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再国外的能为武汉人做什么?

今天发生李文亮医生这件事情,心里真是很悲愤,非常想为他和武汉无助的同胞做些事情,但是不知道从哪里下手。Twitter上rebelpepper在呼吁大家上街游行,但具体怎么做?提哪些口号?只怕是上了街还被共匪污名化。品葱高人多,请大家不吝赐教。我希望这件事是一个契机,目的是鼓动国内的也起来斗争。以前葱友们总是说想把香港的火种烧到国内去,希望这是个开始!
党国蛀虫 80后IT男
我来个实际点的意见,把李文亮那个训诫书,Photoshop打上英文翻译,发推特上,然后发一个「ccp最喜欢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这次它们又做到了」的英文推。
守法刁民 黑名单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我们可以做的事情还是非常多的。

我们存在的价值不是为了去说服那些被狂热的情绪冲昏头脑的民众,我们的存在的价值是为了让那些被狂热情绪冲昏头脑的民众意识到,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一群人不会被他们的狂热情绪所操控,而那一群人不是基于比他们更狂热的情绪(比如宗教极端组织),而是基于逻辑和事实。只要这个基于逻辑和事实的声音一直存在,哪怕只是有少数人是清醒的,对于那些想通过立场和态度制造狂热情绪操控民众的人而言,便足够让他们坐立不安、如坐针毡,因为只要他们无法彻底消灭基于逻辑和事实的反对之声,随着时间的推移,民众的狂热被无情的现实打败,更符合逻辑和事实的声音就必然会反噬并且迅速为大众所接受,正如日心说推翻地心说,宇宙说推翻日心说一样,虽然我们这一代人未必能看到,但只要传播真相的声音尚存,战胜狂热的情绪必然是大势所趋。

我们自由派存在的价值是什么?就是坚持传播真相,不让更符合逻辑和事实的声音消灭,只要更符合逻辑和事实的声音能一代代传承下去,等待时机,假以时日,只要有能让自由派把握到一个发声的机会,就能让社会实现宪政民主法治自由,从而永久摆脱专制人治朝代更替的历史周期律。

我们自由派当前的使命,不是去说服身边那些已经被狂热情绪所支配的绝大部分民众,而是让更符合逻辑和事实的声音在一个哪怕是小众的范围内传承下去,不让传播真相的声音被彻底抹杀,静待社会的时机发生变化。只要有朝一日,传播真相的声音能被大众所倾听和了解,并不需要民众去刻意做些什么对抗专制体制统治,相反,其时只要民众不去配合专制体制作恶,消极应付专制体制的管理,专制体制自然因为统治成本过高而难以为继,进而土崩瓦解。我们这一代少数的自由派民众存在的价值,就是坚持用逻辑和事实去辨别是非、传播真相,不受大众的情绪立场支配操纵,为推动宪政民主法治自由保留火种,让后人彻底摆脱专制历史周期律而奠定理论基础。

对比欧洲的宪政化进程,从中世纪晚期到宗教改革,再到文艺复兴,再到启蒙运动,再到工业革命,再到宪政民主法治自由的普世价值得到认同,也不是一蹴即就的,期间经历了将近六百多年的反复,还经历了纳粹和苏共的摧残才发展至今,目前墙内教育课本中的意识形态还停留在文艺复兴早期的世界观,从宗教改革到工业革命的数百年时间里,无数仁人义士抛头颅洒热血坚持真理,虽然他们一生都无法改变当时的体制,但他们的努力难道都是没有意义的吗?要是没有他们的努力和牺牲打下理论基础和事实依据,就没有后人能够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得更远,对于我们来说,虽然未必能改变现实,但能为后人打下变革的基础,就是我们这代人的使命和价值所在。
这时候上武汉的街头就是找死,很容易被感染,随便个聚会都容易感染,传播速度太快。能为武汉做的就是自我隔离。减少外出。
我一直跟国内的朋友说下我在墙外了解的情况,让他们不要被赞歌蒙蔽,也为了他们能保护好自己,真心不希望身边的人出事
pincong360 不劝国内的亲朋移民后,生活太美好了
没办法,我一个朋友家就在武汉,之前我一直提醒他,但是封后我就不说话了,没办法,只能自求多福。
cepheid 80后IT男..
冒险游行还不如多印点传单撒一撒。
中国首先需要的是普及普世价值,否则就算上街争取到普选都没用。
疯狂宇宙小池塘 亲自祈翠🙏
 当然是加速,多多翻译传播粉蛆和共匪的反人类言论。让世人看清它们的间谍、偷窃、蛮横、无耻的行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08
  • 浏览: 2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