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宋朝军事弱?

欢迎大家各抒己见。
guibuhai Thinker
早年输入的内亚武德过期了呗。

看南北朝直到中唐以前的桂枝史,四个字的各种奇葩姓名比比皆是,总之一看名字就不像汉人。就像今天的米国科技公司,员工各种肤色各种奇葩姓名的都有,一看就不是wasp。桂枝士大夫通常只看得到多元化diversity带来的动乱,张口就是安史之乱毁我盛唐啊蛮族涌入毁我罗马啊,却看不到多元化diversity进程给旧体系注入的活力和生机。

后来虽然有战斗民族沙陀人入主中原干烂流氓无产者朱温的后梁一度拨乱反正再度输入武德,但好景不长,战斗民族沙陀人的胜利果实还是被桂枝本土流氓费拉窃取,在此基础上建立了宋。

宋的主要战略目标之一的幽云十六州早在唐朝就已胡化,唐将战争中大量高句丽遗民/突厥内迁部落/中亚杂胡迁往河北与汉人杂居,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一个尚武重英雄,彻底摒弃桂枝儒家费拉士大夫价值观的类似哥萨克的文化共同体。这个共同体的在安史之乱/宋辽/宋金/金蒙战争中非常活跃,安史集团的将领大多是河北出生的胡二代乃至胡N代,或者受胡人影响很大的本地汉人。宋金战争导火索郭药师,替大金国效力的北方汉人将领,蒙元初期的汉人世候,不少就出自这个群体。在他们看来安史/辽金蒙元才是值得追随的真英雄,而赵宋不过一帮无赖费拉。可笑赵宋还一腔情愿的以为人家心向祖国盼望王师,还想救同胞与水火,用"忠君爱国"给河北人洗脑。我看哪怕没有辽金,宋都不一定打得赢幽州。事实上宋灭山西的后汉都打得很艰难。
winkcat Thinker
北宋军事不弱,但的确没有历朝历代一些明显以军事建树著称的王朝强。

相对来说宋朝应该分南北宋,这两代之间的军事问题不是同一种。

前者北宋类似于晋朝,建立在一个已经有统一趋势并且在上升期的王朝基础上,而篡夺政权的人为了稳固政权都被迫削减军事上的不可控因素。

每个王朝初期的军事能力强悍,往往是基层将领拼杀出来经验后,从淘汰里逐渐成长为非常有能力的战略统帅,而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大一统长期王朝的开国元首是不具备军事能力的,相反往往这方面军事能力优秀。

五代十国统一的升序,是从李克用派系分裂出来的诸多人马,再到石敬瑭起兵后,刘知远、郭威一系拉拢起了一支有行政和军事素养的强悍人才,柴荣的时候则开始正式发力,君主的个人军事才能远超部将,亲自打造的殿前军战力也是唐初以来的精锐。

但柴荣和郭威都算是早死,他们的建立的体系就很不牢固,没有形成一个世系。

最后是殿前军的分裂,导致了后周被陈桥兵变颠覆,而且因为赵匡胤出于这个体系,所以后世整个北宋基本都围绕着如何打击藩镇与禁军内部精锐这一点来执行。

跟赵匡胤同一级别的人里,张永德、慕容延钊等归顺,李重进、李筠、韩通等人都纷纷反叛,导致了从刘知远时代开始累积的大量优秀人才内讧分裂,间接的银发了宋初军事羸弱,只能依靠赵匡胤一系的问题。

同时陈桥兵变在前,赵匡胤在削弱殿前军的手法上,也沿袭了表面升职,实际动辄找茬削弱的做法,慕容延钊升任殿前都点检,但出兵却被李处耘节制,类似的手法有很多,赵匡胤是用人而制人,在很多人原本级别不比他低甚至平起平坐的情况下,被迫采取这种手段。

