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朋友的父亲经营工厂,他表示无论疫情多么严重,初九必须开工,宁可工人感染?

一个朋友的父亲在东部沿海地区某省的省城经营一家中型的制造业加工工厂,大约有四百个工人,不想透露太多的私人信息。

但有一句话真让我百感交集,朋友在微信告诉我,他爸坚持正月初九必须开工,一天也不能拖延。

我把谈话的内容用浅显易懂的语言复述一遍。



他爸的原话是,即使工人感染,损失至少也小于延期一个月上班,一个月停工给企业带来的损失。

如果工人感染,医药费由政府来报销,有医疗保险,企业不需要为此付出成本。

但他不傻,他爹十分精明,肯定不会亲自铤而走险跑到厂房,而是呆在家里喝酒打麻将,自身不会有感染的风险,如果不出现在工厂,他的感染概率是0%。


他爸内心列了个公式,咱省到现在为止感染还不到100个人,四五千万人口,工人真的染病,概率大概和双色球连号中5000万大奖的几率相当。



企业有总经理,有办公室主任,有各部门的小经理,

工厂的等级金字塔是这样的:土老板那自然不用说,下边依次是总经理,各部门经理,办公室主任,几个技术部门的头头。

即使企业开工,总经理和主任进厂呆在办公室里,不进车间,小经理偶尔跑个车间,主要暴露感染的风险,都是那些技术员,年轻工程师和工人。





有谁家里经营企业,应该都知道,在大量订单挤压的前提下,如果工厂停工,会给企业带来的损失。


如果延期半个月甚至一个月开工,他的经济损失会真的达到上千万,比如给雇员正常支付的基本工资,停工期间的材料损耗,厂房维持的成本,订单逾期无法完成,导致连带的巨额合同方违约金,以天为单位的偿还企业银行利息的压力,等等。


即使不走运,出现多名工人感染,他爸觉得,工厂最多会停工消毒一周,之后就可以急需恢复生产,完成堆积订单。而这只是一种可能性,是纯粹的小概率事件。


而如果工厂初九不能开工,之后每停工一天,企业的经济损失,等于蒸发一台奔驰车,这不是假设,而是100%可以预知,实实在在会发生的事实。



所以他的父亲宁可冒着工人感染病毒的风险,也要正常开工,不然他一天损失一台奔驰。

当然这些内心的阴暗想法,肯定不能和车间的工人,和工程师直白的吐露真言。

冠冕堂皇的理由:工厂已经做好消毒防疫措施,两倍加班费,白花花的银子你要不要?厂房每天都会严格消毒,发放给你们口罩和消毒液,不会有感染风险。


很多中型民营工厂的老板,都是这种心态看待疫情。这是一种极其普遍的心态。



说到这里,有葱友讲了,他不怕工人举报吗?


