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南方大学科学家贺建奎声明基于CRISPR-Cas9技术基因编辑的婴儿诞生?

以有文章抨击:
 
1. 有违科学伦理;
2. 研究意图及可行性;
3. 混乱的审批及管理;
4. 研究者本人学术不端。
 
当然也有出来洗地,称之为载入史册的突破的。
已邀请:
Wangtora - IT男性
低成本优势不在,低人权优势长期存在。
利维坦 Thinker - 利维坦
最低的人权下限,最低的公民权利下限,最低的法律尊严下限,最低的契约精神下限,最低的劳动权益下限,最低的知识产权下限,最低的环境污染下限,最低的监管保障下限,最低的人类良知下限,最低的科研伦理下限。
 
这次就是以毫无创新的已有技术,依靠突破科研道德伦理下限来搏“世界第一个xx”的大名。
  这就是所谓的“低人权优势”,不断刷新人类下限,不仅招致自己国民巨大灾难,且劣币驱逐良币,将全人类都拉下水,造成整个人类物种的灾难。譬如这次,毁掉的不仅仅是两个无辜孩子的一生,假如她们生育后代,将影响整个人类的基因库,而不让她们生育后代,则践踏人类社会的伦理良知,造成今后更多以集体之名毁灭个体的行为。这件事情一旦发生,就是全人类的悲剧。
 
再不改变,不仅中国没有未来,人类的未来都会遭到危险。
Free維尼 - 待人如待鼠,所有對鼠的措施都可以同等地施加給人。閉上眼拒絕思考並不能使這個慘不忍睹的畫面消失。
可以參考看看賽博龐克的幾個主要元素,這就是中共領導下的未來:
以下轉自維基
 
黑客(Hacker)
數位空間(Cyberspace)
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
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
模控學(Cybernetics)與仿生人(Androids)
半機器人(Cyborg)
都市擴張(Urban Expansion)與貧民窟(Ghetto)
反英雄(Anti-Hero)
大型企業(Mega Enterprise)
基因工程(Genetic Engineering)
人類增強(Human Augmentation)
生物工程(Bio-engineering)
恐怖主義(特別是電腦恐怖)(Terrorism)

布魯斯·斯特林這樣總結賽博龐客的特質:
“待人如待鼠,所有對鼠的措施都可以同等地施加給人。閉上眼拒絕思考並不能使這個慘不忍睹的畫面消失。這就是賽博龐客。“
 
 
有人说支那没有科幻,有人一提科幻就是三体这样的硬科幻,对1984这样的软科幻不屑一顾。
可恰恰就是这些软科幻真正做到了预测未来。
科幻作品里对基因编辑早有预测,看看这些预测就知道未来支那会怎样啦。
viewer - 重建共和的時代
基因编辑婴儿 当局难咎其责
2018-11-27 德国之声 作者: 长平


人民网发表了一篇激动人心的正面报道,几个小时之后又把它删掉了。这篇报道题为“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文中说“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也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

“世界首例”、“实现历史性突破”,足够振奋人心。不出所料,饱蘸激情的爱国评论蜂拥而至“这么帅气,为什么在我中国”,“厉害了,我的国”,甚至直接高呼“祖国万岁”。可惜了这些网民的激情,连同那篇文章一起,从人民网消失了。

原来,真正的科学不那么好糊弄。你可以用毛泽东思想治疗精神病,你可以用习近平思想指导包子加工,科学家不会理你;但你要改变人类基因,那就是严肃的大事了。对于中国的这项伟大科研成果,中国和国际学界的主要反应,是谴责其违背医学伦理。122位华人科学家联署发表谴责声明,涉事医院深圳和美妇幼儿科医院出面否认,南方科技大学发表紧急撇清声明,深圳市和广东省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实在不像一个“历史性突破”的样子。

人民网可以偷偷删掉文章,但是这些被点燃的爱国热情往何处去?本来这是不用操心的——毕竟,比这不堪的事情,爱国者们经历得多了。比如:五分钟前发毒誓跟日本人不共戴天,五分钟后就跟着党说让中日友谊千秋万代;头一天才跟着《环球时报》一起痛恨美国,后一天就要学习领袖“我们有一千个理由搞好中美关系”。不过,这倒是一个观察“五毛话语”挣扎、强辩和转向的机会。

又是美国人的阴谋?

