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疫情,品葱的浏览量还是那么低?

随意观察了一下,首页绝大部分帖子浏览量都在几百到几千不等。相对于大陆十亿多人口,这点浏览量是微不足道的。这是否说明,我们仍然是及其小众的异议人士,支共仍占绝对优势?如何才能传播壮大我葱?
已邀请:
我今天刚刚注册,是新手中的新手,也来抢发个言,说得不对的请指正。

几点感受和建议:
1. 这个网站话题太分散,基本是你一言我一语,如没有人先发出被广泛关注的话题,很难引起人主动阅读的兴趣;
2. 主题中缺乏和广大民众民生问题直接相关的专栏,如【财经】专栏。如设一些这类专栏,可由各网友贴上和国内经济股市房产这类和大家民生直接相关的专题,国内会有更多这类专长人士来发表高见,有助拉动人气;国内搞财经金融行业的人大多不是小粉红,他们深受国家队各种作恶的害,当然也存在大量既得利益者,总体上是清醒人居多。开设这类专栏有助吸引更多国内中产群体,也有助在海外长期生活的人士更了解目前中国的现状;
3. 建议也开设【法律】专栏,让这方面专场的葱友,无论身处海内外的,都可以自由讨论,也有助其他葱友更好地学习到法律体系层面的知识。法律专业的人也大多是清醒人群,且通常分析问题有理有据,易于服人;
4. 除了美国外,我觉得还可设置多几个其他国家的专栏,让各地移民分享生活信息,也可让正在考虑移民的国内朋友更多地了解各国风情;
5. 建议技术员增加站内搜索功能,可让葱友用关键字搜索到自己有兴趣的话题,可增加阅读量和访问程度;

我以上的提议都是围绕着如何提高用户量的。用户量增加必要地五毛粉红也会增加,这就是从统计学上的概率方法来说也是避免不了的。但从长远来看,行动派的力量基础在于人和时间。足够多清醒过来的人,在足够长的时间里通过长期坚持不懈的抗争,才有事业成功的可能。如果我们因为基于不情愿五毛和粉红的入侵而宁愿保留着现今的少众人气,那我们只是躲在世外桃源里的不接地气的陶渊明。反共反专政是这里很多人的信念,推翻共产专政建立民主宪政是我们共同的梦想。但如只停留在嘴巴上和键盘上,那这梦想等同于幻想。梦想是我们需要想尽一切办法去实现的事情,尽管未必是我这一代实现,或许是我们的下一代。滴水成河,江河入海。大海里任何一滴水都是珍贵的。我希望这个网站越办越好,有更多吸引墙内民众可广泛参与的话题,这样我们每个人才可拉动更多其他墙内朋友加入。
victorau PhD candidate - Poli Sci/Econ 你葱已经废了
先声明一下,我说这话肯定要被踩。但很遗憾,目前品葱已经到达了一个发展的瓶颈期。

一方面,目前平台的内容质量普遍不高,问题一部分是意淫中国革命之后如何如何,一部分是过于无脑的辱包梗,再就是转发墙外媒体的文章,回复也是以泄愤、讽刺为主,少见高水平、原创性强的分析和干货。这样的问答模式难以留住高水平的葱友和吸引新鲜血液

另一方面,品葱倡导言论自由,并且压制任何有一丝亲共嫌疑的声音。我曾经看到有的葱友拿了几百个赞,就因为几个月前的一句讽刺香港勇武派的言论,被扣上“割席”的帽子,然后被禁止登录(我很好奇,哪个官方五毛会花几个月的时间深入品葱,拿几百个赞之后再搞渗透?成本都不考虑的?)。所以大部分墙内自由派不曾想过,或者说不认同的观点也能够在品葱上获赞。类似“中国需要被白人统治”,以及为天灾人祸叫好的言论层出不穷。那些会翻墙的、思想偏自由派的墙内人士看到这些言论,不可能不会感到不适。你说他们是"岁静"党也好,费拉也罢,但品葱的很多言论就是无法让占墙内非粉红人群主流的温和改良派受认同。

一边口口声声说要让粉红”大脑升级“,一边把”亲共“这根弦绷得这么紧,连出现一句两句稍微不“反共”的言论都无法容忍,这样怎么吸引人气呢?什么事都要有个过程,大部分墙内人不会一翻墙就是反贼。如果他们一来品葱,发现的全部都是颠覆他们三观的言论,如何让他们大脑升级?