他爹还真讲了一句,爱谁谁,老子有路子,不想干你就拿包滚蛋,老子真要是挺不住倒闭了,底下的工人,几百张嘴连饭都没得吃,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
如果不這樣,資金中斷一個月,工廠立即倒閉,400多工人全部失業,不宜多指責民營企業家,如果不是共產黨極限剝削,也不至於弄到民企和工人互害這種模式。自中國互聯網泡沫和房地產泡沫以來,實體工廠不虧本就已經很不容易了,並非大家想像中的資本家
——————————————————————————
本站为什么会涌入大量左派矛头直指民间资本家?
——————————————————————————
凡是强调资本家与工人矛盾的,都是中了共产党发动群众斗群众的策略,将整个社会看作零和博弈,将资本家与劳工看作敌对关系。事实证明很多情况下资本家和劳工是利益共同体。
囍豬頭 吃貨,尤囍吃豬頭
没啥可奇怪地~
小粉红常喜欢引用的一句民间俗语替土共主子们辩护: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很多民营企业跟普通百姓家庭都需要金钱收入来维持,很多企业、很多家庭、很多贫困的个人都是吃了上顿就下顿还没着落的主儿,不开工不挣钱不经营不运转怎么行?去年底连优秀共产党企业家阿里巴巴的马云都讲,一天之内找他借钱的手机电话就好几个,都是没钱就运转不灵,就要企业经营垮掉啊……
关门打烊一个月就是死的神州企业或个体经营者比比皆是,难道都让刚刚脱贫的他们都再次陷入赤贫,并成为最高猪头或猪头们设定为去年底或今年底合该被“消灭”的贫困人口?
或者都擎等着再次被活活饿死?甭跟我讲什么大跃进导致的大饥荒不会在这片血色土地上重演!甭跟我扯废话!打死我也不信中国厉害到了不再会饿死人的地步!权贵们、小粉红们倒是饿不死,李彦宏、马云、马化腾们倒是悠哉游哉饿不死,但他们的海海财富是建立在千千万万个魏则西们的累累白骨之上以及亿万“韭菜们”被屡屡无情收割而狂征暴敛的不义之财!勿要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地跟俺们屁民说啥子不许开工,否则就是大逆不道!瞧你们那点操性,武汉疫区回来的咋了,就合该被你匪给封门强制隔离了,理据何在?到超市购物不戴口罩就合该被你匪的警察一顿暴打并扑倒在地予以制服?她不戴口罩亦不说明她是感染者,亦不违反法律,你说你说你说啊,她违法了哪条你国神圣的狗屎法律呢?!她还是个你国所谓公民,是你的同胞呢!你这样子声势汹汹对待她,是爱国吗?我草我草我草,草啊,草你千遍万遍也草不解恨呢!在这地球上,我只知道一种爱国是正确地,那就是爱国就要爱同胞,爱张三李四的具体同胞,无论是没戴口罩就去逛超市的女青年,还是这时节坐轮椅去跳广场舞的老大爷,还是公然盗窃的小偷,还是被习猪头亲自指挥加以追捕的异议许志永们,都是俺的同胞,俺都无条件去爱他们,…… 俺才不站在所谓官壮道德高地来乱喷屁民们顶风经营和正常不戴套不戴罩呢,而其实呢,你国道德高地早都被林姑娘、刘磕巴给攻占了,你们自个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只不过你们不肯公开认输罢了,但公义自在人心嘛,不是么?
借用作家魏巍在谁是最可爱的人中煽情文字,——朋友,你已经知道了爱我们的乌烟瘴气、专制人祸惨剧遍地、人心道义堕落无底线的祖国,爱我们敬爱的伟大领袖习猪头,请再深深地爱我们那些 吃了上顿就没下顿并且脑子都被洗脑洗成混账思想或思维模式的、毛病不除恶习满是的、手头缺钱紧紧巴巴也可怜巴巴的 普通百姓和小老板小企业经营者们吧,他们确实是你国最可耐、最耐操的韭菜!——是滴,人数最众多的沉默大多数、混账大多数、平庸之恶大多数、斯德哥尔摩绑匪心理症大多数的芸芸众生你国耐操屁民,正是扛起厉害国的最大垫背靠垫,你国的崛起 正是这千千万万个普罗大众的耐操人民 所成就滴!一旦他们沦陷了,你国也就会塌掉了,玩完了,故请你们在喝着血红血红的红酒时也敬他们一滴肝露和同情,也给他们一条活路,也理解他们的急于开工经营的苦衷和无耐……
理解万岁,拜毒不亲... 拜托官壮病毒 不要伸咸猪嘴 来亲我屁民玉体,拜托啦
利益相关:私企老板,现金流只够发一个月工资,屁股决定脑袋,这是从我角度的看法
到初九就已经停工10天了,如果当地有另行复工时间,时间内只要按照双倍工资计算,合理合法没有问题,你不愿意复工,自己辞职,别带着我一起死。指望国家补贴也不现实,国家的钱也是纳税人的钱,国家再补贴回去也就是财富再分配过程,但是问题是中国的富人并没有多纳多少税,怎么分配?而且中国GDP12万亿,每停工一个月损失就是一万亿,相当于两个台湾全年GDP,国家哪来那么多钱发?你们觉得这种事发生在哪个国家能停工这么长时间?那些觉得不应该复工的都是小学生吗?你们觉得钱是哪来的?你妈给你发生活费?全国停工直到疫情结束是你们想要的吗?劳动创造价值,不工作企业怎么给你发钱,发一个月还好,发半年工资绝大部分企业都得倒闭,在家坐着是没风险,但是没有任何收入在家坐半年起码能饿死几千万人,而且公司倒闭潮引发的经济危机还能再饿死几千万人
刚刚的新闻,西贝悠面村,算得上国内餐饮相当大的企业了,在全部关店的情况下,它们能撑多久?只有三个月!还是贷款发的工资!大部分公司的现金没有那么充裕,就像上面答案说的,资本家跟工人是共生关系,我公司倒闭,底下几百号人都要丢掉工作,更何况一个月没任何收入还要倒发工资足够使不少小企业资金链断裂倒闭破产,到时候可就不止肺炎死的这点人了,虽然残酷,但这就是事实
zmshdlaoge 大一统分子
你朋友他爹确实很精明,算计的基本没错,唯一一点就是对工厂爆发疫情的可能性估计过于乐观,说是中彩票一样的概率那是完全在放屁,且不说官方数据里到底隐瞒了多少,单看这次病毒的特性和传播方式就是前所未有的普遍难测,在疫情高峰期里聚集大量人员导致爆发的可能性还是不小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中国人尤其是底层人的命从来都不值钱,且不说这个病致死率比较低,就是真死几个人以他爹的能量也是可以压下去的,先不考虑他官黑勾结的关系网,在经济这么萧条的时候他的工厂还能积压这么多的订单说明他家工厂对当地经济很可能也是至关重要的,如果这是在一个小县城,甚至当地小三分之一的事业单位都要仰赖他家的税收养活,停工的损失不光他家甚至当地政府都未必承受的了。 

