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证实】北京东三环车挂“流氓下台”标语,遭警方围追堵截,谁该下台?

https://i.imgur.com/BMdnBTe.jpg

脑补情节:
警察:你这什么意思?
车主:流氓下台啊
警察:谁是流氓?
车主:特朗普啊,美国都死这么多人了,还说是中国病毒
警察:你别来这套,我们都知道你说的是谁
车主:那您的意思是谁是流氓?
警察:废话少说,自己想想谁不能被说,跟我们走一趟

------------------
微信传送已屏蔽 估计是真实的
肩扛200斤女人 十公里越野不换肩
1957年整风运动初期,各单位号召大鸣大放,给中国共产党党员提出意见。当时,四川达县一家帽鞋生产合作社的职工冉某给达县城关镇的某位领导提意见,并请人画了一幅漫画。随后在反右运动中,冉某因此被打成右派,不久跳下大桥自杀身亡。那幅漫画则被查出是小学5年级学生、12岁的张克锦画的。

当时,12岁的张克锦并不懂得“大鸣大放”,也不认识上述那位城关镇领导,其家人也同该领导并无瓜葛。张克锦从小就有绘画天赋,曾获少儿绘画大奖。邻居冉某请张克锦帮助画了一幅《一手遮天的×××》的漫画,讽刺这位领导。张克锦被查出是漫画作者后,因仅12岁,“右派分子”的名号似不太合适。有关领导经认真研究,最后决定将张克锦定为“右童分子”。

当时,“右派分子”并未全部关进监狱,但张克锦却被关入监狱7年。1958年4月的一天,12岁的张克锦正在小学教室内上课,街道居民委员会分管治保工作的一位阿姨将他叫出教室,带到城关镇。在城关镇,他被押到一座礼堂内,礼堂内人山人海,张克锦被反剪双手推到台上。在一片响亮的口号声中,张克锦吓得大哭。随后,张克锦被抓进监狱,当时既未向他出示逮捕证,也未让他签字画押。在监狱中,张克锦被正式戴上了“右童分子”的帽子。此后他在监狱里度过了7年时光。
大清一位人士车上挂:“流氓下台。”
结果被一位黑皮看到,要逮捕他。
车主辩解说:“我讲的流氓是特朗普,你怎么可以随便逮捕我呢?”
“你少骗人!”黑皮咆哮道,“我在这里工作很多年了,哪一个是流氓我会不知道吗?”
pincong360 忍 狠 滚
想起了另一个苏联笑话。

美国人说可以在白宫门前骂美国总统。
苏联人也敢在红场骂美国总统。
中国人学到了,在天安门广场骂美国总统,结果被抓了。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有个人在红场散发传单,但被克格勃逮住。克格勃没收了所有传单却发现那些传单不过是白纸一张。克格勃想了想,决定把发传单的人抓捕:“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跟苏联冷笑话一模一样.不过担心这个大爷会挨打!
就要习嘻嘻 德不孤,必有邻。燃旺自己,点亮他人。
不好笑。

共匪安个寻衅滋事罪,轻则行拘,重则刑拘。

有了案底,在匪国入学工作都是个麻烦事。
我觉得挺好的,可以现在第一行写一行远处看不清的小字,写蔡英文或川普。后面一行写大字 流氓下台。

这样就算被抓了也能辩解
Childhoodagain 死而復生childhood 重生
哈哈哈太有趣了吧!又沒說是哪一個流氓幹嘛急著對號入座啊?建議中國的老司機們都做一個一模一樣的「流氓下台」牌子放在車內,看看警察怎麼說!
znhpark 洗脑失败案例
见过捡钱的,没见过还有给主子捡骂的。见过捡钱的,没见过还有给主子捡骂的。见过捡钱的,没见过还有给主子捡骂的。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流氓國的流氓警肯定會用流氓手段先定罪再找法條的,這一套他們熟悉!
找法條的第一要務就是不能把國家領導人帶進案情。
看任志强被調查,結果調查通告裏隻字未提他那封公開信和乳包就知道。

樓主貼的這個小case,交警執法即可。
案由:遮擋視綫,妨害駕駛,故意干擾其他車輛駕駛員注意力,危害公共安全。
認罪態度好算交通肇事,不好就算尋釁滋事。
看照片确实是东三环,中心点略偏北一点的位置,南向北方向。大裤衩脚下,这个很容易辨认出来
問心 路過的閒人
清風不識字,何故亂翻書。
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
包龙星 让他们留在京城,丢一丢他爹包不同的脸
苏联笑话出现了!笑死我了。
我在微信群嘲讽中国人改编苏联笑话嘲讽美国。你国中青年:苏联笑话是美国人编的。
ioth ? 变量老帅
流氓?夸他呢,从出生那天起,就是土匪强盗,至死方休。坚持到底,要不《水浒》、《西游记》这种些古代难登大雅之堂的诲淫诲盗,成了“四大名著”?就是腊肉的精神病造成的。《海瑞罢官》成了毒草,号称批斗老师、家长,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真的是苏联笑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孙贼你憋他妈给我废话,我能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么。”
已删除
xihuanthomas 新注册用户
真的会被抓啊🤩这个不知道小粉看到会怎么评论,哈哈哈😄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有过这回事吗?
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

