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的葱友们:你们碰到的中国留学生是粉红多还是反贼多?

听说很多留学生是粉红,但我觉得留学生这个群体应该天生偏向于反贼。所以想问一下留学的葱友们:你们碰到的中国留学生是粉红多还是反贼多?
被遗忘之民 留学生女反贼
额,本留学生出来说一下自己的感受吧。我身边留学圈子的朋友基本都是反贼和岁静(当然岁静占大多数),粉红就几个,而且还是生活中不怎么接触的,知道他们是粉红还是因为他们在微信朋友圈里乱咬,追着别人的发言骂。以上都是我没有主动筛选的结果,因为我在交朋友前并不会做政治倾向测试,所以排除了我主观筛除粉红的可能性。
说实话我其实一直觉得留学生是相对墙内更反贼一点的群体,因为选择留学的家庭都或多或少地对国内体制不满,当然这也有可能是我的家庭氛围带给我的错觉😅。上了品葱才发现原来很多葱油几乎把留学生当成粉红代名词,我一度不是很能理解。

不认同另一位用户所说的“门槛的作用是把反贼留在了国内”。我高中的时候就开始准备出国,在我所在的准备留学的圈子里,大部分人(通常还包括了他们的父母)都是有“反贼”倾向的,要么是对体制不认同,要么是对国内环境的失望,才做出了出国的决定。当然也有只是出国镀金回来继承家业的,但那毕竟是少数,大陆并不是以前那样只有真正顶尖的人才能出国留学,普通的中产也有大批留学的人。不过墙内的环境大家都懂,很少人敢旗帜鲜明地公开反贼(比如我们班上那几个动不动唱三民主义好的牛人😂),绝大部分人的表现是带有“反贼”倾向的岁静。

而且,就算是国内所谓的既得利益群体(先不说底层的既得利益群体其实也分不到什么羹)出身,也不一定是粉红,我有两个反贼朋友就是有体制内背景的(当然不是什么高层),一个比一个反,其中一个还是香港和中华民国的坚定支持者😂。不过红色背景再高一点可能就不一样了,我唯一听说过的极端粉红(就是听到你说国家不好会真的冲上来对线的那种)据说就是爷爷有高层红色背景。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虽然我身边没什么留学生粉红,但到网上看看的话,留学生粉红确实数量很多很活跃,有些还十分坚定,是“五个一”政策都能找个角度硬舔一波的粉红韭菜。对于这种现象,我觉得有一部分原因是幸存者偏差:即粉红留学生比反贼留学生更容易肆无忌惮地发言。粉红留学生既受墙外言论自由保护,也受墙内政治正确保护;墙外不会因为他们舔共言论把他们怎么样,墙内也不会特别针对他们(当然无差别铁拳谁也躲不掉)。而反贼留学生虽然受墙外言论自由保护,但如果发表反共言论被墙内人发现,很有可能被针对。毕竟不是所有留学生都有能力一毕业就能留下来,而且就算能留下来,家人还被困在中共国也会被搞。具体例子可以看“香甜的空气”事件的那名女孩,被曝到墙内后父母全被连累。反贼一般对中共的无下限很了解,为了自保往往会不怎么发表政治意见。我个人是没有在任何可能查到身份的网站公开发表过政治言论的,我身边的反贼留学生朋友也大多如此。而且有些中国学生组成的学生组织是中共打钱的,万一被他们视奸到可能就麻烦了。
我个人在这方面是非常谨慎的,可以说是几乎谨慎到懦弱的那种。因为我所在地区比较特殊,请喝茶对其它地区的人来说可能是段子里的事,在我们那里可是会以不算低的频率发生在身边的。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有些留学生粉红是因为他们接触的信息源还是主要来自墙内那些被党控制的媒体,这就造成了他们即使肉身翻墙,心却还在墙内,这几年墙内高强度洗脑,洗出来的自然都是粉红了。
我个人经验认为粉红远远大于反贼。
个人认为单纯地将留学生区分为粉红或者反贼是非常不科学的,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粉红、岁静、反贼三种状态是能够相互转换的,在葱友这个立场坚定的论坛里,大多人当然不太会发声政治立场不定的情况,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的政治立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外部的环境或者宣传。观察粉红多还是反贼多,应该观察的是对于某件事发生后这个群体中个体的态度和立场,看起来岁静或者反贼的人很可能在某些政治事件上无时无刻不在扮演粉红的角色

举几个例子。

看起来小反贼的同学A,平时偶尔和我讨论政治,对于共产党的那一套党国理念的宣传也是不屑一顾,认为党和国应该分开,共产党绑架了中国,在中共疫情处理和诸如奔驰开进故宫这件事嗤之以鼻。但是当NBA经理莫雷为香港反送中运动发声事,他却大骂莫雷不尊重中国人民的感情,认为中国和美国都有着自己的政治红线,应该互相尊重,国家不能分裂是中国人民的底线,并且支持中国人抵制NBA。

