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者真的能断言自己是革命者吗?罗伯斯庇尔、左拉、列宁、毛泽东

今天查资料,读到毛泽东晚年(建国后)的一些诗作,他自己写的挺烂的那些,而非有代笔嫌疑的那些名作。
从作品的内容看,在某种程度上,毛泽东真的认为自己是一个革命者,是当时国际秩序的一个受害者和颠覆者。
我忽然想到,就像世界上大多数狂热者一样,一个狂热者能够意识到自己是狂热者吗?就像疯子能清醒的知道自己是疯子吗?在梦里能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吗?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我们还能够期待暴力革命对国际秩序的积极重塑作用吗?
Pepperoni ? 已停用 人间失格
(个人经历)梦里确实能意识到自己做梦,心理失调也可以是间歇性的失去理智,更有各种饱含理智的疯子(参见变态心理学),虽然这种假想毫无意义,我还是倾向认为狂热者也有可能认识的自己的偏执,只不过偏执之所以为偏执,就是无法克服自身局限性,可以是知识,可以是对权利的渴望,可以是过分的自我感觉良好。

其实每太看懂联系在哪里,暴力最终只是维持秩序的手段或失去秩序的恶果,本身不是只能催生出弱肉强食的秩序么?
至少要让其他人相信自己做的是对的,追随自己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对于毛的例子,我倾向于在林彪出事之后,毛由于林的背叛受到严重的精神打击,加上年事已高,内心展现出一种失心疯的状态。
毛确实改变了中国,从人均寿命、实字率、完成第一次工业化就可看出。罗伯斯庇尔是法国大革命后巴黎工人选出来的,问题是当时法国是个农业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