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发生大规模排华事件,已经在海外的各位和翻墙路上准备出去的各位,该如何自保?

作为一个肉身翻墙路上还不知能否成功的大陆人,真的对未来充满担忧,全速倒车再加上共党的各种负面影响,更别提部分中国人在海外的恶劣形象,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作为黄皮肤的人一个生于中国大陆的人,该怎样融入世界怎样正常生活
之前见到有人谈这个问题。

If you act like a Chinese, people will treat you like a Chinese. 

If you act like an American, people will treat you like an American. 

你的行为方式和价值观决定了别人怎么对待你,而不是你的肤色和出生地。


看到有人讨论说因为肤色被杀。
我没法直接回复讨论,新用户…
普遍的价值观和个案并不矛盾。
但是你要因为别人对某个族裔的看法,就产生自我厌恶吗?
所以中國人生來的悲哀就是你在母國找不到的安寧去外國更難找到,很多華人去了英美就各種跳忠字舞比如陽安澤主張華人要學二戰的日本人去做貢獻,一些華人孩子爲了跟本國做切割,見了中國人比最種族歧視的白人都要激動,要喊打喊殺,要鄙視和唾駡,像小偷爲了避嫌而趕快指責同夥一樣,這種扭曲的生存方式還不如大陸民衆呢,你出國不就是逃離共產黨的迫害、逃離集體主義忽視個人精神的社會、爲了公義和尊嚴的生活嗎?

美籍華人是哪個國家的人?說自己是美國人,恐怕要招笑,德籍的、英籍的美國人很難會對美國人這個身份自豪吧?爲什麽華人要挺起胸膛為自己是美國人而自豪?就是因爲對自己出身的不自信和羞恥,因爲自己要被其他美國人說“滾回你的中國“,這真是一生難以逃掉的東西。

努力做題也好,修習技能也好,政治避難也好,不論怎樣去了美國,都無愧於天地,都是靠雙手賺錢養活自己,爲什麽要”好好變現“,要討好鄰居,要被歧視了又在自身找原因,要替其他沒素質的中國人而羞愧?要很用力的自白”我討厭共產黨,我討厭中國“,能否活的自尊自愛一些呢?人生在這個星球上幾十年後消亡的時候你討好的白人、你幾十年來戰戰兢兢的生活能爲你帶來什麽快慰?

這種心態恐怕就是最典型的所謂”支那心態“,所謂子曰”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太過於悲哀了。

還有說要多融入社會的,我在大陸自閉打電子游戲搞網戀每天打飛機,我去了國外一樣,這是我的生活方式,我憑什麽要融入什麽社會,我自己的生活方式不值得保衛?被種族歧視了是對方的問題,被暴力傷害了是對方的問題,假如被排華我會離開,如果能去hk或者tw或者日韓我就去那裏,實在不行就回大陸,絕不做暴徒的孫子,習近平起碼有個博士頭銜,那些種族歧視、排華的政客和愚民大學畢業的有幾個,別操蛋了。
已隐藏
如果一直是逆来顺受,不为自己的权利和respect争取的话,到哪里都是“中国人”。每个地方,每个国家都有各种各样的歧视,有对国家,肤色,地域,文化,社会地位的歧视,但应该知道的是,歧视并不是被歧视者的错,而是歧视者的错。

一个人被性侵了,以后要想我是不是穿太暴露,还是想我要发声,坚持把侵犯我的人送进监狱?种族歧视也是一样,作为华人,亚洲人,黄种人,在遇到歧视,尤其是大面积的社会歧视时,应该组织起来发声,告诉这个社会歧视是错误的,野蛮的,你们不应该歧视华人,而不是想办法更加“不华人”。

权利永远要靠自己争取,尊重永远要靠自己去挣。中国人奴性若不改,在哪里都不会有人权。
當自己是韓國人或者日本人,反正他們又看不出,我的鄰居都一直以為我是日本人。。
diabeticwinnie ? I don't like the drugs but the drugs like me
跟着他们一起反,与支彻底切割,更改自己的名字,姓氏。
归化,表示自己是所在国人,效忠

