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史諾登與稜鏡計劃?

如題 大家是怎麼看待史諾登這個人與稜鏡計劃的?
很多人把稜鏡計劃與華為放在一起看的
各位可以說說你們的看法嗎
已邀请: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斯诺登最大的问题是,他的理想在美利坚其实他完全有抗争的空间,但是他却直接逃避了美国的法律,奔向了一个更没有信息自由和隐私保护的国度。

斯诺登的罪名是违反保密协议,那么如果他不逃走的话会如何呢??他最多就是被告上法庭,他可以在法庭上公开抗辩阐述他自己的理念,哪怕他败诉了,按照联邦法律,就我所知也就是赔钱而已。就棱镜门造成的影响,斯诺登完全可以公开募捐,我估计他能获得远高于所需赔偿金额的募款。他虽然会丢了工作,但他完全可以从此成为一个社会活动家,甚至政客。哪怕他被控间谍罪负有刑事责任,就该案件的影响力,他也能找到最好的律师给他免费打官司,最终不被判刑或者判轻罪的可能性也非常之大。他完全就在美国有着足够的抗争空间,但是他直接逃避了公正透明的法律,那美国能不追捕你么??甚至于,斯诺登的逃亡,我怀疑其实压根是被他身边的俄罗斯间谍唆使的,给斯诺登脑子里灌输上一大堆的阴谋论,让他相信美国政府会直接弄死他,然后他就跑了。

斯诺登的行为,可以说是他自己践踏了他自己的理想,难道俄罗斯比美国更保护个人隐私?更有信息自由?你能在美国追求个人隐私保护和信息自由,你能在俄罗斯追求么?桂枝人追求民主自由逃亡也是去美国寻求政庇,难道会去朝鲜寻求么?他放弃了在美国伸张他的理念理想的机会,而去一个完全和他理念理想背道而驰的国家寻求庇护,可以说他自己践踏了自己的理念,在英雄和小丑之间,他最终选择了做一个小丑。
斯诺登加入CIA时签署了保密协议,结果毁约,此为言而无信;棱镜计划是依据国会所通过的反恐法案授权的合法计划,斯诺登却违背国家法律,甚至投靠俄国,此为卖国通敌。因此这等卖国者,受到美国的敌人普遍的喜爱也是必然的。

可笑的是,中国人一边把斯诺登捧为英雄,说他如何揭穿美国政府的监控计划,一边却为华为的全面监控张目。可是美国政府的监控的确是美国国会为了反恐战争而批准的权利,而华为的监控有得到美国国会的批准吗?甚至连中国人大的审批都不曾有,只是中共高层为了排查出藏在人民群众中的反贼,除掉威胁自己统治的不稳定因素,毫无人民授权,肆意妄为地用在本国韭菜身上的技术。

而有人说美国搞监听毁了你心中民主自由的形象,那你本来就对美国有误解。美国的入籍宣誓“我将支持及护卫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和法律,对抗国內和国外所有的敌人,我将真诚的效忠美国”,不是你念过就可以当放屁的。美国人自古以来面对国家安全时,都会主动放弃部分权利,对抗敌人。美国二战时强制日裔和德裔留在禁区,二战后麦卡锡主义驱逐政府内部的共产党人,冷战时通过外国情报监控法监控外国通讯……这一切都走法律程序,甚至监听都是为了使证据有效以便于起诉恐怖分子,事实上不妨碍美国依然是世界上最民主最自由的国家。

你要保障“人权神圣不可侵犯”,那么美国肯定达不到你的要求,甚至任何一个西方民主国家都做不到。世界上只有一种国家,那就是朝鲜、中国式的集权国家,你在这种国家里当最高领袖,你的人权才可能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神圣不可侵犯”的。
NZRdlClr5 初來乍到多多指教(介紹例文是小熊維尼怎麼這麼有梗w)
斯諾登是個勇士,爲了網絡的將來而發聲的英雄,儘管他可能改變不了任何事
棱鏡計劃則是美國全身上下最噁心的部分,讓我對美國的印象從「自由又人權,沒有五毛的民主國家」一落成爲「民間愛著自由與人權,卻還是有一大票五毛還在侵犯人權的僞善國家」
是的,棱鏡計劃只是監聽,和中共的直接屏蔽外加監聽比起來算可愛的了
可是我一貫是這句話,五十步還是一百步都是逃兵,錯的程度更大更小都是有錯,他爛不意味著你也可以爛了

