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赚钱协助国内被性侵害的未成年出国读书,且申请庇护,你们看可行吗?

我一直想为国内女性做一些事。
我想在国外成立一个组织,联合一些人权律师,协助国内被性侵害的未成年出国读书,且申请庇护,以免她们承受社会后续羞辱和冷眼。
在墙内,正常人都容易扭曲,可以想像,有过这样遭遇的女孩子在那种环境下怎么可能健康生活下去。

想实实在在做一些事。

可惜我还在靠家人,唉。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首先,親愛的樓主,既然聊到性侵害就不要以為只有女性才會被性侵
男童被侵害的也不少。當然樓主完全可以說因為我喜歡女童我做慈善就只想幫助女童,反正慈善要幫誰是你的個人自由,但請樓主認識到這一點

然後看看內容
你說你想幫他們出國,那第一個問題:他們想出國嗎?
被侵害了以後一般會留下心理陰影或創傷,很多人會就此一蹶不振
被侵害了還會想要我要出國學習的人,一定是精神力強於常人的吧。這些強韌的人是不是在哪裡都活得下去?
第二個問題,那他們能出國嗎?
能不能出國留學不只是有沒有錢的問題,還有語言課業等實力問題。別說範圍限定在性侵受害者,就算放眼全中國,外語水平足夠出國留學的還是少數。不少人還是要為了留學苦讀語言,你只找人權律師是不夠的,你還需要外語老師
那沒時間補習外語的人怎麼辦?重度創傷者怎麼辦?
要是想要為他們做一點事,我覺得可以參照國外類似機構的做法,像是為他們提供精神上的幫助讓他們從陰影裡走出來
如果一個人已經受傷累到不會伸手去抓救命稻草,你給他救命稻草也沒用
大清辣子鸡 见习反贼
难民庇护这事存在很大的幸存者偏差,可能是可能,毕竟我们亲耳听过甚至有人亲眼见过政治庇护的人。可问题是不是你被迫害了就能成功申请政治庇护,迫害的程度不深外国不批,毕竟外国没有那么多资源养难民。迫害程度深了,逃不逃得出去又是一个问题,这本身就是一种矛盾。能成功申请到政治庇护的人,往往只是一同被迫害的一大批人里的小部分,剩下的人更多是被关押、被杀害、或是死在逃亡的路上。

另外,我个人也不太建议直接让受侵害的未成年人现在就出国。出国之后即使有人赞助读书,也有很多困难要克服,语言问题、文化问题都是值得考虑的。考过雅思托福的成年留学生很多出国后都难融入当地,未成年的难度理论上只会更大,能快速融入外国生活的那都是极少数,甚至有的人她们自己都不一定有出国的念头。

比较可行的是跟你国外所在地的一些非政府机构或国际志愿者组织取得联系,告诉他们很多未成年人正受侵害,如果能找到愿意去中国的志愿者那是最好的,让志愿者与国内受侵害未成年人建立联系,做一些心理辅导,并告诉她们墙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如果她们未来有渴望出国的打算,再来安排后续的事。
庇护的原则是,庇护的申请人原则上需要符合1951难民地位公约所定义的“难民”

即五大理由,种族、宗教、国籍、特定社会团体的成员身份、政治见解

很遗憾,像这种性侵受害者(即使是未成年),往往不会被认为是 难民



而且难民审查的时候,移民局的官员往往会考虑,是否存在在母国的其他区域进行安置的可能。

如果有这个可能,政治庇护就不会获准。
汉娜怎么说 In every one of us shines the light of love
我认为可行,出国念书之后不需要申请庇护,直接找工作经济移民。

细节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努力,如何找到这些可怜的孩子,如何做public relations引起西方社会的关注跟同情,如何安置小孩们出国后的生活,如何不踩到强国的红线,避免因为毁坏强国盛世的画像被叫停。

楼主加油。
不管如何,有这个想法已经很了不起了,给你点一百个赞
后入习明泽 观察 没有人比我更懂中国人
虽然我这么说显得很不人道,但我还是要提醒你:

等你帮了这些中国人拿到政治庇护,说不定你下次看见他虽然人在美国,但还是骂香港废青,为美国打压华为愤愤不平,看阅兵式看到泪流满面,禁止别人说“武汉肺炎”。

这些被性侵的,和被社会主义铁拳的人是一样的,认为只有性侵自己的是坏的,共产党是好的,社会主义制度是好的,中国是好的,中华文化是好的。

中国人,不值得去救,除非他自己不认可自己是中国人
hun Those who would give up essential Liberty, to purchase a little temporary Safety, deserve neither Liberty nor Safety.
未成年還不如找個孤兒院類型的機構,看看有沒有辦法幫她們找到國外的父母收養
不過這行食水很深,而且也要很多關係鏈

另外,難民身份是會消失的,到時候他們會被要求回去自己的國家,比如打仗的國家仗打完了,難民就要回去。我猜啦,即使你把孩子們送了出去,等他們到成年就要回去中國,因爲外國來看,成年人可以主張自己的生活,不會因爲年幼無知被侵害。
逃离索多玛 小熊维尼
好好读书,出国念书,找个好工作,学好语言就能移民了,能用技能移民别用政治庇护,毕竟政治庇护也是很难通过的。
下辈子美利坚 今日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
大陆的真的是惨事很多但是根源不除。粉红战狼也不关心民生。
楼主很伟大,支持楼主努力赚钱,早日实现目标,将这件事情做成一个系统性的行为。
worldelite love you zindagi
我在做欧洲人权法相关的问题,只觉得庇护实在是最艰难的一条路。至少在欧盟,难民申请的等待期已经在一年以上,这期间只能待在难民营,而最终的成功率已经跌到不到三成还在持续下降中,越来越多的国家在收紧名额,而等待列表却越来越长。一旦申请没有通过,等待难民的就是立即遣返(注意这是大多数情况),许多难民被遣返回阿富汗、伊拉克等地后又死于当地的动乱,而欧洲民意对于难民的敌视却是与日俱增。

另外儿童在无人照料的情况下可能找到收养家庭更可靠一些?我很难想象法院会支持让未成年人独自出国的请求,尤其是在中国法律不支持未成年人和父母断绝关系的情况下。
想法很好但是在中国不要注册任何组织,这就是送名单的行为。可以在生活中留意然后资助你想资助的,完全单对单。
思想火炬 (国际观察员)中国社会文化与意识形态研究中心、中国共产党创办者陈独秀。现已定居白头山,欢迎做客。
我认为不可取。
被性侵害的未成年人受歧视是社会思想水平的原因,只将受害者转移出去而不提高社会思想水平和“以堵的方法治水”无异。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品葱是卢瑟聚集地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22
  • 浏览: 2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