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对各种未成年人强奸犯、性侵犯总是不予立案,设法保护这些人?

很多性侵、强奸、校园暴力的犯罪,就因为犯罪的人是未成年人,就饶恕他们了,这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要保护这些人?
可乐肥宅 野鸡政治经济学者
在和基层执法部门有长期交集的本人看来,百分之九十九的成因是基层人手不够而非葱油们认为的高层授意为之。

由于法医和刑警数量的限制,刑事案件一般需要县级以上公安部门才能处理(街道派出所无常驻法医和刑事警察),而县区级公安部门辖区人口往往是百万级,假定为一百万(大城市的一个行政区往往远不止一百万人口)。

而区县级公安局的刑警大队(包括下属的法医中队)一般有多少人呢?大概在200~300人,职业法医大概占其中十分之一。而就是这几百人要负责一百万人口的所有刑事案件的侦查,验伤。以中国人的犯罪率,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就导致了除了有名有姓的凶杀案(你没看错,如果尸体身份不明,甚至懒得立案),其余所有刑事案件都不会得到认真处理。由于中国宣传导致居民往往认为自己的居住区域十分安全,一些凶恶犯罪根本不会得到报道,导致许多未成年人的案件在居民眼中是穷凶极恶的犯罪,但在刑警和法官眼里不过司空见惯的小过失。
因为这不威胁统治。要不是杀人越货可能发展出武装化黑社会,共产党连这些都不想管。(中国的黑社会即便有为非作歹,也还是权力勾结型,属于乞丐版红顶商人,包税人,而不是墨西哥巴西那种武装独立势力,所以很多基层黑社会党才不管)
就像中国一个村一个县的买卖被拐,被绑架人口,当地共产党当真不知道,也无力解决吗?当然不是。只不过中国或者异国“新娘”(奴隶)又不威胁统治,还有利于单身男发泄性欲维持稳定,也就懒得管,以至于发展到现在,除了越南,拐卖巴基斯坦柬埔寨老挝都开发出来了,此时外宾定律,外交无小事定律失效。

共产党会因为维族造反而千亿投入监视,拘禁,一脚踹翻少民优先的收买政策,关押一百万也不错漏一个,但永远不会派个加强连去那些嚣张的拐卖村把当地人骨灰都扬了,反而会宣传《嫁给大山的女人》维稳。
带钢丝的韭菜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你可以换一个角度想想:
我在支乎有号,在它被封掉前,它曾经还有那么点影响力,那么——
我这么一个中高声望的用户,就是 “成年人”;
对应的高声望用户,就是 “掌权的老年人、社会精英” 等等;
而三无账号们,就是 “未成年”。

你很少会看到那些靠着写文章、写回答,慢慢熬成大V的用户,动辄被人禁言七天、十五天的。当然,这些人说话往往也有分寸,不会主动给自己找事、也一般不轻易与别人起冲突。但即便这些人真有哪句话不利于 “和谐”,官方最多只是通知作者修改原文,而不会对应地以 “政治敏感” 之类名义将作者关小黑屋。可如果这些人里面真的有不怕死、敢冲塔的,显然就是支乎版的 “任志强”,被封号没商量,管你声望有多高。
而大多数时候,规则往往只对我这种中级声望的用户有效。即便我看到别人讲五毛言论、或我写了点什么而遭到别人上纲上线的批斗,产生冲突,那么受罚的肯定只有我,连尼玛 “各打五十大板” 的情况都不会出现。
至于三无账号,要么真是网上的 “白嫖党”,这种人零关注、零回答、零文章、甚至连头像都没有,虽然什么见解也发表不出来,或最多只是跑到一些问题下把讨论内容写成回答、以让自己看起来仿佛是 “有作品”,但是这种人却有权利去别人的作品下面酸人、杠人、喷人、恶心人、飞起来咬人;要么就是带着任务的僵尸号,专门负责给带节奏的洗地文点赞、把对方捧成大V,或负责逮我这种敢于实名冲塔的,把官方主动在网上清剿反动言论,变成用户与用户之间的 “举报” 流程,减轻管理员负担。当然,随着现在 “语实俱禁” 的力度越来越强,新发帖子还得先通过审核(除非匿名),那么这就等于是正大光明把逮我这种人的任务,加到了管理员头上,以至于后一种人相对比以前少了。