看起来岁静的同学B,平时不关注政治,只是吃吃喝喝和关注自己的课程,平时刷刷微博追追星,在生活中没有任何和我聊到过政治。去年反送中,校园里有同学在宣传支持香港,她看到后和我吐槽,说她受不了这种sb了,实在是太sb了。

以上两个例子可以看出,很多不相信共产党或者对共产党无所谓的人,在做事时可能时时帮助维护着共产党的统治。原因可能是多层的,包括共产党的洗脑或者既得利益。但是不难看出,当发生政治事件时,很多岁静和小反贼会归位维护起共产党来。所以探讨平日里生活中粉红多还是反贼多是没有意义的,最重要的是看在政治事件中个体所扮演的角色。

不幸的是,按照葱油的政治标准,身边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留学生会在关键事件里扮演粉红的立场和角色,很多人只是外反内红或者外静内红。按比例来说粉红远远大于反贼,和国内基本差别不大,毕竟都是经过党国多年洗涤和宣传的。
活摘刁近乎睾丸 沉默的大多数
作为留学生亲身体验和自身观察(为保护隐私,不提哪个国家,但一定是欧美等民主国家)
本人接触的是圈子里,共交留学生朋友上百人,谈过政治话题的二十人左右,知道六四的13人,其中对六四持否定态度的7人,持中立态度的1人,剩下的人交情不深立场不明,目前没有发现持肯定态度的。
知道香港抗争的8人,张口就是港独的7人。
剩下的大部分人,不论男女,用一两句话来总结他们的反应,就是“胡耀邦是谁?会打dota吗?”“民主是什么,能吃吗?”

目前没有发现确切反贼,只有一两个似是而非,没有一个具备独立查找真相和思考能力。

我认为岁静占大多数,粉红占剩下的大部分,极少数中立,完全反贼且能够独立思考看清真相的,一千个当中可能有一个人,我本人也是出国两年后才逐渐成为的,一开始也是岁静
提摩西 不介绍
个人经历,04~08年的时候,在美国念私立高中。全住宿制,学校是美国学生一半,国际生一半,当时情

况是大陆同学和台湾同学在一起玩的好,广东同学和香港同学在一起玩,当然粤语帮也细分广州帮和香港帮,

整体而言“华人”圈子都是其乐融融。大陆同学和台湾同学,即便政治主张不同,也是玩在一起。同学之间,到

现在也都是兄弟般亲切。期间,出现过一个大陆同学是脑残粉蛆的,当时大家不约而同的冷暴力他,所有人都

不搭理他,一个学期不到,他受不了就转学了。高中毕业后,听没毕业的学弟说,粉红一届比一届越多。上大

学以后,就开始有意识的远离学校的大陆留学生圈子,感觉他们有毒。而我大部分的高中“华人”同学也都是这

样,要么一起去了一个学校,要么同城的住在一起,有假期分布各州的同学会聚一聚。总体而言,感觉我的留

学生圈子里大家很少谈及政治,但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当然也是我们学校有一门课叫“great 

biography”的原因,我们当时管这个叫“革命课”,是从孟德斯鸠讲起,关于近代现代民主革命,还记得其中有

一个礼拜都在天安门广场,当时课上老师放过一段YouTube视频,伴乐是《The blood is on the 

square》,当时课上差点忍不住哭出来。
建议围观下一个叫北美留学生日报的微信公号,再看看评论,就知道是pinks多,还是pinks多了。
这种毒瘤媒体能够存在还受到热捧,就是明证。
别忘了高层领导的家属都在国外,这种人只在乎自己的利益,只会支持这个万恶的制度。寒门靠自己奋斗以及因为价值选择而出国的,在九十年代是多数,在现在是少数中的少数。
Orion 努力做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
不清楚别人,但是亲人在国内的情况下,如果有人来问我立场问题,估计自己也会装岁静吧
留学生粉红占多一些,刚留学的时候我自己也有粉红的成份。不过厚颜无耻地替自己辩护一句是,那个时候中国相对开明,经济发展最快,确实挺给我幻觉的。但现在有很多刚出国的中国留学生的政治、社会常识其实基本是零,这还是挺让我意外的。

