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倒地有没有很好的办法解决此类问题?法制国家是怎么处理的呢?

长沙老人晨练倒地,49人经过,无一报警,直至老人停止呼吸。
问路人:不敢扶,报个警不行吗?
答:报警也不敢,也会找到我,少则误几天时间自证清白,若难以自证同样会被讹上。前些日子有一位老人摔倒,一司机报警,警方据来电显示找到他,结果被拘,车被扣留。 路人畏被法律讹上,更甚于被老人讹上 !
emerycheng 皮囊會消逝,但自由的靈魂不會。
小弟是一名正在英國讀書的法律學生,就讓小弟獻醜地回應一下(所有的論點都是基於普通法原則例如英國與香港的現有的法律原則下做出説明,美國及其他普通法國家小弟不太熟悉),請指教。

首先,我不太明白什麽是法制國家,這也不是我第一次看見‘法制’這個詞,但始終一頭霧水。因爲在我所學的普通法世界裏,只有法治(the rule of law)或者被法律統治(ruled by law). 而這兩個概念是有很大分別的。

在此小弟先假設樓主的意思指的是遵守法律制度的國家(這也分成到底是擁抱法治價值觀的前提下遵守,還是罔顧法治的情況下遵守,這也是一個很大的課題)。在這種假設下,就幾乎涵蓋了除北韓外所有國家。因爲在現今的世界,法律已經成爲了社會發展的基石。法律是很虛無的東西,無形,無色,無味,就好像空氣一樣存在與我們的世界。沒有法律的社會原則上是一片混沌的,因爲社會的形成前提下必需要首先要訂立一系列的規則。小弟有限的智慧無法想象沒有法律與規則的世界是如何的,那個是量子世界吧。那就是說法律即是規則。理論上,所有生命都是活在規則之下的。即使是遠古部落時代也存有規則,因爲本意是出於管理。首領爲了管理好一個部落,必須要求他的部落中的人民能做什麽,不能做什麽。例如,首領的床你不能上,但首領能把你全家都幹上一遍。即使是不符合人權道德的規則也是規則。也就是說不符合人權道德的法律也是法律,因爲單單是法律的話它是中性的,(這就延申了法治的原則,在後續會討論)。

回歸主題,首先要看發生該事件的國家的法律是如何規定的。如果發生在普通法下的英國或者香港,很大幾率下是沒有法律責任的。除非當中涉嫌違反了'duty of care', misconduct or omission原則,否則現時英國和香港等地的法律中是沒有條文規定你一定要救人的。而樓主給與的情景在並不違反上述的3個原則。上述原則基本上都要你和死者當中存有一定的關係,比如醫生和病人,警察和市民,或者他躺在地上是因爲你而做出的。


在刑事法下,基於無罪假定以及舉證責任在控方(即是其控告過程是首先由警察收集的犯罪證據,再給予律政司或司法部門分析案情探討是否立案,如果決定控告就再到法庭提出控告你)。所以基於這些原則下,樓主的情景中,那40幾個人很難被控告成功,因爲在法庭上雙方是由律師進行對抗辯論。假設律政司在考慮后,依然提出控告。那麽控方的律師要不斷舉出證據證明該長者的死是基於你的責任,而辯方律師只要在你提出的衆多證據裏面找出合理疑點,那麽控告的證據就有極大可能不成立(這就是另一個刑事原則,beyond a reasonable doubt, 即使控方所提出的證據是否有效所訂下的門檻是很高的,不能存有疑點)。這也是律政司在決定是否提出控告的考慮之一,畢竟上法庭是要人力,時間和金錢的。一單定罪可能性十分低的案件是有可能不了了之的。

在民事訴訟下,死者的家人是可以向這40多名路人提出控告,但是其起訴原則和刑事法相反。民事控告是基於The balance of probability,意思是舉證的責任在死者家人這邊。他們要收集證據證明死者的死是基於路人的某些行爲。這個情景下,單單要證明路人知道該老者是處於死亡的邊緣就十分艱難了。一個上到法庭很現實的問題,辯方只要說我根本不知道該名老者躺在地上是因爲身體有不舒服且瀕臨死亡狀態,就足以難倒起訴人了。