其实别说他一个小工厂小地方,就是整个中国也承受不了长时间的停工,我观察了大半个月,就依阿共现在这幅德行,这场瘟疫已经不可能完全控制了,只能等着它像非典一样到夏天神秘消失,难道你觉得共匪会一直等着封路停工到夏天吗?而且你要知道即使放行开工也最多不过死个几万人而已,其中多数还都是没多少价值的老弱,这种结局对阿共来说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反正所有信息渠道都被他操控,过俩三个星期就宣布疫情已经得到控制马上结束,新闻上感染和死亡的数字一封顶,群众们可以放心的回归正常生活了,至于之后这三四个月死的人嘛 那就不是上层人关心的了
Harumimi 亲自乳滑。亲自乳脂。亲自乳射。
这种阶级对立的叙事可以说是非常支非常共了。
中国没有破产保护的前提下,企业家背负了很大的风险,流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如不能按时交货不仅发不了工资,赔偿违约金就什么都玩完了,然后全体失业,工人全家生存都会受影响。
在没有强迫和不欺骗隐瞒风险的情形下,雇佣者与被雇佣者之间的合同就是公平有效的。

总把工人看成没有主观能动性,无法衡量风险、无法做出为自身利益最大化决定的永远的受剥削者和受害者的想法,本质就是居高临下的精英主义。
总觉得自己比别人更高尚更聪明所以你有能力且理应代替他人做出对他人更有利的决定,就是极权的思想基础。

这次瘟疫正是劳工阶级争取提高自身福利的最佳时机,让雇佣者与被雇佣者去博弈、协商,而不是靠行政令去强制达成某种结果,才是由下至上的真正的自由、民主。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这就是中国人发展经济的残酷模式,完全不顾别人死活。然而这次他很有可能落空,一来劳动成本已经上去了,现在打工的要的是命价,就是火神山那种价格。二来病毒传染性实在太强,只要有一个感染者,他开不了几天工就要倒一片。
onmygod 80后
浙江的那片口罩工厂已经开到860元一天,工人返工意愿依然不足。
你们要承认中国的发展使得劳动力成本上去了
人的认识水平也上去了
中国工人和资本家的斗争在重走西方百年前的老路
我的90后表弟在他打工的福建工厂发出返工通知后,已经辞工不干了
中共的口号是:一人得病(高烧就算),全厂隔离,费用老板自负,就问你服不服
这是个好企业家,经济这么烂,好多老板都被政府逼着不许关厂,倒贴钱也要把厂开着保住就业,这次疫情一来开心得不得了这下不用烧钱了。这位却还能有订单,还能有利润,信不信这位老板就算把心里话掏出来和工人说,工人也一个都不会辞职,也要去他那里上班。他养活了一大批人,是值得尊敬的。
梅菲斯特 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唯生命之树常青
能996的国家自然也能顶着疫情强行开工
如果你国不是一直要搞什么公有制,不吸私企的血的话不会搞成这样
无力
小熊维尼 习近平下台
https://i.imgur.com/v2535Ce.jpg
影响是各方各面的,想想猪瘟都影响到什么地步,那支瘟更要严重百倍。
我理解這個老闆,因為我也有做過生意。出這種天災應該由政府承擔,憑什麼租金、薪金和銀行還款都不停。政付嫁禍企業,企業又把災禍往員工身上推,這是體制的惡。包括不起來反抗的人,所有人都有責任。