对外的哪怕是亲信石守信,也是采取长期削藩的政策,而并非故事一样的杯酒释兵权。

这样的基础下,整个北宋没有继承后周建立数十年的军事优势,在柴荣时期对辽兵与北汉可以做到合并尚且战胜大破,就是依赖柴荣本身的优秀能力,以及殿前军为首的中央精锐亲兵。

北宋后世的文官抑制武官,边缘化武人地位都只是多种控制中央精锐部队的基础上,而且不是没有过大改,反而改革后期颇多,以至于出现了冗兵多在禁军,而不是厢兵等边兵居多的问题。

本来该确保战斗力的中央常备军,为了抑制潜在的政治风险,多职称和职权覆盖在其上,导致了对禁军分权居多,但却缺乏可管控性,以至于吃空饷问题严重,战争效率低下。

简单来说,禁军涵盖范围大,保障了边兵藩镇难以造反,而禁军人多可能重蹈陈桥兵变覆辙,北宋裁剪将领让初期军事能力无以为继,接替将领负责管制的则是一大堆职权重叠的职称,大量的小职权武将被大量的多治权文官所管理,避免了第二个赵匡胤出现。

但这就导致一个问题,看上去人多的禁军臃肿,战力无法与中央精锐这种说法匹配,而实际上禁军很多时候随着体系的发展,到后来就变成了吃空饷,人是不足够的,同时又因为徭役的问题,另一方面真的多了很多人,但战争需求与名额不对称,南宋慢慢随着外敌入侵,演化成藩镇不受控,中央养不起又解决不了问题,干脆坐吃等死的局面。

在北宋中期,禁军的实际战力是比较符合制度设计的,经历了北宋初期对军事将领的裁制后,指挥系统慢慢爬升回一定水平,同时又没有下滑到到后来的“禁军”水平。

三冗到宋朝皇位传承的设计,都是基于五代十国不稳定的军政环境而定,哪怕柴荣本身的军事能力算是比较出色,他对殿前军的信任都有有限,不断拉一派打一派,目的就是避免他父亲和前几代的事情发生,要知道郭威是造刘知远死后造老东家的反,刘志远也是造老东家的反,石敬瑭也一样。

所以柴荣就年龄上来说,在他活着时已经出现了一个解决五代十国内部叛乱的契机,但他寿命太短,他的父亲郭威留给他的法统性与班底都不稳定,甚至出现了跟柴荣差不多的外戚有可能跟柴荣争地位的情况,那他多活十几年再打几次高平之战,差不多也就可以建立一个非常稳定的军功集团去压到一切,毕竟他活着时面对的是从刘知远时代就积攒下来的大量军功将领。

而后来宋朝抽调厢兵入禁军去控制民变和军变的手段,实际上是特殊时期做法被扩大和常态化,管理的职权混乱,让吃空饷的冗兵员额问题严重消耗朝廷的控制力,出了兵调不动,实际上前线的人又没有的问题,皇帝除了前两代外,大部分都完全没有上前线作战的能力,这就造成了不可能再扶持一个以皇帝为绝对核心的军功集团,只能靠外放的军人自己淘汰出一个忠于朝廷的部队体系,然后再靠朝廷的威慑来保持微妙的平衡。

如果宋朝是赵匡胤跟朱元璋、李世民一样,完全靠自己年轻时马背上打下来,个人权威与部下的可信度都得到过长期的军事考验,而不是多个军功寡头互相拉锯,让赵匡胤维持一个随时翻车的平衡点上,宋朝基本不需要维持后世看来很多余的强干弱枝制度,明朝同样处理这个问题,但就没有唐末到五代十国对藩镇的态度包袱,相反宋朝无法实行府兵制,对厢兵的控制与对禁军控制的失效,都注定了他们无法跟其他朝代一样有军事成就。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说来说去就这么几条

