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香港立法會李慧瓊强行開會?疑似親自立法親自登基?

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今日(8日)於會議室1召開兩場會議,早上由公民黨郭榮鏗主持會議後,立法會於同一會議室舉行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下午1時許結束,會議廳隨即有衝突,民建聯李慧琼坐上主席台位置。


【18:06】內會會議於傍晚6時結束。
【17:13】內會開始正式討論原有議程。
【17:03】李慧琼驅逐張超雄,會議廳內已沒有泛民議員。

【16:53】工黨主席郭永健突然在公眾席上,向會議室擲下議事規則紙張,多名建制派議員要求報警。李慧琼宣布暫停會議5分鐘。

【16:42】下午約4時18分,鄺俊宇被趕離會議廳,為第10名被逐的泛民議員。大部分民主派議員於下午4時半左右離場。張超雄其後拿着標語走上主席台前,不停說「李慧琼你越權」,李慧琼請保安斟水予張超雄休息。

【16:07】會議室外,被趕的6名泛民議員包括黃碧雲、朱凱廸、陳志全、許智峯、楊岳橋、譚文豪,郭榮鏗叫他們返回會議室,要求保安不要阻擋。

陳志全說,保安不應聽從無權主持內會的李慧琼命令,又表示工聯會郭偉強將他拖落地上,但李慧琼無處理,「保皇黨狼狽為奸」。朱凱廸批保安偏幫李慧琼,強調保安應保持中立。

郭榮鏗向保安表示,如阻議員進入會議室,有可能違反《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惟保安不為所動,雙方對峙。

林卓廷、胡志偉亦被逐出會議廳,連同送院的尹兆堅,目前有9名泛民議員被趕走。

【15:24】會議恢復。
【15:20】尹兆堅被抬上擔架送院,在郭榮鏗和郭家麒陪同下離開會議廳。

【15:14】李慧琼宣布暫停會議5分鐘。尹兆堅疑似受傷,坐於地上。

楊岳橋被逐後在會議室外稱,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外聘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法律意見有部分未完全公開,指摘李慧琼以此作法律理據跟隨,有邏輯問題;被逐的譚文豪稱,主持應是郭榮鏗,李慧琼才是「奪權」。朱凱廸批評,「球員、球證、足總又係佢」,立法會保安跟隨不合法決定,並稱李慧琼今日主持會議等於取消內會主席選舉。

郭榮鏗:有啲嘢不可能夾硬嚟
【15:00】郭榮鏗在會議室外見記者,稱一早已提醒李慧琼如此開不到會,一早已預見今日會議的情況,他說不跟議事規則做是無法開會的,「有啲嘢不可能夾硬嚟」,「呢個唔係會議」,批建制派無汲取去年修訂《逃犯條例》的教訓。至於他會否繼續爭取主持會議,他對此沒有回應。

楊岳橋朱凱廸等先後被逐
【14:56】多名民主派議員在推撞間倒地。李慧琼要求朱凱廸及陳志全離開會議室,並警告多名民主派議員。李慧琼其後再驅逐尹兆堅、許智峯及楊岳橋離開會議室。立法會保安先後抬走及拖走朱凱廸、陳志全和許智峯等。

【14:46】李慧琼警告,若任何人擾亂立法會會議或阻礙會議進行等,有可能觸犯《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要求議員返回座位,但多名議員都沒有返回座位。李慧琼稱若議員再不返回座位,她會「運用我主席的權力執法」。

【14:38】立法會內會下午2時半重開,李慧琼由保安包圍坐在主席台,呼籲議員返回座位,稱她會讓議員及法律顧問發言。民主派及建制派多名議員繼續包圍主席台,現場混亂。

【13:38】郭榮鏗走上主席台,站於一旁,未有坐下。主席台前方仍有部分建制派議員及保安站着。

李慧琼保安保護下坐上主席台
【13:26】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約1時14分結束後,泛民議員上前往主席台,被立法會保安包圍。民建聯李慧琼在立法會保安保護下已坐上主席台位置,民建聯周浩鼎站於李慧琼前方。

下午的內務委員會會議將於2時半在會議室1舉行。
鄭若驊 現實主義臼主
建制派不是不知道兔死狗烹這個道理啦 而是北京已經急了
去年區議會大選建制派輸得一塌糊塗 軍心渙散 議會都不專心經營了 內務委員會主席也只派李慧瓊一個人去參加 而民主派則排了一堆人去競爭 然後李慧瓊因為本身就是主席 所以它當參選人就要避嫌 負責開會的職責就落在了副主席郭榮鏗身上 那郭榮鏗就當然要珍惜這個機會想盡辦法阻止惡法通過(國歌法 23條這些都是要經過內會的)於是就不停拉布 拉了半年左右 拉到現在可以選主席了 北京就怕了 要是內會繼續落入民主派手上 那以後23條立法什麼的就不用想了 所以最近中聯辦無端端跳出來製造事端 給自己來了一個監督權 看得出是真的急眼了 應該也給建制派施加了相當大的壓力 那建制派就算想拖延時間延續自己的利用價值也沒辦法啊 這個東西不做好北京分分鐘讓這幫人提前"退休" 甚至有可能直接"發爛渣"來點更離譜的 所以他們就找了政府的御用大律師余若海來了個外部法律意見 想辦法讓李慧瓊重佔主席這個位子 而通過立法會本身就偏幫建制派的保安和法律顧問 他們也做到了 臉皮厚一些就行
北京就是一條賊船 上了去就預了要被賊榨乾身上的利益再廢掉 無論怎樣拖延都是免不了這個結果的 而且下船也是幾乎十分困難的事 不過這也是建制派的選擇 求仁得仁啊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香港愛國者不應該將寶貴的時間與資源繼續浪費在匪的議會遊戲上了,趕緊購買軍火、僱傭兵與海外根據地才是上策

