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粉硕粉圈真的是这个样子吗?

怎样评价人人网的用户李硕? - Constantine Ren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423721/answer/265889592
Constantine Ren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7 人赞同了该回答

闲来无事扒一扒姨粉硕粉圈:豚党的运作方式是先派出一帮豚众和教主一起跑到某个公共社交平台建立舆论场,用各种蹭热点和出位言论把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拉拢进来,然后逐步对新人开始党性教育,具体来说就是动员、感染新人参与肃反斗争。什么是肃反斗争,肃反斗争就是定期把一部分豚众打成黑五类/飞碟,要求剩余豚众必须与黑五类划清界限(也就是拉黑),然后必须批斗、表态、踩上一万只脚。谁不拉黑,谁表态不坚决,程度严重的直接就地也打成黑五类,程度轻的先批评教育循循善诱,如果不能够迷途知返再打。新人一开始往往对这样的活动不适应,所以教育为主,慢慢党性就会提高。等切口、黑话、套路、意识形态、运动坚决性都培养得差不多了,原来的“外围”就会逐渐被接纳进入“内部”,这之后就不允许再犯原则性意识形态错误了。一旦成为“自己人”,豚众就要在教主面前放弃所有个人边界、个人隐私、个人尊严,豚与教主、豚与豚之间的群聊和私聊内容,教主都可以不先征求任何同意直接公开挂出来进行指导教育;豚众的所有日常言论和生活细节都要接受教主和伙伴们的监督,不可以出现背叛意识形态的细节。不光与教主的理念相左的言论会被认为忤逆而被其他忠诚的党徒密奏,连生活中如食用大量碳水化合物、把内衣和袜子分开洗这样的小事,都有可能被认为是忤逆。豚圈对于“忤逆”是零容忍的,因为这样才能不断生产肃反运动和忠诚演练的人肉材料。肃反造成的成员净流出,由统战造成的人员净流入补充。在这样的循环下,把意识形态氛围的严格程度不断收束,对表忠心的要求不断提高,党性和革命气氛也就热火朝天蒸蒸日上。

在豚圈里一个新人可能会一下子交到很多朋友,觉得终于找到精神归属,和它们很交心,无话不谈,把自己的心里话全都往外说。但是随着你逐渐陷入这个圈子,突然有一天一直当做私交的一个人就把你私下和他/她讲的某句不逊之言拿去硕法最高法庭参了一本,然后你被审了,老大哥们先声色俱厉地告诉你你可能面临的黑五类指控,然后在你战战兢兢百口莫辩的时候又和颜悦色地告诉你,谁都有不成熟的时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从最高法庭出来,觉得浑身发凉,心里一片迷雾,他/她难道不是我的朋友吗?我们私下讲讲的话,为什么会上纲上线成这个样子?但是你自然是妥协了,因为你是个精神上无法自给自足的支那人,你舍不得好不容易找到的党组织,你不会清醒过来告诉自己这帮邪恶的党徒做不成任何正常人类意义上的“朋友”。至少暂时地,你学乖了,决定不会哪怕再在私下有忤逆的言论和行为。更甚者,如果有新来的不知好歹党性不足的家伙也私底下跟你说了点值得参他一本的心里话,你或许也会开始觉得,这么做是为他好...

—————————————————————————

补充一点,豚圈那帮党徒对有突出统战意义(比如说社会地位比较高,比较有钱,或者某些身份特质在豚圈意识形态下比较高端)的对象是会区别对待的。对于这样的个体,党徒们一般会控制好他们和豚圈核心的距离,然后在此前提下对这些个体在党性训练活动中的淡漠和不配合进行相当程度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也很来劲那就太好了)。对于这些人,党徒们只要求一件事,那就是它们在对外把这些人宣传为自己的一分子(“硕粉”/“姨粉”)的时候,这些人也能做到睁眼闭眼,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份权利被各种僭越而强烈抵触。其实这一点在教主对待所有由中心到外围的相关人士的时候也都是一样的,它会在你有所防备之前,无论你是抱着猎奇还是把他当朋友的心态涉入的,都对外把你发明成它的“粉”,把既定事实先造成在那里;到时候你再要来重新按你自己本来想的方式定义自己的身份,就会变得十分尴尬了。真实的姨粉硕粉圈,总而言之就是这个样子。
编辑于 2017-11-26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小粉紅在之所以會在歧視鏈的底端,倒不是姨粉碩粉等反賊在羞辱他們,而是他們身上壓著一個強大又讓他們放心的祖國,這些粉紅韭菜在祖國對他們採陰補陽的過程中,得到了高潮。

而這篇小學生等級的作文,就是小粉紅們在腦補姨粉沒有受到聖上寵幸的羨慕忌妒恨,然而小粉紅越高呼大國崛起、民族復興、聖上英明,咱們都來笑話姨粉、歧視反賊,他們就在為上面的剝削者添磚加瓦,這些已經在歧視鏈地下室的小粉紅,將繼續往地下十八層繼續深入。
羊城暗夜 MTF,苕之华,其叶青青。知我如此,不如无生。
你姨你硕是这么想,但是无奈这两个人都比较魔怔,他们贫瘠的情商和结巴的口才使得他们无法吸引到他们所想象的土豪投奔,甚至诸夏传媒都和阿姨分道扬镳而开始请另一个表演艺术家坐镇。
任何党派,组织都是这样的吧,所以党在古代本来就是贬义词,似乎早已明白任何一个小集团都免不了蜕化,从开始的四海之内皆兄弟,到开始内讧,互害,党同伐异。
姨学的理论是可以解构费拉士大夫阶级和列宁当的理论,但是姨学本身并没有输出秩序的能力,所以姨学组织的阶级性更多的还是取决于成员的阶级出身。
鉴于基本上所有的姨粉的出身都是费拉,那么任何姨粉组织,包括诸夏媒体,诸夏教会等等必然会是一个标准的费拉组织。能打的其实只有你姨一人。
其他大都是试图搭便车的各种费拉,张献忠,白区党。不排除有少量有思想有德性的费拉,但是组织的秩序决定了这些人能做的事情也仅限于费拉组织里面那套,党同伐异攀龙附凤等等。
你可以去那些姨群看看,和粉红群唯一的区别就只是把习近平换成了刘仲敬,把共产主义换成了姨学。
Gandivadhanvan 『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不是死人的神,而是活人的神。」(馬太福音 22:32)
在座的各位有誰能告訴我【大象】是哪位高人?【象粉】又是什麽群體?
没有遇到这样的现象。或许是我只是围观者比较外围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