1. 边镇权力被收。没财权,没指挥调度权,兵将缺乏默契。

2.畜力不足。大家说的马被辽国禁运,牛也一样很缺,只能跟辽换一些🐏来吃。打个西夏每次要征发十万以上的民夫,后勤严重不足。

3. 中国历代对外能打的王朝,一定要从西或北面吸收其它民族的战士为自己打仗。一来这些人本身战斗力强,二来他们对当地比较了解,还说不定能带来技术。宋灭了北汉之后,基本就停住了怀柔远人的脚步,北边被辽堵住,西边被西夏堵住。连归义军都收不回来,只能收一些羌人做藩军。多数部族人口投奔辽或西夏。

4. 重文轻武。科举制的弊端不是说说玩的。到今天中国人还是做题家民族,外战外行。

5. 瞎折腾。王安石变法和改黄道都是祸国殃民的政策。

其实这些,朱熹和南宋很多文人大体也都总结过。北宋在澶渊之后,只有向南发展一条道路。想跟人西夏打重开西域,但即使打赢了,后面强大得多的辽国会坐视不理?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这些事情说明,宋代在它成功建立的几百年时间内,切断了通向中亚的道路,使自己陷入技术落伍的境地。这件事情有几条草蛇灰线可以显示出原因来。安史之乱以后,唐朝的文人士大夫一直有一个共识,事情之所以搞糟,就是因为以前的皇帝,特别是唐玄宗,不应该引用异国文化,不应该用蛮族将领。白居易特别写了诗,说是「禄山胡旋迷君眼,兵过黄河疑未反」,他把龟兹的音乐和安禄山的反叛联系起来,认为这都是胡人的东西。皇帝如果不那么热爱胡人的话,没有杨贵妃,也不会有安禄山的,今后我们要纠正这个错误。

宋朝果然要纠正这一个错误,也就把传说中的杨家将变成牺牲品,因为宋朝的立国精神,就是要纠正唐朝大用藩将的错误,它要把这些藩将排除出去,而被排除的藩将当中就包括民间传说中的杨家将,因为杨家将恰好是北汉系统留下来的藩将,而宋朝就是要纠正残唐五代的错误。

重文轻武是什么意思?我们不要说这仅仅是个职业分工的问题,因为在残唐五代,文武之别就是种族之别,这点其实陈寅恪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可以说,在南北朝时代,武将多半是鲜卑人或者是胡化的汉人,而文臣多半是汉人,或者是儒化的鲜卑人或其他什么血统。这里面差别,主要不在于血统,在于文化上面。双方都有对方替代不了的作用。残唐五代情况是什么样的?什么是藩镇之乱呢?就是中亚雇佣兵的叛乱。而士大夫阶级要重文轻武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要压住这些异族势力,最终把他们排出去。而宋人为什么积弱呢?就是因为排除了中亚的蛮族军事集团以后,它采取了一种纯粹的雇佣兵体制,宋代的军队不再像是郭子仪时代,招什么李光弼(契丹人),白孝德(龟兹王族后裔)之类的胡人武士来打仗,只有这些胡人武士才能打得赢安禄山和史思明这些组织的另一批胡人武士。

而宋朝在消灭了杨家将这批中亚武士的传承后裔以后,完全采取了招市人为兵的做法。市人是什么,就是没事干的流氓无产者,打不上工的流氓无产者。能打上工的话,他可能就不愿意去送死,实在打不上,连找工作都找不到,你只有去当兵吃粮了。宋代开启了晚期帝国的当兵吃粮的传统,也造成了这个当兵吃粮的军队一点战斗力也没有。宋代没有战斗力,有很多原因,包括有很多人提到的,没有中亚的战马。但是中亚的战马是中亚军事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不是一个孤立的组成部分。它和中亚的武士团体,中亚的军事技术,尤其重要的是,跟中亚连续不断的技术输出之间有不可分割的联系。技术输出不是静止的,它是在不断演变和改革当中的。如果你处在连绵不断的部落战争中间,这个技术演变对你来说是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如果你把这些东西都排斥在外的话,全靠招募那些找不到工作的流氓无产者给你当兵的话,你就完全退出了这个过程。

