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Matters 近期热文《逃离微信宣言》?

freefromwechat
自由撰稿人

逃离微信宣言|FreeFromWechat Manifesto

今天 3:01


天下苦微信久矣!
新冠肺炎是自然灾难,但当对瘟疫的自由谈论被限制的时候,瘟疫就变成了政治灾难。

从2020年2月1日起,大量微信用户账号被短期或永久地封禁,相关讨论话题迅速成为微博超话。被封号者大多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因而陷入错愕。申诉,呼告,自证清白,恳求微信官方开恩。是否申诉成功,谁都没有把握。但损失已经造成,且代价巨大。只有到了此刻,人们才猛然发觉,自己对微信账号的掌控是如此脆弱:原来我们从来没有自己账号的所有权。



不透明的审查规则和不可预料的举报者
微信绝非突然露出狰狞面目。我们早就习惯了朋友圈里充满无法打开的文章链接,也早已学会对某些话题和词语避而不谈。我们重新使用拼音来表达自己隐晦的观点,也习惯了在群聊里自我监督以保证群主安全。

微信一直在审查我们,我们对此心知肚明。但审查我们的到底是潜伏在朋友圈的坏人,还是无所不在的大数据算法?我们到底做了什么,触犯了什么规定微信从来不会给出详情。没有公开透明的规则,没有公开的审判和辩论,一切微信说了算。于是,我们只能不断加深自我审查,颠倒图片,模糊文字,发明新的隐语,仿佛一场军备竞赛。

然而,输的却总是我们。在朋友圈里一句自我嘲解的玩笑,也可能被举报为不当言论;一个最普通的常识信息,也可以成为举报者眼中的政治谣言。粉红卫兵散布大江南北,中国社科院大学教师周佩怡,因为朋友圈一句抱怨,就被学生举报,遭遇被举报和开除的后果。在这样的环境里,唯一安全的朋友圈,就是不再发朋友圈。




公共和私人的边界变得模糊,我们想做良民而不得
我们想要变乖,以避免触碰界限,但犯错的定义却日渐模糊。事实上,新冠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发布在同学群的消息绝非空穴来风;而官方所谓的造谣,不过是李文亮向朋友们发出的一个善意提醒。但李医生在更接近私人领域的同学群的发言,在警方眼中却是足以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我们误以为微信为个人提供了私人交流空间,然而事实上,在微信聊天无异于在大街上喊话,毫无隐私可言。在微信的环境中,公共和私人的边界变得模糊,这是一个想做良民而不得的体制。



被剥夺的完整使用权
我们面临微信的审查,微信同样要面对上级机关的检查。所以,为了我们和它自己的安全,微信决定提前帮我们失声。

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研究发现,微信不会阻止我们发出消息,但却会阻止别人看到它,甚至会出现在群聊天中一部分人能看见信息,一部分人看不见的怪现象。而作为信息发出者,却收不到任何提醒。微信仿佛那个总是说「我是为了你好」的家长,替我们做出「什么可说」、「什么可以被看到」的决定,把我们当作稚童愚弄。在失去对自己账号的所有权之前,我们早已失去了对它的完整使用权。



看似繁荣的内容生态,却不能促进真正的公共讨论
无处不在的审核、时时面临的举报风险、不被赋予的完整使用权,无法申诉的专断封号,没有隐私保护的实名暴露。我们以安全、隐私和自由,到底换来了什么?的确,微信是高效的通讯软件,也让我们获取了看似丰富的资讯,也养活了数以万计的自媒体人。但许多重要的问题都被「效率」和「繁荣」掩盖了。

你在微信看到的文章,因为不能引用外链,不能为你提供足够丰富和真实的信息。原初的互联网世界是一个由超链接构成的大网,而微信本质上只是一个局域网,在微信内甚至无法附加或打开外部链接,微信公众号的文章们因此成为了一个个的孤岛,无法有效地为互联网世界做贡献。
微信的内容随时可能因违规而被删除,无法成为未来讨论的基础。没有任何作者能预料自己关于公共事件的有种有料的 10 万+文章,是否能活过明天。
微信无法深入讨论公众文章,造成一个个自恋的意见泡泡。微信公众号的留言区仅限和作者进行一个回合的讨论,我们无法和其他读者交流。而什么样的留言能够被放出,则完全取决于公众号管理者。所谓的评论区,通常只是装点文章的掌声和鲜花而已。



封闭,专断,自恋 — 这是微信的产品设计逻辑。在这个无法引用和被引用,无法保证留存,无法讨论和质疑的言论环境里,自然充斥着耸人听闻的标题党,公开化的私人生活,取悦读者的「精神鸦片」和自以为是的愚昧偏见了。