然而,无论你是高、中、低、零声望用户,只要你敢发帖故意攻击、嘲讽中国甚至中共,那么三无账号无论跑你帖子下喷得多难听、多脏,它们也绝对不会受到什么 “小黑屋”、甚至封号的惩罚。即便你确实没有发表攻击、嘲讽言论,而只是在讲别的事,三无账号去你帖子下阴阳怪气地酸你、杠你、喷你、恶心你、飞起来咬你,而遭到你投诉(这在支乎的用词是极度充满文革味的 “举报”)后,它们顶多仅仅只是骂人言论本身被折叠或删除而已,而账号却绝对不会受到任何对应的惩罚。

因为官方深深地明白:小号没有投入过任何心血经营,即便封了,本家也不会心疼,且如果真是一心理变态、存心想在网上喷人玩,你封了它,它也会去注册新号,继续喷人。而如果你对账号投入过心血,你说话前就会考虑后果,那么别人就能抓住你的软肋来 “管” 你。
因此显得大环境的规则,往往只对你这种懂规则、守规则的 “成年人” 有效,而对无法无天的 “未成年” 无效。

归根结底,是 “汉族文化” 带来的祸害。以至于即便是网站运营者,也从来不会真心考虑用户的死活。毕竟三无账号喷的是你,又没有直接损害到平台,不会对 “统治” 构成威胁。官方不认为喷子过多,会导致正常用户流失,而会认为一切都是被喷者自己的内心不够强大。即便被喷者因此选择退出平台,也没有谁会留恋。毕竟中国人这么多,不缺这么一个,地球少了谁都能继续转。因而官方也就不愿意在这种地方投入人力、物力、财力,真心去维护守法用户的利益。从而也就给某些人造成了 “一切都是因为管理基层人手不足” 的错觉。

持这种心态来管理大环境秩序的,绝不仅仅只是 “支乎” 这么区区一个网络平台。只要制订规则的是一条 “中国人民”,这种情况可能出现在任何领域。它们从来不会真心考虑如何维护大局秩序的公平公正、更不会真心维护被统治者的利益,只有等到它们认为自己的蛋糕被人动了时,它们才会杀伐果断、不惜成本与代价。
我来说说我的亲身经历,我读小学时有一个不到30的男性老师,他既是一个班的班主任同时也是少先队大队辅导员还管心理咨询室,学校搞什么演讲比赛,六一活动,升旗仪式之类都是他主要负责,当时很多家长和老师都觉得他一表人才,能力强很优秀,后来我读初三的时候突然听到关于他的传闻说是被抓起来了,机缘巧合的是负责抓捕他的是我家一个关系很近的亲戚,亲戚告诉我们这人相当恶心,他常常把女孩子叫到心理咨询室,进行猥亵,至于有没有强奸我不知道,可能没有,可能有,可能当时我在亲戚眼里还是孩子他当着我的面讲这些避过这些细节了,最开始是一个跟他们警察同事相熟的家长报案了,他们去走访调查的时候,才发现受害孩子不少,但是有的家长不愿意配合工作,而那个恋童癖老师家里也有点背景他们家收到风还专门联系了不少家长想用钱进行私了,这人被抓的当时在做一个学校比赛的评委,警察当着全校师生与家长面把他拷走了。我亲戚的原话是,我们把他打惨了,他在审讯室哭得像条狗求我们。
后来过了几年我毕业工作了,在某地人事局工作,有一天我在接收并打印调令文件时,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名字,这不是那个禽兽老师的名字吗?虽然中国人多,重复名字的也多,但是都是老师,利率就太小了,我看了看文件,整个傻眼,就是他,居然被调动他更好的地方做老师了,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下班第一时间打电话问我那个亲戚他怎么还继续做老师还他妈越教的学校越好,我亲戚说他好像只关了一年左右就出来了继续当老师,说是找了关系弄了什么病的证明时间久了我忘记具体对话了,没过几天,他过来办调令手续见相关领导,他坐在我办公室会客凳上,他认出了我,跟我打招呼,说我做的不错,我没理他,回了他一个大大白眼。
我已经离开人事局很多年了,当年这个事情让我从心里到生理对所有一切感到恶心,这人猥亵那么多未成年少女,居然几年不到的时间还可以继续从事老师这份职业,继续面对未成年学生,可想而知这个体制是多么笑话,那个畜生家庭背景是有一些的,但不是你们以为的那种权倾朝野那种深不可测,不过就是有家人在当地政府部分任职而已!就这样都可以操作成这种。这个社会根本就是烂透了!
这是因为,普通的犯罪上不了新闻,赵家人犯罪会被彻底封杀,只有青少年犯罪会被报道出来让众人知道
并且,保护青少年是世界普遍的做法,全世界的青少年犯罪基本上都是争议话题。允许对青少年的仇恨也是在引导公众对于法律的反感,进而对中共的人治表示认可。
雨墨心言是歌蘿 最愛的遊戲被中共武漢肺炎毀了,只剩品蔥能讓我緩和憤怒吧
可以來講蘇聯笑話中國版了
女:他剛剛家暴還性侵我,不能馬上離婚嗎
警:您現在還在冷靜期內,請您冷靜完再來吧
女:可是他性侵我的時候大喊中醫都是騙子
警:請您再說一遍,他叫什麼名字?住哪?

