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大咕咕咕鸡?

知道大咕咕咕鸡这个人已经好几年了,今天随手一搜发现知乎上的相同问题已经被删除,就在这里发一个。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吧:大咕咕咕鸡,著名网络写手,被其读者称为“严肃文学大师”,“特师”(即“特级大师”的简称)等。“小粉红”,“你国”等词的重要传播者(也许是提出者,待证实)。

这里贴一个特师的文集 https://mindfucking.gitbook.io/daguguguji/ 
以及葱油大概会感兴趣的一首诗

广场(幸福圆满)


下夜班 快十二点 胡同从中 路灯很暗 老王。

突然冲出来四个人,手拉手把老王围起来,形成一个矩形。

一个大棚郭冬林一个狗熊一个海豹一个一个狗(腿短)。

“你们是谁?”

无话。面无表情。铁青。眼散焦。远方。

。。。

老王不知道什么情况,决定自救。

首先老王往左跨出一步,试图离开。这时大棚郭冬林,狗熊 ,海豹 ,一个狗迅速集体也向左跨出一步,和老王保持平行。连贯流畅,显然是练过。

。。。

老王又向右跨出一步,试图离开。这时那谁,那谁,那谁,那谁速集体也向右跨出一步,和老王保持平行。连贯流畅,显然是练过。

。。。

老王吓坏了,不知该怎么做,站在原地。

情况很微妙。五个人都没说话。

风很大。

云往东。

月有风圈。

。。。


郭东林看表。看狗熊,狗熊低头看表,说:“到点了!“

一个狗说:”终于要开始了。“点头。

海豹说:”终于要开始了。”舔嘴。

狗熊:“准备开始吧!”挠腿。

钟楼敲响十二声,四人突然飞速旋转,顺时针绕着老王转起来。狗熊扯着嗓门呼喊:“哦啦啦~~~哦啦啦~~~哦啦啦啦啦~~~”面部扭曲,五官流淌在一起,像热稀了的奶油蛋糕。

一个狗眼睛布满血丝,声音嘶哑:“来吧来吧!和我们一起唱!yaoyao checkitout~ ”

狗熊:“yaoyao ~~”

海豹:“yeah ~”

郭东林:”shubidu~~~yaya~~“

老王:什么?

合:”歌唱幸福生活!歌唱美好未来!歌唱天空湛蓝 !不唱不让走!”

嚎 :郭东林:“不唱不让走!”狗熊:“不唱不让走!”海豹:“不唱不让走!”一个狗:“不唱不让走!”

合嚎:“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迅速转圈。

老王吓坏了,半蹲在地上说:“等一下,你们要我唱什么?”

“唱什么, 不知道吗? 政策已经下来了。”狗熊说。

“ 什么政策?”

“歌唱幸福生活!”大棚郭冬林狗熊海豹一个狗齐声说。

“什么?”

“歌唱幸福生活!”

“排练半年多了。”

“歌唱幸福生活!”

这时远处突然静了,紧接着传来一个声响:“咚。”闷响。仿佛冬瓜落在地上的声音。大棚郭冬林狗熊海豹一个狗肃然起敬,严肃的说:“准备好,要开始了。”

“第一只歌,那谁的政策亚克息~~”四人猛烈的旋转,绕着老王开始歌唱。黑里传来伴奏,忽远忽近。

海豹:“什么亚克息呀~”
狗熊:“什么亚克息~”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唱!快唱!“四人集体用一侧上肢捅老王腋下

海豹:“什么亚克息呀~”
狗熊:“什么亚克息~”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捅老王)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捅老王)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捅老王)
手从四面八方涌来,巨疼,无法抵挡,老王只好跟着唱:“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海豹:“什么亚克息呀~”
狗熊:“什么亚克息~”
(捅老王)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捅老王)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捅老王)
五人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五人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唱完了。四人猛然停止旋转。

寂静。

老王问:“。。。我,能走了吗?”

寂静。

。。。

“能走了吗?”

大棚郭冬林狗熊海豹一个狗突然逆时针旋转,齐声大喊:“唱吧唱吧唱吧!”

“歌颂美好明天!歌唱树上的冬瓜 歌颂伟大领袖!不唱不让走!”

“赞美鲮鱼罐头!赞美海里庄稼 !赞美幸福生活!不唱不让走!”