什么是有意义的言论呢?有意义的言论能积累真知,导向共识,帮助判断,促进行动。在微信舆论场的喧嚣中,任何探讨重要公共议题的内容都会很快消失,更不必说从言论迈向行动。现存的所谓文化和思想市场,仿佛只是让大家忘记这个统治这个系统的不自由。

我们必须清楚,没有任何墙内的社交工具能让我们免于审查,屏蔽,封禁,甚至传唤。微信不过是当局制度性打压言论自由权的冰山一角。其他墙内的社交平台和通讯 app,诸如豆瓣,知乎,微博,和微信相比不过是五十步与百步。房间里的大象吸干了我们赖以为生的氧气,而我们对它却无可奈何。

所幸,互联网世界很大,我们还有其他选择。


离开微信,去 Telegram,在没有监控的地方相见
Telegram 在2013年由杜洛夫兄弟正式发布。Telegram Messenger LLP是独立的非营利公司,设立在柏林。截止2018年,全球范围已有2亿月活用户。
开放自由是telegram的灵魂,安全是 telegram 的基因,但同时,微信作为社交工具的大多功能telegram都具备:

它有群组(group),可以替代微信群。但它的群组可以容纳 20 万人,且公开群可以随意搜索,直接进入。
它有频道(channel),可以替代公众号。频道可以向订阅者发送任何形式的文件,内容不限,频次不限。频道创建无需任何审核,管理者可以直接在频道下设置讨论组,为与观众的讨论提供自由开放的平台。
它有机器人助手(bot),可以替代小程序。不同之处在于,bot 极其灵活,每个群组都可以轻松拥有。它可以帮你回答成员的问题,帮你统计投票,帮你定时发布消息。它甚至可以成为打车软件的交互界面,帮你收发微信的消息。
Telegram 足够安全。 在这儿,政治性的言论审查几乎不存在,政府也很难获得用户的聊天数据。Telegram 提供私密聊天(secret chat) 功能和阅后即焚功能,采用端到端加密,甚至Telegram公司也无法破译用户的聊天内容。除此之外,你的账号和绑定的手机号可随时可修改,难以被其他用户举报,即便举报后也难以定位到个人。

Telegram 继承了真正的互联网精神。 它足够公开,和外部互联网没有阻隔:群组,频道,机器人助手,只要设置为公开可见,就可以通过网址链接的形态,被 Google 等搜索引擎直接检索。无论是小众音乐频道,还是新冠疫情的最新消息,抑或是武汉封城后的民间互助小组;只要是你关心的内容,都可以通过搜索引擎,跨越平台,加入群体,结识志同道合的好友。而这,才是互联网允诺给我们的未来。



若言论不自由,则言说无意义
无论你的立场是左派,右派,民族主义者,世界主义者或者吃瓜群众,言谈是自我的彰显,也是一切观念成立的前提。不能被反驳的真理,就没有真实性。不能激发行动的抗议,就仅仅是空谈。通过数字移民到 Telegram,我们至少可以在言谈上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这本来就是每一位中国公民应有的权利。

数字移民同现实移民一样,将进入未知和混沌之域,要求足够的求知欲和冒险精神。但不同于现实移民抛弃了故土的政治,满足于异乡安乐的逃避和保守,数字移民同时也愿意改变现实:他们在赛博空间解决现实世界的问题,认清命运,但不认输。

(以下为新手群地址,但为保护葱油隐私,在此不公开,有兴趣者可直接访问https://matters.news/@haiyu_jiang/%E9%80%83%E7%A6%BB%E5%BE%AE%E4%BF%A1%E5%AE%A3%E8%A8%80-free-from-wechat-manifesto-bafyreib7535kdob62z6j7dlfjsl5or2doduvuqpgd7xdji2hzncfrvdws4获取)
已邀请:
二月初被封微信。把微信彻底卸载了。和家人用电话、iMessage 沟通。和朋友用 TG。目前感觉良好。👍

放弃微信同时等于放弃自己熟悉的社交圈。不过还好我还没有步入社会开始工作,人也在国外上学,所接触的只有同学和网友,并且关系都不亲近。而且,可以先试着问问你自己,真的有人是因为正经事找你吗?因为正经事找你真的必须通过微信吗?

