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韩国n号房间案?

之前我以为是个假新闻,所以发到品葱求证下,用了轻率的态度写问题描述。在引起女用户反感后,删了原来的问题描述,感到冒犯的女生我对你们表示歉意。

另外,这个就别跟中国比烂了,我就记得文革的时候发生的性犯罪能超过这次事件,之后无论欧美日台湾中国凡是现代国家都没发生过这么牵扯人数这么多的性犯罪事件。
已邀请:
26万人应该是参加的人数而不是观看人次,你随便去pornhub或草榴点开一个视频,他的观看人次都是成千上万的,不可能这么大的事件这么多视频才26万观看人次。

telegram我也在用,也加了色情群组,昨天还看到一个明显是幼女的女孩子的性交视频,我加的是正常群组,不是n号房。

东亚炼铜风气很浓厚,日本二次元那些形象大多都是幼女形象……出现炼铜视频我不惊讶。

pornhub上gangbang等关键词搜索量很高,性虐是男性原始兽欲的一种表现,性虐我也不惊讶,欧美性虐风气更浓重。

炼铜+性虐的出现并不是我生气的理由,这个世界太残酷了,正常国家也就几十个,广大法制不健全地区的那些丑恶的事情还少得了么。我生气的是那个博士给孩子发短信说要让孩子恐惧一辈子,这种完全不给机会、彻底的迫害,恶毒的要孩子经历恐慌绝望,逼孩子自杀,一辈子都战战兢兢,人格破产,这是会毁掉别人一辈子的,这种恶毒是你在南美、中东的罪犯窝子里都找不到的,是专属于和平、友善环境中的那种隐藏在人群中最恐怖的恶毒。
Alice爱吃饭 坐等2020年ccp圆谎
你的重点居然是“骗人拍裸照这么容易”?似乎在质疑这些受害者智商不够,这才叫不可思议。通过精密的精神控制和威胁,让人自杀都可以,何况拍裸照。
-----------------------------------
作为一个女性,看到这条新闻都手抖。

非常愤怒和恐惧。

楼上的发言几乎都是:“这只是冰山一角”“多了去了”“没啥可大惊小怪的”

更令人心惊。好嘛,你们都是男性,不怕这种事情,甚至认为没啥大不了的。

我们女性真的要怕得要死了。
有預期品蔥的反應應該會蠻冷淡的,沒想到會這麼冷淡,有點驚訝
我當初看到這訊息的時候震驚到完全說不出話,現在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嘴笨
雖然中國確實是有更多悲劇和類似的事情沒錯,但不代表這不嚴重吧
那些說「有什麼不可思議的」「有什麼好奇怪」「騙裸照無非是一種交易」的人,不知道是沒去了解事情經過,還是允許自己對這種悲劇麻木不仁呢?
提摩西 不介绍
刚刚我太太和我说了这个新闻的时候 由于喝了点酒 一开始就是懵懵的听着 听到最小受害者居然11岁!!! 

一下子特别火 对儿童进行性侵犯的就该绞!死!他!
Crench Creeeench
之前墙内qq,网络游戏监管不严的时候也爆出过这种事件。

有一个比较著名的就是淘米开发的一款游戏,很多小学女生玩,然后有些不怀好意的成年人就以给游戏充钱为由,骗她们裸照甚至上床。
kcyx2184 粵語大使崔屎眼。
搞色情還只有26萬觀看還不如去拍抖音呢?

這幾天都在討論的就是韓國女性以後到底要如何在一個0.01%的人口都是潛在犯罪者的國家裡生存。許多韓星都跑出來說話了,都在要求公開觀看者IP,買賣同是犯罪。

幹,一個國家0.01%的人口欸?!不是說甚麼高官老大爺私底下買賣人口,而是在說一個國家大部分的普通人都支持性侵害,性侵居然是一種大眾喜好,這是不是比印度還誇張?

更誇張的是居然有人說「這有甚麼好奇怪的」,品蔥上的評論竟然比微博的反應更平淡,品蔥是不是生病了?

