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河南是姨学诸夏体系中"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后疆域?

为什么河南是姨学诸夏体系中"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后疆域?(部份姨黑又将其称之为"地域鄙视链最低端",本人不认同这种说法。)如果说河南费拉不堪的话,河北和沙东可是不相上下难分伯仲,即使是姨学诸夏体系中的"满洲国",某种程度上也是费拉不堪的(我看姨学著作中津津乐道的往往是日本留给满洲的基础设施,而避谈中共治下教育出来的满洲人。)
为何姨学偏偏选择了河南??
已邀请:
guibuhai Thinker
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姨学中有亲日派,有亲美派,还有亲菲律宾派;有鄙视鳖精东baby派,也有鄙视江浙沪小男人派,还有鄙视两广马来派,更有鄙视山东官本位孝文化大本营的派别

但所有的派别取个交集,大体都鄙视中原驻马店。所以驻马店就不幸为中国代言了。
令狐冲 - 95后
我从学理上分析一下为何河南是内卷化最严重的地区的原因。
首先黄泛区最严重的地区主要在河南,蒋介石开掘花园口,受灾也是从河南开始的。从东汉到清末,河南这一块的土地质量因为黄河的关系可以说是不断向盐碱地发展,秦晖老师认为这个主要原因是东亚这种帝制摧毁了民间自发性秩序,又不提供社会服务,导致没人愿意去对黄河泛滥现象进行自发的治理。这个论据可以参考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57.html【“治水社会论”批判】此文,在帝制稳固的时期治水这种公益社会性行动是几乎没有的,反而在帝制崩溃的阶段地方自发性秩序会做一些治水的工作。【中国的皇权官权权力虽大而公共服务责任很小,由此造成的公共物品不足需要民间社会填补,但民间组织资源偏偏又常受皇权专制下大共同体本位体制的抑制与打压,一系列矛盾皆由此而来。】
地理位置是导致河南这一块的马尔萨斯陷阱或者说内卷化现象是超过其他地区的主要原因之一,然而另一点在于河南离明清两朝的政治中心过近。
明末河南的流民是相当多的,要知道李自成是如何崛起的?他在进河南之前一直是被追着打,进河南之后怎么就大转弯了呢?
【崇祯十三年(1640年)河南大旱,李自成趁杨嗣昌的明军主力在四川追剿张献忠之际入河南,收留饥民,郑廉在《豫变纪略》载李自成大赈饥民的盛况:“向之朽贯红粟,贼乃藉之,以出示开仓而赈饥民。远近饥民荷锄而往,应之者如流水,日夜不绝,一呼百万,而其势燎原不可扑”。自此李自成军队发展到数万,提出“均田免赋”口号,即民歌之“迎闯王,不纳粮”。崇祯十三年(1640年)十二月张献忠所部逃出四川,偷袭襄阳,杀死襄王朱翊铭,杨嗣昌去世。】
原因很简单,河南的免税皇亲国戚可以说是最多的,在明朝几百年的衰亡过程中,他们大量的占有了自耕农的土地,这无疑加剧了灾害来临时的风险威胁程度。李自成进河南之后能崛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块的自发性秩序是最差的。朱棣迁都之后,河南因为离北京过近,所以安排的皇亲国戚总是先安排到这里,像福王朱常洵这样重要亲王就藩洛阳就属于很正常的现象。
这实际上意味着,除非能成为被输血(大运河)的对象,否则必然是离政治中心越近则内卷化越严重,因为你需要供养的食利者也越多。
最后来一个主观判断吧,3分地理因素,7分政治原因。
 河南是中国洼地的源头,是德性负债最多的地区。这也是河南人给人印象不佳的原因之一。但诸夏的构建中河南必然是输家吗?也未必。民族发明的核心技术是文明歧视链的构建,比的是各地民族发明家的水平和民间组织度的强度。所谓龟兔赛跑学。如果某地的人自以为是德性高地民而无所作为,那么他们是有可能变为最后的中国人的。
按照刘仲敬借鉴的斯宾格勒的理论,中华人民共和国最费拉的当然是陕西四川,比如陕西少女被迫卖淫,四川自贡男子为骗保买房弑母,四川民警杨益在微博草粉等等,四川成都严打环保静坐,各种奇葩事件频发,而且陕西四川也是中国自古以来人口替换次数最多,被屠杀最频繁的,社会流沙化最严重

