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这颗不定时炸弹,西方国家应该如何解决?

最近,出现了疑似抖音用户发起活动干预特朗普造势会的事件。在过去也出现抖音收集用户隐私数据,抖音下架声援维吾尔族视频等等侵犯隐私和言论自由的事件。

抖音(tiktok)毫无疑问是埋在西方社会的一个不定时炸弹,但不争气的说,抖音在海外的用户量非常庞大,即便到现在依旧呈现增长态势。而西方国家又要遵守民主与法治,无法采取很强硬的手段,处理抖音所带来的问题。

各位葱油们对此有何见解?抖音的问题应该如何解决?
後清帝國 又復辟了?
只能用黑暗兵法了。
用絕大多數人都反感的東西去大量沖垮抖音(例:戀童p)
讓大眾自發性地把抖音和戀童P(例子)分類成同一個東西
那時候政府就能光明正大地打壓抖陰
用大量反共内容污染Tiktok,并反向输入墙内、引起相关讨论。

那么会导致两种结果:

第一,字节跳动删除Tiktok上的反共内容,这将违反所在国言论自由的原则,引起当地政府和民众的抵制;

第二,字节跳动对Tiktok的内容不做审核处理,那么其“中国公司”的性质将引起小粉红的攻击,中共宣传部门也会不高兴。

其实你想想,微信为什么走不出去就明白了。
其实很简单,也就是美国这边和字节跳动现在都在做的:逐渐把tiktok和国内的抖音分离,让tiktok美国化,成为美国的公司,遵守美国的各种法律,雇佣美国员工,并且不得让员工从事威胁美国安全的事情。否则就制裁加罚款。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我“舔共”一下。

如果在西方,我也希望用非西方国家的软件,来规避监控。如果我是美国人,我一定热爱俄罗斯软件,哈哈哈。

不过,抖音,要禁止掉它,确实需要合理的计策,因为如果靠封锁,那就会沦为和中共国一样无耻的封锁言论自由的国家了,还是从根子上根除习习屁,抖音一违反当地国法律,就强烈制裁好,设置防火墙封锁登录是不可取的。
oHo 海绵宝宝
据我所知 现在tiktok 在努力的跟母公司做切割  完全就是从资本到员工再到服务器都变成美国公司 同样接受美国政府的管理和监督  疫情之后  就在硅谷大量的招人  估计是高层已经预测到了 中美脱钩已成定局 如果真的酱紫的话 估计倒也没有什么问题 就是一家中国创始人的美国公司 服从美国法律 给美国交税 给美国制造就业 给美国股民投资 而且本身短视频网站并不存在什么垄断和核心的问题  不像华为  这种做法可以让美国政府和民众都放心 可以说是高层两边下注的最高级招数了  比某前首富大张旗鼓的收购海外资产出逃的做法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包将无包不负韭菜 占占占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占点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点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灬___
  你肯定是个大陆居民。其实墙里和墙外环境是不同的,墙内只有抖音一家独大,墙外抖音诚然是存在煽动作用的,但是只能占领一部分市场而已。
  抖音是独裁者控制的一次舆论攻势,但是并不意味着整个舆论战场就占了上风。
  确实应该警惕的是,虽然tiktok在发达的西方国家难以立足,不过在独裁国家,威权政治的体制下却能发展壮大。例如俄罗斯,东南亚,阿拉伯国家,非洲国家,他们的意识形态都很容易和抖音拜金,民粹,正能量的价值观所耦合。甚至新加坡这样的半民主制度也可能会收到严重冲击。
全球每國充公抖音在自己國的分公司,再把抖音交給自己國防管理。
HatredKiller 肉身脱脂,UCHI在读,但父母是纯支那人,
开门让几个大公司进去买股份 把原股东冲淡挤兑出去 之后管理人员换血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這麼看來tik tok和外國其他SNS沒有區別
中國當初封禁FB也是『因為新疆人在FB上策劃恐怖襲擊,怕鬧事』這個理由,我看樓主『有人在抖音上發起活動干預造勢,所以抖音是不定時炸彈』的邏輯和當初中國封鎖FB有幾分相似啊
說實在話,要是我打算干擾造勢,就算是在街頭拿個喇叭吼來招人都可以了,封禁了一個抖音不會起到任何作用,重點是有人要做這些事,而不是有平台給他們做(當然,新疆人FB上策劃的情況下,可能根本沒人在策劃)
所以重點是有一群蠢貨,不是這群蠢貨有個平台。拆了平台蠢貨還是蠢貨,甚至你會找不到他們了
搞中共玩意只能用阴招。

他喜欢审核炒作就请团队曝光他
liuxiuhu4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liuxiuhu6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ioth ? 变量老帅
1、这种短视频,还是互联网比较新的方式,上升期的力量,用户过了新鲜感,平台就要沉淀转型
2、互联网只是工具,看在什么人用了,墙是邪恶的,也同时加深了反共的仇恨情绪。
3、国内外的比例,相差很大,用户群体主要还是国外。
4、只是创始人是墙内,创始人还可以控制公司,创始人不通共,就还有机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主要关注日本政坛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29
  • 浏览: 7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