所以我们可以说,靖康之耻和宋代的灭亡都不是偶然的,它实际是宋代切断了中亚道路,切断了技术输出路线的一个必然的结果。辽、金、元、清以中亚的部落为中心,重新接通了这个线路,暂时恢复了优势,但是一旦它接管了汉地,一旦有了重新建立大一统王朝的希望和可能,那么这个同样的过程又要重演了。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兵员素质低,大宋老百姓比较富。去当兵的都是些乐色,缺乏良民兵。打仗也没啥动力,抱着混的心态。
兵员素质还是挺重要的。比如美国大兵和中共正步军。

将军权力小,北宋重文抑武,收紧兵权,让文臣管兵事,军权分的混乱闹出的惨败贯穿北宋一朝。
虽然南宋初年军阀头子们一度有复苏之势,但赵构由于有被军阀头子虐待成不孕不育的惨痛经历,最后成功唆使他们狗咬狗成功收回兵权,在这期间张俊和韩世忠这些人都算的上劳苦功高,或者说识时务。代价是岳家军这种有战斗力的私兵很快就消失了。
当然并非全是弊端,客观上避免了军阀头子割据一方。虽然依旧发生了川蜀差点割据的p事。

北方辽人(金)汉化程度相对前朝高了,政权稳定性强了。这时候汉化并非贬义词,由于辽金这些王朝都占据了一部分汉人地区,他们的人力和技术都有所大幅提高,甚至客观上延续了游牧王朝的寿命,有点类似于马扎尔人定居匈牙利,保加利亚人定居于巴尔干。新兴的定居游牧与旧有的农耕文明刚接触时农耕不太好打。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可以了解下古代最重要的军工产业,养马业,中国历朝是怎么一遍遍引种又一遍遍搞砸的。瓦房店技术退化自古以来。古代马比人贵,起码比中国人贵,金人把送人运到西夏,十个送人可以换一匹蒙古马,从这个角度汉武帝用十几万低端汉人从费尔干纳换来几百匹顶级军马赚大了。然后大汉的军工是不是要起飞了,肯定没有,几代汗血马就退化的不行了。金人来到大送境内旅游顺便灭几支宋军,大送士大夫参观金军,惊叹金人人如虎马如龙,和清末士大夫感慨铁甲舰一样惊掉下巴,你大送落后文明自然打不过天顶星科技的大金不是。
宋吹最喜欢拿抵御蒙古半个世纪来吹宋军不弱,事实就是蒙古进攻南宋的过程中自己也在内战,光忽必烈打阿里不哥就打了好几年,蒙宋之间还停战了几次,每次都差不多10年左右,最长一次停了10几年,从窝阔台算正儿八经灭南宋也就20年,最后的崖山战役,实际上也是蒙古以少胜多,一波流爆掉数倍于自己的宋军和海军。反倒是蒙古三次大规模入侵越南被暴揍回去。
回復樓上問題 宋朝幾乎沒強大過 而是越來越弱 別被網路文章洗腦了

北宋初期還能勉強抗衡,後期越來越弱

前朝失去燕雲十六州造成無險可守,之後失去涼州造成缺乏戰馬導致無力反攻

但根本原因是重文輕武;皇帝擔心武將造反(畢竟宋朝開國皇帝趙匡胤就是武將奪權)
寧可喪權辱國 也不願意支持武將
即便是文人朝廷也相當封閉,畫地自限 虛設官職導致黨爭 避免文人掌握過多權力

宋朝就是不努力傻b,結果就是軍事、科技、經濟全都輸給周邊國家
當時的西夏已經透過西域得到冷鍛技術,西夏劍鋒利無比
後來的铁鹞子跟金國的鐵浮屠、大寮馬鞍 宋朝全都製造不出來 這樣的國家會強?

