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美國各地的"抗議與暴力活動",當成"一個人"來評價,是否太輕率了?

  有只想看世界燃燒的Anarchists,antifa,一些左派團體等等等....
      看報導還有兩個受高等教育黑人律師向警車扔燃燒彈被捕,也是高知識份子了

  有不少比較理性的示威者,其中還有一些人還與上面那一票起了衝突,也譴責這些人,也有一些不理性的,是在幫上面那一要合理化這種行為,魔征到全部推給川普.

  有很多趁火打劫的匪徒,看很多影像資料大多數是黑人,也有看到一些放火的白人
       看到報導,一位同為黑人店主因為遭搶痛哭流淚,事後反而是共和黨那邊有給他募集捐款.

 .............

  甚至還有其他因素出來亂的群體,像是隔離太久了之類的,貧富不均問題.....等等

  這也美國那不那麼優良的傳統之一了,像是以前的嬉皮,乃至奧巴馬時期的佔領華爾街.這些就不細說了.


  總之想說的是,這群體構成非常複雜,真的要把這當成一個群體,把這群體當成"一個人"去看,又用簡單的二分法來評價其好壞,最後很容易偏向另外一個極端,其實沒必要為此事正反兩面站隊,分出勝負.

   而現在可能這場風波,形象點說是"9黑1白"(//不準確,只是比喻),也不要因為其於"9黑"而去否定那"1白",反過來說也不用為了那"1白"是合理化"9黑".而應該用個立體和寬廣的角度去做一個判斷,我相信這實際上不難,只是一下子沒跳出這個框架.

   各位有沒有什麼其他想法?
已邀请:
何方刁民状告本官 最开始,五毛被打倒了。接着,温和的反贼被当成五毛打倒了。然后,资深的反贼被当成五毛打倒了。最后,所有人都被当成五毛打倒了。这一切似曾相识,不是吗?开始,不爱党爱国的被打倒了,然后,不说话的被打倒了,最后,连爱党爱国爱得不用力的也被打倒了。
     这种理性看待和区分是很难的,如果大部分人能够做到,这个世界也就不是现在这样的世界了。
     一旦对某个群体的刻板印象形成了,那么大部分人,都会用对这个群体的刻板印象来看待这个群体的每一个个体。
    比如一般来说四川人爱吃辣,就算99%的四川人都爱吃辣好了,可四川不可能每一个人都爱吃辣,也许有人身体不好吃不了,也许有人就是不爱吃辣,但是大部分人遇到一个四川人,第一印象是不是这个人爱吃辣?如果听说他不爱吃辣是不是会觉得很诧异?有多少人会去区分?
    也许明州有90%的暴徒和10%的和平示威者,也许香港有90%的和平示威者和10%的暴徒,但是会去区分它们的人是少数。
    何况这种政治上的刻板印象,可跟生活上的不一样,它是由政府和统治阶层在推波助澜的,中共会告诉你香港有和平示威者吗,不会,它只会告诉你香港都是暴徒,川普会告诉你明州有和平示威者吗,不会,它只会告诉你明州都是暴徒,政府这么做,有多少普通人分得清?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大修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02
  • 浏览: 519
  • 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