會不會要素過多(ㆁωㆁ*)
#中醫
#離婚冷靜期
#性侵
对于未成年人犯罪许多国家都是这样操作的,楼主不必要加上中国这个概念,我来引用一个故事:
https://zh.wikipedia.org/zh/%E8%A9%B9%E5%A7%86%E6%96%AF%C2%B7%E5%B7%B4%E6%9D%B0%E5%B0%94%E8%B0%8B%E6%9D%80%E6%A1%88

詹姆斯·巴尔杰谋杀案是一桩发生于1993年2月12日[sup][1][/sup]的英国利物浦默西塞德郡的凶杀案,两名当时年仅10岁的男童诱拐一名2岁男童詹姆斯·巴尔杰(英语:James Bulger),并将其虐待致死。此案凶手是英国现代历史上年龄最小的杀人犯,并且性质十分恶劣,因此一度引起社会强烈反弹,甚至官方不得不迫于社会压力公布凶手真实姓名及加长刑期

起因[编辑]
1993年2月12日,两名10岁的男童罗伯特·汤普逊(Robert Thompson,1982年8月23日–)和乔恩·维纳布尔斯(Jon Venables,1982年8月13日–)因为逃学而在学校相遇。两人都是逃学“惯犯”,发现彼此臭味相投,一见如故,于是结伴外出捣乱。起初他们在布特尔(Bootle)的新海滨购物中心(New Strand Shopping Centre)行窃,遭窃物品包括甜点、巨魔娃娃玩具(Troll doll)、电池以及一罐亨宝牌(Humbrol)蓝色颜料;接着他们跑到麦当劳踩脏凳子,直到被店员赶出去。之后他们商量后决定绑架一名小孩,用偷来的东西作弄他。[sup][4][/sup]

诱拐[编辑]
两人首先找到一对幼儿,试图将他诱拐,一旁的母亲警觉地将自己的孩子们叫到身边。然而,当母亲转身去结账时,两人又将其中一名幼儿带走,幸亏她即时发现,冲到门外将孩子追回。[sup][5][/sup] 两人随后想到糖果店里孩子多,于是来到糖果店,却发现店铺已经关门。不过,一旁的肉店(A.R. Tym's butcher's shop)前站着一名2岁幼儿,他正是詹姆斯·巴尔杰(James Patrick Bulger,1990年3月16日生)。[sup][6][/sup]

詹姆斯·巴尔杰一家住在默西塞德郡克比镇(Kirkby, Merseyside),当天他由母亲丹妮丝·巴尔杰(Denise Bulger)带领着来到新海滨购物中心采购,丹妮丝在15点40分的时候将孩子留在肉铺等候,自己则去收银台结账。根据事后监控录像显示,15点42分许,乔恩先是和詹姆斯交谈,随后将他带出购物中心。[sup][7][/sup]