在古代馬就相當於現在的車子,所以有戰馬的北方民族可是相當富有的
窝佬路过的 In primis venerare Deos.
有些支性不改的文人就不愿意面对一个真相,内亚军事技术就是高于东亚大陆,辽金夏铁鹞子军,宋敌不过就是敌不过,后期南宋遇到更强大的蒙古帝国直接就投降了,接着被送去对马海峡喂鱼。


技不如人这么简单的四个字因为违背了士大夫的幻想的家国天下叙事体,就是没法承认。
歪个楼。

有没有地理决定论的葱友?
近3500年中国历史上曾经经历过三个气候温暖湿润时期和三次大规模的变冷。其中第三个寒冷期发生在宋元之间。(第一次大规模变冷发生在西周,《竹书纪年》中有公元前903年长江、汉江结冰的记载。第二个寒冷期,对应的是中国历史上的魏晋南北朝。这个时代出现的是五胡乱华之后的十六国割据局面。)

经历长时段的气候变冷,草木凋零、粮食减产和连年瘟疫与战争,中国的政权达到了一个新的临界点。在公元1234年这个临界点,和宋代赵家王朝征战百年的游牧民族大金国瞬间崩溃,被新兴壮大的蒙古人政权消灭;而南宋的赵家王朝也不过是在王朝覆灭前苟延残喘。蒙古人建立的牧者王朝,成为亚欧大陆有史以来最大疆域版图的帝国,那正好是气候寒冷的时候。

在气候温暖的时候,中国北方的游牧政权与中原农耕世界和平共处,一旦气候变冷,游牧民族的放牧业出现障碍,为了不被饿死就必须南迁,与中原政权争夺南方的草场,战乱也由此而来。每次气候变冷,北方游牧民族政权南部疆域的版图都必须扩大,如果不能扩大,这些游牧民族政权就会灭亡。

当时的北方游牧民族真的是为了生存而战斗。1176年的冬至日,时值南宋,江淮之间常遭蹂躏之际,姜白石过扬州,“夜雪初霁,荠麦弥望”,进城只见“四顾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昔日繁华鼎盛的扬州不见了。

连扬州都下雪了,想想更北的北方是个什么状况。必须跟宋朝拼命啊,为了部落,为了草原,为了生存。宋朝根本顶不住啊!
樓主為什麼會覺得宋朝軍事弱?

宋朝軍事很強。
宋朝時是重騎在兵界稱王的時代。宋朝以重步對重騎,御金元於國門之外,國內富足安康,弱在何處?

一直到蒙元被漢同化,漢兵漢將+蒙古重騎,方纔對宋形成軍事優勢。
紅鷹同蒼狼 我反对一切形式的政府和有头组织,我的一生本该是和所有的政府的作战的一生
是弱,弱到享国319年,弱到磨死了蒙古4个大汗,弱到拉屎不用树皮蹭
东辽王国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说实话国人太迷信自己古代的强大了,这点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还是港台都一样。完全就不看唐太宗有给突厥称臣献贡,唐朝有六陷国都天子九迁的屈辱史,而像看a片一样只看高潮片段,又或者天天刷短视频,只为满足生理(精神)上短暂的愉悦和胜利。

宋朝领土小但都是实控,真正实现了秦朝的政治体制。奠定了明清甚至中共大一统,皇帝老儿至高无上的基础。


现在墙内清一色吹捧汉武甚至隋炀的,不顾这几个对国家有多大破坏,违背他们嘴里的唯物发展观和科学发展观。完全应和习近平及中国现在的四面树敌的风格和天下无敌的心态。反正爽就完了。
我也看到过这样的观点,宋在军事上如果真的弱,那么在那个年代,是没有活路的。

一国灭另一国,根本上的原因不会是仅仅因为军事力量对比。

宋代应当是封建时期(虽然也有观点认为宋代已经出现一些资本主义的苗头)相当进步和发达的一个朝代,唐宋明,这三个朝代,我认为是中国历史上顶尖的三个时代。秦也不错,但我认为在思想上不如唐宋。
ioth 变量老帅
朝代直接相比,既不专业,也没有意义,不能像“阿姨”、“易中天”一样说书。
简单举例来说,秦朝符合“强大”这个概念了吧?元朝呢?那为什么是者最短命的朝代?

