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及香港的反贼们先定一个小目标,光复伊朗怎么样?

这回伊朗看来要被肺炎折腾的不轻,据说多名伊朗高官也被感染。
有没有香港或大陆的反贼跟伊朗反对派组织联系比较紧密?试着支援伊朗的反对派怎么样?(包括给他们提供科学上网技术)
如果事成,那就多了一个有核武器的反共大国。
品葱的田园温和中国民小怕不是活在梦里?


2009年伊朗总统选举,神权共和国当局公然大规模舞弊,帮助哈梅内伊支持的极端保守派总统内贾德偷取了胜利,阻止在年轻人群体和中产阶级中支持率极高的改革派总统候选人穆萨维赢得选举。

结果怎么样了?德黑兰300万人走上街头,成千上万愤怒的示威者涌上了伊朗每一个大城市的街头。从德黑兰到大不里士,从马什哈德到设拉子,从阿巴斯到乌尔米耶,中产阶级,工人阶级,城市贫民,自由主义者,革命左翼,世俗民族主义者到君主主义者,年轻的学生,家庭主妇,耄耋老人波斯人,阿塞拜疆人,库尔德人,俾路支人,阿拉伯人,都走上了街头,比起一年之后,开罗解放广场的数十万反穆巴拉克示威者有过之而无不及。

2009年伊朗绿色革命,是1979年伊斯兰革命成功,神权共和国面临的最大内部政权危机。

结果怎么样了?300万人的抗议在巴斯基和革命卫队面前,还不是不发一枪一弹,作鸟兽散了?

事实证明,伊朗大规模的街头抗议活动,街头革命在百万巴斯基面前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神权共和国的安全机构,情报部门,政权暴力机器,从巴斯基,国家警察部队到伊斯兰卫队的T-72战车,真的有能力也有勇气用最残酷的方式毫不留情的摧毁一切试图挑战神权共和国政治体制的大规模群众运动。


正如很多伊朗人说的那样,不管有多少人上街,他们真的有能力,随时让你停。


神权共和国从不

且不说伊斯兰革命胜利四十年,毛拉共和国面临极其险恶的国际环境和随时随刻悬在头上的外部威胁,在萨达姆的百万大军,在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的严厉经济制裁和政治孤立的环境面前,毛拉共和国依然屹立不倒。反而有余力开发核武器,有能力在黎巴嫩,在巴勒斯坦,在也门,在复兴党倒台之后的伊拉克,在叙利亚到处输出革命意识形态,和美国处处对抗,把战火烧遍中东地区,扶植哈马斯,真主党,吉哈德,胡塞武装,伊拉克的亲伊朗什叶派伊斯兰主义民兵,叙利亚的巴萨尔阿萨德政权,扩大其地缘政治影响力。


论内部的威胁,从伊斯兰自由主义者如神权共和国首任民选总统巴尼萨德尔,伊斯兰左翼社会主义者人民圣战者,左翼马克思主义者伊朗人民党,到世俗民族主义者民族阵线,再到世俗自由主义者,库尔德民族主义者,哪一个不是神权共和国致命的威胁?结果如何?他们都已经成为伊朗建立神权共和国政体和法基赫监护政治制度道路上的历史名词了。


毛拉从不吝啬通过最简单直接的纯粹暴力来维持自己的统治。


死掉100万人对毛拉只是一个数字。


霍梅尼杀了30万人,是死于萨瓦克枪下冤魂的1000倍,

1988年大屠杀,毛拉共和国一次性杀掉了10000名政治犯。


结果怎么样了?正是因为巴列维不敢杀人,作为一个独裁者,他太仁慈,太善良了,正是因为巴列维是一个良心未泯的爱国主义者,所以他倒台了。
人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当年推翻巴列维的,有一大批是妇女呢。
你喒啊提厄 但纽各色,给扭曲后儿啊
Your Persian must be good enough.
Using Google translate just brings more and more mistakes.
Try to translate these Google-translated  Persian sentences back to English?

فارسی شما باید به اندازه کافی خوب باشد
استفاده از ترجمه Google فقط اشتباهات کم و بیش را به همراه دارد.
سعی کنید این جملات فارسی را به انگلیسی ترجمه کنید؟

Ps: Maybe a small ethnic group named Parsi in Hongkong can help. They're the descendants of ancient Persian.
伊朗这次我感觉真的要凉。宗教治国,医疗体系落后。卫生意识差。都是抗疫不良因素。再加上伊朗政府也瞒报疫情。又不愿意大面积封城。实在是没法看好伊朗。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伊朗的反贼革命成功后向只拿国传播绿教咋办?

202020202020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Creeeench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02
  • 浏览: 2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