轉截:
韩国存在着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n号房,里面有身上用刀刻着"奴隶"字样的女性和姿势怪异的裸体女孩,她们的个人情报是免费提供的,"一起强奸吧"一词对里面的男性来说就像问候一样。亲眼所见也都难以相信的充满肉色的地狱就在手掌中的手机里实时展开,这就是n号房。

去年韩国政府为了根除传播非法影像的网络硬盘而加大了力度。但是他们便宜、方便、刺激的"游戏"并没有停下来,只是暂时散开了。犯罪分子很快找到了新的藏身之处,离开网络硬盘的人们聚集的地方就是这里,没有暴露身份的危险的最佳保安系统——Telegram。

几经周折记者终于成功潜入n号房。打开n号房之后短短几分钟就明白了,取材已不再重要,这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由于Telegram的特性,证据正在随时地消失。记者找到了警察,提供大量证据并敦促进行调查,也协助检举了犯人。 "Tellagram n号房"就这样暴露在众人的面前。两名20多岁的大学生进行了深入挖掘,韩国《国民日报》一起见证了这一过程,以下就是像噩梦一样可怕的Telegram n号房潜伏6个月里的故事:

※N号房事件:从去年年初开始在Telegram发生的性剥削事件,受害者主要是未成年人。他们将受害人称为"奴隶"并威胁拍摄淫秽物品。 ‘godgod’就是一切的起源,他从1号房间到8号房间共开设了8个聊天室(又名n号房)。 去年2月‘godgod’把自己的房间留给了‘Watch man’突然不见了踪影,‘Watch man’也在9月不见了踪影,在他们离开后类似形态的房间像潮水一样涌来,现在‘博士’的房间最为恶劣。

1、遇到N号房

去年年初,记者开始对性剥削文化进行采访。在收发淫秽物品的网站"AVSnoop"上发现了可疑的链接。这是通往Telegram的途径。 只要输入电话号码和姓名就可以加入(加入后号码不公开,姓名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 去年6月,他们正式进入潜伏状态。 在众多反复出现和消失的房间中‘Watch man’管理的"高墙房"是重点,这是进入总共由8个房间组成的n号房间的第一道关口,潜入当时"高墙房"里的大约有2000人,在这里并不是可以直接进入n号房的,"高墙房"衍生出的房间共有4个,共有7000多人,随着想要加入n号房的人越来越多‘Watch man’一个人管理起来显得力不从心,他似乎雇佣了管理人,委任了部分权力。记者潜伏在一间衍生房里,亲眼看到的淫秽色情信息就超过3000条。虽然也有商业性质拍摄的色情片,但大多数是强奸儿童的影像制品等非法拍摄品。淫秽信息在一天内一般超过1.5万条,如果不上传自己所有的淫秽物品或参与性骚扰对话的话,就会被强制退出。直接拍摄的非法摄影作品很受追捧,是直通n号房的门票。

n号房和之前的那些房间完全不是一个水平。那里有‘godgod’的"奴隶"们,受害者大部分看上去都是中学生。记者亲眼看到了像狗一样叫着的孩子们,还有在男厕所里裸体躺在地上的孩子们,盯着摄像机拍摄自慰的视频是最基本的,每段视频都会露出性器官。她们似乎是按照指示亲自拍摄并发送视频,看了几个之后无法相信这是事实,那天晚上做了一个地狱般的噩梦。

据悉n号房创始人‘godgod’去年2月将n号房的全部权限移交给‘Watch man’离开了Telegram世界。由‘godgod’制造和‘Watch man’运营的n号房共有8个,每个房间有3~4名奴隶,加起来有20~30名左右。

2、"可能得死一个(才能解脱)"成为奴隶的孩子们

奴隶们为什么束手无策呢? 孩子们沦落为奴隶的过程通过‘godgod’传出,而‘Watch man’将此广为流传。综合说明来看犯罪主要发生在推特上,在找到上传水位比较高的帖子的未成年人后给他们发送了信息,冒充警察进行恐吓。‘godgod’会对她们表示"已经接到对你们帖子的举报,请在发送的链接中输入个人信息并接受调查",还会威胁"要不就联系父母"。