人民网这篇文章仍然遍布中国网络,可见宣传部门并没有真正要求删除。这些文章后面的评论,由正面讴歌变成了抵抗和辩解的模式。

有网民把贺建奎称为“疯狂天才”,意思是说他可能会犯错误,但是也有可能打破凡俗规则创造奇迹,就跟历史上或者传说中的那些伟大科学家一样。

“吓尿体”仍然必不可少,主要是警告美国:“黑科技露一小手,警告某些丧心病狂的邪恶势力,搞生化战中国不怕你们,最终能活下来的依然是中国人。”他们为这项研究而骄傲:“新人类迟早是要诞生的,与其诞生在美国,不如诞生在中国。”

被吓坏的美国人怎么办呢?这时候深得人心的阴谋论上场了:“这里面问题很大,我直说了吧,相当于美国人出钱找了一个疯狂的中国医生,在中国官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先斩后奏把生米煮成熟饭了,所有一切过程和实验所得的结果,美国人通过这位疯狂的医生得到了,而把所有的伦理风险和这个疯狂的医生像脱掉一只一次性手套一样全部留在了国内!”

阴谋论的缺点是,总是要承认自己也有弱点,或者说自己这边也有坏人。这个容易,坏人一定不是主流,也不在上面;一定不是制度出问题,而是个人品行问题;不是全中国都坏,而是几个小地方水土不行,专长坏人。“我希望大家看到,这就是莆田系的医生,当他们想赚钱时,拉国家整体医疗系统背锅,当他们想出名时,拉所有中国人背锅!”

莆田系替谁背黑锅?

来自中国的一条消息引起轩然大波。中国广州中山大学的研究人员试图改变引发一种血液病的基因。在进行实验的总共86个人类胚胎中,有71个存活。——这是2015年的新闻。

广州医科大学的一支科研团队日前发表了一项研究,尝试对人类胚胎的基因进行编辑,其目的是使胚胎具备先天的针对艾滋病的免疫能力。这项研究甫一公布,就在国内外引发了巨大的伦理争议。——这是2016年的新闻。

也就是说,同样的事情年年都在发生,国际舆论年年震惊,但不妨碍越做越大。难道这些医院和医生都属于或者来自莆田系吗?

不。它们倒是有一个共同的所属,那就是医学伦理的政府监管部门。莆田系再坏,也背不起这样的黑锅。

法律和监管有空子可钻,国内专家勾结国外研究者利用资源。这也是“低人权优势”。它到底是“美国人的阴谋”,还是“中国人的阴谋”呢?其他领域也是这样。比如,李开复先生整天鼓吹人工智能的未来在中国,不就是因为中国人多且“贱”——人权保障太差,隐私资料供您随便采用吗?

难怪,德国伦理理事会主席彼得·达布洛克(Peter Dabroc)呼吁,“鉴于中国所出现的发展势头,有必要考虑建立起类似于国际原子能机构那样的监管机构的可能性。”

陈美丽 - 支持品葱观点多元化
731部队是旧日本帝国陆军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本部的通称号。该单位由石井四郎所领导,因此也称之为“石井部队”。“731部队”同时也可以是指在抗日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旧日本帝国陆军于日本以外领土从事生物战、细菌战和人体试验相关研究的所有秘密军事医疗部队,也代指大日本帝国陆军在占领满洲期间所做的生物战和人体试验研究。
731部队的正式编号是关东军满洲第691部队(关东军防疫给水部)下之满洲第731部队(防疫给水部本部),研究内容对外宣传主要以研究防治疾病与饮水净化为主,但其实该部队使用活体中国人、苏联人和朝鲜人进行生物武器与化学武器的效果实验。
表面上谴责,之后仍然放纵莆田系,私下基因手术不会减少,继续收集实验数据。几十年后红X代成为另一物种
viewer - 重建共和的時代
2018-11-27
每日经济新闻
各方急撇关系 贺建奎一天内走到“孤家寡人”


“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今天(11月26日)上午,据人民网报道,来自深圳的科学研究者贺建奎宣称,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社会舆论瞬间被引爆,‌‌“是否符合伦理‌‌”‌‌“能否真正免疫‌‌”‌‌“是否有副作用‌‌”等伦理问题成为公众讨论的热点。

