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发展为什么没有改变中国人的思想?

为什么中国人的思想没有像韩国人那样,随着经济发展而越来越渴望民主?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支撑民主社会的不是中产阶级,而是大量的自组织团体。所以中国原子化的“中产阶级”即使钱再多,也无法实现民主和自由。

刘仲敬:首先我們要注意,“中產階級”這個概念是二戰以後社會學發明出來的一個概念,它本質上就是不正確的。不是說有缺陷,而是不正確。它的假定就是,民主社會的支持者是一個巨大的中產階級,而中產階級是由其收入建立的,但是這跟歷史發展的邏輯截然不同。我可以很有把握地說,民主社會是封建社會的繼承者,它之所以能夠維持其自由民主,不是因為有中等收入階級的存在,而是有大量的自組織團體的存在,而自組織團體跟它的收入沒有直接關係,跟它的政治和法律地位卻有直接關係。能夠維持自由的是什麼呢?就是中世紀封建歐洲自古以來留下來的各種法人團體,包括大學。

包括大學、行會的這些團體,本身都在維護自由。例如,屠夫的行會擁護勃艮第公爵,而麵包師的行會擁護奧爾良公爵,解決不了,雙方就打起來。顯然,無論是哪個公爵當權,由該公爵輔政的法蘭西王國都是拿這些行會沒有辦法的。這就是封建性的自由。民主社會由封建社會直接轉型而來,它的自由是什麼?就是我們所說的NGO。如果說誰誰誰幹了什麼事情,美國基督教保守派要抗議了,或者左派的公民權利自由協會要抗議了,或者說是黑人權利平等協會又要跳出來了,這些團體彼此之間的關係跟牛津大學和牛津市的關係差不多,經常是你死我活,誰都覺得對方是邪惡勢力的化身。但是他們的衝突和平衡保證了民主社會的存在,保證了任何一位總統都不敢隨便胡來。如果這些團體不存在了,那麼行政官的專制就會不可避免。

這些團體是中產階級嗎?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但它們的鑒定標準肯定不是錢多錢少。廣東十三行的那些商人比起歐洲商人來說要富裕得多。威尼斯和倫敦剛剛建立的時候人口不過一萬,他們那些所謂的商人有一多半都是鞋匠和手藝人,論錢來講的話比東方大君宮廷裡面那些養尊處優的金銀匠差得多,但是他們有行會。這個行會允許他們:第一,選舉市政官的時候他們有份;第二,他們可以驅使他們的城鎮向包括國王和教廷在內的其他政治勢力宣戰;第三,他們的城邦內部打內戰的時候,他們的行會可以像一個小共和國一樣武裝起來去打別的行會。這些力量保證了他們的自由。而錢更多、但是可以像家畜一樣隨便宰殺的那些宮廷金銀匠和桑弘羊那些鹽鐵官商是做不到這些的,所以他們維持不了一個民主社會。
荣誉非国民 老婆严令禁止键政,偶尔偷偷冒个泡🤪
经济发展导致政治变革的理论是这样的:

个人经济水平的上升会产生更多的政治诉求,一般要达到中产阶层才可能积极追求民主化。
中共的经济贫富差距极高,中产阶级数量并不多(不超过5%),其中还包含大量靠996超负荷工作换取经济地位的伪中产,和依附体制获得财富的既得利益集团。这样的人群不足以产生民主诉求。

据说习近平通过研究苏东剧变也得出这个结论,即国民经济水平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普遍维持在衣食无忧但没有太多闲余资源的情况下统治是最稳定的。
暴动喵 gay 在西方民主国家会支持中间偏左的社会自由主义政党,在中国则希望先建立民主宪政再谈左右之争 光复中华,时代革命!
其实我一直对经济发展带动民主转型是比较怀疑。
前面有答主谈到了刘仲敬说的社会自组织对民主的作用,我觉得说得不错(当然,我不是阿姨粉,只是单纯觉得那段话有一定道理)。
在这里再补充一下我的观点:经济发展很多时候不仅不会让民众产生民主诉求,相反会成为独裁统治者为自身政权续命的手段,突尼斯前独裁者本阿里的“面包契约”(民众牺牲自由换经济发展带来的面包)和大五毛宋鲁郑提出的“绩效合法性”说的都是经济增长加强专制统治的道理。我认为中国的民主化不会随着经济腾飞而来,而是会随着中共国经济衰弱、民众对现行体制彻底失望而来。
中宣部每年预算几千亿,一刻不停地给p民洗脑,洗了70年,成果相当显著
经济发展不会产生民主,不然苏联二战后几年就该实现民主了,极权国家只有经济发展之后衰败,人们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需要制定规则而不是天天为朝令夕改的极权统治担惊受怕才会产生民主。
zmshdlaoge ? 大一统分子
因为大韩民国的国体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根本不同

议会政治、多党选举、分权制衡这些民主的基本原则在任何时期的韩国是不容怀疑的政治正确,韩国对威权的暂时性上存在共识,韩国人潜意识里把经济发展当作实现民主的准备。

中国的政治正确只有党的领导,只有一党专政才能叫“真正”的民主,中国人的潜意识里认为中国已经实现了“人民当家做主” ,因此中国人只会把经济发展归功于当前共产党的英明领导
改变了啊。你看89年广场上那帮人还觉得中国民众可以被唤醒。你看现在的自由派还有几个这么naive的?
通过中国最近三十年的发展来看,是不是能证明经济发展就可以带来民主是个伪命题了。