一句話﹗共匪不倒中國大陸不會好。
如果厂内出现大面积感染,就不是一天一台奔驰车能解决的了的,
看起来他也在赌,赌不会发生感染,像个赌徒,全国像他这样的赌徒肯定不少,
这么多赌徒总有赌输了的,年后看吧,一定会发生多起大型聚集性感染,还有持续推高的确诊人数。
Kampforliberty 坐标Gallifrey,心系银河系
我有一个住北京的阿姨,她抱怨假期还没有结束,就看到好多农民工在她家门口附近晃悠找工作,她表示不理解也很焦虑如果这些农民工感染了肺炎怎么办。我表示理解,农民工也要吃饭啊,不上班=没钱拿=饿死
工廠不開工,物價必定飛漲,工廠開工,生命威脅。兩難。
magrabee 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
这个事情我觉得大家有点反应过度了。其实如果这个老板能给工人做好防护措施,两倍工资到位,开工又未尝不可?这次疫情之所以导致停工,无非也就是因为刚好碰上了春节假期,政府顺势要求多放假罢了。如果疫情发生的更早一点或者更晚一点,不是在春节假期期间,所有的工厂都不会停工的。

作为老板,自然是这样考虑的:我现在不开工就只有死路一条,开工还有一线生机。如果你是老板,你是选择死路一条还是一线生机?
民營?本來就被共匪壓逼到沒啥生存空間,現在在匪國辦實業,不是趙家人的話停工會面臨GG的局面吧,光是資金鏈一斷可能就倒了,要無時無刻造血才能保障自己能生存,他停工的話共匪還是照樣會吸他們血吧,層層壓逼下去底層最慘囉。
你覺得共匪看到韭菜紛紛停工會不會出手趕韭菜上班?
Daredeer 2020多事之年
如果擴散開來,就不只是工廠裡面倒一片了,是全城倒一半,最後有可能導致整個城市強迫封鎖,造成更大損失,這老闆太短見了。

這次的冠狀病毒傳染力很強,而且沒有指標性的症狀,不像SARS在發燒前都可以安心,在門口設一個體溫站已經不能保證安全了。
Shanghai1967 上海公社一月革命
大家注意最后一段:“老子有路子” 说明资本家和赵家人本来就是一路
泥马汪汪 因吹丝挺
对私营企业而言不开工是等死,员工工资,场地租金,设备折旧等等都是硬性开销,不开工没收入拿什么来支撑?开工是找死,但几率不是100%,纯粹当赌一把。等破产和博一把你选哪个?局外者站着说话不腰疼,这种事放在任何一国,政府也不会负担企业全部费用。恐怕大多数国家往往就是强制停工,中小企业破产,然后社会萧条&动荡。
这很正常,身边有开工厂的,让年长的亲兄弟姐妹去临时帮忙,结果接触致癌物,一年后个个肿瘤有良性的有恶性的,死亡的的也有,自己装傻假装不懂,其实富起来的大量这种人
一野篤穿中共G點 𨳒閪𨶙𨳊𨳍
https://i.imgur.com/IIBp49c.gif按照新聞宣傳的趨勢,真的是要全國頂著病毒開工啊;
都開始教如何頂著疫情,注意衛生減少被感染的風險了https://i.imgur.com/PsQLvFn.gif
https://i.imgur.com/gnoamzv.gif應該很少人會傻到冒生命危險賺幾個月工錢吧https://i.imgur.com/EmcxRXe.gif
这就是中国人的邪恶,这是杀人,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就可以无恶不作。
而这么邪恶的人,竟然还相信共产党的谎言,以为中共真的会帮他挡枪,而不是顺势当作借口直接把他的公司充公。
真是魔幻现实。
SHIBUYA_RIN 一般通过壬
楼主不来更新下,你朋友的爸爸到底开工了没?