關於法治的題外話

近年因爲香港發生了很多令人憤怒及傷心的事情,導致官媒,中國政府及屬下的傀儡香港政府不斷出來聲討示威者破壞法治。這令人不禁懷疑這幫人在混肴視聽,企圖歪曲法治的本意。這種風氣也造成了不少沒有接受過法律知識訓練的廣大市民誤會了法治是什麽意思。法治并不是法律本身。法律規定了市民不可以做什麽,違反了就會有法律責任。通俗地說,法律是管人的但是法治是管法律的。法治的功能性目的是爲了讓法律儘可能地發揮追求正義的效用。另一個角度去看,就是法治的功能性目的是爲了限制權力,其價值在於保障市民的利益。法治是一個理想,是一個目的和概念。

説到這裏有點累,如果有朋友想再深入探討我們再細説。小弟很推薦大家看一本Tom Bingham的書‘the Rule of Law, 有中英文版本。中文版本叫做’法治-英國首席大法官如是説‘。小弟是在剛起床的狀態寫的這篇劣文,如果有錯漏的地方請屌的細力少少(罵的輕點)。
法制国家怎么判我不太知道....但是见到别人有事普遍乐意帮忙,以下是个人的数次经历:

1.刚到美帝,还啥都不够了解,在PA郊外某wood迷路了。询问散步的居民火车站怎么走,他表示不知道怎么描述....然后示意我跟他走,到他家上车之后直接把我送到了火车站。

2.在某自然公园扭了脚,碰上巡警,带我上警车送我回家。

3.这个没有具体例子....在路边人行道摔过太多次,每次摔了,正在行驶的车辆大概率会停下来询问你是否需要帮助,他们也很乐意帮忙。
很多问题看起来是法律问题,实际上是道德问题。
共产党是个魔鬼,它统治下的人民也渐渐的被它们教育成了非人类。推翻共产党,重塑中国人的道德才能根本解决这些问题。
当然,最有效的提高道德的途径就是正确的信仰,现在看来,真善忍真的就是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希望。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法治国家谁主张谁举证。

比如老人摔倒,某雷锋把老人搬上车,送医途中,老人停止呼吸。

在中国,警察介入,留下笔录,家属不依不饶,去警察局大闹,警察建议雷锋付钱私了,雷锋不同意,警察怕家属在警察局闹砸,不敢放雷锋走人,一地鸡毛。

在法治国家,雷锋把死者送到医院直接回家。医生证明是突发心脏病,家属在医院闹砸,保安掏枪,卒。

家属去雷锋家闹砸,雷锋掏枪,卒。

家属要求警察调查并提起公诉,警察去医院取证,决定不起诉。家属不服去警察局闹砸,卒。

家属提起民事诉讼,因为证据不足败诉,雷锋获得误工费诉讼费赔付。家属不服去法院闹砸,卒。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在中国的社会环境下,做好人必然会吃亏。

刘仲敬:塑造人類行為的不是你的主觀意見或者理論設計,而是你所在的生態環境。如果在某一個生態環境當中(像在北極一樣)長出皮毛來是有利的話,你怎麼樣設計也沒有用,就是會長出皮毛來。你不要看惡婆婆是多麼可惡,但是你只要有那種宗法式的大家庭的話,你在那種環境當中,就是採取這種策略最有生存能力。或者說,你不要說流氓無產者多麼可惡,在毛澤東製造出來的那種社會環境中,就是當流氓無產者最佔便宜。你不當是可以的,你就要準備吃虧。但是沒有人願意吃虧,吃虧吃到一定程度以後你就會說,我要麼滾蛋好了,要麼留下來的話我就要做流氓做得比你更徹底一些,難道我該一直吃虧麼。

這裡面有一個附帶的推論,就是說,在有些地方你是做不成好人的,你做好人的結果就是要做死人。例如,我之所以要跑出來就是因為,要麼我在中國,就要做一個失敗者,要做一個成功者的話,我自己就要做毛澤東那種人才行。如果我不願意這麼做的話,願意保持自己道德上的清白,那麼我非得跑出來不可。中國人一般來說不是偽君子就是壞蛋,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除了非常年輕、剛從學校裡面出來的人以外,他早晚會面臨著這樣的選擇的。而且你可以合理地推測,現在的成功者,無論怎麼說,他們實際上全都是壞蛋,沒有及時轉型成壞蛋的人早就被整死或者逃跑了。


英语国家是秩序的高地。遇到这种情况甚至不用法官出面,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就能进行调解。