如果孩子们公开个人信息,从那时起就踏进了地狱。他会要求"必须确认身份,所以把能看到脸的照片发过来"要求发送全身照片,露出胸部的照片,脱掉上衣的照片等。只要这些孩子不照办,他就会把在此期间通过个人信息获知的SNS朋友目录截图发送出去,表示"要告诉周围人",就这样孩子们一步步成了奴隶。

n号房的游戏不仅限于网络性虐待,他们还会把奴隶带到线下。那天是采访过程中最艰难的一天,在潜伏不久的去年夏天,一个看起来像是中学生的女孩被关在疑似是旅馆的房间里,一名成年男子进入该房间强奸了这个女孩子,视频被实时共享。 聊天室一片欢呼表示"这就是收拾宠物",每次出现视频时记者都会进行截图并交给警察。但是这对于正在某处遭受打击的孩子来说这一切又有什么用呢? 罪恶感和恶心并没有消失。记者在几天里也陷入了对孩子没有任何帮助的无力感中。

3、爱上猎奇的博士...看到了真的恶魔

真正的恶魔出现了。去年7月亮相的‘博士’从‘godgod’和‘Watch man’消失后开始正式扩大势力。他估计总共开了三个房间,其中之一是需要支付150万韩元才能入场(也有优惠20万韩元的房间),所有交易都是通过比特币完成的。

虽然没能进入‘博士’运营的房间,但是进入了可以确认到他的罪行的房间。就像过季了之后过时了,就再也不是‘新商品’一样,还存在着稍晚些分享不再稀有的‘博士的作品’的付费奴隶房。记者反复几次被以‘不上传淫秽物’为由被强制退场之后才得以入场。

‘博士’公然说他一天可以找到两个奴隶,主要是以高额打工为诱饵引诱未成年人。在以"想不想做模特","想不想做网上约会兼职"为诱饵后,开始要求拍摄不太露骨的照片,以要签约为名义轻易地掌握了个人信息。孩子们对能用普通的照片赚取高额收入感到惊讶,但此后尺度变大,如果拒绝就会从那时开始被威胁。

有一张‘博士’向所有奴隶要求拍摄的照片,就是一张在身体上用刀刻着"奴隶"、"博士"等照片,它被用来向自己的看房者证明"确实是我制造的奴隶"。一旦上传认证照片,孩子们就会被当作物品使用,他们激动地喊着"让我们来收拾你"。博士特别喜欢那些猎奇的影像制品,他要求女孩子们在裸体状态下把内裤蒙在头上,或者像疾病发作一样翻转眼睛,身体哆嗦着拍摄视频,她们也全都伸着小指,这是"博士创作的作品"的犯罪标志。记者已经将照片和观众的发言都作为证据提交警方确认。

记者在大量残忍的影像中已经得到锻炼的时候,一则视频让人久久不能说话。视频里幼虫在女性的体内爬来爬去,这不是商业色情片,也不是演戏。看了之后被噩梦折磨了好几天, 一闭上眼睛就想起那个场面。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无法忘记受害者挣扎的样子。

去年9月‘Watch man’像‘godgod’一样突然销声匿迹, 在Telegram内部还传出了被警察逮捕的消息。之前曾有传言说‘godgod’已经被捕,但最近又传出他复出的消息,据悉‘godgod’还是一名高中生。 说到‘godgod’的回归,他们说‘godgod’在去年高考后重返Telegram世界,重新经营n号房,这还是个未知数。Telegram性虐待共同对策委员会表示"‘godgod’很久没有露面,以为是被拘捕了","现在还不知道重新登场的传闻是否属实。也有可能是想成为第二个‘godgod’的某人冒充的"。

4、被囚禁在奴隶房的孩子们...想进入那个房间的共犯们

除了‘博士’的奴隶房外,性虐待的房间也比比皆是。非法散布熟人照片侮辱他人的房间,散布非法拍摄女中学生裸体照片的房间,散布性虐待幼儿的色情制品的房间每天都有几个出现,而且消失得无影无踪。每个房间都有概念,所以加害者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或当天的心情选择自己喜欢的房间, 如"女军人房","女警察房","女护士房","女中学生房","女教师房"等。 其中对女教师房间感到厌倦的人又聚集到一起建造女警察房间,想要更刺激的他们又建造了女童房。