@LiuZhongjing
香港對貴匪的重要性,不會超過1935年的上海。蔣介石的半數收入來自上海,但他仍然必須在上海開戰。實際上無論選出什麼結果,戰爭早已無法避免了。一挺重機槍比一百個教授的說服力大得多,時間就是生命。


投票數關係不大。關鍵在於貴匪吃定中產階級知識份子的階級弱點,不敢訴諸武力也沒有訴諸武力的階級資本。貴匪害怕的是1925年的民團,機器工會的體育隊⋯⋯

如果香港在1989年肯做他們的祖先在黃埔布爾什維克1925年政變以後所做的事情,就算在1995年獨立都沒有問題。中產階級知識份子取代大天二和鴉片軍火走私團領導社會的結果,就是彭定康議會和雙普選議會都注定在1997年被臨時立法會解散。解散的原因就是中國恐怖組織吃定你們打不起來,今年立法會選舉如果勝利結果也只會是這樣。

民主從來都是長期國會或立陶宛民族委員會單方面宣布和行使主權的結果,從來不是抗議得到的。你們只要多準備重機槍和狙擊步槍,單方面宣布成立雙重政權的就是你們自己了。如果自己不能打,再怎麼建構也沒用。


內務委員會的鬥爭只是在為香港政變做準備而已,參考1948年布拉格政變前夜爭奪內務部長的鬥爭。戴高樂將軍斷然拒絕將內政部交給共產黨,導致了戰後聯合政府的破裂。香港政變必然引起第一次香港戰爭,極少數香港愛國者負責驗證匪軍的戰鬥力。泛民的選舉工作跟匈牙利和捷克民主黨派在1948年的議會多數一樣毫無價值,主要起到了分散香港愛國者可用財政資源和軍事資源的作用。

第二次香港戰爭以後,香港華人就沒有任何資源了。除了香港愛國者和匪軍匪諜,不再有其他政治勢力。我們老恐龍熟悉的改革開放香港,像1960年代的貝魯特一樣永遠消失了。新生代記憶中的香港,自古以來就跟炸彈、綁票和暗殺聯繫在一起。
米高扬 与热爱自由的香港、台湾市民和众多反贼共进退
港共已经撕开脸皮霸王硬上弓,此例一开,立法会急速橡皮图章化,香港议会民主陷入黑暗。
狂笑升 反共反支,活摘习猪瘟脑子
看着犹如军警政府政变,中共为了通过国歌法恶法不惜撕破一国两制的伪装脸皮。
从战略上看,建议香港手足们,除了进攻9月立法会选举外,还要考虑其他可能的战线和方向。
中联办已经明目张胆否定基本法22条了,很大可能选举的时候会玩各种手段。
在美国国务院提交香港的年度报告前,像郭伟强拉扯陈志全这些视频都可以拿去国际战线加速揽炒。
U檸三文魚 你今天吃了面包没(*`▽´*)
港法已死,黑衣当立。庚子祸乱,遍布骸花。             
  
 
 
 
 
 二十壮志未酬,恨,恨,恨。
 
香港议会制度是换屆以后,第一次会议需要投票选举新任主席,完了才能讨论別的议程,北京那边下令了要强推国歌法,国安法,所以民主派利用这个程序拖延议程(让A提名B,C反对然后提名D,到下班了也没有取得共识定下明天继续讨论,这样讨论了半年),因为一直没有选出新主席所以第一次会议无法结束,也就没法通过国歌法

本来建制派的李慧琼是上一屆主席,因为她要寻求连任,所以需要避嫌不能主持会议(按照規定由不参选的议员中担任议员时间最长的暂代),因此民主派的郭荣铿成了代主席,建制派为了让李慧琼能百分之百当选,故报名时只派了她一人参选(建制派有人数优势可以保送她),现在是会期快完了也没有选出主席,要是想立国歌法国安法,只能让李退选去行使主席权力(这样下屆主席候选人就只有民主派了,北京不可能接受)

所以建制派违反议事规则自行释法,让李可以参赛者身份担任裁判,建制派动用武力强行把民主派议员打伤和抓走然后自己通过法案(作为合法主席的郭下令议会保安赶走犯规的李,但保安(其实也就是警察)没有听令,反倒协助了不合法的李)
随机预言家 我摆下一摊民主,一摊自由。你,为什么用坦克压我?
当年中共半哄半骗让香港上了船。
如今东方之珠啊,党要你发散党的光,你不破釜沉舟,还有机会脱身么?
清河上水 粵語配音迷,光復香港前必先支爆,連撚兒登幼稚園政治bb班與曱甴同類
囂張人生 驅逐共匪 恢復中華
接下來的日子,不止和理非要勇武起來,議員也要勇武起來,最好能像外國那樣,在議會裏面扔烟霧彈,水彈,甚至直接打架,把場面弄得越難看越好,總之不能再像現在那樣站在那裏讓人擡走了
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发生惨烈的暴力事件,比如立法会被炸弹袭击之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瑤瑤愛吃蔥油餅,蔥......油餅,蔥油......餅........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10
  • 浏览: 3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