这么一来,有的人就算久仰品葱大名,在这里潜水一段时间,也可能会因为以上两个原因最终离开。

这些话也是老生常谈了。言论自由的边界在新品葱一诞生就是个日经话题。但我还是希望大家想清楚,品葱到底是把自己定位成一个自由民主的广播和灯塔,还是一个反贼circle jerk的回音室?如果是后者,大可保持现状。如果是前者,吸引墙内的人气是很重要的事,有必要针对这两个问题修订习惯法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為了台灣的野望 驅除共匪 恢復中華
雖然我是台灣人

但我假設如果我是牆國內的反賊

有天我突然清醒了

懷疑共產黨所說的話

看不下共產黨所做的事

在網路上看到一面為共產黨喝采的聲音

當我發聲批評時

就受到網友的圍剿

我會覺得很孤獨

是我瘋了 還是其他人都瘋了?

於是我試著翻牆 

聽說牆外大家都在罵中國

也許有牆國人有和我一樣的想法

證明不是我瘋了

而是牆內人不正常

我在外網如同失根的浮萍

飄流 在各種油管 推特看到了正反的聲音

有港人 台人 牆國人

 但是沒有討論一切牆國種種幻象的地方


最後終於發現了品蔥

好像在漆黑的森林看見營火

這裡的牆國人和我有類似的思想和經歷

失根的浮萍成了荷花佇立下來

我原來不是孤獨的

我有了繼續在大腦裡對抗共產黨宣傳的勇氣


抱團取暖 就是品蔥最大的存在意義

得以渡過共產黨籠罩的寒冬

為希望留下火種
tozasuma 葱葱人,希望在品葱里"品"葱(指miku)
我总有种感觉就是国内真正会长期翻墙的反贼是少数,部分翻出来可能去了港台论坛或者都上推了,反倒是奉旨出来送妈的粉蛆抽蛆不少,混迹于各大板块脱粪。其实我个人觉得推上的环境也不怎么好,几个恶俗系据说因为内部矛盾被外部给干烂了,加上粉蛆现在被迫害久了也知道保护一点隐私所以出道它们愈发困难,抽象蛆么小号复制人大军根本不可能出道,环境也逐渐就被这些蛆污染了,给我感觉就是玩推的人是变多了,但都是一群蛆,反贼不是号被干烂就是淡推,我本人也是ACG爱好者,然而无论是推还是品葱感觉这类人都不多,只能感叹你匪对年轻人洗脑工作之好。
anonymousLiu 为中国人的自由而奋斗
这个话题的前提根本就不对。
品葱人气相当高,是墙外第一中文论坛。人气已经超过了国内的很多老牌论坛了,如S1。对于一个普通的论坛,开站一年能有如此水平,这都是非常骇人的增长率。对于一个翻墙才能上的论坛而讲,这简直是奇迹。

武汉肺炎也导致品葱人气持续增长,从香港到现在,都是月增百万游览量的超高增长率。都成了大外宣的头号大敌了,还不够厉害?

