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今天還能上映《返校》嗎?

看新聞,知道香港的電影院拒絕了多部電影上映,圖書館把很多書籍下架......,忽然間擔心自己衣服上背囊上的外國國旗圖案日後是否會帶來麻煩。唉......,時間過得太快了,我想起了自己在大半年前寫過的一篇文章:

《返校》反思
前幾天在臺灣旅行時看了一部電影 一一《返校》,散場時老婆說不知道這部電影在香港有沒有上映呢?我說想得美啊你(我只是憑當時的感覺隨便說說)!我的女兒說好像有上映。
誰知回到家翌日,就看到新聞說原來排期10月上映的《返校》已取消放映(後來在12月上映了幾天)。果然不出所料,能上映才奇怪呢!
遠的不說,香港在八九十年代,任何資訊都可以接收,任何意見都可以表達,《爭鳴》《香港時報》等報紙雜誌到處都能買得到,大家去電影院看《投奔怒海》、《假如我是真的》,都覺得理所當然,沒有人會覺得有甚麼不妥,誰知道現在的情況變成了……
突然間,一個我一直不想面對,卻每時每刻都感覺到的現實,在我面前清晰起來:我熟悉的,熱愛的,都消逝啦,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地消逝了……。在這個時候,我想起了耶穌基督嘅說話:「天地要過去,但是,我的話決不會過去。」(路加福音21:33)。
這麼湊巧,看到這則新聞的當天,去教堂參加彌撒時唱的進堂詠,是《迦拉達書》6:14:「至於我,我只以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來誇耀,因為藉著基督,世界於我已被釘在十字架上了;我於世界也被釘在十字架上了。」
的確,將要過去的整個世界,對於基督徒來說是死亡的世界,基督徒在將要過去的世界也早已死亡。雖然我有此覺悟,但身心仍掛念世界,雖然我喜歡聽《*******》(現時此歌名已被禁,故刪去),但基於我尊崇天主在萬有之上,所以歌詞中的“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和“5201314(與歌名相同的原歌詞最近已被禁)”這兩句我從來不唱……。
要完全臣服超性的理智並完全清除內心的雜質真的談何容易啊,求耶穌基督帶領。
這一年多的社會動盪帶給我的啟發真的不少,感謝天主!

補充請教葱油一句:香港今天還能上映《返校》嗎?
guibuhai Thinker
是个好题材,但电影感觉拍的不够好。"翠华中学"这个取名很恶趣味啊,

不过这个游戏乃至电影的主线都是批判白色恐怖,是否可以与时俱进一点,加入中国人和台湾人的斗争内容?

比如以独裁的中国人国民党政府屠杀追求自由民主的台湾人为主线。把台湾人塑造成真善美的象征,追求自由和民主。把中国人塑造成独裁恐怖的象征,中国人不仅自己甘于当奴隶不要民煮自由,而且还本能性的敌视其他追求自由和民主的民族,并且无所不用其极的丑化和阻碍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民主运动。

片中的台湾人应该都说拉丁化闽南语。片中的中国人应该都说满大人语。

还可以考虑加入一些点睛之笔,可仿造《北逃》,某个台湾死大学生被抓进警备总部,特务们一边殴打他一边问他"自由民主难道比祖国还重要吗?言论自由难道比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还重要吗?"

片尾两头真温和派中国人的代表余光中出来发言:"要想分裂中国,拿3000万颗人头来换!",接着深情朗诵了一首《乡愁》。听众们感动的热泪盈眶纷纷鼓起掌来,合唱了一首《中国人》
Destinyeee 坐看風雲變幻,準備棒打小粉紅
當然可以,全體香港人民都是演員,正在上映,敬請期待
還用上映嗎﹖
我們可以實時演出,真人演員呢﹗
不過結局可不是共匪可以決定的
MadrasMutton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我记得内地课本是有介绍二二八和白色恐怖的。我觉得香港市民可以借用返校的背景,高举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的牌子,拒绝以党代国,然后把新华社在1949年以前的文章拿出来宣传香港,香港的精神就是新华社精神、就是七一(多么微妙的日子)共产党精神。尤其是在新华社门口多搞搞活动,黑皮要是阻止就以违反国安法第二十二条(一)款(企图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根本制度)来控告。当然举标语时场面要温和,要集体唱风云儿女主题曲,标语借鉴解放前爱国学生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的就可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