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2019年央视春晚为穆斯林淡化“猪”元素?

虽然也出现了小猪佩奇、属猪等元素,但是本届春晚的标志设计没有猪的形象,春晚从头到尾出现的猪的形象也只有一个小猪佩奇。
微博《大美利坚黑人之声》指出:

文字狱并没有死,脑控术也依然存在,xxx意识形态猖獗肆虐。xxx时间,真的不多了。

笔者上一个微博账号在2017年6月的时候写过一条微博,然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那个微博账号在2018年的2月光荣牺牲。于是笔者刚才一直在找那条微博的截图,可惜找不到了。所以在这简单叙述一下。

这条微博说的是这样一个小小的现实预言:2019年2月4日,除夕夜的猪年春晚,正如同所有人预料的那般,整场晚会没有出现任何一个与“猪”有关的元素,无论是节目内容、还是主持词、还是背景图案……总之,就是什么与猪有关的都没有。热心网友群情激奋,怒不可遏,虽然早已料到这种结果,但依然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气,在微博上表达着自己的不满与愤怒。然而由于相关法律法规的发布施行,这些言论被那些连夜值班的网络管理人员迅速界定为非法,接下来就是线上线下联动,热心网友们遭遇到了包括但不限于喝茶、封号的待遇……

这只是一个预言,一个两年前的预言。然而我猜到了结尾,却没猜到过程。

自去年11月起,内容涉及民族宗教领域,被禁言封号的微博用户不可胜数,其中很多都是和我共同奋战多年的好友。一时间,微博舆论场一片哀嚎,各位被销号的好友悲痛之余,也重新开启小号继续投入战斗。
关于这次大规模禁言销号的性质,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说是两面人作祟,有人说是宗教徒接管了网络管理,还有人说这次禁言封号是保护性的……但今日既然说到了春晚,不妨从春晚的角度看待这一次大规模禁言封号。
--
猪年春晚没有猪,肯定不是某个人或某些人一时头脑发热,而是约定俗成的潜规则。这种潜规则的背后,是对宪法有关条款的不解和漠视,是对民族宗教关系的一无所知,是以宗教为纽带的利益集团搞意识形态垄断与霸凌。

其实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民族和宗教不是一回事。民族是我国公民身份的标签之一,这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所定义的,是纯粹的世俗文明产物,与任何宗教都没有关系。

但是对宗教来说,那就不一样了。某些外来宗教,只允许过教内节日,严格禁止过宗教外的节日。这些外来宗教的信徒,更是对过教外节日一事极为紧张。哪怕他们的身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哪怕节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定节日,那也是绝对不会去过的。更虔诚而极端的教徒,不仅自己不过,而且会严格地监督自己的亲朋邻里不过。在这些教徒聚居的社区里,已然形成一种人人自危的约束监督机制——谁去过教外的节日,便是败坏了教门,这些人会被批倒批臭,那些没犯戒律的教徒一定要与这些败类划清界限……

综上所述,我们完全有理由推断:一个真正虔诚而正统的外来宗教徒,根本不会去过春节,根本不会去看春晚,根本不会去过任何与宗教无关的节日,哪怕这些节日是举国欢庆的法定节日。大量外来宗教网络社区、公众号、微博、QQ空间里,无一不充斥着大量类似的宣教叙述,并且都得到了大量的附和与赞同。

让我们把目光转回到刚刚说到的2018年11月的那场大规模禁言封号事件——这些被禁言封号的热心网友,都是具备丰富民族宗教常识的老学究,他们学识丰富、粉丝众多、胆识过人,常年在微博科普宗教极端、族教捆绑之危害。他们已经彻底看清“猪年春晚没有猪”这一现象后的本质,并且会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将其中的奥妙解读并公布于世人,那些不见光的阴谋就会早一天真相大白。

正因为如此,他们的账号才会在距离猪年春晚三个月之久时被大规模处置。

接下来,我们可以去探究一下,猪年春晚没有猪,背后到底有怎样的阴谋。

读者们可能好奇一个问题:一群不过中国年,不看春晚的外来宗教徒,怎么就能把堂堂的国家级喉舌控制成这么谨小慎微、如履薄冰的怂样?

事到如今,读者朋友们如果依然认为“猪年春晚没有猪”仅仅是外来宗教徒所为,真的是大错特错了。据我所知,这件事背后的推手,不只有外来宗教徒,还另有其人。
EPSON Allahu Akbar
穆斯林不吃猪肉只是因为古兰经禁止吃猪肉而已,绝大部分人以为提一下猪就是冒犯别人,真是搞笑。
主要原因我觉得还是怕观众连想到x猪头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7-21
  • 浏览: 2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