秦一统中华之前,并没有朝代和中国的概念。军事反而有孙子和孙膑这样的军事家,也有白起这样的战神。

汉之后 的中华朝代统治,就是儒、道、佛的宗教和士绅地方管理的比较。

在宋朝这样承前启后的朝代,根本不会把抵御辽、夏、金、蒙古,作为国家要务,治寇才是需要经略的。
对比一下明朝就知道了。
因为几个能打的兵源地,比如山西都不是北宋的地盘啊,北宋末年战力最强的兵源是陕西的边军。再往后南宋能打的更没有了。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a5iZSdHDA

youtube 博主 cheap 的“宋朝為什麼這麼弱?宋朝真的弱嗎? 以世紀帝國解說”可供參考。
个人觉得是没自然屏障.

貌似历代皇朝除了宋朝都有长城防游牧民族.
awsdddd 天诛奥古斯都
重文轻武是很大一点,坑爹的禁军和厢军制,军队的后勤军队自身管不了一旦遇到坑爹监军就gg再加上赵二的车神操作送了大批的经过五代十国厮杀的精兵被送的差不多新兵多半是废物,如果不送那么多老兵再配合合理的兵制宋朝不至于长期守城。
DeusVult 雅利安圣战
那个时代别说宋朝了,崇尚武德的波兰和匈牙利(这两个国家都是日后的抗土先锋)屎都被草原野蛮人给艹出来了,如果不是窝阔台去世,说不定蒙古大军都能翻越阿尔卑斯山一路南下到南意大利,活捉了那个罗马皇帝腓特烈。

问题不是宋朝军事弱,而是草原爬杆野蛮人军事能力太强,毕竟草原男人们人人都是职业士兵,随意殴打宋朝和欧洲这样需要战时征召农夫充人数的国家。
大清辣子鸡 见习反贼
古代中国多数时候指中原、江南以及河西走廊地带,基本属于被高原、山地和沙漠包围的状态。借着天然屏障当然打胜仗概率高。自己强盛的时候跨过天然屏障碾压别人一番,比如卫霍征匈奴、李靖征突厥。别人强盛的时候也能借着地利自保,不至于太丢人。但一旦打出去也是原形毕露,白登之围、土木堡之变、杨广三征高句丽都是例子。五代的时候丢了燕云十六州,宋朝没了天然屏障暴露的实力。宋朝军事不弱,只是其他朝代也没吹得那么强。
就是赵家人造反起家,对军人防的太厉害了

字数字数
如果宋真的弱 蒙古能打到歐洲 宋應該一早被打下才對
主要还是对军人的管制太严.就像现在的电影管制,互联网管制一样.
电影管制后无大片,无大师.
互联网管制后无创新,只有山寨和奶头乐(比如抖音).

但凡优秀的将领,带的兵多了,赵家皇帝首先想的是他会不会造反,而不是他北伐的兵力够不够.
到了明代,痛定思痛,总算是对武将的猜忌不那么变态了.然后明军就打过了山海关.
但到了崇祯,老毛病又犯了,成就了努尔哈赤.

汉地依靠冶炼,火药,军事工业的领先,是可以支撑下去的.但赵家自断手足,就没得救了.
没了赵家人,汉地的一帮泥腿子都能打败蒙古人.马不够,骡子凑.元末的红巾军,清末的捻军,都没有机动性问题.
維民而止 悲觀主義和理非
宋軍事積弱的原因樓上已有諸多分析,但我覺得更重要是文人掌握的軍事中樞沉醉於決勝於千里之外的傳說,卻又無諸葛丞相或周大都督之能,上至皇帝下至樞密又喜歡授以陣圖,要求在指定戰場布指定戰陣。這個機制下韓信也無力回天。
而宋朝之所以治安好,是因為宋把治安懚患都放入軍隊,以至於軍隊太弱。
再者宋經常以一州之力抗敵,人家卻傾全族力量。
但要說科技差我不同意,能在封建時代列裝熱兵器,那要很龐大的資源才能點科技樹到這個程度,最終還要輸我認為不是科技問題,是戰術戰略問題
五代皇帝换的很快,反而相权能长久掌握国政,比如冯道名震天下连续做几十年,皇帝换来换去他却稳如泰山。有宰相胜过天子的情况,又有武人拥立皇帝的情况,所以赵匡胤登基以后就开始搞中央集权削弱宰相和地方。