三人沿着利兹-利物浦运河(Leeds and Liverpool Canal)走了大概四公里。途中,罗伯特和乔恩对受惊而哭闹的詹姆斯进行殴打,以及恐吓詹姆斯将他推入河中。事后统计有38名路人目睹到他们,但绝大多数人没有进行干涉,因为都以为这只是一家人的打闹。[sup][8][/sup]有两名路人试图制止罗伯特和乔恩的殴打行为,他们却伪善告诉路人他们正带领迷路的詹姆斯前往警局。一名路人向他们指出警局方向,然而他们又向反方向走去。后来,两人带着詹姆斯进入一家宠物店,店员对他们起了疑心,设法不让他们离开。但不巧街上着火,两人趁乱又带着詹姆斯溜走了。[sup][9][/sup]

谋杀[编辑]
两人将詹姆斯带到沃顿小镇。在镇上,他们发现对街有警局,两人迟疑片刻后,改道陡峭的浅滩,最终来到一处鲜有人至的靠近安菲尔德公墓和废弃的沃顿安菲尔德火车站的铁轨旁。罗伯特和乔恩开始对詹姆斯拳打脚踢,搬起重达10公斤的铁轨用鱼尾板砸他的头部,在他的左眼及脸上涂抹涂料,让他吃掉电池,并脱掉了他的鞋、袜、长裤及内裤,性虐他的生殖器,可能还将电池塞入他的肛门。[sup][10][/sup]就这样,将詹姆斯虐待致死。发现詹姆斯死亡后,两人还把詹姆斯的尸体放上铁轨,将詹姆斯的头部埋入道碴碎石中,试图利用火车碾过来制造事故假象。[sup][11][/sup]

两人离开后,尸体被一列火车轧成两截。直至2月14日,詹姆斯的尸体才被警方找到。[sup][12][/sup]

詹姆斯的母亲丹妮丝女士发现詹姆斯不见后,心急如焚的她立即向警方报案。警方通过监控录像发现嫌疑人的行踪,于是在全城通缉这名“10岁至14岁的学龄儿童”,并开始在各学校排查当日逃课的学生。最终,一名女性向警方检举乔恩,她表示知晓乔恩在当日逃课。另有的一名匿名母亲表示自己的儿子罗伯特·汤普逊当日曾逃学,并且衣服上有蓝色涂料痕迹。随后警方将罗伯特和乔恩逮捕。[sup][12][/sup]

警方从两人的衣服上发现了与詹姆斯身上一样的蓝色涂料,两人的衣服和鞋上也发现了血迹,通过DNA鉴定确认是詹姆斯的血液。罗伯特的鞋头的形状也与詹姆斯脸上的淤青形状相吻合,证明罗伯特穿着这双鞋踢过詹姆斯的脸部。案发现场还发现了两人的指纹。[sup][13][/sup]

拥有这些确凿的证据后,警方于1993年2月20日指控两人犯谋杀绑架,于22日将他们移往南塞弗顿少年法庭(South Sefton Youth Court)候审。警方和司法部门对媒体公布两人的身份时,将罗伯特称为“男孩甲”(Boy A),将乔恩称作“男孩乙”(Boy B)。愤慨的民众要求官方公布真实姓名,迫于社会压力,官方只好公布。[sup][5][/sup]

对两人的审讯过程,可谓十分艰辛。一开始,两个孩子否认这些指控,为逃脱罪责无所不用其极,哭闹、吼叫、捏造案情、互相推诿指责以及言语冲突等。最后在确凿的证据面前,两人才没有反抗,供述了犯罪细节,包括他们用糖果引诱詹姆斯,以及用鱼尾板坠击詹姆斯的头部等。[sup][5][/sup]