品葱还想更上一层楼,一是得开始吸收大量的留学生,他们是最能轻易接触墙外信息的中国人。二是得扩大墙内人翻墙的数量和政治欲望。
其实这两点品葱没法做,也没必要去做。品葱能暴涨,靠的是包皇的加速倒车,闯大祸。中国的灾难是不会停的,所以品葱的增长也不会停的。
中华合众国 我们要理智,而不是反向小粉红。
品葱是言论自由的净土,但不是解决实际问题的地方,很多人也是需要过活的。
因为疫情的关系,许多人已经没有经济来源了,理想归理想,最后还是要回归于现实。
rebecca 观察 武器:pincong.rocks/article/14517 说明书:pincong.rocks/article/14649
网警同志们全天22小时(2小时睡觉)高强度视奸本葱,我们并不孤单,流量统计中你甚至可以看见中国大陆直连本葱的硬汉。
allergist 观察 hahaha
如果你有媒体行业的从业经历,你就能明白为什么本网站浏览量这么低。
一个媒体能吸引观众。需要有高质量的内容。品葱的文章水平低,比几年前国内网站猫眼看人的文章水平都不如。新闻量少,又没有什么首发的。品葱的好处是五毛很少。
我建议网站运营者开通一个以大众使用者为主的网站。现在文学城上五毛众多,华人论坛的五毛也让人讨厌。正式开通新网站的好时机。现在因为烦五毛从华人上撤退的用户跑到line 和电报 上去了,但是这两个地方讨论问题没有明确线索,浏览不方便,象发了大水一样。如果开一个大众化网站,我可以拉来不少人。
大风吹起来
品葱有这么多用户很不容易了
你看看门槛多高
以前还有自由门无界一键翻墙
之后是vpn
现在ssr
没有搞到稳定机场之前
我基本只能半个月上次外网 速度看个网页 视频都看不了
现在我上的最多的是电报
电报内置mt代理 不太需要梯子
他们折断梯子的速度太快了
低? 恕我不能苟同,地下反贼十多年,现在被品葱勾引自甘上钓冒着风险说话。
这段时间我个人感觉是用户爆发期,要不我们年底算算。
多韭公 不敢为天下先
  不知道,可能要钱买流量,打广告,像油管知乎那样商业化吧。
哈米吉多顿 上帝并没有忘记巴比伦大城的罪恶,要把那杯盛满祂烈怒的酒给她喝。
我就是因为这次疫情才来的。品葱其实不用急着让一大批新用户入驻,慢慢发展就可以。
需要制造一个爆点才能达到病毒性营销。
比如开着大G举着品葱名字进故宫。
比如武汉捐赠口罩被品葱拦截。
武汉官员非常时期居然偷偷上品葱。
不好意思我比较负面,但是负面也是一种爆点
愿雅威平安 下民易虐,上天易欺
為什麼中國人還不是品蔥。
很簡單的一個原因。
疫情不夠嚴重。
我是香港人,跟一些藍絲(挺共)的人相處久了,我知道他們的思考模式。
他們就是拒絕接受真相,只聽自己喜歡聽的消息(看央視報喜)。
他們一直在欺騙自己,估計大陸的很多人都這樣,不停催眠自己這次痠情黨會搞定的,我們就顧好生活就行,一副典型唯唯諾諾的老百姓模樣。

這群自我欺騙的人,要是在太平盛世中,當然可以繼續討個生活混下。可是遇上大災情,例如此次的肺炎,就很難繼續以前的生活了。
目前估計他們還在催眠自己,沒事的沒事的(疫情還未到自己這兒),但等火燒到他們的時候,那他們就沒辦法被逃了(騙自己),火燒到了你只有兩個選擇,一是留在家中被燒死(繼續以前那種唯唯諾諾態度),二是做點甚麼(上品蔥,或者其他途徑知道疫情的真相)

所以,重申一點,品蔥流量增長不夠快,是因為疫情不夠嚴重。
已经增长很快了,大多数人是真的翻墙无门。何况从香港开始到肺炎,墙加高的特别快,很多人是真的翻不出来,即使能翻出来的也很麻烦,很多人就不翻了。睡大觉。
沒辦法,像這位的大陸人太多。
https://i.imgur.com/G8OqSsr.png
歷史e巨輪 🌶️🦀🦐🦑🐙🐏 🦇
像中國一樣 背負太多歷史的包袱吧 要做大就要學共產黨兼容並包 崛起了以後再大清洗 搞文字獄 現在是還沒做大就有很多限制 有其他選擇的話不一定會來品蔥

一般從嘴砲愛好者的數量可以大致看出一個網站的活力 本站戰鬥力明顯不足
理性太多 衝動不足 就鬧不起來了 較難吸引中立派 來本站的不都是已經覺醒的反賊嗎 小粉紅都殺光了

