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贼身份的自我认同能给我带来圈子的集体感、归属感吗?

一直找不到集体感和归属感,加入过(墙内)几个圈子后来都觉得是粪坑。还没有正式工作,但我估计工作了在公司也不会有什么集体感和归属感。
反贼身份的自我认同能给自己带来集体感和归属感吗?虽然也有人说反贼圈也只是反向小粉红,但我不完全这样认为,墙外的讨论比墙内粉红具有思辨多了,翻墙给我带来了极大的视野,mohu也经常能让我会心一笑。
但我依然怀疑能否借此摆脱孤独感,一是现在仍在墙内不能畅所欲言,二是键政也需要脑细胞也需要门槛,感觉不如其他圈子热闹,可能自己也不是过分喜欢聊政治觉得政治有时候过于高大上了。
现实中我确实有点内向,好友不算多。我觉得还没有找到自己真正全心全意热爱的东西或者圈子。心无处可放,没有归依的地方。
井底支蛙 我常常因为自己不够无耻而与中国格格不入
说个很现实的问题,如果没有逃出去的本事宁可做个粉红,至少在粉红的认知层面来说那是真的快乐。

反贼一开始觉醒的时候确实有种优越感,感觉大家都没看穿的东西而我看穿了,我比普通人要聪明。但慢慢的你会发现墙内的人愚昧程度真的是。。。甚至因为你的观念和绝大多数人不一致导致你融入不了它们的圈子,没有共同语言,也体会不到它们的快乐,自己的快乐它们也不能理解。

久而久之就会慢慢的把孤立自己把自己封闭起来,造成心理疾病,社交性困难等等症状,产生厌世轻生的念头。

因此如果没有逃出去的本事最好还是少翻墙键政,实在忍不住了解一下就好了,不可沉迷,不然在墙内那种粪坑环境会很痛苦的。
包将无包不负韭菜 占占占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占点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点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灬___
  小圈子的归属感是有,不过肯定没有大的归属感。美国有美国文化,台湾有台湾文化,但是反贼反对的就是中国现行文化,可以说反贼是没有文化归属的浪人了。不移民的反贼也不可能成为美国人、台湾人,自己也不圆承认是中共人,这个现状你我都要面对。
如果能的话,说明品葱已经起到了它的价值。
墙内的反共者是无比绝望的,孤独的,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最缺乏的就是同温层,最需要的是就是集体认同感。
靈魂翻牆的苦 人權都沒有還談什麼的民族主義
还好我爸家族一半移民香港,剩我们这一半在墙内的亲戚也都懂共匪的丑恶。反送中事件就连身在墙内的90岁奶奶都支持香港。至于同学朋友他们没有翻墙会认为香港是暴徒,但毕竟在广东也知道共匪的坏
其实反贼群体唯一的共识只有这一点,那就是:反对中共统治。其他的无论在政治,文化,背景还是人生价值观上都是各不相同的。就算是反共,每个人的理由,初衷,和对理想中国的理解都不同。

我建议出了墙就不要追求什么集体感了,更重要的是认清自己的政治光谱,了解自己和别人的观点不同在哪里,共识在哪里。尽量独立思考而不是让哪个“群体”的观点代替你思考,代替你自己的观点。
肉身翻牆,出來留學看看,也許你就有了歸屬感了。
至少外面各種集會結社基本是自由的
不要当反贼了,拥抱欧美普世价值吧。不要关注反共的一切东西了,中国人没得救。
南區戰忽局 戰忽局偽台灣省分局官方主帳
你這問題蔥大概是無法解決。
品蔥的功能是讓所有不願服從的人們在牆外有個地方落腳,知道自己的聲音不是孤單的。有點類似一個網際網路的避難所,某種程度上,大家也建立起了一種患難與共的情感。但避難所畢竟只是一個避難所,你不可能在裡面待一輩子的。避難所是一個中繼站,它只能引導你前往下一個階段。

如果真待不下去了,就出去吧。世界何其之大,不可能真找不到一個可以容身的地方。只要記得,覺得孤單,沒有人理解的時候,我們都還在這裡

(希望啦,如果我們沒有被二度爆破的話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