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紅老愛拿一國一制威脅港台而不是吸引港台,是因為他們也認定「一制」是較差的制度嗎?

如題,小粉紅老愛吹噓著中共國的制度優勢,但卻威脅港台網友說,你們若不聽話配合祖國,小心你們連兩制都沒有了,現在香港淪陷了,又來威脅臺灣人,不聽話,一制的香港就是你們的未來。

尼瑪,這不是很錯亂嗎?你既然覺得一制那麼好,又討厭臺灣人,不是應該說:你們臺灣人不配享有專制極權的好生活,你們就在民主自由中腐朽吧,這算是對你們的懲罰!

雖然經常跟小粉紅交手,但我還是無法理解他們腦迴路其中奧妙,誰來幫大家科普這個奇妙的物種?
漢族另类右翼 ? 民族主义者 身份主义者(Identitarian)另类右翼(Alt-Right)第三位置主义者 反全球主义 反共产 反资本主义 反所有左翼 反美式新保守 反极权 反犹太人 反政治正确 反民族外利他主义 Richard Spencer粉丝
小粉紅是比較特殊的群體。

他們是反漢主義者、民族虛無主義者、種族虛無主義者、文化虛無主義者,這倒是沒什麼關係,因為這是左翼的共有特點,不過同時他們也仇恨左翼人士所倡導的保護工人權益、高福利、教育醫療免費化,所以他們顯然跟右翼沒什麼關係,但又不能被歸為左翼。

我叫他們 “中立極權主義者(Centristic Totalitarian)”。

他們追求的是極權本身,立場並不重要。他們非常享受看著暴政蹂躪欺壓他們同胞的感覺,因為他們早已失去了人性和民族性,他們詩化死亡和苦難,熱愛不平等,痛恨美好,痛恨仁義、自由與權力,就像每個馬克思主義者一樣——為了毀滅自己的民族不擇手段;他們從來不覺得一國一制是較差的制度,而是恰恰相反。

這些人天生就適合給猶太錫安主義者當奴隸。
我认为或许也有不平衡心理,就是「凭什么只有我」。

我有时看微博,发现很多人其实都知道自己政府什么德性,民众也不是傻子,但转头仍然对那些「大搞分裂却仍未受到教训」的人们有所不满。

说是民族主义,最难吐狼奶之我爱大中华似乎也不是,其实就是不想只有自己时不时被割韭菜,而另一边却有一大票人可以毫发无伤,甚至享受特有的福利。

(而且还得时常受到这群人的嘲讽,心里更气了)

如同前几天看到某位葱油说的:他们期待那些「理应受罚的人」能确实得到教训,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证明自己不反抗、站队共共的选择是正确的。

像我妈,每次她冲动购物后,总有几样商品是没这么好用、或是家里根本不需要的,但她已经付钱了,于是她便常说一些诸如「先收着,总有一天会用到」、「你看这东西还能这么用,其实也没这么差」,还会上网找商品的正面评价来佐证,这心态大抵上是类似的吧。
在白左眼里,给外人与本国公民同等待遇,是义务

在常人眼里,给外人与本国公民同等待遇,是认可

在极右眼里,给外人与本国公民同等待遇,是恩赐

唯独在支那人眼里,给外人与本国公民同等待遇,是惩罚
小粉红天天精神错乱啊,日常瞧不上港台不屑于与港台为伍,今天"弯弯不如大陆县城",明天"'渔村已经没落了",但是如果有人说句既然如此就不要港台了吧,小粉红们又马上跟被杀了全家一样跳着骂你辱华。
他们的逻辑是这样的:
我们五毛粉红不喜欢民主自由,但是你们香港人台湾人喜欢,那么这玩意对于你们是珍馐,对于我们则是糟粕。
之所以搞一国两制,不是因为觉得多党制、新闻自由、结社自由、出版自由有多好,而是是出于对香港人的恩赐,是“看你还有利用价值/看你还听话,赏你几个臭钱”这种心态,给你一定限度的自由,给我乖乖听话,否则就要收走。对于台湾人同理。
吾爾開希 拒絕支那共匪,反共從覺醒運動做起
他們覺得一制可以噁心你們所以一直拿這個說話,殊不知自己才是被噁心的最多的,知道也不能說,不然就是精日美分恨國蛆。
2020年全球法治指數香港16,大陆继续下滑到88, 好好的一个香港让一个小学生程度的包子政府去管理注定是个悲剧。
看不得别人好呗,毕竟香港有民主而且没有gfw。
小粉红用着带着墙的网络心里不平衡。
井浪名桵 宁向锋丛敲瘦骨 不教沟陇染寸身
粉蛆大多有“不患贫而患不均”的心态,他们会认为“大家一起死”好过“我死你不死”。这班蛆内心里已经认定邪共无法被推翻,那么既然我们无法享受民主红利,不如大家一起穷困潦倒半死不活。
他们不是这么想的好吗,你但凡生活里多和身边人沟通一下,就知道他们说的是中共直接统治香港和台湾之后,那些反中共的人就会被收拾了好吗。
这就跟那些做梦都想美国统治自己国家的人一样的,美国统治以后肯定会收拾那些反美的人。

小粉红之所以是小粉红,是因为他们认为中共和中国的政治制度并不比美国政党和美国的政治制度差,甚至他们会认为领先很多。他们要是认为差,那就不是粉红了好嘛。
Chiang 中國病毒 屎坑中國 China Virus. Shithole China. #ISISChina 支那共匪屎坑國亡
支那共匪屎坑國的支那人小粉紅認真 你就輸了 

他們滿臉噴糞的話不要當真
[一制]韭菜省去中间环节,送新疆摘棉花,送央视认罪,送器官流水线,工厂直销价,马云也害怕。
吳小勳 我愛臺灣
不管中共把自己国家,说的有多好,人民感受最直接,不好的制度就是没市场。
小粉紅核心思想
1 我沒肉吃 別人也別想吃肉
2 我逃不了  別人也該跟我跌進同一個坑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文圈特有的謬論。集中手撕一下。
希特勒的確是經過一系列的民主程序(選舉,組閣)等上台成為總理的的。但他成為獨裁的元首則不是民主的結果,而是一個違反了當時威瑪共和國憲法的「授權法案」。所以,將希特勒通過民主程序上台是過度簡化歷史。希特勒是通過破壞民主上台成為第三帝國的元首的。

希特勒上台後,很清楚地知道命門在於民主,而授權法案阻礙了民主發揮效力。因此,他不斷給授權法案續命,以用獨裁黨國體制代替憲政民主體制。民主是個雙行道,能把希特勒選成總理也能把他拉下台。恰恰是兩次阻礙民主的力量使得納粹德國犯下滔天罪行。

現在香港人要求的就是這樣一個雙行道。二戰后,從來沒有一個從沒民主到民主的轉型裡選出一個希特勒的,都是現有希特勒然後人民才要求代表的權利的。特別是特首普選,如果沒有這樣的雙行道,誰能為政府的惡負責?中央政府真的要自發背鍋麼?

威瑪政府的憲法自身有 bug,才被希特勒抓了空子。所以戰後德國就把這個漏洞補上了。在西徳基本法裡,規定了不可修改條款(涵蓋人權,民主,三權分立),以及人民的反對憲法破壞者的權利等。
這是70多年前就修好的 bug,一群自作小聰明的人挑選出一條歷史來得意洋洋,實在荒謬到可愛。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28
  • 浏览: 3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