就我觀察品蔥走的是細水長流的路線 搞事情得去別的地方搞
wugetage 观察 呵呵
品蔥目前定位比較特殊,算是情報交換論壇,因為匿名性所以很難證實來源。沒有大事不太值得發言,武漢肺炎帖子很夠了,看看可以估算嚴重程度確實超出中央發表,只要能了解這點就足夠了。
訪問量都差不多九百萬了,說實話品蔥不是dcard那種論壇,品蔥討論的方向,所發的帖子都是很侷限在一個方面。
思樂是一種冰 🖐🏻☝🏻🥽🌂🇭🇰
當然沒有,香港也長期汾討論著~
youtube的也有很多分析的觀點~
廖道士 何時下山
做個app好嗎?連登如果只有網頁版我也會少上很多。
Callinus With no thought of retreat, with no terror confessed
墙又加高了
大量一般通过根本不知道品葱,某些键政人钦点此处是粪坑(我还是没搞懂墙内键政有什么意思),最近微博上的红牌营销号才开始碰瓷+钦点,总之现在才是起步阶段,之后也许会有积极的变化的
剿共总司令 剿灭共匪 还政于民
讨贼檄文
伪临朝习氏近平者,本初中肄业,不学无术之徒也,官府勾结,既得小人暗中捉刀,补裰伪文,又不经答辩,竟获清大假博士学位。
昔红朝太祖毛氏打压不臣之徒,习父仲勋发配戍边,近平小儿流放陕西梁家河。方是时,平游手好闲,勾搭民女,唤曰小红,怀孕生子,掩人耳目,改名易姓,竟不知其子之下落也。
平依仗其父朝中老旧及裙带而入官场,交通王侯,数易官位,步步高升,竟至帝位。然详加察究,其为官之履历,除留下福建宁德娘娘县,厦门投票不过半之丑闻外,竟毫无寸尺之功可言。因其纨绔子弟之本色,全无为民服务之心志,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坊间随留下“白猪”之骂名。每有街坊巷议,或曰贪财,或曰好色,或曰愚蠢。福建人所尽知也。
伪朝立储,江公与胡公不睦,各怀异志,争相举荐其故旧,宫中禁军因之拔枪相向。几番较量,江胡暂时妥协,均同意以傻、呆、肥、蠢、烂似呆霸王薛蟠者习近平暂时忝居大位。
习贼登基,以中国梦为幌子,忽悠国民,有知情者参透个中奥妙,曰,今上实乃念念不忘通奸宽衣之梦雪及其私生子是也,此语一出,举国上下,寰宇之内,万民俱知,众皆掩口葫芦而笑焉。有好事者出,作习贼和他的情人们一书,抢购者云集,竟至洛阳纸贵,岂料此事惹疯习贼,遂暗潜禁卫军持必杀令全球追索。
一旦大权在握,习贼以刁憨之姿,翻脸不认旧主,日益擅权骄横,借反腐之名剪除异己,假法治之威乾纲独断。妄图普天之下,皆听命于习氏一家之言,万邦之内,俱定夺于习氏一尊独夫。
为保大位,习贼不吝民帑,舞枪弄棒,阅兵成瘾,奢靡成性。民脂民膏,数年耗尽,内债外债,再再累加。
习贼巡幸,全国各地,所到之处,静街绝民,大肆营造肃杀气氛;下车摆拍,颐指气使,衣轻策肥,频繁安排揭人锅盖。兴冲冲驱官民山呼万岁,喜滋滋示韭菜千年圣君。个人崇拜罪恶滔天,扰民千万歹毒无算。
每有出访,显摆仪仗,浩浩荡荡,侍卫动辄数百,撒币动辄万亿。耗尽国库,“宁予外邦, 不予家奴”。藏妾、小、姐、弟、钱、帛于海外,资邻里匪邦欺压百姓竟被万国视为贼寇。更何况独断专横,不经众议,倾尽国力,结交流氓,称兄道弟;散发恐怖,唯我独尊。认贼为父,卖国求荣,割地撤兵,控防家丁。岂顾及后院民生之多艰,唯只愿拼老命死守政权。
倘深察其名号,曰毛病不改,曰积恶成习,曰近乎顽劣,曰民愤难平。万众视之为屎洞,斥之若粪坑,不枉为卖国窃国之大盗匪首之称也。
习贼闭目塞听,近小人,远贤臣,从不听良言,纳善谏。任人唯亲,无耻之徒,攀枝附叶,朝野上下,阿谀成风。偶有谏议之士犯颜非议,轻则封口,重则弃市。广布大牢,抓捕律师,囚禁牧师,迫害宗教,焚烧十架,拆毁教堂。大兴文字狱,焚经废言,修建集中营,关押维回。德才之士,弃之不用;贼之宗盟,鸡犬升天。可怜今日之九州,竟成习贼之天下!
平不惜悖逆世界民主化之大势,禁军压阵,强行修宪以图终身弄权,动摇国本,枪逼民代不许动笔投票。内置民生民主民权于不顾,外干港人反送中力争真普选。更遑论杀人习五点武力威吓台湾,蚍蜉撼树挑起中美贸易战,诚可谓上干天地之和,下触生民之怨。以至天怒人怨,民企束手,经济疲软,内忧外患,天灾人祸,猪瘟肺炎,疫疾连接,哀鸿遍野。首义之城,竟成孤岛,兄弟手足,俨然寇仇。堂堂中华,变身役国,世界各地,避之不及。虽焦头烂额,内外交困,然习贼竟罔顾国际观瞻,非但不着力于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反而疫中作威,虚妄蔓延,图揽贪天之功,推卸罪魁责任,个人崇拜无所不用其极,歌功颂德直到厚颜无耻,其恶之甚,无以复加,为国人所不齿,令世界皆侧目。