然而,刘仲敬自我认同是四川/巴蜀利亚人,因此对四川和四川隔壁的陕西的漫长费拉历史置之不理,反而整天宣传离四川很远的河南河北鲁西的黑料。这方面确实是刘仲敬个人的私心和偏见,我曾经试图跟推特上的各路姨粉讨论这个事,然而他们中的大多数对于跟自己稍有不同的意见只会瞎骂+拉黑,根本无法讨论。。。所以我从不自称姨粉,一是不完全赞同刘的理论,二是某些姨粉素质不行,自称姨粉会招黑
天安门上挂维尼 - 我爱北京天安门,59坦克轧学生。
1949,1989河南哪一次不是坚决的站在反共第一线?
反而中共的奴才山东人,为中共提供兵源,输送黑警察,输出国安。
我第一次听“姨学”两个字的时候,我脑补的画面是一个穿着民国旗袍风的军阀头子的姨太太。。。结果看了照片之后……
刘仲敬《陆海阑尾驻马店》

駐馬店自古以來在歐亞大陸算倒數第一是沒有問題的,因為無論內亞陸地海洋還是印度洋南洋路線都是最後一站。大航海时代以前,只有南部非洲内地、澳大利亚和塔斯马尼亚、美洲大陆比驻马店更加闭塞,即使爪哇、马达加斯加和太平洋群岛,跟波斯湾的交通都更方便。

上古東亞建築物,半坡村二里頭都是最差。王公住宅最多二十米長六米高,普通人就是人豬同居的地洞加茅屋頂,不僅不能跟西亞比,比古氐蜀的石頭房子和百越的干欄竹樓都不如。青銅技術是典型的瓦房店學,全歐亞大陸只有在這裡才是一代不如一代。

“综合现有各地的考古资料,晚商时期商文化分布的大体情况是:泰沂山脉以北,商文化发展到淄河和猕河附近。泰沂山脉以西及鲁西南地区仍为商文化控制,皖中西部今六安一带材料缺乏,面貌不详。河南境内除伏牛山区的考古工作有待填充外,全省应属晚商文化分布区。中商末期,商文化开始撤出两湖;至晚商时期,桐柏山以南已基本不见商文化分布。陕西境内,晚商文化从陕西西部退缩至西安附近;文化面貌,表现出更浓厚的地方特色。山西境内,晚商文化遗存发现极少,要弄清楚晋东南、晋西南到晋中地区晚商时期的文化分布状况,还需要进一步的工作。晚商文化的北限,停留在拒马河流域。今北京南部、河北中南部曾发现晚商文化偏早阶段的遗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中国考古学·夏商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北京,2003,第305页)这个范围正是“一中诸夏”地图为中国保留的土地,也是鲜卑帝国和中华民国解体时没有独立的仅有地区,自古以来,非常科学。

中古技術之王,莫過於鋼鐵和紡織。貴漢貴唐都是出口生鐵,從外伊朗進口鍊好的鑌鐵塊,用在產品的關鍵部位,其他大部分用國產劣質鐵。永嘉五胡亂華,幾十名騎兵遺棄鐵箭頭動輒以萬計,晉人則非數萬众無此裝備,一派林彪的蘇聯顧問用幾萬發炮彈打一個縣城的代差,相應裝備只可能來自撒馬爾罕、阿爾泰山一帶。唐人出口生絲,進口布哈拉織錦。女真人一個幾千人的小城,一年生產的鐵甲可以裝配五百重甲騎兵。宋人以硬紙板和牛皮做甲,三百年軍用鎖子甲的總數都不如金兀術的一支鐵浮屠。

貴國自古以來就是靠人多產量大,出口大量初級產品和原材料,進口少量高技術產品。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