二战时候参军的日裔美国人那样
乔治奥威尔 我也不知道,他的文化程度那么低,竟然拿1984当说明书。
坚决与共产党切割,打破大多数国外民众对中国人的固有印象,于人于己都是好事
你喒啊提厄 但纽各色,给扭曲后儿啊
举报你所知道的共产匪徒的恶行
向自由世界证明你的忠诚
有什么可怕的?身正不怕影子歪。
二次大战中被集中隔离看管的日本裔美国人,积极参军,在对法西斯的作战中证明了自己的忠诚。
日本人能,中国人就不能?
李烟柳 文学爬行者
就怕支共强行碰瓷,把港台人的名声搞臭,再加上这几年对美澳华人官员的蓝金黄,全球华人估计都要被拖下水了,支那大一统不可避免
紅鷹同蒼狼 ? 我反对一切形式的政府和有头组织,我的一生本该是和所有的政府的作战的一生
在外国最排华的就是中国人,赵家子弟身先士卒
DongXiansen 无可奉告
說裝他國人的人本質就跟嵗靜和廢蛆沒啥兩樣,以種群為攻擊對象的運動是反人類行爲,本質就是納粹,不奮起反抗反而裝孫子助紂爲虐,建不建啊?
總有些人以爲到了民主國家就有多美好,難道不明白民主制度誕生的原因就是因爲要制約人類天生的缺陷嗎?正確的態度應當是直面問題並勇敢對抗,不要再坐著青天大老爺給你做天上掉餡餅的美夢,這對“强國人”如是,對海外華人亦如是。
熊熊 本熊暫時退蔥一陣子…等咱滿血復活「熊熊波動炮(閉鎖中)」Σ( ° △ °|||) .:∴冬眠のくまクマ熊ベアー様!
「わたし日本人です!」
我會說自己是日本人(論學日語的重要性2333),或者說自己是台灣、新加坡人也行。
朱圈观察 黑名单 猪圈观察
所以说平时的脱支和融入当地社会非常重要

这种种族歧视案件,很多都是熟人作案,支餐厅之流,剥削员工的老板,素质低下的员工,很容易就是被攻击的重中之中

平常天,脱支华人就应该大范围参加公益活动和政治活动,并且在社交软件上,竭尽全力地与当地朋友互动,显示融入的决心和勇气

最悲哀的是,一个惹邻居讨厌的支人,当危险来临时,邻居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就是支人自己的问题了

做到最好,华人社区悬挂当地旗帜加上台湾日本国旗帜,一切顺其自然,日本人台湾人的待遇,比纯支人还是好得多,至于悬挂支旗的脑残,那么排支当然是他们的待遇
sk233sk 失忆症患者
那还不如组成回归军,先回国造反算了,横竖都是死,造反说不定没事,还能怎么办?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美国是不可能发生大规模排华的,最多发生小规模的对华人不友好,穿点fuck china的T恤之类表现出你和桂枝的切割意愿,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
Kongepingvin Mit Fædreland, min Kærlighed
买刀买枪,请。

既然你觉得在可预见的未来会遭遇暴力,那就赶紧提升自己的暴力等级啊。

即使你觉得保护不了自己也没关系,尽可能增加别人伤害你的成本就行了。
很难保护。这也是我和一部分反贼的意见分歧。在美国做川粉和在国内做粉红是一回事,都是利用以存在的权利网提升自己地位,帮掌权者制造底层人群。
橘希实香 科学少女,海外党,果壳膜乎难民。旋律ですっっ、私は旋律担当、そして救世主様が奇迹担当ですっ(请关爱濒危素学家)
DIY一个T恤,上书:

I am Korean, NOT Chinese

而讽刺的是,本人若仅从血统而言,真的算是个Korean,只不过意外的生在了天朝而已
就像 1992年洛杉矶暴动时韩裔抄家伙跟老黑干  be a man 保护自己的女人孩子财产  这是一个男人的底线
人在东德,左翼大本营,说真的,其实没啥感觉,虽然经常有游行,不过并没有实际的排华行为。
根据我个人的体验,一个中国人在国外受到歧视的机会,比一个来自不那么发达地区的中国人在中国发达地区被歧视的机会要小太多了。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亲民爱民的习大大,包子铺一场巧遇,寒冬里温暖了老百姓的心田!”
排华可能性不大,但是不待见你这个“chingchong”长相的人是非常有可能的。
如何解决?无解,说什么插日本台湾旗穿个“im korean not chinese/fuck china”衣服亦或是彻底不和任何华人甚至东亚东南亚裔打交道的品葱用户估计属于没在以Caucasian为主的发达国家长居过的。一个racist想歧视你是不会管你什么国籍/民族/品行的,你一张黄皮有蒙古褶的小眼睛&塌鼻梁的chingchong脸就是容易被歧视/不待见的对象。还有说什么拿枪保护自己的……不知道你有racist和racist的朋友们玩枪玩得厉害?更何况racist不止住在美国,如果在持枪法律不那么松的国家的华人该怎么办?
总之基本上无解,当然了还是要强调歧视可能性不大,不过恶心一下是很有可能的。
其实日本人才是有远见的,当年的大东亚共荣圈是一条合适的道路(毕竟同文同种),假如真的有一天黄皮连二鬼子都做不成,还要受到新纳粹的排斥乃至种族灭绝的话,我想联合日韩等远东黄皮重建共荣圈,对白人殊死一搏的局面也会出现,虽然可能打不过人家,但至少死的时候不是个束手待毙的懦夫。
排华不会,毕竟种族主义在西方世界已经是底线,反犹带来的恶果没有被忘记。但如果中国的关系持续恶化的话,肯定会对留学生,以及各种未能善意对待美国是西方主流价值观的中国人加以严格甄别,从签证,入籍,留学等各方面加以考察。这是假设两国之间会部分恢复疫前的那种规模的人员交流。

当然,如果发生热战,也不排除对甄别后认定不可靠的中国人实行二战时对待日本人那样的囚禁,但不可能囚禁全部华裔,毕竟数量过于庞大(加澳新同理)不可能实际操作,而且违反基本的伦理。如果集中营关华人,那么跟培训班关维吾尔人本质上还有什么区别呢。
实在不行就去新加坡.在新加坡没有排华,毕竟大头领都是chinese.
钦明方泽 明广如日,泽厚如云。
你共不变成昭和,美国西欧就不可能排华。
你共要变昭和之前,自有党内改良派阻止。
PanzerVor 好好说话,装甲萌虎。Panzer vor!!!
地球很危险滴,已经预定回火星机票咧!
啥?没航班?谁又把本元首的262 拿去兜风咧!
气死偶咧!!!

------

上善若水,飘到哪里都好,多学习多思考。
入屋叫人,入庙拜神。适应环境。

”中国人在海外的恶劣形象“
中国人的形象,可能由你改变。
姜方法 一般人
尽量行事和语言像一个日本人或者台湾人,这两个国家的人在西方世界有较好的名声,更重要的是脱离海外的支那文化圈,尽力融入西方社会
ten_miles Ten miles mountain road.
华人其实如果能融入当地亚裔群体就很好了。刚来的老中可能感觉不自然,但是二代亚裔们事实上是打成一片的。然后亚裔需要一个马丁路德金一样的精神领袖,可能还要五十年、一百年。
排华的话,海外华人真是两面不是人.

海外华人一直在大陆人眼中不是好东西.大陆人觉得他们是叛国.现在有难才想起CCP.

在海外不多不少给人歧视,毕竟不是那里的原住民.