呜呼,一人专权,天下受害,窃国大盗,祸国殃民,人神共愤,天地不容。神州上下,无处伸冤,怨恨遍地,人心思变。忍辱侍共将世代为奴,叱咤风云则天地变色。
我华夏万族,当循世界之大势,顺宇内之推心,揭竿而起,伐木为兵,勇举义旗,以除妖孽。南连宝岛,北尽漠河,海外侨民,同心协力,寰宇之内,玉轴相接。号角起劲风吹,剑出鞘斩魔鬼。全民捣习,何以不行?民主法治,何以不能?为国除贼,建功立业,何乐不为?何忧不成?
北美carl Carl kovacs (卡尔·科瓦奇) 静静的来 静静的走
谁说的 明明不久前的一个置顶帖被DDOS攻击到几十万的观看 比连侬墙都高
KLVnNgkO 欢迎参加粉红collection计划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7357
这个不成比例关系吧。。。。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是否回复为讨论?
pincong360 忍 狠 滚
明白人还是太少,大部分还是粉红和自干五。看粪坑里的各种风景多有趣啊,不需要太多的人来。
中共是邪教 刁大犬扛麦宽衣,修宪必入地狱
又没有人宣传,知名度太低呗,品葱要是在墙内有知乎一般的大众知名度,访问量都会是现在的n多倍
翻墙有门槛 传播有风险 要有这么容易聚人气早就TM上街了
最近深圳牆高了?早些天試過用迷霧通免費版的連vpn一直都在斷線
BXN Arise! Ye who would not be slaves again.
说实话,我在墙外这么多年,也就是去年某时候才发现品葱并且持续关注,而我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老品葱和膜乎,我想这个需要一个过程,墙外信息这么纷杂,品葱也并非一直在输出高质量信息,所以短时间获得大量关注不现实。
突然来一大批用户的结局就是品葱除了肺炎疫情以外的讨论都被全盘否定 然后论坛被爆
这跟疫情没关系。上品葱的人,本来就是小众中的小众。 人口基数摆在那,也就这么些人了。99.99%的中国人你就算天天跟他们推荐他们也不会上来的。
guizuyilang 跪族一郎
因为关注疫情,想了解更多真实的消息,所以上推,上电报去了。来这里时间少了。
wyf180 90后男工人,实用主义反贼
我是2013年左右开始反贼的,也经历了旧品葱到新品葱,但我讨厌两类品葱人,也是反贼圈中两种不太好风气吧,一类是思想极端的人,比如去年三八节挺烧横幅的人,他们非要说横幅是恶臭的,该烧,但关键这个恶臭是怎么定的呢,他又不是习大大立的,别忘了一共当年也是一口一个民主颂,一边把地主定义为恶臭的扔火堆里的。另一类是为反而反的人,比如那些故意抨擊刘慈欣的,虽然刘粉中存在社达主义者,但刘可是被奥巴马与扎克博格这两个墙内键政圈的白左捧过的,说明人家文笔还是可以的,而品葱部分人非要攻击刘粉都脑残,社达,食古不化也过了点吧。所以我也只是有了大事偶尔上上品葱了。
因为品葱大量右右人发生,键政佬都不来的(大嘘)
是谁谈笑风生 外国也有臭虫
品葱大多反共而已,又不是反人类
而且李医生那晚墙内是全网品葱,该讲的都在墙内借机会讲了,翻墙欲望并不如hk事件旺盛……
感觉流量都集中在了推特和油管上,上面大咖太多~
叼盘侠 parody 环球时报具有广大的国际视野,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
隔離牆越來越高,但跳出隔離牆的人越來越少。

紫薯紫薯紫薯紫薯
高质量内容需要高质量用户,高质量用户不能光光用爱发电,必须给予他相应的回报。
然而网站的性质又加大了网站回馈高质量内容的难度。
我说一个方向:
作者的文章挂广告,广告收入部分分给作者,最好是以比特币等安全的方式结算;另外部分用于网站维护。
如此这般可以让高质量内容的生产形成循环。
当然说起来容易,网站、广告联盟、结算系统的开发,应该是很复杂。
要是品葱能建立区块链就好了,大家都有备份,或者分散备份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