根据尸检报告,被害人詹姆斯身上共有42处损伤,每一处伤害都不是致命性的,意即受害人是在慢性折磨中致死的。其中,被鱼尾板坠击头部导致受害人颅骨十处骨裂。在受害人的口中发现电池、生殖器的包皮曾被暴力翻弄。警察怀疑案中存在性犯罪动机,虽然受害人的肛门中没有发现电池,但两人仍被怀疑将电池塞入受害人的肛门。然而儿童精神病学家法艾琳·维扎德博士(Dr. Eileen Vizard)否认了他们的性犯罪动机的嫌疑。

1993年11月1日,普雷斯顿皇家法庭(Preston Crown Court)正式开庭审理此案。有近500名示威者集结在法庭外要求重判凶手。[sup][15][/sup]

在法庭上,两人坐在被垫高了的椅子上,除了面对谋杀、绑架及绑架未遂的指控时均全盘否认,此外便一直几乎保持沉默。在审判过程中,艾琳·维扎德博士给做乔恩和罗伯特做了一系列能力判断题后,确认两人“完全具备分辨是非的能力”。控方带头律师理查德·亨利克斯御用大律师(Richard Henriques QC)通过艾琳的结论,成功推翻了针对乔恩和罗伯特的“儿童无犯罪能力”的假定。艾琳还指出,罗伯特在虐待詹姆斯之后自己也患上创伤后压力症候群。[sup][16][/sup]

当庭法官莫兰(Justice Morland)凭借呈堂证供和长达20小时的审讯录音,宣布两人犯下“无比邪恶和残暴”(Unparalleled evil and barbarity)之罪,而他们的行为“狡猾且非常恶毒”(cunning and very wicked),因此谋杀、绑架及绑架未遂罪名成立。至此,罗伯特和乔恩也就成为了英国现代历史上年纪最小的杀人凶手。莫兰法官建议判处至少8年监禁,并规定了出狱后不得作出的具体行为,如终生不得回到案发地默西塞德郡、两人终生不得互相联络等,必须接受定期检查。宣判后不久,英国最高法院首席法官泰勒勋爵(Baron Taylor of Gosforth, Lord Chief Justice of England and Wales)表示应该将两人的刑期增至至少10年。[sup][17][/sup]

此后,英国《太阳报》又征集了28万人的请愿加刑的签名,提请当时的英国内政大臣麦克·霍华德(Michael Howard),麦克被迫干涉此案,最后两人的刑期被增至15年。1999年,欧洲人权法院(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认为两个少年犯遭受了“不公正待遇”,应当予以重新定夺。2000年时,两人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刑期被减到8年

2001年6月的假释听证会上,以“经鉴定两人不会对市民的安全造成威胁”为理由,罗伯特和乔恩刑满释放,在一片争议声中出狱。两人受到保护,以全新的名字、住址等,开始新生活。

乔恩[编辑]
2002年3月独立生活后,乔恩曾与一名带有5岁孩子的女人确认恋爱关系。乔恩21岁时,内政部的法医精神病学家苏珊·贝莉博士(Dr. Susan Bailey)声称,回顾其小时候的性犯罪嫌疑,再对比当前的他,可以确认其“没有性犯罪倾向”。[sup][24][/sup]

然而,出狱后的乔恩多次因斗殴与持有可卡因而被警方传唤。2010年2月,已经27岁的乔恩向假释官报告自己身份泄露,面临严重的生命威胁。警方在协助乔恩转移的时候,发现其电脑中存有大量儿童色情影音资料,随即将乔恩送返监狱。经过审讯,得知他曾伪装为35岁的恋童癖母亲,在网络上下载并传播儿童色情,并有可能曾犯下猥亵儿童罪。2010年7月23日,乔恩因管有儿童色情资料、付费下载及传播儿童色情资料而被判处两年监禁。[sup][25][/sup] 2011年5月4日有报导指出,乔恩被再度赋予全新身份,获得假释。2013年7月4日,有报道称英格兰和威尔士假释委员会(Parole Board for England and Wales)批准释放乔恩,最终乔恩于2013年9月3日正式获释。[sup][26][/sup][sup][27][/sup]