刘仲敬:簡單地說就是,如果你和你的鄰居品行都非常好的話,有一個德高望重的長老說兩句話就能解決糾紛,但是如果你們兩個人當中有一個是無賴或強盜,動不動就要搞各種陰的,那麼像阿凡提這樣的鄉下小學教師出身的業餘法官就沒辦法跟你糾纏得清,因為他既不能打你,而且說理的話他的學問也不高。那麼你們就非得一方面去找軍事專家,一方面去找法律專家,把你們的鬥爭升級,鬥爭升級就意味著成本升高。原先按照阿凡提式或者英國太平紳士那種對德性很高的人適用的仲裁機制,在這個情況下像聯合國一樣力不從心,做出的仲裁執行不了,而且引起的無數糾紛的案卷堆積如山,你那幾個可憐巴巴的小法官一百年都處理不完,於是整個機器在流氓太多的情況下就陷入癱瘓。孔子所謂的德治其實有一點跟西方的保守主義是相通的,就是說,只有人民品德很高的情況下,憲法才能執行,如果人民全都是無賴和壞蛋的話,你不執行專制是不可能的,不執行專制就會直接進入無政府狀態。

可以說,共同體是有層次的。高信任度的共同體內部,習慣性的默契很高,所以業餘法官的仲裁機制都可以起作用;然後在各方的信任度很低、甚至是人人互為敵國、懷有很深的歷史仇怨和深度的不信任的情況下,你要麼接受無政府主義,要麼接受專制主義;當然,在這兩個極端之間,還有階梯狀的、更接近於這一站或者更接近於那一站的各個層次。在比較高的幾個層次,仲裁手段行不通,但是更硬的羅馬法式的司法還能行得通的;再往下就只有外交和軍事手段才能行得通了。那麼既然世界是分層的,而威爾遜世界只能適用於最高的一層。
瘋魚 關於真相.目前我們較能相信的觀察工具只有邏輯.可是邏輯又受限於自己的所知.所以自己所認定的任何見解.都應該還是要持保留態度.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現實就摧毀我們根深蒂固的觀念.
中國的司法是為黨為習服務.不是為百姓.

有人說這是黨要瓦解群眾的互信.這能讓私下的組織難以組成.避免造反.
也有可能只是因為任人唯私..導致無能者進入司法體系所造成.