潜伏期间记者平均每天走访30个左右的房间,所有房间基本上都有数千名男性参与,确认到的最大人数是2.5万多人,每天被上传的受害者人数在每个房间有数百人左右。观察了30个房间,每天看到的受害者就有数千人,受害者的个人身份信息是作为赠品提供的。记者还鼓起勇气用聊天室共享的电话号码试图与受害者接触,想对孩子们说:没事,能逃出来,我可以救她们。我想告诉你们,你们没有做错什么,不要害怕。但是大部分人没有接电话,一天之后号码就变成空号。她们可能觉得关掉手机这一切是一个梦了,不然就是希望这只是梦。被关进地狱的孩子们现在在哪里呢? 我们能不能尽快找到那些孩子呢?

* 在采访过程中对加害情况进行了无数次的确认,但考虑到第二次加害,只透露了极少的一部分。报道中提到的一些案例将n号房的残忍程度尽量减少描述为读者可以阅读的水平。为继续潜伏采访,报道采用匿名报道。

因在“Telegram n号房”内传播淫秽物品而获利过亿韩元的所谓"博士"赵某被拘留后,韩国群众通过“青瓦台国民请愿”版要求公开加入这个组织的人的个人资料,截至今天上午9时(当地时间),请愿参与人数达到了102万人。请愿发起人表示:"只处罚管理者、供应商根本没有作用。因为还有需求者。如果不对需求者的购买行为进行处罚,这一切一定会再次发生","请公开住在何处的何人参与了'n号房',请公开26万名犯罪者的名单"。

该请愿是"博士"赵某被拘留后的20日首次提出的,此前的18日还出现了一篇题为《公开Tellagram n号房嫌犯身份并公开照片》的请愿文章,也获得了166万人的支持。请愿人要求将嫌疑人赵某的个人信息公开"请公开把年幼的学生逼入地狱的加害者的照片"。韩国警方在本月16日逮捕了"博士"赵某,20多岁的赵某涉嫌以打工等为诱饵引诱受害者获取她们露出脸部的裸照,并以此为借口胁迫其拍摄淫秽物,然后在"博士"房以收费会员为对象散布,据推测"博士"房的收费会员数达1万多人。

赵某还通过在区厅、街道事务所工作的社会服务要员窃取受害女性和"博士"房收费会员的个人信息,以此作为胁迫和强迫的手段。

警方计划召开由3名内部委员和4名外部委员组成的"个人信息公开审议委员会",决定是否公开赵某的个人资料。
和我們沒有關係,自然有韓國警察和政府處理

反而是在大陸,多的是更悲慘的悲劇
gcdbw1949 翻墙都不会,能了解事实?
中共应该会加大抹黑那款不存在的app,吹嘘还是全部监控能有效预防犯罪。
Jojomug 没有
所有针对儿童的性犯罪都应该化学阉割,终身追踪定位并且发布给公众。
大阿图因之上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正面回答下「骗女孩裸照这么容易?」

虽然身为男性,我不可能100%的做到和女性完全共情。但我觉得和女性在男权社会下受到的舆论压力逃不了关系:由于个人信息已经被泄露,犯罪者一旦将其公开自己和家人会受到各种骚扰甚至丢掉工作,名誉受到损害之后也找不到下家,这是男性难以想象的。如果一个男人的个人信息泄露,他可能遭受的也就只有垃圾短信轰炸或者信用卡盗刷而已。

其根源还是整个东亚的保守思想作祟,女性无法正当的维护自己的权益,不公和偏见引发的只有仇恨,其结果又带来了韩国的仇男邪教组织和中国的中华田园女权。
这些人罪大恶极,性本来是美好的,但是加上强迫,胁迫之后就完全是另一回事,变成了一种对被胁迫方的性剥削,更何况还有针对未成年的,更加不可容忍。有人说这只是交易,人家都用曝光私人信息相威胁了,这根本不是平等交易,有人可以说面对这种胁迫完全可以直接报警,根本不用怕,但是拜托你设身处地想一下,把自己带入一下,不要事后诸葛亮。

是的,这些事情在全球都很多,但这不是我们对这件事冷漠的理由。对付这种行为必须要从重处理,从法律和道德等多个方面去惩罚这些人,遇到一个就要对付一个,直到不再有这种事情。
矫枉必须过正 最近爱看Vtuber
如何看待品葱用户在有关N号房案底下的留言?