2018年,乔恩再度因涉及儿童色情资料的罪行而被判监禁40个月。据悉,被查出电脑上存有儿童色情资料时,他的妻子正在一旁,当时才意识到乔恩的骇人过往。她是在乔恩出狱后与他结婚的[sup][28][/sup][sup][29][/sup]。

罗伯特[编辑]
2006年有消息称罗伯特正处于稳定的同性恋爱关系之中,与男友定居于英格兰西北部
小林财经japan 油管博主,欢迎订阅关注哦
中国某程度上是犯罪天堂,本来就是低人权社会嘛,其实,有钱人喜欢这种社会的,所谓既得利益者嘛
有很多官员相信什么采阴补阳之类的嫖宿幼女,要把这个除罪化啊,不然怎么好给特权阶层网开一面。
不是保护,只是非常单纯的没有处置机构。
未成年犯罪属于违法但免责,当然应该立案处理,只是最后结果无罪释放罢了,但是基层警察的考虑可能是拘留都没地方放。中国基层连收容特殊群体的拘留所都没有,不只未成年,60以上老头,乙肝艾滋病罪犯,轻罪的都是直接放掉,因为拘留所没办法关。
孙金香 90后电影
  • 费拉可怜的大脑里,如果受了欺负就是找警察,再不济就去上访。如果两条路都堵死了就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假装事情从未发生过。从不会想自己手刃仇敌或者是再选择一个可以管事的政府。以陈云思想为主导的中共正是看明白这一点,就没有必要去让警察做什么伸张正义的事情。当中共发现事情难办的时候就不敢找什么警力不足、公民素质差的借口了,比如新疆,警力不足是吗?在编的公务员全部给我滚到街上去巡逻。
  • 要搞清楚墙国警察的首要目标不是维护治安也不是伸张正义,而是替中共维护统治。所以最好的治安情况就是社会治安比较乱,但又不至于使大多数人上街闹事儿的地步,这样统治成本才是最低的。当然,假如你一边想维护统治一边又想挣点钱的话,那就不得不树立一些规矩了,要不然像白宝山之流把资本家都吓跑,或者让韭菜都不敢出门儿干活儿那就不好了。这才是80年代严打的主要动力,也是所谓洋大人在中国受到优待的动力来源。
  • 所以“警力不足”全称应该是“警力不需要很足”,就好比你喂一只猪只需要厨余垃圾和一些粗饲料,猪就能长到足秤,那你就没必要再去花大价钱买精细饲料了。
  • 事实上,仅仅以维护统治的前提来说,现在不仅不是警力不足,反而是警力过多,有点浪费了财政资源。因为你只需要在一个区县设置几个人几条枪去坐班儿,然后剩下的事情交给黑社会来处理就好了。
所谓《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的是官老爷家的崽。
为什么?因为国内只要涉及到这个《法》的新闻里评论上面这句话都会被评控。
14-16岁只有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这8种才负刑事责任,满16岁才有完全刑事责任。所以未满14的,没有任何刑事责任,不立案完全合法,最多让家长带回家或政府收容教养(但是目前没有收容教养的法规,所以这是屁话)。可以参考台湾的少年事件处理法,法规上相对完整,对少年犯罪有自己的一套处理流程和相应的少年法庭,效果先不论,处理框架是有的,大陆的还是空壳,主要就刑法而已,直接不立案完事
有一群登山客在一个天然石洞里,发现人为摆放的骷髅头,头骨和头骨叠在一起,摆成金字塔型,周围也到处散布着骸骨。其中一个人推测,从骨头情况来看,死亡时间在五年内,认真调查绝对牵扯出一宗大案,但报案后却没警察管。
Desperado 公开、透明是对一个政府最基本的要求
可能是降低犯罪率吧,还有一点,当官的子女犯了事可以找个未成年来顶罪,黑社会也经常找未成年帮他们干活。
每到这个时候,中共的舆论引导员就会说这是因为中国加入了什么国际法保护青少年所以不能立案,反正明里暗里就是说都是因为国际这些法律不是好东西,我们必须遵守是不得不为之,同理也推导到国际人权这些法律也不是好东西,所以我们都不能要,其实就是为中共这些懒政加不作为找借口,还要让你顺带骂一骂国际人权这些法律
曾经未成年犯罪是严管的,但后面就逐步取消少管所,工读学校了。