当年克林顿政府的时候,大部分智库都支持这个观点。不过对于经济学也好社会学也好,都是基于假设的基础上。

三十年前,经济发展可以直接和民主联系起来,因为大部分的民主国家都实现了经济腾飞。共产主义国家理论破产,经济面临崩溃。在这个基础上设立的假设,当时看是没什么问题的。那是在独裁国家开始接受资本主义之前的事情。还没有人预见过,独裁和资本主义的结合能产出什么样的怪物。

从头到尾,社会主义这个名词骗了多少人。他们没想到,独裁国家的社会主义只是幌子。为了给政权续命,发展资本主义完全只需要解决理论上一个发明而已。像中国这种国家资本主义加独裁体制,除了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做幌子欺骗民众,它跟社会主义是一点边不沾的。

这几年学术界需要讨论的是(已经在讨论),民主/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独裁/文明社会/-这些元素定义上的混淆和错误的假设给文明社会带来了多大的威胁。对于即将到来的历史转折点,学术界需要新的理论支持。

不是capitalism vs socialism。 那是不是totalitarianism vs democracy 是不是cult vs civilization

至于中国人,生活在一个封闭环境下多年,几代人都没接触过文明社会的洗礼也没有任何思想启蒙。说到发达国家就全是满脑子物欲横流的生活。也许很多人知道中国怎么不好,但是大部分人对外界缺少正确得认知。这种经济和社会基础上,墙越高,共产党就管理起来越得心应手。加上民主社会的一些问题被放大。中国的老百姓现在深信,西方社会水深火热,只有共产党能救中国。

包子上台以后,思想上严重退化,还要退化下去。除非西方社会从高层到民众都深刻地认识到这些事实,下定决心不再给共产党续命,经济外交逐渐脱钩,不然我对中国老百姓的未来真的很悲观。但是共产党扩张的手段粗暴拙略落后,眼看着东南亚国家老百姓揭竿而起,西方国家开始觉醒,希望我们能更快地在有生之年看到我们期待的未来。

想到牺牲的香港的同学们(没脸叫人家同胞)。64逝去的那些年轻的生命。我希望有生之年能回到广场,祭拜同学们。

(每次写道这里都是满眼泪)希望大家都努力变得更聪明,更有知识,更有见识,更自信。只有这样才能远离共产党中文洗脑的陷阱(现在真的到处都是)。
Be_a_human 新注册用户
渴望民主自由的都選擇移民戓出國了啊
而且爭取民主自由要付出很大的代價還不一定成功
全职猎人 黑名单
经济发展怎么可能改变中国人的思想,反而贪财是万恶之根,大家想发财会使道德败坏,就像历朝历代一样,全民堕落
蔡孝乾 爬雪山 過草地 眾人拾柴火焰高 一舉殲滅省工委
中共的裙帶資本主義導致貧富差距不正常的大 極端貧困的窮人太多

我都懷疑中共是故意設計這種社會狀態
有利挑動群眾鬥群眾  方便統治 而不是單純貪錢
因为贫富差距,少数的中产阶级选择把子女送出国,而大量的底层劳动者面对的是前途黯淡的996生涯,习给出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观叙事则恰好的给予这些人一个盼头
因為黨把經濟發展變成了自己的功勞,伴隨強大的洗腦教育和宣傳,很多人便覺得經濟成果都是黨給他們帶來的
qsydtyymyhcslx 相信有神论的物理学博士( •̀ .̫ •́ )✧
经济发展永远也改变不了人的思想。
只有教育能。
我覺得通常意義上經濟上升導致民主自由的思想是在思想沒有遭到控制的基礎上的. 比如經濟上升從而教育變好, 人們有精力和興趣思考, 藝術, 討論變多等等. 換句話說基本需求沒問題了思維活動就變多了, 而自由的思想會帶來理性, 自由民主等思想.

但對中國不適用, 因為中國下大力氣進行思想控制. 洗腦教育, 言論管控, 宣傳. 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中國的行為可以被概括為信息控制 --- 控制人能獲得和表達的信息. 而信息自由實際上帶來的, 或者說保障的, 是思想的自由.

總結一下, 經濟上升 → 信息自由獲得和表達 → 思想自由 → 民主自由. 這個式子在第二項就斷了.

雖然離題, 但我還想就勢說一下按我這種邏輯, 也就是說關鍵在於信息自由, 我們如果想傳播民主自由的話怎麼做.

在這種情況下, 我覺得翻牆的意義是非常重大的. 網絡技術的影響是深刻的, 雖然中國在網絡上逐漸加大控制, 但也常有漏洞.
只要翻牆了, 就有可能性. 傳播翻牆方法應該是在牆內宣傳民主自由的第一要務, 因為總是自己親自發現的更能深入人心.

當然直接的影響也是重要的, 但我覺得需要注意一點那就是要考慮到對方獲得的信息和我們的信息的差異. 如果你把觀點基於一個他不承認或不相信的信息, 那效果可能不好. 更好的是就事論事, 在他也能看到的往深挖掘. 很多時候不在於舉出很多事實, 而在於獨立思考的方式. 其實很多政治上的事都是共通的. 只要掌握了思維方法, 在其它事情上也能觸類旁通. 比如以個體而非國家為出發點.

說到底, 民主和自由不僅是一種所謂更高的追求, 其實他和經濟上的追求一樣基本, 是人類共同的基本需求. 而且對非趙家人來說也能促進個人的經濟需求. 中國已經有很多人有這種需求. 而信息自由的需求就更多了. 只要能把信息自由, 民主, 等歸為人類的共同需求, 相信人類共通的, 內心深處的人性和理性, 並不是沒有希望.
ioth ? 变量老帅
因为中共主动扶植了大资本家,官商勾结。
下层才是洗脑的作用,双管齐下。
昨天 出租车司机还说,要是可以罢工就好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17
  • 浏览: 3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