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如同上战场,600万学生开学,已有1500名学生发热,各位葱友们怎么看待这些可怜的小韭菜们?

https://i.imgur.com/v42zZif.png
咸鱼老李 原品葱用户@咸鱼老李,请在黑暗时记住天亮时的样子
抱歉,看到楼上有很多对疫情局势保持乐观的人,我只好给大家泼盆冷水,个人主张在国际疫情都普遍被控制之前坚决不要返校,毕竟生命永远是第一位的,课程进度落后了可以补,考试错过了可以申请补考,课业实在跟不上了还可以留级重来,无非只是多增加点成本而已,但是命丢了是真的没了,生命只有一次,请务必谨慎行事,如果不得不返校,也请各位务必做好防护工作,以避免三次元版的《学园孤岛》发生在自己身上,即使武汉肺炎死亡率再低,它目前仍然还是一种未知且无解的疾病,因此即使目前能够被“治愈”,这种疾病也是极度危险的,能不被感染就别被感染!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作为品葱管理员,有义务在这种危急情况下提醒各位葱油,即使这已经是我第十次提醒各位葱油了,相信各位葱油一定早已做好选择了,但是我有必要再次提醒各位没有看到我之前的提醒的葱油们:无论你多么渴望复课,把学业和考试看的多么重要,永远要记住生命比成绩更重要,在这种危难面前活下去才是关键!生命只有一次,死了不能重来,更何况这次疫情的根本解决方案还遥遥无期。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古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在这种危难之下请务必谨慎行事,尽管有人可能会说我的回答有点过分悲观了,但是无论情况怎么发展都得要做好最坏的准备,一定要保持【战术上悲观,战略上乐观】的态度(来自编程随想的这篇博文,有必要给各位葱油看看,这篇博文会对在这一时期的我们很有帮助)。我个人对于这样的生命安全问题,我会尽全力去提醒在座的葱油,这无关政治立场如何,哪怕只是来这里出征的小粉红(当然对于搞破坏的还是得处理的),我也会尽全力去劝说,因为人的生命永远要高于政治立场。这无关你的身份是谁,只要你在危难之下做出了正确的选择,那么我一而再再二三的提醒就没有白费,但愿我这样看似徒劳的工作可以拯救看到它的人。
信息不足,難以判斷

你這新聞4月30,等到5月底,用一個月時間就知道到底大約情況,是不是真的只是流感高峰期

需要面對的是,經過人手的封城、檢驗和死亡之後,現在爆發的機率已經大大下降

病源大量減少

就算復工復課,做好了保護措施,要出大事還真的有點難度

不要太期待了,要面對現實
舒潔拉拉拉 對面小島 蔥油一枚
有史以來 想請病假 門檻最低的一個學期。
老師完全不計較你請假。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errantking 深寂離戲光明無為法,有如甘露此法我已得,若示於他無有誰能知,不如住於無語森林中。
其实一般春夏之交,秋冬之交,都是学生感冒发热的高峰期。只不过现在是敏感时期而已。
颐使气指 敢同恶鬼争法拉利,不向霸王让奖学金
发热又不代表确诊武汉肺炎啊。
各位上学的时候谁没有感冒发烧拉肚子过啊,在换季之交就是容易遇到这些疾病。说的好像以前就没有学生感冒发烧了一样,只要不是确诊武汉肺炎,都是正常的。
标题党很严重,就这点比例,正说明开学没有问题,是很安全的了。

不开学造成的影响才比较大,学生相关的教育相关的经济无法展开。
jiuqiupeng 观察 辞根散作九秋蓬
600w 里面1k多发烧?ok,你先告诉我往年同季数字是多少,然后我再告诉你我的看法
如果我是这些学生,我就办个休学手续,先休学一年,等明年这个时候再接着上学。我是非常怕死的人,万分之一也不行,毕竟只有命是自己的。
这篇文章,总结成英语来说就是:just a flu。
没事,放心开,不要怂就是干。
北京小学中学啥时候开学?就问问.其他地方可以冒险咱皇城的孩子金贵.
哎,不知道说什么好,前有狼后有虎,毒奶粉毒疫苗躲过去了,大难不死还要补刀,怎一个惨字了得。
GarfieldC 化工财经都懂一点
江苏大学还没开学,浙江大学却开学了。。
可能和包子视察过浙江却没视察江苏有关,地方官员要拍马屁给领导面子吧
问题是,真有学校集体爆发,会上新闻联播么?推特上已经有学生染疫死亡家长维权的视频了
啦啦啦你 我爱维尼维尼爱我
这个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只不过浙江很快啊 果然包子的发家之地
菠菜菠菜菠菜 ? 大力水手
很多人看来部分葱油的回复很失望,这些人,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大学外分批次错峰开学我觉得不会有啥问题了。实际情况在这放着,我在墙内的感受就是周围不带口罩的人都多了,周围好久也确实没有新增病例报道了,老拖着也不好。
1500发热算啥,往常感冒的都不止1500。现在发热直接核酸检测加上回家隔离两礼拜,亲人发热你也要连坐。这就是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fpx 别看你今天闹的欢,小心日后拉清单。
我都开了一个月学了(只有高三和初三),因为我们这疫情较轻,所以目前还没出现大规模传染现象,但是下周全部开学加上不封闭管理了,所以感染风险加大了。
geoexe 那些早已经压迫到只能住实际贫民窟,把垃圾公寓小套间当成所谓“房子”,甚至在此之上对红农压榨70年租期套间价格几何膨胀还满心欢喜若狂地夸赞、炫耀,将自己全生命收入总和更甚之把自己余下生命总和投入大红农公社标准监牢套间还觉得光荣的走狗们可以烧了。
你这发题主是真正的五毛啊,在混淆视听。自1949年以来(全体国民)都一直在战场中!!!!哪有说只有所谓的几百万的学生才是在战场中,自红农战争开始以来牺牲的所有同胞不是受害者吗?在红农文化整肃中被吊死的人不是人吗??不是战场吗??即便他们不去红农各级劳动改造工厂改造,在大红农国监牢标准套间像监牢一般的生活又何尝不是每分每秒在战争呢??现在外面暂时失去红农指定劳动岗位和收入的几亿红农,他们虽不在红农工厂里改造,却也是所谓失去生命的“人”。
能这么报导出来恰恰说明没事,在家宅了半年突然去上学不发个烧感个冒那才是不正常
beiwan 卡卡罗特
上推特维权有屁用,联系好证据,上微博发消息,并立刻转发大V,比如方方什么的,花点小钱推一下,删不够就有影响力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08
  • 浏览: 7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