中国人一边把斯诺登捧为英雄,说他如何揭穿美国政府的监控计划,一边却为华为的全面监控张目。


我可不支持華爲,再説了,對土匪的標準和對傳教士的標準不一樣也是天經地義的
美國向來把自己定位成自由民主的傳教士,我們也稱之爲燈塔,做出這樣婊子立牌坊與中共無益的事,我駡他幾句又如何?
土匪可以燒殺搶掠,拐賣人口强暴婦女,理所當然,因爲他們是土匪。不會有人每天討論今天土匪又殺人了當成新聞,因爲這是土匪的生態。但要是有個傳教士被曝光暗地裏拐賣人口强暴婦女,那就是今年頭號醜聞了
一個道理
CIA和中共一樣渣,可能的話我希望棱鏡那票人渣也和中共一起死光光,但因爲現在我是中國人,受到中共影響更大,所以更恨中共而已。如果我不是中國人,那我就會用我指向小粉紅的恨意全力指向那些「斯諾登泄密所以叛國」的五美分
endlessrain 半个反贼,其实是跑路党人。 电子科学在读。
之前看過《暗網》,個人感覺哪些歐美的極客或者程序員是反感美國政府監控的同時又不完全反對。那個記者採訪了一個開發郵件加密系統的,他說他的目的並不是讓美國政府成瞎子,他的目的是增加監聽的成本,比如說原來美國政府可以用每年一億的成本監控所有人,大家都加密之後美國政府只能用十億每年的成本監控十萬人,所以如果美國政府不傻缺的話就會監控真正有前科或者有恐怖主義傾向的人,而普通民眾就可以避免被監控。
這點的的確確是征服侵犯了人民隱私,沒必要舔。據說連電話都會監聽。


論如何回懟小粉蛆
小粉蛆:。。。。。。
怼:美国政府允许人民使用vpn等加密工具保护自己的隐私。
小粉蛆:难道公司不是美国的吗?那不还是侵犯人民隐私吗?
怼:1美国政府从不阻止美国人用国外包括中国的加密软件2隐私的保护考的不是政治,是程序和算法以及硬件,决定加密软件安全与否的是他的加密方法不是他的公司属于那个国家。3美国公司可以拒绝向美国政府提供技术支持但中国公司不行。

推薦《暗網》這本書,首先趣味性比較好,其次可以通過他來了解一些極客的思想和一些互聯網的發展史,最後,這本書有新手友好,就算不是專業人員也可以輕鬆閱讀。
美國政府也會做壞事啊,很正常,沒必要逢中必反逢外必吹,那不就成了反向戰狼啦。
守法刁民 光復大陸,時代革命!五族行憲,缺一不可!

節選自《文昭談古論今》

「稜鏡門」監控民眾、獲取公民個人資料。監控民眾是一種惡,關鍵是它是不是必要的惡、是不是受節制的惡、以及是不是可以被中止的惡。必要的惡是指你的監控項目是用於反恐保護民眾,還是控制民眾;反恐是減少恐懼,控制民眾是製造恐懼。也有可能開始是以保護民眾之名,最後變成一種維護政權的方式。因此就要求它不僅是必要的惡,而且是受節制惡,監控項目必要受到監管,操縱監控設備的人自己受要受監控。你監控民眾不是嗎,那民意代表就要監控你。監控項目的成立須得有法律的授權,監控項目的實施定期要向國會報告,你取得的這些個人資料是怎麼用的。最後它必須是可以被終止的惡,就是必須要有退出機制。不管是政府高層的評估,還是立法機構的評估,一旦反恐戰爭有決定性的進展,安全威脅降低,監控項目就必須被中止。或者一旦監控被濫用,通過受害者的司法訴訟可以被中止,總之得有退出渠道。