实际目前的情况怎么样呢?
“如果工人感染,医药费由政府来报销,有医疗保险,企业不需要为此付出成本。”    这人既蠢又坏,一人感染,企业立即停工,399人全部隔离14天,每人8000元共320万全部老板出。如果14天之后开工,又出现了有人感染,上述情况继续来一遍。让这老板赶紧开工吧。
愚蠢行为能力只有在zf统一指导下开工 才可以 不然你的工厂有一千个理由让你倒闭 
太小看TG了,真感染严重医药费肯定得变着法让你吐出来,搞不好给你扣个罪名完事
Alicia 人人都戴著一頂面具,誰知心中想什麼?
只能说大陆资本家太难了,前有国企政府层层剥削,后面还有瘟疫,真的是处处是险境这年头做资本家都很难,甚至还有私人资本家抱怨还不如做一个工人比较轻松
筱田君 我♥️品葱
典型的互害型社会,开工至少保证员工的安全吧,该消毒消毒该测量体温测量体温,买好足够的口罩。怎么能这样?直接不管员工死活,活该破产
这个商人盘算得很精,但他会经商却不会懂医学,只要他们厂出现了一个传染者,那么几天下来那个厂房的人会倒得剩下不了几个,那时事情一被走漏,这个商人必被当做典型案件来办,他那种几率算法也是错的,只要出现一个就是100%,按照习的下属的说法只要你做不到绝对安全就绝对不安全
愿雅威平安 賊穿上了警服,就成了穿警服的賊
如果老闆強迫人開工,嗯……如果工人受不了就不干了吧。
覺得干得過(薪水可以,勞動強度能接受)就留下來。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沒話說的。
只是醫療保險你確定?
如果真的大批工人死掉,保險不一定陪到底的,這老闆有機會受不了保償金而逃跑,到時候只剩下孤兒寡婦就慘了。
外星海底漫遊 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我家也有“投資”一家小工廠(場),說是投資其實是借錢給親人買機器

要是停工不止是不賺錢,還要倒賠給客戶
不開工的話,我那位親戚馬上可以自殺
其实哪这么多事,员工匿名举报一下就完事了。各省都发延期复工通告的严打时期这厂子正好成为当地官员的政绩
紅鷹同蒼狼 我反对一切形式的政府和有头组织,我的一生本该是和所有的政府的作战的一生
瓦房店企业家,他妈的医疗保险他妈的不是你给交的?傻逼
到处封村封路,城市里大部分公交停运,工人咋去上班,,走过去,这老板sb吧
品茐嗅雪 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E7%8B%AC%E6%80%9D%E9%85%B1(比较认真回答过的一个贴: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d-18391__item_id-165034)
墨綠閃電 二輪重機摩托狂熱者 目前ZX-10R 一直看上S1000RR 還有一台三手08年CBR1000RR
有路子?so 我認爲小心一點吧 中型企業除非花錢僱保鏢一堆 真的感染人家討説法補償無果絕望之下給他們整整齊齊一下不是不可能。。
水心 韭州巡抚
如果工人不上班赚钱,怎么养家。即使不得肺炎,也会饿死。
今天支爆没 猪到时候就要出栏!无关是否有思想
努力干!干就是了!脱了裤子就是干!
最后还是会被土匪一波收割掉!
trtrtr2 迟到的正义,并非正义
给加班费给口罩给消毒, 也算够意思了。肯定有什么也不给照样逼员工加班的。
这么说吧,但凡是叫嚣自己有路子的人,都是没路子的,趟一条路出来可是很贵的,能出得起钱的,几乎没有。
有路子搞定了的,是不会往外说的。


总加速师“亲自”指挥,你跟总加速师公开叫板,即使是反对总加速师的两面人都会收拾你。
“出现多名工人感染,他爸觉得,工厂最多会停工消毒一周,之后就可以急需恢复生产”,他凭什么这么有自信?
青壮年组里,感染后不发病或者症状轻微不影响劳动者,能不能占到一半?初九以后,病毒会不会按照一般规律出现毒力下降,(同等医疗条件下)症状减弱,死亡率降低?

现在社会上这种想法的人还是很普遍的,到时候游戏规则可能又变了,几乎全民感染,就看病毒肯不肯放大家一马了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学习强国有后门
德国网络安全公司Cure53在分析“学习强国”APP后发现,该应用程序存在一种“后门”的安全漏洞,拥有“超级用户”(Root)权限的使用者可以访问整个网站的数据。 这意味着共产党可以通过“学习强国”APP控制数亿用户的手机。