如果真的有关系亲近而不得不联系的好友,可以教他们如何下载使用 TG,使用应用内 proxy 会比较方便;如果对方是苹果手机,可以直接用 iMessage 沟通。体验都比微信好太多,你会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即时通讯」软件。

离开微信之后,你会发现没有朋友圈、公众号、低级群聊系统、监控的荼毒,生活质量无比提升。唯一让我觉得不大方便的是,照片视频等等不会被算法压缩,导致会很占内存而且效率比较低(尤其在 iMessage 上),不过另一方面无损传输也是个优点。

总之,欢迎各位逃离微信。「身边的人都在微信」不是不得不使用微信的借口。当你成为逃离微信的「身边的人」中的一员,当「身边的人」都能成为逃离微信的一员,量变会导致质变的。

况且,首先,你是为了你自己。
明真 正義、智慧、勇氣永不灭
微信这东西能别用就别用,几乎包括所有的APP,无一例外的会泄露个人隐私,我是做网络的,这一点我可以负责任的回答。
实际上,所有的大法弟子在2018年就陆陆续续放弃使用微信、QQ,特殊情况的除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30/%E6%89%80%E6%9C%89%E5%A4%A7%E6%B3%95%E5%BC%9F%E5%AD%90%E9%A1%BB%E7%9F%A5-370462.html
gdgdgd 3.25开学的高三生,即将死在学校里😭
telegram需要翻墙,在这一步的技术操作就把很大一部分人难住了
况且这需要大量的用户加入才有意义,否则自己注册了软件而没人和你聊天,那么这个社交软件也就没有意义了
在墙内找个不受审查,又会有很多人用的通讯软件太难了
公公73 王公公73
你所有的社会关系,亲友都被固定在微信圈子里,除非打算和社会脱节,不然很难彻底逃离微信。目前微信功能不是电话和短信能完全替代的了,除非telegram能在中国无障碍落地使用
空條990 已停用
曾經卸載過微信,不用之後才發現在牆內的通訊軟件真的就只有微信和QQ(還都是騰訊的

脫離之後最大的困難是和國內的家人朋友聯繫,他們都習慣使用微信了 在我教他們如何發送imessage之後依然會給我發微信 我看到了又不能不回覆,如果用iMessage回也很怪異 就挺糾結的。。
以及新認識的中國人總會問你要微信,每次都要解釋說自己不用微信也很煩人。現在想通了又把微信下回來,那些不太聯繫加著也沒什麼用的人都丟在微信裡。如果是經常聊天的朋友,我會主動問他們要別的聯繫方式,更加親密一些的朋友會建議他們翻牆使用tele。
没葱发帖。
我想说的是要想国内信息自由传播必须要抛弃微信,但是Telegram需要翻墙,signal目前没墙但是难保使用人数多了不被墙,而且Telegram和signal都需要手机号注册,对普通人来说并不方便,对反贼来说并不安全。
如果想要大量的人逃离微信必须有一款IM能在功能上代替它又无需担心审查与被墙。
所以我们需要一款匿名、端到端加密、去中心化、功能上能取代微信的IM。
是否有已有的IM满足这个需求?或者是否可以开发出一款这样的IM。
Childhoodagain 死而復生childhood 重生
馬化騰怎麼可能會理你們這些韭菜,人家聽總書記講話可以記筆記記整整6頁呢!現在知道人家在筆記上記什麼了吧!
翻墙对于大部分普通老百姓来说,是一个很高的门槛,所以,电报,注定只能是小众的玩物。
自由之剑KTC 自由主义/多元文化/进步思潮
你必须承认能够彻底脱离是一件幸运的事,这需要有前卫的思想和足够的金钱,只能说原文主和楼上的挺多人确实挺上等的,微信是个什么东西大家都心知肚明,没必要装外宾。
这里只是安慰一下无法脱离的朋友,至少你要保证VPN的渠道和telegram一类私密社交软件,在情况恶化的未来至少还有点心灵慰藉。
WhitTheNewBlu encrypted
微信这东西,我是被别人逼得用的。原因是大家都在用。

tg这东西,我只从身边拉来一个人。在肉眼可见的未来可能也就只有这一个了。
为什么line要屏蔽中国啊,我还挺喜欢line的                                               
qsydtyymyhcslx 相信有神论的物理学博士( •̀ .̫ •́ )✧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但是国内的人际沟通目前基本已经被微信蚕食殆尽了,离了微信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还能怎么联系别人了。
vq愛瘋 TW,曾在北京交換
我倒是不一定要用微信,可是為了可以合中國的朋友聊天而留著,偶爾看看公眾號了解一下時事.......
千黛汐 直女一枚。再问丝袜堵嘴。
r如果有一款无需翻墙、无需手机验证就能使用的im,我会毫不犹豫弃用微信,可惜暂时没有。
窝达令 一个精神上流浪的孤独的喵
可惜,需要手机注册,墙内不敢用手机注册境外被墙app,怕土共查水表
beark 小熊维尼
通篇屁话。

社交软件的重点不在于你用什么,而在于别人用什么。更不要说微信是手机端的软件而TG需要翻墙才能使用了。

想要普及tg首先要普及手机翻墙,然后在普及翻墙过程中你就被抓了。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