所以大家用這三原則:必要之惡、受節制之惡、可終止之惡,來衡量中美的信息監控。美國政府有兩件事長久以來都想完成:追查逃稅、和清查非法移民,現在還沒有案例表明政府用通信監控的方式,來達到這兩個目的。那至少說明受節制之惡這一點上基本達標,通信監控沒有被用於國家安全之外的目標。
WhitTheNewBlu encrypted
本人对任何形式的公权力对人民的监控都持反感态度

支持斯诺登的曝光行为

对于华为,硬件软件层面的监控和后门大概率是存在的,各种小道消息不断(推特上不少),期待有实锤一次性锤爆
京城血泪1989 在日留学生
他与阿桑奇,曼宁,刘晓波还有李文亮一样,都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勇敢的一群人之一。斯诺登当时能够为了维护法律赋予公民的隐私权而敢于以一己之力对抗全世界最强大国家的政府,就凭这一点我就佩服他;同时我也希望之后的世界能多一些像他这般为了自由而敢于挑战利维坦的勇士们。
nonsugar 寻人启事https://pincong.rocks/article/7021 联系方式telegram@Mujyaki,先说明我是被监控的,可以来推找我,但自己保证不了安全的别
 美国这个监控和中共比真是小儿科了。但无论哪个都叫人讨厌就是了。普通人不要以为和自己没关系,我朋友曾经有个男朋友在挪威军方服役,技术员,也监视她。只要是人来监控,就不可能不被滥用的,真的非常讨厌
要是我是斯诺登,我就四处发言、做一个社会活动家,加入共和党,参选。
不过也有可能美国会给他安排一个性侵犯丑闻干掉。
監視人民是有必要性而且本身是沒問題,問題是把監視得到的資訊拿去做甚麼。如果只是用情報捉拿那些準備搞槍擊案和恐怖襲擊的瘋子的話是沒問題的,如果人民不能安全生活不受恐襲的話,人民是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的。中共監視之後見到只是批評的聲音就封號甚至拘捕, 監視得到的資訊用來進行恐怖統治才是真正的邪惡所在。
多韭公 不敢为天下先
  科技进步带来与法律的撕裂。斯诺登事件之后,网络巨头仍然在我行我素。只是收敛的多少而已,而这些信息数据,谁来掌握?涉及到国土安全又如何界定是否侵权?所以,信息时代的事情,是过去宪法所无法考虑的。假设一下,如果机器人,克隆人,外星人等等科幻题材作品成为现实,那时候又如何界定民主权利呢。斯诺登事件带来的思考不应该仅仅是民主与隐私。以后必然还有这种例子。
so47009 左派自由意志主义者
說某鏡計劃合法的朋友麻煩看看第四修正案都寫了些什麼……及後說是政府合法進行的朋友麻煩了解一下政府曾多次否認監控一般人民。

另外斯諾登原本不是想待在Russia的,而是因美國取消其護照而被迫滯留。

最後本人看法:感謝斯諾登為捍衛個人私隱而勇於披露計劃。為反恐之名而監控一般人民,以至他國一般人民本身就是不合比例的。美國政府在反恐的名目底下,收集了大量超過原本目的的資訊,且沒有得到一般市民的知情同意,就那麼簡單。

利申:去年上完資訊倫理課,拿了個A。
品聪嗅雪 不反(中)共,就是不爱(中)国。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斯诺登、阿桑奇都是英雄,他们挑战着受限于现实和世界形势之下,政治博弈对公众利益的侵害和隐瞒,提醒我们不要忘记即便是当今最强大被誉为自由灯塔的美国,其政府也难以行事完美,是时代进步的催化剂。
编程随想有一期博客就是说这个互联网大数据监控的,强烈建议看一下…同样的措施,在自由与独裁社会,它们要达到的目的绝不一样的…美国是为了国家的安全和世界和平(而且这种监控是有法律的规定约束,还有人民舆论的监督),一届政府最多8年就滚蛋. 而土共是彻头彻尾为了政权的安全…
tanktankman 火星人看地球
美國也是保護民眾安全,大家只是覺得被監聽,引起的隱私問題很嚴重!
同時也怕政府法案被不可信的人利用,獲取資訊安全!
阿桑奇没法洗   美国人的错误。同时我也希望之后的世界能多一些像他这般为了自由而敢于挑战利维坦的勇士
blackangel 青蛙王子
美國這個國家,也經歷過很多階段,也有很多政治家或是政客。