这真的感谢CCP再次把全球华人推进火坑
掛台灣旗保平安
掛台灣旗保平安

掛台灣旗保平安
 去社会环境平和,存在感低的地方如加拿大或者新西兰。其次是去南欧如法意西葡这种在西方世界里比较费拉的地方。
品姜品蒜 已移民,目前在美国和欧盟两地生活。
本人现在就在美国(每年有部分时间住在欧洲)。老实讲,美国在这方面的记录并不那么好。历史上除了排华法案,二战时还设立过日裔美国人的集中营。因此,对于可能到来的新排华浪潮,我早有准备。个人资产方面,除保留一部分现金随身携带之外,全部资产均转换成瑞士法郎、黄金和加密货币,存入早已开设好的离岸账户。人身安全方面,先驾车前往加拿大躲藏一段时间,再伺机逃往瑞士。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在民主国家不承认自己和中国有关系,其实这不算说谎,因为这并不是入籍考试。不同人都可以持自己的政治观点。

在非民主国家的我,很惨……
疯狂伊文庆丰弟 这个维尼太疯狂
你生活工作的地方很重要,就算是中國,也是富人區的治安遠好於貧民窟的,不管是在那個國家,壞人敗類做壞事不需要理由只需要動機,而這種人在給個地方都會存在,盡量避開這種人,另外武裝一下自己也是很有必要的,自衛不能鬆懈
大清辣子鸡 贵葱生存法则:吹美国共和党支持的,骂共和党反对的就完了。
在墙内碰到第二次文革怎么生存?去民主国家的一大优势就是减少这类暴力事件发生的概率。
疯狂习近平 法轮大法坏,退轮保平安
带领愤怒的群众冲向中国领事馆。冤有头债有主,
没溜的哈士奇 东城会宗家若头李克强组十次组织若众
在美国永远不会发生排华事件,即使有,也是包帝集团大外宣用于颠覆美国的阴谋,会有大陆新移民伤亡,也是命,被搞死的大概率曾经是战狼粉红和中共体制内叛逃的匪狗,因果报应必有轮回。 
美国连年龄歧视、地域歧视都是违法犯罪行为,一告一准。 

其他国家,北方人就装成日本人吧,低调低调。 
指望别人不如指望自己
隐藏一片树叶的最好方法是把它藏在森林里
独裁体制病毒 骗自己的人都是asshole
我也想知道。
反正我对国内的人没有一点希望了。
已隐藏
我最近是把好久不玩的枪拿出来,熟悉了熟悉开枪动作,上子弹速度
总体来说现在不出门,应该还好,如果有人要硬闯私人领地,那我就只好拿出枪来真干了
萬巨 南国
真的有那么一天那党国大概是烂到爆,P民活不下去了,反正我宁可被排华也不想死于铁拳,起码有过自由
说肤色不重要的,搜一下Murder of Vincent Chin

简单概括一下,陈果仁六岁被领养在美国长大。二十七岁在他婚礼前在酒吧开单身派对时,一对坐在他旁边的父子(Ebens and Nitz)骚扰陈果仁,因为这对父子因日本汽车制造业兴起而丢了原先的工作。在争吵后陈和这对父子都被扔出酒吧,之后这对父子在附近搜索陈,在一家麦当劳找到陈后,他们用棒球棒反复击打陈的头部直至陈休克,陈在被送到医院后死亡,他的婚礼被改成葬礼。

判决?两人二级谋杀,罚款3000,三年缓刑,一天监狱没蹲当庭释放。不是所有人都在乎你的行为和价值观,黄皮是原罪,手术整形洗白才能解脱。

@Kongepingvin:说的没错,但是海华永远是少数族裔,面对几个喝醉的洪波glock可以对付,面对喝醉的法官,喝醉的AG怎么办?当年日裔进集中营的时候怎么没有rooftop jap?因为他们面对的不是趁火打劫的暴民而是国家机器。

海华的问题还是总管自家一亩三分,买枪买好区房大家都懂,投钱搞政治积极的太少。

@乐观的悲观主义者:那对父子原先是美国汽车行业的,因为日本公司的成功而下岗,看见chin是黄皮所以出言挑衅,你去看原始记录里全是racial slurs。与其盲目相信他人,不如周末去靶场,去参与华人政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