只要中共在位.這問題無解......司法稍正常點的國家並沒有這種問題.
这事很简单。
我早就说过。
法律为道德之基础,制度为一切之根基。
没有法律,何来道德?
也许有人会问,中国再怎么烂,至少还是有公检法这些司法机关,还是有各种法律的,怎么能说没有法律?
这就只是只看表面,不看实质。
只有司法机关,只有法律,但是不能公正执行,也就相当于是没有法律!
举例。
老人倒地,一个好心的年轻人扶了,然后被老人讹诈。年轻人当然不可能乖乖给钱,报警,司法部门介入。此时,司法部门的人要考虑的很多。首先,要看这个老人是不是退休老干部,家里亲戚是不是机关事业单位的,因为如果有这些关系的话,可不能判这个老人有罪,否则如果得罪了某个领导,自己等人将会吃不了兜着走。其次,看看谁会做人,谁偷偷的送点钱送点礼,就向着谁。再次,要看这两人是不是本地人,如果老人是本地人而年轻人是外地人,则必然向着本地人,宁可得罪外地人也不能得罪本地人,外地人毕竟在本地没有根基。再次,看看谁是老油条,谁是刺头,谁不好对付,谁比较老实,谁好欺负,再做决定。再次,不按法律,只是依照习惯,照顾所谓弱者,比如大车撞了小车,无论是谁的错,大车都要赔偿,所以按照照顾老年人的习惯,年轻人无论是否真的被讹诈,都要出点钱。最后,再翻翻法律,差不多不太过火,就行了。
所以这种情况之下。
如果老人的亲戚中有个市里的某位官员,知道这事以后,给司法部门招呼了一声,要求照顾,那么司法部门必然严重偏袒老人。然后,老人再偷偷送点礼,更偏袒了。然后,老人还是本地人。然后,这个老人很坏,是老油条,不好对付。然后,按照习惯,照顾所谓弱者。最后,年轻人赔点钱,又不是很多,就这样就好了嘛。
而好心的年轻人,家里正好无权无势,是外地人,人老实,胆小,好欺负。
所以最后,自然就被讹诈成功,乖乖掏钱,造成冤案。
举例。
同样情况。发生在自由民主国家。司法部门介入。此时,司法部门不需考虑任何情况,就是展开调查。调取监控,人证,物证,口供等等。最终查出真相,是年轻人好心扶老人,结果却被讹诈。那么好了,接下来年轻人可以去法院起诉。就算年轻人不愿起诉,那么检察院也会提起公诉,法院受理。最终判决将是。以敲诈罪,诈骗罪,破坏社会公德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罚款三万元,赔偿年轻人误工费一万元,精神损失费一万元,另外,从罚款中拿出一万元来奖励年轻人。
所以,在中国只要你脸皮厚,有够无耻,够黑心,你就能赚到钱,哪怕是敲诈勒索到的,所以,讹诈这种烂事,才会屡见不鲜,所以,冷眼旁观,才会成为日常,所以,中国人道德素质才会每况愈下。
同理,在自由民主国家,就像上面情况,司法公正之下,谁敢去讹诈好心人?一分钱讹诈不到,反而会因为罚款和赔偿而搭进去五万元,甚至更多?所以,自然就没有什么敲诈勒索好心人的。碰到需要帮忙的,也不会心存顾忌,怕被讹诈,因为有公平的法律和公正的司法,保护他们。所以,这些国家的人,道德素质,自然水涨船高。
所以我说。法律为道德之基础,制度为一切之根基。没有法律,何来道德?
那么为何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司法公正呢?
要知道,中国一地的公检法上面有多少领导?公检法之上,有当地政法委,政法委之上,是当地政府,当地政府之上,是当地党委。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在哪国都是一样,所以,司法部门之上,仅仅同级,就多达三层领导层!他们怎么可能公正执法?还有,这还只是同级。比如一个县级,在三层领导层之上,还有地级市,地级市之上,还有省级,省级之上,还有部级,部级之上,还有国家一级。如此一来,县级司法部门,就如同一只只蚂蚁一样。如果涉及人员亲戚有在高层的,随便一个电话下来,他们就要战战兢兢听命。还怎么能公正执法?
相反,自由民主国家,一个县一级的司法部门,和行政部门没有关系,不必听命,甚至不用听上级司法部门的,他们唯一需要听的,就是国家法律和当地法律!所以,自然能够公正执法!
这就是根本原因!
“正常”的法律主张的是疑罪从无原则。如果老人没法证明是扶他的人撞倒的他,扶人的人就不该承担责任。如果老人家属反而闹事,不管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警察局,都有相应的处置法规。说到底,厉害国变成这样,就是因为执法机构不是以法律为导向,而是以维稳为导向的锅。

---------------------------------

至于有人讨论的法律和道德的关系,这个我也不大懂,不过“俺觉得”胡适说的一句话挺好:“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

刚刚从网上查了一下,这段话貌似是伪造的。不过这个理论我倒是挺认同的。
习近平新时代 新时代,再加速
他就是再怎么讹我我都要扶,这是基本的良知,要是我老了真的倒地上没人扶我怎么办?
MadrasMutton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南京当年那个法官和徐老太的警察儿子作的孽,你党一贯的作风就是低调处理,所以呢这些老人还有小孩都去地府找阎王申冤吧。冤有头=徐老太、徐老太的儿子还有当年那个法官。
HatredKiller 肉身脱脂,UCHI在读,祝沦陷区早日解放
直接抖音全程直播拯救老人啊 瞬间变网红有没有
其实这跟道德法制没啥关系,不过是中共原子化百姓的新型洗脑术而已
小狗包帝 “长得跟包子似的还想当皇上?”
墙国社会,陌生人不害你就已经不错了,还指望别人伸出援手?就算有好人,也都被碰瓷的吓怕了。
upgraded 海外华人
我从小到大都没有面对过这方面的难题,看到路人需要帮忙的都有人帮忙。

这问题不是法制,法律的问题,而是公民素质的问题。

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民都存在 “被害” 妄想症的话,就变成草木皆兵了,试问这样的环境下一个人还会有同情心吗 ?