經歷過美蘇冷戰等,內部也有經歷過類似水門事件,如下面所附註解。

也就是說美國不是一個完美的國家,但是才兩三百年,甚至該有的黑歷史都有,

比如屠殺印地安人,或是南北戰爭,蓄奴,性別歧視,種族歧視,打壓宗教....等,都有。

因為我歷史不是那麼好,都還老師了,所以我是以我的想法來說。

在十多年前的電影,你可以看到,中國甚至不是科幻片裡面,美國的假想敵,還是小咖,在之前是蘇俄。

不知不覺中,現在美國已經把假想敵變成中國了,在她們親共了十多年(或更久)之後。然後中國本來是小老弟,結果愈來愈自以為是,然後就認為自己可以統治世界了!跟金小胖差不多的概念!至少在我心目中的感覺。而且連我也曾經希望中國「一大群人富起來」之後量變產生質變,結果並沒有,看到一群只問經濟、不問道德到「土豪」,連台灣都差點變成這種「哪裏有錢哪裡去」的國家,朋友去大陸之後「久咳不癒」,而且連「性情大變」最後我無法跟他再做朋友,因為他在那裡「不能說真話,被鬥爭」,所以整個人變得陰陽怪氣。台灣的產業也因此有了很大的改變,總是聽說「大陸已經很領先」什麼的,我心裡想,你怎麼就不比美國?不比歐洲,為何你就要一直拿對岸比?總之中國是富強了,可是這種富強我感覺缺乏文明與文化底蘊的支撐,以武俠小說來比喻,就是一個人突然拿了一本武林秘笈,練了很強的武功,可是這武功並不是靠純正內功以及正念去支持的,所以很容易垮台,而且因為武功很強,所以江湖人人畏懼,很像是東方不敗,甚至比東方不敗還差些,就是「沒有內涵」的感覺,你想想看中共的那批領導,或是整個共產體系,是多少潛規則?缺乏文化素養?每個人不是土皇帝,就是地方的小霸王,連你是病毒實驗室領導或是學校主任都可以睡女學生?女明星上位等這種事情,可能是一個「習以為常」。


美國的優點,就是他們會反省,會改變,不是「死」的,也不是僵硬的。甚至會承認錯誤。並且做出改變。

美國的缺點,他們就是曾經是(或現在也是)最強大的國家,所以總是想要「控制一切」,在假想敵消失以後,你不知道下一個敵人在哪裡,所以你會想要掌控全世界,但是,可能認為自己才是主宰世界秩序的老大哥,所以美國電影解救地球免於極權或室外星勢力的都是「偉大的美國」。

這時候,美國的政治,也是有很多政客,企業家,有利害關係,所以很多政策也可能會走樣,或是被有心人利用,又或者為了維持強大國家的名號,所以必須維持各領域的優先,比如:月球以及外太空過去是跟蘇俄競爭,顯示國力強盛,後來停止,耗費國家很大資源(勞民傷財),但也是讓科技更進一步。

又比如核子武器,美蘇都研發。美國甚至還使用了核武在日本,但是美國應該也受到道德良心的譴責。

又或者生化武器,機器人+AI+生化武器,我們知道這是很可怕的武器,跟核武一樣可能導致地球毀滅,世界末日。

但是美國還是會去研究,還是要掌握各個領域的「第一」,因為他們必須要如此,或認為他們必須要如此。所以美國可能自己都已經做了生化武器的研究,國際信息戰爭的演練,比如黑客攻擊等。

我猜想,為何美國知道華為的後門?他難道要說,其實感覺他準備要公佈,是因為「我們早就這麼幹! 所以我研究生的水平還不知道你小學生的做法嗎?」

同理可證,美國或是歐美,甚至印度或是非洲很多國家,可能早就可以研發出這種「生化武器」,但是可以「生化武器」+「機器人」+「AI」,我想這種能力如果真的端出來,歐洲以或是以色列等,絕對有能力可以做到,相信大家看美劇也都看很多了。但是他們會研究,一來科技,二來自保,你懂了,也要預防別人來攻擊你啊,核武也是一樣道理,真的這樣搞,大家就同歸於盡!

