也至死不去移民,他曾有過多次移民海外的機會,他都放棄了,而留在支那與共匪進行死磕,與共匪鬥到了死... 在移民問題上呢,斯偉江先生也講得很對,請參看他的文章《要做光,照此土!》~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3/09/斯伟江|要做光,照此土!(谈移民)

今個大年三十,吾就囑咐諸位支那同胞們一句啦,~
西化,請從「我」做起!人人都自覺自願地西化,過一個西化的革命式春節咯。
西化好哪!融入了西方,我們脚下的土地就是西方樂土啦!地理上的東方沒法子改變,但東方專制主義可以去除,我們鄰居的兄弟之邦日本和韓國就是很好的例子,我們的同胞之國中華民國雖然在磕磕絆絆與被霸凌被恐嚇中亞細亞孤兒般不受待見,但亦西化得非常有進步嘛!事實擺明:中國人最該做亦最能做到者,就是西化。當人人都自覺自願西化,就如曉波先生所講人人都要過人的生活,都毫不妥協也不和稀泥地徹底西化後,這片土地就是一個五月花號航船的目的地,就是一片充滿生機的新大陸!人人都西化了,匪邦想不倒掉都難!無敵(我沒有敵人),西化,都是同一個意旨;也即如林昭所言,萬里晴空下到處是家鄉!
人人都從「我」做起,在中國土地上做一個西化人,做一個支那土地上的西方人,徹底全心全意地西化,世上本無路的地方走的人多了也就成路了,當愈來愈多支那人都成爲了西方人之後,這片混賬土地想不成爲西方都難!
親愛支那同胞們,讓我們在中式春節時候做一個西方人吧!共勉!
黑暗秦始皇 求仁得仁
當 時 , 耶 和 華 將 硫 磺 與 火 從 天 上 耶 和 華 那 裡 降 與 所 多 瑪 和 蛾 摩 拉 ,
把 那 些 城 和 全 平 原 , 並 城 裡 所 有 的 居 民 , 連 地 上 生 長 的 , 都 毀 滅 了 。

又 看 見 遍 地 有 硫 磺 , 有 鹽 鹵 , 有 火 跡 , 沒 有 耕 種 , 沒 有 出 產 , 連 草 都 不 生 長 ─ 好 像 耶 和 華 在 忿 怒 中 所 傾 覆 的 所 多 瑪 、 蛾 摩 拉 、 押 瑪 、 洗 扁 一 樣 ─
只是医院崩溃而已,武汉1000多万人,现在感染的算他10万也不过1%,别的照样吃吃喝喝,您拿头去暴动呀
我觉得这次who和中共狼狈为奸,如果导致全球性的扩散就是全人类的危机,我们都先看看能不能活下去再说吧
不知道牆內風向如何,但最近跟一些牆內歲靜婊(非性別歧視,我也是女)說起這個事,她們除了武漢加油致敬醫護外,根本不會再深入了解這事是一件人禍,是CCP腐敗體制害出來的人禍。只能說不能指望豬的思維能一夜躍升。。。
不會醒的。洗腦洗幾十年,怎麼可能醒?

數量沒有多到倒在五毛面前、還沒有辦法讓五毛感受到“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程度。
還是可以讓很多人路上接受採訪說“我不擔心”、“我相信黨”
沒有嚴重到五毛自己得病,就不可能真的醒來。
夜间咖啡座0930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很遗憾,不会。除非国家都控制不住了,就目前情况来看,还能控制。我人在湖北,朋友同事亲戚很多在武汉的,感受比较真实。
经济上产生巨大冲击是避免不了了,即使以最乐观的设想一到两个月内结束。别忘了还有与美国的谈判。这两年所有所谓的黑灰动物归根结底都是这个体制已经完全不适合当前的社会现实和国际局势了。习近平的思想会不会受到冲击呢?会不会出现政治动荡呢?鬼才知道,中共这个黑盒子估计连他们自己都看不透,只能事敢事走着瞧。
就要习嘻嘻 德不孤,必有邻。燃旺自己,点亮他人。
共产党比你想象的还恐惧,已经开始全面管控舆论了。

这是一个记者的朋友圈截图,为了防止泄露个人信息,我已厚码。

现在,全国省级媒体已经开始联合了。
https://i.imgur.com/JdIvBxb.jpg
暴动喵 gay 光复中华,时代革命!
这次武汉肺炎疫情对于中共红朝的意义很类似于切尔诺贝利事件对苏联的意义,都是极权统治公信力走向崩溃的转折点。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民主这件事情,我真心地觉得很难。因为中国人口基数过大,有素质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比例并不多.如果民主的话势必会有很大的影响呢?
答:請問你有沒有聽說過「烏坎村」這個地方?

維基百科:
https://zh.m.wikipedia.org/zh-hk/%E7%83%8F%E5%9D%8E%E4%BA%8B%E4%BB%B6

系列報導:
https://www.hk01.com/tag/10652

很奇妙,中共想利用香港向台灣證明一國兩制是成功的,結果卻證明了一國兩制的失敗。中共想淡化烏坎事件,結果卻證明了鄉村民主自治的成功。

烏坎村民用民主選舉,選出了自己的村代表,這些村代表本來對民主制度幾乎是白紙一張,可當責任落在他們肩上時,他們努力去學習,為村民負責,成為稱頌一時的國內民主範例。於是中共坐不住了,再一次表現了牠的傳統藝能:安插罪名。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618-dailynews-linzulian/

另一邊,最初引發烏坎事件的問題還未解決:土地問題。當年被舊村官污走的土地還未拿回來,新來的市政府又暗地裡出賣村子的土地。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619-mainland-wukan/

烏坎民主化解決不了問題,但這代表烏坎不適合民主嗎?不,恰恰相反,這代表光是烏坎民主化是不夠的,必須全市民主化,才能解決眾多鄉村的土地問題。

常有國人說中國人多,教育水平低,很難民主化。這是中共告訴你們的。然而,民主和教育是雞先還是蛋先的問題:哪一個先誕生是不重要的,因為它們之前會彼此促進,當你受命於民,自然會去學習怎樣去管治。當你有權選擇自己的代表人,你自然會去學習如何分辨他們的好壞,說話的真假。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君子见善则迁,有过则改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26
  • 浏览: 6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