中国人民被土共的教育洗脑了,独裁政权希望人民不团结,人民不团结他们就容易管理。

几个城管打小市民,几十个小市民吃瓜看戏,这就是土共政府要的社会结构。
时政高见 境外反共势力
幾個原因。
1.根據基督教的教義,做假見證誣陷他人的,是要下地狱的。一個信仰基督的人是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2.老人摔傷了,即使醫院寄來天價賬單,可以去找保險公司索賠,沒必要去訛人。

3.誣告者99.9999%會被告上法庭,法官和陪審團被收買的可能性很低。一旦敗訴,所受到的損失會遠大於訛詐的收益。
疯狂习近平 一声叹息
主要也看个人吧,我几年前在成都街头溜达,一个老奶奶躺在地上,我上前问怎么了,她说她走不动了,腿动不了了,我就把她扶起来,她给我个电话,我给她孩子打了个电话,半个小时之后,她孩子来了,开个保时捷卡宴,我要走,他还掏出几百块钱塞给我,感谢我。
但是如果是在美国的话,大家绝对是想不到还有碰瓷这种事的。美国人真的特别单纯善良。
gevernment 为自由民主而战
归根到底是政府懒政态度下形成的畸形社会价值认同
人是直立行走的动物,如果走路倒下来了,就是阳寿到了,要尊重自然的规律。中国和外国体制有别,不要搞西方基督教文明那一套。
ms8674380 宪政优越性来自于二战后秩序。
我来说下意大利的情况吧。我觉得适当的医疗保障对解决这一问题是建设性的。

意大利的医保费用,对于年收入低于6,250欧公民和有工作的移民,是由政府承担;年收入高于6,250欧的,计入社会税收。国际学生的医保分为98欧(只承担急救)和146欧(承担所有医院诊治费用)。此外医院一般不负责开药,医生只出具处方单,由患者前往医院购买。

下面我说一下我的经历。一次是在球场踢球,中年人被撞伤;另一次,是我目睹楼下的车祸。

一群人在球场踢足球,俩意大利人争顶头球,落地的时候有一个人滑倒了,整个左臂脱臼了。之后我们叫了救护车,救护车把人拉上车,争顶的另一个人一起陪着去医院了,其他人就散了。最后,也没什么赔偿,医保承担了费用,一个月之后那个脱臼的人又回来踢球了。

第二个是楼下的车祸,意大利大城市的市相对中心,一个大致40多岁的中年人骑个摩托车。一辆Minivan把骑士带倒了,周围的路人全凑了过去,有人打电话叫救护车,有人在问骑士有没有事,有人扶摩托车,有老奶奶在安慰minivan的司机。之后估计是保险公司负责赔偿事宜。

我觉得是因为意大利医院不收钱吧,所以大家都挺愿意伸出援手的。

再说一下我在中国的经历吧,我在我家边上的学校操场踢球。另一个半场(因为我不在那个半场)踢球的中年大叔把球踢飞了,然后落在一老太太的头上(重点:足球,落头上。我认为没啥事)。老太太当时就嚎起来了。

那老太太报警了,要那帮人赔钱。那帮人马上就跑了。我们这伙人也准备撤。我当时刚读大一,我很傻逼,还在那换鞋换袜子。当时周围的三老四少就把我围起来了。那老太太就说是我踢的,说我认识他们,要我赔钱。踢野球谁认识谁?

但我当时被人围着,也没法走了。

警察来了,把我带派出所去了,还好警察还挺善良的。警察留了我的名字和电话,就把我放走了。我留的名字和电话,我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从那之后,我就知道中国的制度里的人际关系,妥妥地适用丛林法则。活着的,分食掉弱者和善者的肉。以后不是漂亮姑娘和我铁哥们,有啥事我也不帮忙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觉得,在题主说的情况下,每个人都怕被索要医药费吧。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法治国家还好,无罪推定,你了解这个就明白了。

不打自己手机,我以前发过善心,那时候街上还有不少公用电话亭,他们也没记录我的声音找我,那时候我曾经报警了。
Cornelia 權力需要制約
平時就培養這種環境,讓人民內部彼此不信任,彼此提防,關鍵時刻人民就不會團結起來對抗牠,因為大家已經建立起這樣的潛意識。有利於統治。
grantyang IT男,生于北京,痛恨共匪
                                                                                                                             