可是,這就要看道德底線了,就好像中國可以有科學家,做出不受愛滋影響的基因編程寶寶,還沾沾自喜地在國際上發表,就可以看出中國的人性素養,文明道德沒有底線,這樣的背後是不是已經造成了更多「愛滋寶寶」?或是把生命當實驗品,我都不懷疑他可以「克隆」人,或是做出像是「科學怪人」這樣的「東西」了。

難道歐美先進國家做不出來這種「寶寶」嗎?我相信他們可以。就好像台灣真的要搞,做不出華為這樣的手機嗎?我相信我們可以。

那既然不是技術的問題,問題在哪裡?是「底線」,這可能不是法律,是人文素養與道德倫理的議題。

我相信美國也是可以做出來的,生化武器,或者類似武漢病毒,你怎麼知道其實美國或是以色列,加拿大,已經可以做出來了呢?不然為何中國要派人去偷技術?陰謀論一點,也可以直接收買科學家,就好像千人計劃,那個時候我不懂,現在我明白阿共的摩爪早就滲透到各領域,比如:教育,媒體,金融,信息,科技等。

像是香港反送中,如果不是有人去關注,怎麼會知道中共有意要被自殺被強姦那麼多香港年輕人?這裡面難道不需要資訊科技的幫助?所以阿共中央決定以後只用「國產電腦」的道理是一樣的。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當魔高一丈的時候,道是不是要高上萬丈?

只是,當你自己覺得自己是神,比如:阿共領導人覺得百姓只是螻蟻,所以死上億人他都無所謂。而當美國即使(我猜的)原來只是想要研究監控可以做到哪裡,就算是出發點是要監控不可預知的風險,比如:有沒有人會通敵什麼的,或是外國領袖誰在進行有害美國的計畫。

當你以為自己是神,而且有無邊的權利,沒人可以管理你權力的時候,這時候,道德底線又被突破。比如:你如果有這套監控機器,你會不會無限擴展你的慾望,比如:監控政敵,偷窺別人,可能最後就無限制地擴大監控範圍了!

就好像稜鏡計畫,他們也許想嘗試做到極致會如何,而且這計畫既然是保密,就表示說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但是你就算是裡面最基層的人好了,你難道不會故意去監視或是抱著看八卦雜誌的心情去「無限度」窺探別人的隱私嗎?

這就好像,台灣的馬路也裝了太多監視器,美其名,這是要保護你啊?萬一你出一個殺人犯,結果今天警察可以拿來監控他暗戀的女生的每個行動(誇張一點),然後你可以說,那樣OK啊?反正抓到壞人比較重要。

柯文哲就曾經說,違規停車的人要用監視器來罰款,馬上被人權組織反對,可是柯文哲可能覺得「你們太笨了,沒有效率啊!被監視又沒差!抓到壞人比較重要」

所以就有了「稜鏡計畫」。當你無限上綱的時候,以保護之名,就會侵犯了人的基本權利。

但是相信我,稜鏡計劃不會在中國發生,因為中國可以在香港實驗「天眼」,也可以在新疆實驗「人臉辨識」(尤其去大陸機場都有掃描臉部),然後打車都有電子錢包,現在也開始「DNA檢測」。

稜鏡發生在大陸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也不會發生這件事,因為所有的五毛跟粉紅,根本不會成為斯諾登,因為「稜鏡計劃是強國的日常,稀鬆平常到無法變成一部電影」,連國際事件都無法。

所以美國不是完美的,他們可能也已經嘗試過複製人,生化武器等計畫,可是他們這樣做就會有風險被曝光,被世人指控!所以我們今天才能在這裡討論。但是中國呢?你覺得會嗎?就只有郭文貴吧!也是類似喔!