这反映了品葱用户的什么特质?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这个帖子的部分讨论是不是违反了 习惯法15【禁诉诸伪善规则】?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835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蛆國裸貸,咋看?



山頂上海的卜力演出時間去我覺得你們覺得好似
民主国家出现这种事就不要老是拿中共来比谁最烂了,这样不好。
就x国论x国
中共的话题另外讨论

知道这种事的时候觉得真是令人心痛
主犯显然难逃重刑,即便判轻那也社会性死亡了。
关于韩国性犯罪的片子应该不算少吧,我就看过两部比较出名的。
希望韩国性犯罪会越来越少
流光岁月 观察 我的岁月静好,靠你们墙外负重前行
统治阶级施压,
放大炒作telegram私隐情况,
telegram迫于压力
把公众隐私权移交监管机构,
telegram 正式被收编
成为新一代的监管机器。

醉翁之意不在女,在乎隐私监管权也~

倒了一个telegram,
千千万万个telegram又站了起来~~
重判這些人渣就對了,還能怎看?我倒想如何收款的,應該能追查的
道可道非常道 现高三学生
首先这个事情确实是非常的过分。确实恶心的
不过这种事情好像也并不少见,这个事情只是一个体现。好像不少国家必须都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包括中国人就有好几个例子。
据说北朝鲜的脱北者来中国有不少拍这种视频……
MadrasBeef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支持将主犯直播死刑,民主决定其死法。个人觉得根据受害者数量决定凌迟刀数。
毛氏腊肉蛋炒饭 欢迎来到祖安人民共和国
想起去年读过一本书《Strange Case of Dr Jekyll and Mr Hyde》(翻译成中文就是《化身博士》,很应景),为什么我会提到这本书,就是因为那本书里面的角色Hyde和n号房房主赵博士都有相似的地方,就是双重人格
双重人格就是在世界观里面有一部分是好人,另一部分是坏人
赵博士是典型的双重人格患者,生活的一部分做慈善,另一部分进行性剥削,被捕后在公开示众的时候现场谢罪
不知道赵博士是否经历过什么压力或者什么心理创伤,拥有双重人格的是真的可怕,我听说过的很多恋童癖者都有双重人格
熊熊 本熊暫時退蔥一陣子…等咱滿血復活「熊熊波動炮(閉鎖中)」Σ( ° △ °|||) .:∴冬眠のくまクマ熊ベアー様!
en010272 自由国度一漂萍
主犯“博士”被抓了,是哪个博士?
是不是小学学历的清华博士?
等一大波沙雕借这机会黑中国,感觉各个都是人才!啥事都能扯上边,为了黑中国而黑中国!好期待啊!那么有文采,有情趣,有故事的黑,为了目睹大佬黑中国,我都准备好了!赶紧的吧!
Ahaaha 观察
个人观点:新冠疫情以来,日韩和中国关系较以前转好,从中方官媒报道倾向可以看出,貌似是中方在拉拢日韩于同一战线。美国也没闲着,从年初韩国贫富不均的电影“寄生虫”夺奖到近日N号房间事件,韩国政府亚历山大。大国之间的博弈,还在不断上演
革命児 喜欢吃小熊维尼陷肉包子
这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中国都有那么多成年人被中国共产党欺骗、侵害还能为共产党唱赞歌,被女权主义者洗脑的女性被侵犯、玩弄后还能以我的身体我做主来无视现实、自我催眠。
没有色欲就不是人了

世界上还有千千万万号房

只是掀开了一角而已

有必要大惊小怪的?

一边在谴责一边关上门还不是在干一样的事

难道有人不是从他妈的阴道里爬出来的?

人模鬼样 精神分裂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习近平去香港红灯区微服私访,岂料在街上随地大小便被港人劝阻,一怒之下决定取消一国两制。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26
  • 浏览: 8226
  • 关注: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