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姨学解读《水浒传》?

感觉《水浒传》本身充满了姨学风格,体现出了古代张献忠,费拉,赵老爷等等群体的风格,是一部把朝廷文化与流氓文化描绘地淋漓尽致的好书。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老实说来连阿姨自己都承认姨学就是十九世纪诸如辉格史学的瓦房店版本而已,姨他老人家自己说自己像马基雅维利主要特长是了解列宁主义而不是什么研究英国史之类的老学究,姨学无非是把西方世界早已烂大街的研究以一种简洁方式传播到洼地罢了。
具体到水浒传,水浒传明显是自发秩序战胜官方意识形态的一种良好明证,水浒传的社会才是所谓明代儒家社会的真实状况,春秋儒家的道统早已跟随秦制灭亡,外儒内法的士大夫只不过是通过阿Q精神把征服者粉饰为君父的沐猴而冠罢了。也正是因为士大夫文化只是宫廷文化,会随着征服者腐化影响力不断减小,并在新的改朝换代中被重新解释,所以在王朝的中后期,总是面临官府无法压制民间力量的结果。专制王朝的精华都集中在中央,地方上最强大的精英除了退休的士大夫就是秀才之类的士大夫后备力量,这些人如果没有皇帝是压不住江湖好汉的,这也是李逵之类的人如此看不起读书人的原因。但反过来说,朝廷尽管残暴,远比不上春秋的道统但还是比赤裸裸的丛林社会好得多,这也是林冲与卢俊义即使被朝廷迫害依旧忠于朝廷,是有生命危险才不得不上梁山,一旦有被招安的机会即使自己死也宁愿为子孙后代去投诚朝廷出卖自己的弟兄。这种文化在西方人看来是很难想象的,为什么会有人对迫害自己的人感恩戴德?却对真正的恩人恩将仇报呢?水浒传就是这样一本厚黑社会的真实写照。
水浒传是一本公开吃人的书,其中的酸辣汤就是人的心脏,可谓是泛着恶臭的铜绿水花的别样美感,从文学上讲比西方悲惨世界之类的浪漫主义文学是远远比不了的,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是一本别样的书,他的买点就是他的“丑”,就像电锯惊魂的买点是杀人魔一样。
带钢丝的韭菜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水浒传》是盖浇饭,一切都在面上;
《三国演义》是包子、饺子、粽子,包的什么馅,你得吃了才知道;
《金瓶梅》是三明治、汉堡包、披萨,虽然你也能直接看到馅,但它确实比普通盖浇饭更贵。
只有《西游记》才是营养而卫生的珍馐,另外三部里所有大大小小的剧情,你几乎都能在伟大的《西游记》里找到,而且《西游记》的三观远比另外三部更正。

《水浒传》不光是在讽刺一群流氓,而主要还是在讽刺宋江。
看看那条杀千刀的湖南魔鬼、所谓的 “大救星”,它的为人处世,几乎跟宋江没什么两样。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宋江身上学的。而跟着它混的,不就是一群梁山贼寇么。
所以我一直觉得《水浒传》的副标题应该叫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水浒传》,比起另外三部,应该是最差的一部。
换句话说,《水浒传》的格局太小,其所描写的,几乎都只是同一种人,是《西游记》里猪八戒(或唐僧)式的人物。

作者为了骂人,在剧情逻辑的安排上其实是很有问题的。
想想:宋江玩人这么厉害,至于约个炮还这么费劲么?
有这 “本事”,什么女人玩不到?
但是宋江偏偏就搞不定扈三娘……
然后,为了恶心扈三娘,强行把人一大美女硬塞给又矮又猥琐的王英。就像张大户搞不定潘金莲,就强行把潘金莲硬塞给又矮又丑的武大郎一样。
甚至,宋江居然连搞定职业二奶阎婆惜都很费劲、而且还被对方捏住致命把柄,以至于最后不得不杀人灭口。即便睡了对方几回,那也都是宋江拿银子砸出来的。
同样作为深谙厚黑套路的土匪头子毛遮洞,何曾有这般窝囊过?
  感覺姨學是有反大中華主義的傾向的,所以你跟姨學家談水滸傳,他可能會說,
中國古典小說都是閒書,類似現在日本的漫畫,和西洋小說的差別不可以道里計。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