中共土匪区:垃圾国家垃圾民众垃圾法院垃圾法律垃圾一切臭不可闻
长沙那块儿的警察有点离谱啊。我近十年来国内看到路人晕倒报警了3、4次。都没警察找我啊。
我是客观的人 观察 我是追求客观的人
发达国家市民基本都会帮忙,帮你打电话什么的,很少有人会碰瓷,很简单,毕竟绝大多数人不缺那个钱,没那个必要。你见过比尔盖茨会捡地上零钱吗,不会,因为这行为太low。
封建修正主義帶師 吃飽就算偉大功績,穿暖就是物資富裕。現今的聖上真的迎來了中華民族最好的時代,最好當皇帝的時代。
法律是道德的最低標準

這麼說吧,如果說這種事情需要法律來規範的話,這個社會真的該好好反省,旁觀者應該要覺得羞愧難當

除了繳稅外你有沒有對這個社會做出貢獻過,現在有人需要你的幫助,他不需要你掏心掏肺,不需要你散盡家財,就只需要你拉他一把,幫他打一通電話。做不到或不敢做的話,應該感到羞愧。

如果有人因此被碰瓷,你在現場應該要去幫他伸張正義,不然你也應該感到羞愧,監控可以還原真相,醫生可以證明死因,何懼之有?

如果倒在地上的是你或是你父母,你希望有人幫忙的話,支持與堅持這樣的做法,不然憑什麼別人要在你需要幫助的時候拉你一把。

這裡說的不是什麼說福報之類的,而是凝聚共識,做出實際行動,告訴眾人我們社會就該是這樣的面貌。

—————————————————

我現在都還記得十幾年前還在念國中時,有次騎腳踏車鞋帶捲進變速器裡,剛好倒在一個很大的路口中間,鞋帶跟鏈條捲在一起根本站不起來,還好有人過來把我扶到路邊,說來慚愧我甚至不記得幫我的是男是女,更遑論長相了,但這件事到現在都還記得。
人治大於法治 正義受委屈多於被伸張 公義受困於工資 久久下來就是這樣
無罪推定,由控方負責舉證。

老人跌倒,我扶他。他反噬,舉證責任在他。
我一沒偷二沒搶。説我推倒他嗎?那動機為何?如果真是我不小心推倒的他,控方必然無法證實我「毫無疑問」蓄意傷人。老人若因被我推倒而受傷,法庭斟酌醫藥費賠償便是。

這個情況,在以普通法為基礎的法治國家,入不了罪。

在多數法治國家,别説人家根本沒有碰瓷的心,為了一點醫藥費請律師打官司也不化算。沒有人碰瓷,自然也不用害怕助人。
蔡孝乾 爬雪山 過草地 眾人拾柴火焰高 一舉殲滅省工委
老人倒地,附近有人去把他扶起來,這本質上是什麼行為? 

這屬於一種公民自發去治理社會、維護公共空間之安全的一種政治行為。

沒有任何規定"我"需要把"他"扶起來,可是這麼做對"社會"有好處,所以我做了。

然後我就該死了,做這種事,共產黨能不讓我倒大楣?

沒有任何規定"你"需要做"某某事",可是這麼做對"社會"有好處,所以你做了。

然後"你"就該死了,做這種事,共產黨能不讓你倒大楣?
別的地方不知道
但台灣很少有人看到別人路倒不會管的

https://udn.com/news/story/7320/4430436

https://www.setn.com/News.aspx?NewsID=737480

一般狀況可能是
路倒>有人看到>確認有沒有危險

 有被車撞危險>帶到安全的地方
 有生命危險>會CPR的就做CPR了
 看起來還好還有生命跡象>拉到旁邊讓他休息

於此同時,叫警察叫救護車,讓專業的來
Ashley777 自由人
正常的國家法下都會有 Good Samaritan Law。就算法律沒有寫,沒幾個正常法官會為難 good Samaritan 的。

只有汝匪治下的國度才會以 Fuck the Samaritan 作準則。
要怪就怪當年訛詐的案子太知名了(特地去查了徐老太案子),有那種判例在前,換我我也不敢扶。在臺灣和美國幫助別人,一般來說家屬見到你都激動抓著你的手鞠躬謝謝都來不及,還有訛詐他人的操作我是完全想不到的。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無罪、舉證+1