可能有法制同国际接轨的原因。因为确定14岁以下免除刑事责任是90年代的事情。
结果让一些人有机可乘,比如孙果果,李天一。也加深了社会矛盾。
圣锹游侠 中共还活着,每个人都有责任
操他妈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只知道这些人都他妈该死
花生人 天行健君子以不强自自强不息
其他国家也是这样的吧,至少我了解的日本也是这样的,看过不少日本的未成年犯罪题材,在这个问题上强行黑实属魔怔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对赵家人:法
对非赵家人:去

提示信息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是否回复为讨论?
取消确定
根本原因就是因为赚不到钱,或者有其他的办法赚到钱。

成年人罪犯,不是关起来就完事的,是要进行劳动改造的,一个壮劳力,一天的工作起码能给他们弄来几百大洋吧。这么好的奴工,不用白不用。
至于那些有钱的,笑话,更要抓起来慢慢榨油水啊。这是一条从上到下的产业链,除了有资格进秦城的,都逃不脱。

未成年罪犯,只能抓起来工读,继续教育改造,是不能创造什么油水的,就跟建孤儿院一样,孤儿院好歹还能卖孩子,收外国领养家庭的领养费,少管所哪来的什么正经收入,只能花钱,他们当然不愿意了。
再加上孩子犯罪,家长可以敲一笔,家长多数也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拿钱摆平,自然是皆大欢喜。而你要把人家孩子抓了判了,家长又不傻,这孩子前途已经废了,赶紧止损,另生一个得了。
因为很多 强奸犯、性侵犯 都是 满嘴咆哮nmsl的赵家崽,未来的赵家狗腿子 。
奥利给质检员 索多玛没有义人
可能就是懒吧,不直接威胁统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一楼评论说基层人员不足我感觉也很有道理。上头无心,纵有心,也无力。
gcd千秋萬世 吾人感恩戴德,吾人永世為奴
未成年罪犯考量的是尚未有完全的行為能力,就是說涉世未深而犯的錯不會罰得那麼重,這不算特權,這是所有人都享有的類似新手村的保護。

你小時候或許沒有犯過這種錯,但你的後代、親友的後代中的任何一人或許會因此受惠,而不會在小時候不懂事時犯了錯就毀了一生。

這只是解釋未成年罪犯輕判的立法原則合理性,其他的執法不公、特權階級、知法犯法狀況不在此考量,那些是要獨立解決的。
伟大的接班人 新注册用户 自由的放屁
新城地产王振华 强奸幼童案昨天判决 5年,TG领导下💰真的是万能的。。。
首先未成年人确实心智不成熟。
其次那未成年人渣大概率是家庭不错的,家庭不错大概率跟中共有关系
中共这种“法治社会”你也信?就算立法,打击力度还不是由领导干部说的算
说白了,因为司法系统不独立,司法部门即使不办案不做事,照样拿政府薪水吃香喝辣,就像古代的衙门一样
这个问题并非是因为楼上几楼所说是法律条文和警力不足等客观原因,在这个没有法律可言的国家当然不能谈法律。他们放纵犯罪,但是镇压维权毫不手软,维稳开支那么多,但是舍不得雇几个刑事警察。
dignity a being worthy of human dignity
因为强奸的本质与他们的统治的本质是相同的。
即违背受害人的意志实现对受害人的身——进一步,由身到心——的控制。
如果惩罚和打击强奸这种犯罪,一定要基于一定的道德根据,即人
的身体和心灵的完整与自由不得侵犯。
但是这样的社会之建立与维系,就是基于这种侵犯本身。基于对所有人身体和心灵的完整与自由的侵犯与控制。
东辽王国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众所周知人大代表不是人民选出来的,所以其一切的法律都是服务于赵家人,是基于赵家人的需求制定的。
反共左派 观察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共匪需要這些人維護統治,共匪在基層社會的群眾基礎是流氓無產階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没有人比我更懂中国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31
  • 浏览: 1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