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墨尔本春节大游行不见五星旗,只见青天白日旗?

推特@MaiwayII


今天的墨尔本春节大游行,与过往不同的是五星红旗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青天白日旗…… https://t.co/uZBQl01f4N
已邀请:

——曼曼:
胆敢举“匪共血旗”,路人必拍下清晰照片上传网络并举报澳洲移民局,一切可以参照黄向墨前例:取消黄向墨们的永久居留资格,禁止入境澳洲,让它们直接去中共国安享天年。





驱逐一批共特,吊销一批签证,既然这么热爱中共,就应该赶回党妈的怀抱。

博談網

陈美丽 - 支持品葱观点多元化

个人认为,这既是吃瓜群众“风行草偃”(随风倒)的一个体现,也是共匪文宣人员开始失败的征兆。

刘仲敬:什麼樣的人能夠被輿論帶著走呢?那就是吃瓜群眾。吃瓜群眾按人數永遠是最多的,但是他們是最容易被牽著走的。而且把他們牽走了以後也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到關鍵時刻他們還是會跟風行事。人類就是這樣的,吃瓜群眾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是這樣的人,包括神話當中被自己的文宣說成是從來沒有出過叛徒的波蘭照樣也是這個樣子的,因為民族神話或者任何政治神話都是經過編輯處理的,而大多數老百姓都是像孔子所謂的風行草偃的。

一些匪諜是文宣人員,就是在帶這個節奏的但是他們帶了並沒有什麼用處。到關鍵時刻,比如說到最後關頭,希特勒失敗了或者畢蘇斯基成功了以後,大多數牆頭草都會自然而然地重新發明一遍自己,說我自古以來就是站在正確的一邊,所謂正確的一邊就是當時已經取得勝利的一邊,儘管最初的時候我的情況完全不是這樣。就像是魯迅小說裡面的阿Q,在辛亥革命發生以後,他就很奇怪地說,為什麼大家不知道我早就想投降革命黨呢?但是反過來說,革命党根本不認他。革命黨要認什麼人呢?就是趙老太爺,他是本地的大地主,有一定的社會影響力;把總,他是前朝的軍官,手裡面帶著兵;還有假洋鬼子,他好歹是讀過幾本西洋書的,還認識黎元洪,照現在的話說他是一位大V,是一位輿論領袖。這幾個人雖然不是我們革命黨,但是他們是舊社會遺留下來的有一定統戰價值的對象,所以我們就統戰他們一下。他們說他們早就參加革命了,雖然實際上沒有這回事,但是我們還是認了。你阿Q算老幾,你一個流氓無產者,什麼用處也沒有,你也跑來學他們,給我滾。於是阿Q就被革命黨人趕了出去。大多數吃瓜群眾到最後的下場也是這樣。真正操縱吃瓜群眾的人對這一點也是很清楚的,你們的用處只有這一點,你投資多少就得到多少,也就是這樣。

五星旗很多都是拿大使馆的钱的

我在读XX墙外大学的时候
CSSA组织过习近平访X去欢迎

不仅仅有钱拿
包吃包住高级酒店
还可以报销路费
阿拉伯民族的塔基亚原则:在受到打压的时候,可以暂时隐藏自己的信仰,等待机会再有所作为。
同为费拉民族,我中华民族用四个字概括叫:韬光养晦。
大概率是因为要自保
很多华人素来都是墙头草,没有什么政治立场可言的,就喜欢抱大腿,如果抱中共大腿没有给他们带来好处而是带来坏处,为了自保他们自然而然就会打出青天白日满地红,声明自己不亲共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