説到底,爲什麽有人不敢幫忙?因爲怕被碰瓷嘛
爲什麽有人怕被碰瓷?因爲有人被碰瓷過了嘛
爲什麽有人被碰瓷過了?因爲有人碰瓷過他了嘛
爲什麽有人碰瓷他?因爲碰瓷他有錢拿嘛
所以如果碰瓷了也沒用,沒錢拿還可能違法(誣陷、詐騙、勒索……)那不就沒人碰瓷了嘛?
那事情不就結束了嘛
别问我不知道 别问我,我啥也不知道,我路过的。
感谢大家的回答,我觉得中国的法律偏向弱者,一点都不公平,
如果老太太倒地,不管任何原因只要老太太说的话警察都会相信,然后调查。

作为扶老太太的人最怕的就是无法证明不是自己伤到的老太太,这个证明过程可长可短太浪费时间,万一无法证明不是自己伤到老太太(不是你伤到的你为啥扶她为啥打电话报警)就要赔医药费了。

所以主要担心浪费时间(不管怎样只要发生这个事情你就要去派出所做笔录),其次害怕无法证明自己。
Jojomug 没有
楼上@山谷女巫说的是文明国家基本流程,CPR第一课就是"看到有人受伤/倒地肿么办"。。。
路人看到倒地第一考虑是怎么能更好帮助他/她?而不会担忧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最多担心一下当时环境是不是危险,现在还要加个倒地的人是不是有病毒。但就算自己无法帮助,打个报警电话都毫无疑问。碰瓷这种事还真的只在中国听说过。
我只在想,南京案的法官和老太一家这样千夫所指,居然还厚着脸皮活得好好的,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换个脸皮薄点的,都自杀好几次了吧。话说有人起底这几个东西吗?
PinkWormHunter 24岁 是粉蛆杀手
《好撒马利亚人法》(英语:Good Samaritan law),在美国和加拿大是给自愿向伤者、病人救助的救助者免除责任的法律,目的在使见义勇为者做好事时没有后顾之忧,不用担心因过失造成伤亡而遭到追究,从而鼓励旁观者对伤、病人士施以帮助。该法律的名称来源于《圣经》中耶稣所做的好撒马利亚人的著名比喻。

在其他国家和地区(例如意大利、日本、法国、西班牙,以及加拿大的魁北克),好撒马利亚人法要求公民有义务帮助遭遇困难的人(如联络有关部门),除非这样做会伤害到自身。德国有法例规定“无视提供协助的责任”是违法的,在必要情况下,公民有义务提供急救,如果善意救助造成损害,则提供救助者可以免责。在德国,必须有紧急救助知识,才能获取证明文件。
Enlightened The world runs on secrets.
在德国、瑞士、奥地利,考取驾照的条件之一是参加红十字会等社会组织提供的急救课程,一般需要一整天的时间。内容从伤口包扎到CPR都涵盖。所以可以说,理论上每个司机都学过如何急救。

此外,在这些国家,如果见到有人处于不利的情况,而自己又没有理由拒绝提供帮助的时候,无视之后出现任何后果,警察可以调查起诉。一旦定罪可以判处罚金或监禁。
江世俊 早知道生出个蛙人,不如阉了我自己
很多人至今认为彭宇是被逼迫改口,老婊子的儿子是条子,在大陆用权力害死人很随便,既然彭宇不想死就只能改口承认怪他自己。
可悲啊,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法治,被这些老人利用来讹诈。这不是法治问题了,这是道德问题。如果这是个普遍现象,那就说明,这些人根本不配拥用法治。道德的沦丧是法治治不好的。这是法治被利用的表现。这些人真的,还是搞个衙门比较实在,让青天大老爷来判谁对谁错。这群人真的不配拥有法治
huangkangfu 80后IT男
f法制不作为的结果,中国社会只要老了就能为所欲为,法不责老已是事实,即使被抓了,关不了几天也必定被放出来.最后越来越多的老人发现这条致富之路,踏上了讹人的道路
人性的扭曲 社会的变态 你匪在这种事情上对立法一点都不上心 那么多摄像头是白装的吗 韭菜们胆小怕事丧尸人性的基础一时半会是改不了的
可乐肥宅 野鸡政治经济学者
实际情况是:大部分报警或者帮助者确实都是老人跌倒的元凶。被讹诈反而是这类事件的少数情况。

警察此类情况见得多了,自然把帮助者设置为第一怀疑对象,就和杀人案的第一报案人一样。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