很快,除贺建奎外,被卷入舆论的各方纷纷发声,与此事撇清关系。

记者注意到,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网站上,有一份《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以下简称《审查申请书》),但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以下简称深圳和美)却称对此并不知情,且婴儿不在此出生。而贺建奎不仅是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也是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该公司也已回应媒体,称基因编辑婴儿项目与公司无关。

原打算在峰会上展示手术成功

据媒体报道称,贺建奎团队使用了‌‌“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通过‌‌“基因手术‌‌”的方式,为试管婴儿露露和娜娜修改了她们的CCR5基因,而CCR5基因被认为是HIV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

但关于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引起了广泛关注,多位专家质疑对试管婴儿进行基因编辑是否有悖伦理道德,而且敲除CCR5这个靶点是否有其他潜在威胁,同时CCR5这个靶点是否已经被公认为会感染HIV?

理论上通过基因编辑,人类可实现更强壮的躯体,更低的基因遗传病发病率。但基因组编辑技术CRISP-RCas9发明团队中的医学家Jennifer Doudna表示,CRISPR/Cas9在伦理等诸多方面产生了一些潜在风险和危害,她的团队正呼吁,在全球暂停该项技术在人体胚胎中的临床应用。

在国内,也有认证为‌‌“果壳网编辑、科学松鼠会成员、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博士生‌‌”的微博用户Ent_evo表示:‌‌“这次做了一对双胞胎,其中一个明确知道编辑没有成功。这个孩子就没有从中获得任何好处,却承担了一样的风险。‌‌”但目前记者尚未得到其他方面证实这一说法。

贺建奎此前对媒体表示,他将于11月27日至29日在香港举办的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上,展示此次基因手术婴儿脐带血的检测结果,证明基因手术成功,并未发现脱靶现象,并因此准备了长达18年的随访计划。

但是,在当下的舆论压力之下,贺建奎在峰会上,会带着怎样的心情去展示呢?记者明日将前往香港,继续报道此事。

他一下走到了122位科学家的对立面

本次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最受关注的,是这项实验的伦理审查。不论是基因组编辑技术CRISPR-Cas9的发明团队,还是如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颖、专业医药讨论社区丁香园等,都对这项医疗事件的伦理审查存疑。

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网站上,一份《审查申请书》显示,该次CCRS基因编辑项目自2017年3月7日签署,至2019年3月止,项目负责人为贺建奎。申请书列举了CRISPR-Cas9技术的成功应用,以及对胚胎进行编辑的可行性。在审查申请书最后,是黄华锋、褚振忠等人的名字,以及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公章。

而天眼查信息显示,深圳和美法定代表人为林玉明,自称‌‌“莆田系二代‌‌”,2003年开设第一家医院,至今已经在北京、深圳、重庆、武汉、广州等地开设了11家‌‌“中高端‌‌”妇儿医院。且和美医疗控股有限公司于2015年7月7日,在港交所成功上市,深圳和美作为其下属机构之一。

在这份申请书被广泛传播时,深圳和美却否认此项审查申请书的真实性,多位签字人员也称,对此事并不知情,签名或系伪造。

11月26日下午,记者致电了深圳和美,其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实验不是我们这边做的,孩子也不是在我们医院出生的。‌‌”

针对此事,深圳卫计委发文称:深圳和美妇儿科医学伦理委员会未按要求进行备案,目前已启动对深圳和美伦理问题的调查。而记者26日下午实地走访深圳和美时发现,相关卫生监督部门已进入医院调查。

26日晚间,122位科学家发布联署声明,强烈谴责贺建奎贸然对可遗传的人体胚胎基因编辑做任何尝试。文中称: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形容‌‌”……确实不排除孩子一段时间内基本健康的可能性,但是程序不正义和将来继续执行带来的、对人类群体的潜在风险和危害是不可估量的。

我给两个答案,非姨学解和姨学解。
 
非姨学解:
你们都说这个实验违反伦理,可是为什么说他违反伦理呢?最大的一个问题是:科学研究是不可能一帆风顺的,实验是会失败的。那贺建奎怎么知道基因编辑成功了?难不成他给小孩注射过HIV病毒?那在这两个成功实验品之前是不是已经有很多实验失败的小孩已经得艾滋病了?
当然毕竟这是中国,绑几个小孩然后把父母封口就彳亍口巴……
我倒是不怀疑共产党真的能抓小孩去注射艾滋病,但我怀疑他们不愿意花那么多钱。
 