这条消息背后折射出来的内涵非常非常恶劣! 以包子为首的中共,要求全党9000万党徒学习初中生思想也就罢了,他们顶层竟然通过强制安装“强国”APP,再偷偷用内置最高权限后门监控上亿手机。 装了此软件的晚上亲个嘴做个爱,都会被监视,绝没吓唬你们。
何止是企业?老板员工一个心思。我给朋友发推迟复工的通知,朋友说“政策允许,但老板允许吗?”很多人心里还是工作第一,把自己当成赚钱机器,哪管自己的生命。平时很多消防演戏很多人都是坐在办公室纹丝不动,换作瘟疫也一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jdeO8f8F7Y

我不确定题主的这段是否是个寓言故事,因为看到的视频里也讲到这极类似的故事,只不过企业是国家
马克思早说过资本家要钱不要命,别人的命更是
你的炸酱面 请五毛粉红明白,我老宗旨是推翻恶臭你支国,建立新中国。你过敏纯属你傻逼。我的SHA512加密串:09F143B7AB386E0CCFD3A02BC58AA249A615172DADF118ADEF996B18F61B7CF20655C465CE1699C7
一直只听说送妈的,今天来了个送爸的。开他妈个比的工呢?苦两个钱命都没了?
此人对感染概率的计算,如同厉害国砖家叫兽搞的“先进科研成果”一样,无论是理论分析还是数据计算都非常“严谨”。
因为这次会死人,而且会死很多人,就不要加速了。如果我们拦不住这种疯子,能做的只有及时报告病例,争取尽早控制。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目前这瘟疫潜伏期已经延长到23天,而且潜伏期会传染。而且感染病例显然存在大量瞒报。
对桂枝而言,其实就是要么大批倒闭经济崩溃要么扩大传染的两难,我看八成是后者,加速不可阻挡。
他还是太自信以为有门路就不会死
但只要你一天是民企你一天就不可能获得真正的免死金牌
花式加速主义 共产党棺材已准备,墓碑已立,万事俱全,只欠东风。
花式加速
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在二十二十
為甚麼這種就沒有不可抗力證明呢?

二十丰二十
多韭公 不敢为天下先
你朋友的父亲产品还是卖给我们个体户,然而我们也接不到单了。
亡共进行时 虽然反贼就那少数几个人,但最后摧毁中共独裁暴政一定是因为这几个人
要钱还是要命,这是一个好问题.开工之前还是先问清楚当地政府怎么处理的,允许你开工吗?
东区四郎 觉醒者~
作为反贼你们都有道德包袱,甚是不解
我觉得这老板是个很好的加速分子
雨雲上的彩虹 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
不用多久, 中國最缺的就是人了, 這也是黨最希望發生的事
独裁体制病毒 骗自己的人都是asshole
劝劝你朋友的爸爸吧。
一、这个病毒传染性很强,一旦一个工人染上了,其他人都会遭殃,工厂会被封。地方官员都害怕沾染是非,现在举报风气盛行,你朋友他爸算是哪个级别的民营老板,不怕当背锅的。劝这位叔叔掂量好底气再开工。
二、的确不开工他厂子走不下去。而且很可能给工人的钱也发不动。实在要开工,口罩以及消毒通风措施都得做好。勤洗手。
但其实很难的,你没法保证工人们在别的地方不被感染。
现在开工了没???情况怎么样了???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是否回复为讨论?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歐美都受疫情影響,即使沒有弄到醫療崩潰,也打擊消費意欲,進口減少,復你媽的工。
吃儒肉 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
如果感染让这厂长买单医疗费,他还开工吗?反正共产党有钱。而且中国经济下行本来很多企业就混不下去了。
中国车祸一年的死亡人数超过6万。

东部一个100万人口的县城,平均每5天就要因为车祸死一个人。
也就是,一个县城交通正常运转,每个月要付出的代价是6条人命。
概率是 6 / 100万

这个“老爸的工厂”所在的省里有100号人感染,5000万人口,厂里有500号人
厂里有一个员工已经被感染的概率,是:100 / 5000万 * 500 = 1/1000
假设有一个员工被感染,会导致100号人感染。已知感染冠状病毒后死亡的概率是3%
厂里最后会有一名员工死亡的概率是:
1/1000 * 100 * 3% = 3 / 1000
最后的死亡概率是:
3/1000 / 500名员工
= 3 / 50万 = 6 / 100万

和东部县城中交通死亡的概率相似。

假如为了避免这样的死亡率,工厂需要禁止开工。
那么我们也应该禁绝一个典型的“100万人口的东部县城”的所有交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21
  • 浏览: 22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