宋代军事弱小的原因就产生了。

一是地方贫弱,赵匡胤取消五代以来地方长官军政一体的情况,将节度使改为在京办公,实际就是架空。然后派中央朝廷的官员去地方治理民政,这个官员的名义基本等同于钦差,属于京官序列,所有的地方政府都被朝廷派去的这种京官暂管,定期更换,相当于现在把所有省长、市长叫到北京一人发几个小姐天天纸醉金迷、改为习主席派中央小组成员去地方代替他们。而且还设置转运使,把地方上的税收、物资都转运到京城,由京城再下发,不在地方搞储蓄。因此地方上失去了中央朝廷的军队保护的话,就完全等于不设防,靖康耻时开封一破,全国失去抵抗力量。

二是军制奇葩,五代战乱太过,人民死亡太多,征兵困难,因此各政权抓壮丁时要在脸上刺字,称之为配军,久而久之配军成了最底层的代名词,几乎等于奴隶,和自由人身份区分开来,战斗力比较低下,士气也很低落。宋太祖从中挑选精锐编为禁军,却不解散剩下的,沿用五代的制度延续下来很多配军,被称为厢军。厢军完全没有战斗力,朝廷连地方上的防御都不敢让他们承担,而是让禁军去轮番驻守各地。禁军因此不够用,又要募兵,募兵也没有裁军和退伍机制,导致军队越来越多。财政负担越来越严重,而且为了防止武人叛乱重演五代,又要分离将与兵,到处调兵遣将换防,确保双方不熟悉,年年动员,花费巨万。

三是战争资源缺乏,战马出产地全部落入敌手,南方没有好种、好地,只有靠驽马,王安石时代朝廷送给民众马匹,民众可以拿其耕地,战时交还给军用,可见宋军战马素质。优良的铁矿也在北方多,南方少。

四是无险可守,自秦以来的北方防线全部丢失,赵匡胤定都开封是因为他要往北打,而攻守之势变化以后,开封无险可守,全是大平原,退入江淮后才有了天险,但宋朝一定要北上中原收复失地,浪费有生力量,最后搞得长江也守不住了。

综上所述,赵匡胤坑了宋朝,混乱的军制,错误的定都点,过分重文抑武,亢官亢兵,都是他的责任。当年他的幕僚给他出策,先打北方还是南方,他选择了容易的南方,把北方留给后来人去打,他弟弟即位后在北方战争中中箭,回来就死了,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夏商时期游牧民族有高科技(西亚发明的冶铁),一波一波地征服中原土著。

秦汉唐时期中原土著发展了高科技(炒钢、农业),基本和游牧民族持平、甚至占优。

宋朝之后原有科技树停滞太久,周围游牧民族追赶上来。而且辽、金、蒙古学到了中原的制度优势(中央集权)。于是中原现得衰落。

到了蒙古更不得了。因为中亚人口繁衍,有了足够的食物、奴隶,支撑游牧民族一路抢劫。于是蒙古先抢了当时世界最文明的阿拉伯,拥有了当时最发达的军事技术,然后回头灭宋,连文化上都不鸟汉文明(色目人排第二,汉人最高才第三)。

明朝跟宋差不多。因为蒙古衰落了。

等蛮族再兴起一次,八旗就再次入关,如入无人之境。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娜娜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06
  • 浏览: 4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