姨学解:
所谓瓦房店学,指的是中国没有能力自己产生技术进步,所有技术进步都是从内亚或者西方输入得来,并且在几代人之后必定退化的过程。就像秦朝能烧造栩栩如生的兵马俑——当然秦国和内亚的贸易渠道是畅通的——后世人就只能造点歪瓜劣枣的塑像,美其名曰“写意”一样。又如连通西域的唐朝绘画是彩色的,明朝就只能画水墨画,因为颜料没了。
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你想在中国做什么最容易出人头地?肯定是背四书五经,考科举,考上科举就能做官,不考科举穷一辈子,那谁还去研究技术?那聪明人都去考科举了,只有最笨而且最不努力的人去搞技术,那用不了几代人技术就丢光了。
那按说这种情况到现代应该改变了吧?其实没有。你们想想身边有多少人削尖脑袋在考公务员?实际上从国际上看,公务员是最不需要技术的行业。大家都去考公务员,你国技术水平能高?
所以我们看到什么?汉芯是假的,麒麟系统是抄的,巴铁是骗人的,中兴华为是抄美国的……那凭毛这个基因编辑就是真的,而不是骗国家研究经费?
viewer - 重建共和的時代
這兩個嬰兒,成為了這個狂徒實驗用的小白鼠。
侵害人類罪,應該追究其刑事責任。
天神九頭鳥 [ 封禁 ] -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从形而上角度来看,社会秩序、经济规律和伦理道德所具有的神圣性均来源于宗教。自然主义是理性主义的天敌,人类的终极理性必然走向武断和毫无敬畏。

认为人只是一堆碳水化合物,人的某一部分可以任意的被修饰和改造,人的尊严、灵魂所具有的客观实在性都被妖魔化成怪力乱神的民族,自然会被理性主义所吞噬。所以一片费拉遍地的伪乌托邦国家产生这些科技,谋求赚取经济利益毫不稀奇。
viewer - 重建共和的時代


中国官方叫停贺建奎研究项目
2018-11-29
中国科学技术部官员日前表示,科技部坚决反对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已经采取行动,暂停相关人员的科技活动。

据中国央视新闻的报道,中国科学技术部副部长徐南平日前就 “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表示,基因编辑的做法是违法和不可接受,中国南方科技大学的生物学副教授贺建奎的试验突破了道德和伦理的底线,令人震惊、不可接受。徐南平还说,参与基因编辑的相关人员的科技活动已经暂停。

美联社的报道说,贺建奎本来星期四要在香港举行的基因编辑国际峰会上再次发言,但是,他却回到中国,并发表声明说,他会完全配合对他的工作进行的调查,并允许第三方审查他的原始数据。


兲朝這一次面對輿論,接受了普世價值觀
民主信仰者 - 出身臺灣的民主法治信仰者
道德倫理就不提了,反正整件事完全沒有這些東西,我一個臺灣人也懶的批評中國科學家的道德倫理。

提幾點比較實際的:
  1. 首先,AIDS實際上是能夠避免傳染的,只要避免輸血、性交,自然情況下幾乎沒有被傳染的風險。換句話說,犯得著做這種風險極高又幾乎沒有收益的實驗?
  2. 接著,他很確定修改該基因「一定能」預防AIDS?就算能,該基因對其他基因的影響呢?基因可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重大問題,更別說基因會遺傳給後代,還不是一代就沒事了。
  3. 另外,面對其他疾病時,該基因的部分改變會不會造成什麼更嚴重的、乃至足以致命的問題?他說過做過足夠的實驗(在實驗動物身上),但那是在被眷養的情況下,在野外的自然環境中呢?
  4. 最後,不知道他說的負責是怎麼負責?兩條人命誰付得起責任?她們的人生呢?還是又來那套金錢萬能論?


 
东方人 - hedge fund guy
专业角度说,这个case的确比较controversial,直接改造人类embryo,的确有违反人伦的嫌疑。因为是人类胚胎,而不是一个病人。

但是CRISPR技术最后一定会运用到patient上去的。目前的问题是off target问题还比较大,有高度的医学风险。但是对于绝症病人,这种风险相对于救他们的命,算不了什么。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