老王急了:“不是唱完就能走了吗,怎么还唱?”

“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

集体捅老张。

“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

集体捅老张。

“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

集体捅老张。

老张痛不欲生,没有办法只好一起又开始唱第二只歌。

五只歌以后,停顿,沉默,老王搞不清什么状况,蹲在地上喘气,只有风的声音。

忽然间喇叭响了,远处传出奇异的低频,嗡嗡嗡嗡,像无数苍蝇在哼唱,不知目的与原因的歌唱。声音越来越响,响彻城市上空的夜。大棚郭冬林,狗熊 ,海豹 ,一个狗随着频率高速移动,围绕老张转圈手舞足蹈,向胡同外侧移动。

老王被裹着前进,踉踉跄跄,眼前猛的开阔,仔细看,是到广场了。全是人!每人周围有四个动物,高速旋转,歇斯底里的高唱。

“歌颂美好明天!歌唱树上的冬瓜 歌颂伟大领袖!不唱不让走!”

“赞美鲮鱼罐头!赞美海里庄稼 !赞美幸福生活!不唱不让走!”

“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

“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

“歌颂美好明天!歌唱树上的冬瓜 歌颂伟大领袖!不唱不让走!”

“赞美鲮鱼罐头!赞美海里庄稼 !赞美幸福生活!不唱不让走!”

“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

“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

全是人。声音响彻云霄。

探照灯从高处投射过来,广场乱成一锅粥。有一群不知什么人冲了出来,想跑出广场,被全副武装的一队老张投掷成年巴西龟砸倒在地,迅速隔离开,每四个动物围一个,开始歌唱。一些倒地不起的被抬起来投入河中巨大的咸带鱼背上,运往南方。几个极端不配合的被按在地上,用lego翻斗车反复碾轧头部,发出诡异的“喳喳”声。

突然静了,远处城楼上灯光聚集的地方,站起一头驴。

庞大,直立,肚皮露在外面。穿着假领子正对人群,雪白。表情严肃,头发往后梳,脑门夯亮。

站得很稳。

此刻全场肃静,立正。全体动物脸朝驴的方向,嘴圈成o形,发出“呜~”的声响,持续。

驴抬起左前手,示意。

广场鸦雀无声。

驴环顾四周。从左至右,再从右至左。略停顿后抬左前手打起拍子,仿佛乐队指挥。全体动物开始顺时针旋转。驴又一挥右手,逆时针。

驴左右前手频繁挥舞,闭眼,陶醉,指挥家,皱眉。广场上动物随着节奏围成各种圈子,排列出各种奇异,严密的组合,大圈套小圈,小圈套大圈,里外里,顺逆顺,蛇形,漩涡。

极其熟练。

驴长时间指挥着整个广场运动。表情严肃。

老王体力不支,头晕,想吐。仰天躺在地上。天空阴云密布,出奇的亮。深夜的云层堆积,褶皱,像棉花团沾满桔红色金粉,反射出奇异的光,仿佛背后有熊熊烈火燃烧。这时四个动物围上来,把头凑在一起在老王耳边喘气吟唱:“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一辈子在一起~在一起~“

”让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在一起~“

”让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在一起~“

用脚踢着老王在地上,翻滚以前进。

跟上队伍。

跟上驴的节奏。

午夜大交响

为生命转圈。


天空中打出焰火:

”驴给你们幸福。“

"呼尔嘿嘿呦。"

老王半身遂,笑的很甜。


所以
为什么品葱竟然没有关于特师的内容!这里是不是缺少一点幽默感?(一个想法,不一定对)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啊,自问自答一波吧。

对我而言,大咕咕咕鸡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对汉语的印象。首先作为工科学生,我写了几次正经一点的文章之后就清楚汉语在数理方面的司马性质了。

文学上汉语也一直给我一种守旧的印象:像余华这样的作家大概不是舔共的,但他们的文字总感觉和八十年代王小波的文字没什么区别,《白银时代》《黄金时代》什么味道,《第七日》、《濑户内海》还是那个味道。

但是特师让我看到了一丝突破的可能性,具体可能性在哪恕我才疏学浅说不明白,但是我觉得有特师这样的人,几百年后汉语的结局大概会比拉丁文好一些?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