那个深夜追着殡车凄厉地喊着“妈妈”的人。

那个在一千人共用一个卫生间的隔离所看《政治秩序的起源》的人。

那个开着货车在高速路上流离失所没有归处的人。

那个坐着死去被家人抱住头等待殡葬车的人。

那个隔离在家中被饿死的人。

那个怀有身孕花了20万最终因无力承担而被放弃治疗的人。

那个怕传染给家人而给自己挖好坟偷偷上吊的人。

那个无处就医又怕传染妻小从桥上一跃而下自我了断的人。

那个90岁高龄为60多岁儿子排到一张床位而在医院守了五天五夜的人。

那个在求医院床位的微博下评论:“我家人刚过世了,空出一个床位,希望能帮到你”的人。

那个先是骂着求助者嚎丧影响心情随后又只能以同样方式呼救的人。

那个为求助而现学会用微博发了一句你好的人。

那个被盘查时用围巾捂住嘴,因买不到口罩而羞愧哭泣的人。

那个用橘子皮当口罩的人。

那个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全家都死了只好孤身一人去民政局报到的人。

那个把抵工钱的口罩全部捐出去的人。

那个写下“安心赴死”“是时候奉献出自己”的人。

那个写下“能、明白”并印上红手印死了两次的人。

那个不眠不休建设完火神山医院返回村里,却被自己村人视为瘟神的人。

那个身患白血病需要去北京进行骨髓移植,却没有途径出城,痛到想要安乐死的人。

那个穿着寿衣打电话求一张床位未果,崩溃倒下的人。

那个因疫情做不了血液透析,在社区门口哀求无果跳楼自杀,自杀后6小时遗体才被拉走的人。

那个被派出所罚写100遍《出门一定要戴口罩》的人。

那个未戴口罩被扇巴掌扇出血的人。

那个喊着我饿啊我要饿死了,老婆孩子都在家挨饿,想必你们肚子是饱的吧的人。

那个以养蜂为生、因疫情导致蜜蜂无法转场最后自杀的人。

那个为了外出谋生,长途跋涉13天,徒步700多公里,睡桥洞睡草窝,打工的地方是煤矿的人。 ​

那个无处收治怕感染老婆孩子,写下遗书想将自己的遗体用于科学研究,愿天下人不再受病痛折磨,而后留下钥匙和手机离家出走,最后死在回老家途中的人。

那个写下“死后遗体捐给国家。我老婆呢?”的人。

那个因为封城禁车只好背着妈妈四处问诊,一路走了三个小时的人。

那个把刚出生的孩子托付给医院,写下“生孩子已花光仅有的积蓄,走投无路流落至此”的人。

那个为了出门买肉,从10楼爬下来的人。

那个守着爷爷的尸体过了5天,并给爷爷盖上被子的孩子。

那个重症被治愈后回家发现家人都去世了,在楼顶上吊自杀的人。

那个60多岁独自一人承担派出所60多个警察的采购、洗菜、做菜、洗碗、打扫厨房,最后累到在走廊里哭的人。

那个在武汉街头流浪了20多天,头发白了一半的人。

那个没钱买手机上网课,而将妈妈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一把吞下的人。

那个25岁从央视辞职,在最危险的时候去武汉直播,对着门外将要把他带走的人,背诵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弱则国弱的人。

那个在领导检查时,在楼上大喊“都是假的”的人。

那个从坍塌的泉州酒店救出三个孩子尸体后大哭的人。

那个写下60篇封城日记,被封号数次,被群氓围殴谩骂的人。

那个只有七八岁懵懂跟随大人队伍里为父母领取骨灰的人。

那个苦口婆心有理有据给政府公务人员打电话说病毒要防、人也要吃饭,最后轻轻叹了口气的人。

那个深受病人爱戴,因戴口罩而被医院训斥,后感染病毒死去的人。

那个说出“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的人。
流氓不下台留着干什么,这种声明也有罪?与法理不合,与天道不合
清华博士奭 八一学校,陕西支边,38中打群架,办过奥运会
勇士。这些个公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那么多小偷流氓强奸犯诈骗犯不去抓,非得抓这个,真他妈笑话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14
  • 浏览: 21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