另外,有一個電影劇本:美國的生化武器,可能被不良科學家販賣給阿共,所以美國才一直說「懷疑」,其實是想說:「哎?這不是跟我家的失蹤的小病毒很像嗎?我本來想取名叫做紐約病毒,怎麼被你偷了,改了,叫做武漢病毒?」

也許這樣,川普才說「我們專家都很厲害」,其實是去看看這失蹤的小孩是不是我們家的。

還有,美國也可能因為計畫暫時喊停,國內的科學家可能協助中共,所以不覺得美國最近一直在查國內的科學界,教育機構等研究單位嗎?因為吃裡扒外,領美國,又收中共錢,賺兩手。

還有中共最擅長「被自殺」,所有可能知情、證明,不配合(諮詢過被拒絕)或是合作的對象,都可能被中共「被自殺」、「被死亡」、「被意外死亡」。

這也是中共為何反對美國前往協助調查。

還有,最新的解藥鬧雙胞,到底是姐妹公司,還是說又是另一個智慧財產的竊取?我就不清楚了。

後半部是電影劇本,大家想想看,是不是有不同的劇本呢?

我覺得美國也有人性,但是美國至少會思考,會改進,比如以下影響,他們會「改變」,變得更好。

但是中共呢?喔,不,是中國人民,是否具備這種自省的能力?還是千錯萬錯都不是我黨的錯,

餓死病死多少人,黨都是我的爹娘,我的神?然後繼續為中共為虎作倀,直到「我」成為下一個受害者,然後不管是法輪功、香港人、西藏人、新疆人,都該死,因為「我的黨教會我思考」。

----------------------

http://www.zwbk.org/zh-tw/Lemma_Show/87275.aspx

公眾開始懷疑總統
  美國企業協會的政治分析專家諾曼·奧斯汀說:“我們當時對水門事件和政府權力膨脹的反應非常強烈,而今天我們開始回歸到30年以前的狀態,但是將要面對新的事實。”

  事實上,對華盛頓的猜疑———從越南戰爭,到里根時代的伊朗“反叛”醜聞,到“華而不實的威廉”的克林頓的形象———一直被認爲是水門事件最深遠的影響。
美國政府機構權力被監督
  爲調查水門事件中是否濫用情報收集權力而成立的丘奇委員會產生了一個長遠的後遺症,就是國會對情報部門一直保留着監督權。
廢除獨立檢查法
  對水門事件後改革的明顯逆轉就是3年前美國獨立檢查法的廢除。這項法令是因1973年10月20日所謂的“星期日深夜屠殺”而來的,當時尼克松下令向水門事件的檢擧人阿奇博爾德·科克斯開鎗,時任首席檢查官拒絕執行命令並選擇了辭職。

  1978年,國會通過了一項法律,授權首席檢察官尋找一位法院任命的獨立檢察官,因爲他不會被憤怒的總統輕易左右。但是由於獨立身份所帶來的對調查的熱心往往使兩個政黨都會惹火上身,獨立檢查官肯尼思對克林頓的調查提醒了國會,因此他們廢除了這項法律。
政黨改革
  水門事件也導致了與競選集資有關的一系列改革———消除黨派的爛賬,要求公開總統的個人賬目,以及對政治捐款要經常進行報道等等。

  然而,美國大學國會和總統研究中心的主任詹姆斯·瑟伯認爲,水門事件對美國政治生命的一些深層次的影響永遠不會消失。他說:“水門事件的教訓首先關係到競選經費,然後是政治的透明度,其次是媒體的角色。這些改變是有益的,我們決不會倒退。”


......................
來源自:維基百科

水門案(英語: Watergate scandal ,又稱水門醜聞),是1970年代回复發生在美國的一場政治醜聞。 1972年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位於華盛頓特區的水門綜合大廈發現被人侵入,然而時任總統理察·尼克森及內閣試圖掩蓋事件真相。 直至竊聽陰謀被發現,尼克森仍然阻撓國會調查,最終導致憲政危機。

......................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