工作了之后,凡是工作了足够时间,取得欧洲长居、美国绿卡的人,反贼倾向的占多。 这个也不难理解。

上了一定年纪的访问学者里,大部分(【绝非全部】)都是比较恶臭的五毛,至少在嘴上表现的是。 这个想来也是自然的哈。
留學時期見到中國人都繞著走 認識的兩三個都是歲靜
据我观察整体而言反贼比例比墙内还低,官富二代不用说了,法拉利挂五腥红旗炸街,其它自费出国的不管学霸学渣基本都没挨过铁拳,奖学金出国的大多数是精致利己奋斗逼,各方面出反贼的几率都比墙内小。
Chopinscherzo 御风而行
现在留学生人数太多了,成分肯定很杂。不过反贼比例还是相当大的,原因有二。
第一是受教育程度,出国认真求学的人,基本都能认清中国文化的落后性,出国后一对比就明白了
第二是反贼二代,很多60,70后反贼都受限工作性质或收入无法移民,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会让自己的小孩出国。从小就有家长进行反洗脑训练的人,基本都能保持住反贼性质
就我接触到的来说粉红占绝大多数,反贼太少了
rabbitisme Freedom is not free
身边留学生岁静多,这里说的岁静也是偏粉红的,也就是平时不说政治或者社会现象,说起就说中国挺好的呀,没洗脑呀。但不会激烈。
门槛的作用是把反贼留在了国内。经过严格的审查机制和政审筛查,能出去的家庭普遍殷实还有人质在内而安你说呢?
最多的還是歲月靜好黨,平時基本不評論政治,十一或者有中國什麼大事件再隨大流發發朋友圈。真粉紅我自己有遇到過幾個,經常轉發國內朋友圈洗腦文,自以為看清一切。然而可笑的是,這幾個人畢業後一直留在牆外,有些還買房子留下了,真正的嘴上說不身體誠實。不算香港人的話,國內反賊我遇到的比較少,在這當中有一個他的家庭背景算是趙家人,聊天的時候得知他當年反賊的萌芽是那部64的3小時紀錄片。
fdcwillard 逼乎已完转移阵地
中立和反贼多,粉红少。想回国的那种粉红居多。但是我接触的圈子里铁下心想回国的并不多
当然是粉红多,而且不是一般的多。他们即便身在墙外,也会自我审查,不愿意去了解墙外的报道。
反正据我观察,在亚美尼亚的留学生大部分都是粉蛆。毕竟某国在亚美尼亚的势力可以说是无孔不入,而亚美尼亚本身就是俄罗斯的狗腿子。
dO_Ob 观察 qo_op
在一亩三分地這個留學論壇看,確是有一定的反賊,但其實歲靜和粉红佔大多數
當然,因為一亩三分會刪反賊帖,保粉红帖,所以可能有生還者偏差
qingcheng 海外党上班族
其实应该说,反贼和非反贼哪个多。

在国外将近二十年了,目测是一比九吧,其实应该更低,但因为没有准确数据给不到百分比或者千分比。当然如果发发牢骚就算反贼的话,那大概全世界人都是反贼。

非反贼是不是粉红?按照品葱的标准,应该都是;按照我看法,绝大多数不是,即使会一起看苹果日报直播时候齐骂那些打砸的勇武派。

无论是中国留学生,在海外多少年的移民,在中国的中国人,或者全世界的人里面,反贼和粉红的比例都是熊猫级别的,大多数人,只会去过好自己日子罢了。有政治观点,但不会有仇恨,无论是仇恨哪一方。
明面上的粉红和反贼都很少
岁静和不敢说话的反贼很难区分,个人猜测岁静居多
mizuo 已退葱
何止粉红,不过让我安心的是大部分他们最终都会回国,对粉红问津的少,出墙我就拒绝说中文了。
另外亲共的台湾同学都遇到过,恶心的要命。
我在海外读研究生时期。中国人接触的反而非常少,而且很边缘化,就是我的圈子里没有中国人,但偶尔也会有中国人跟我们的圈子有接触的,那种时候我都是把他们当“外人”不当回事所以没有被粉恶心,但是有被亲共的台湾同学恶心到。。
不是留学生,圈子里的留学生会发表政治立场的都是粉红,岁静党也不时会来个一点都不能少,猜测反贼应该不敢冒头吧
美国小留里面深度粉红有一些,反贼极少,所谓的岁月静好派也是以温和粉红为主,平常可能不聊时政,偶尔聊起来也是偏党偏政府反香港示威
oeirjsd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的
表示根本不和中国人接触,我见到中国人都是躲。。。
因为我很早就出国了,学校也上过公民课这类讲民主制度的课程,所以我一直对民主自由充满向往。
但由于我家在中国属于既得利益者,所以我一直以来都没见过中国的黑暗面,很长时间以来我都是属于岁静偏自由派的人。
然而这次疫情和香港彻底打醒了我
现在的留学生,出了国信息源也是今日头条、抖音、微博和微信这些被高度污染的简中信息源,加上长期被口号式的洗脑,出国不是为了接受新事物新观点,只是在加强自己的偏见。
等学业结束之后,感叹一句“还是中国好”的无脑粉红大有人在。
蹦恰恰嘩啦啦 夜寂桐風緩、校舍舞步旋。
我不在中國上學,遇到了幾個留學生大部分都是歲靜吧。倒是有一個在instagram上面貼高樓大廈的,想都不用想就是粉紅吧。但是反賊倒是有的,至少認得兩名。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01
  • 浏览: 4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