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谈政治不吹不雷,你们对自己现在的生活现状满意吗?

生活现状包括,工资,工作量和劳累程度,工作的愉快程度,忙闲程度,工作和私人人际关系,生活品质,内心的满意度,休息独处或者狂欢后的孤独感有吗,随便问问,和生活相关的感触还有很多,随意发挥,就想知道大家对目前的生活您的内心满意吗,如果不满意,有什么办法呢,是像去云南小城个旧5万买房的快递员吗,累了换个低消费地方,还是继续累的像狗一样坚持。
我属于那9亿2千工资的,怎么想都不满意自己的现状,去云南小城买房吧,依旧拿2千工资,会不会好一点。
WKM_SHOKAI 黑名单 一群垃圾,羞与之为伍
我来了日本之后,才知道高中的老师会帮着学生探讨如何选择大学就读的专业。

而且不是针对某些人,是全部学生。

他们叫做进路相谈。

不仅如此,日本的大学都会很认真地组织开放日,所有专业所有实验室都可以参观,都可以提问。

我在日本读书时自己也参加过这样的活动,帮着组织展板,站岗答疑。

除了大学,研究所,企业,政府部门,都有开放日,面临选择专业的学生可以获得大量的第一手的信息。



而我毕业的中国的高中,是个非常有名,一本率超过九成的名校,但是我也没有受到来自学校的任何关于未来方向的帮助。

老师们在教学,在管理学生上都很有方法,但是他们没有真正关心过我们的未来。

我的家长只会工作,只知道叫我考好分数;而我的老师们,也只能帮助我考好分数而已。

大学开放日听都没听过,更别说企业和政府部门了。

上了大学知道了一些所谓的暑期夏令营,但那完全不是为了解决学生的烦恼存在的。

一个对社会,对专业一无所知的人,就这样被推上了选择自己将来道路的路口。

在两眼一摸黑的情况下,我选择了天坑专业,一个在中国实际上没有任何对口企业的专业,除非科研,否则只能转行的专业。

为此我很不满意。
恶习像弹簧 你弱牠就强 境外月球势力 生活中的每一点刺激把我往屠支大佐的路带,而生活中的每一滴温暖劝我不要走屠支之路。
不满意。
来,不谈政治。
1. 墙。我很多软件、游戏、图片音视频都必须翻墙,这又是一笔支出,平常不翻下载……速度感人,种子也一样。
2. 乱收费。无论是政府、交警,还是有的村子地头蛇,碰瓷式乱收钱常有,还仗着人多等,不叫也得交。
3. 自驾交通不便,墙内城市规划普遍差,再者车真难养,停车免费车位哪里找?付费的,一小时20,过夜100+,请(还不包括一不小心违停罚,小事罚,属于上面乱收费;去外地都不敢开车,路况不熟去一趟回来几个罚单)
4. 教育……我TM十几年浪费青春学了些什么玩意???我可能未来的孩子还要在这受罪。
5. 战狼粉红,有时不扯政治他也偏让你表态,什么都能政治化、赤化。包括看新闻也是像在看战狼发言,更痛苦的是家人也被洗脑,和我格格不入。
6. 就业。你国总有一群吸血鬼尸位素餐,增加就业压力,等。
7. 税收,你国税收吸血国,很多税都是隐性,白白被收,也算2乱收费那部分吧。
以上。更多想到再补充。
中央社御用编辑 不同意的请举手
虽然在墙内,但是到目前为止,对自己的生活没有啥不满意,出身农村,世代贫民,父母把他们的愿望寄托在我身上,希望我走出这个世代耕种的贫困循环,倾力支持我走完大学,我也没有辜负他们,考了还算不错的大学,最终找了一份还算安稳的工作然后回到家乡。我没有远大的理想,没有过多需求,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并没有啥不满足的,我唯一气愤不满的是,为啥我周围的孩子还在经历我当初经历过的各种痛苦?为啥孩子会被施以那种堂而皇之的精神甚至行为暴力?我终究只是个个例,等待我周围的孩子们的,迟早还是滚回农民工循环。一辈子在外打工,农民工把一辈子的劳动力贡献给了城市,最终还是在城市里面一无所有,所有的福利都与他这个外地人无关,而他寄希望的下一代,因为常年的隔阂和父母教导的缺乏,大概率,九成九以上也只是走上同样的农民工道路。
我对我自己本身的生活没有不满,我只是对我看到的各种各样的事情感到气愤,我只是单纯的不爽共产党。这种杀了无数人,摧毁了传统文化,制造了并且还在制造如此多对立和相互仇恨的邪恶政党,为何还能存在在这个世上?
We_the_People 大葱當家
滿意。

70后。在美國沉浮了很久。

早年在公司里不滿意,糾結了很久,最終發現讀PHD做學者最適合自己。現爲公立大學終身教授。衹要州政府存在,工作就安全。三年的工資就可買下自住的house,衣食無憂,另有若干房產,證券投資。

學期中每周一共授課不到9小時,除此之外,完全控制自己的時間。喜歡搞研究,大部分時間在家寫paper。每年寒暑假期近4個月,全部在外休息,旅游,探親訪友。

今年暑假,沒有工作的鬥志,過去兩個多月幾乎沒怎麽工作。每天早晨散步,回來上youtube看看 “時代向前看”,看看品蔥,反共鍵盤俠幾小時。每晚游泳,然後看個電影(歷史,戰爭,科幻類)。不過大選快到了,估計快要開始助選做義工了。

工作生活沒有理由不滿意。對指點了我人生道路的人滿懷感激。也剛剛幫助一個同齡朋友成功申請了美國商科博士。渡人,渡己。

祝各位年輕葱油好運,前途無量!總有一條道路最適合你!
叼盘侠 parody 环球时报具有广大的国际视野,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
俺老胡目前没什么不满意的。人在墙内,环球时报二层小楼上抽烟喝酒烫头,嫖娼吹牛一天一休。儿女妻子都送到美国去了,俺女儿和耿爽女儿还是朋友。偶尔去纽约逛街购物,只是现在耿爽大哥嘴炮太多,又说什么台湾很好。搞得俺老胡都不知道怎么写环球社评了。

等俺老胡退休了,新冠疫情彻底结束,就赶紧退党后常驻美国。不退党也去不了美国,现在川普是动真格了。俺当主编时贪污的那点小钱,还得慢慢带到美国去买房买地,蚂蚁搬家着实麻烦。纽约的房子太贵买不起,但是在村子买个大house还是木有问题的。现在日子过的也不错吧,俺老胡也算是感谢党国不杀之恩了,今晚晚饭又可以加根鸡腿啃。最近还说错话了,什么七十岁老人容易犯糊涂,差点没给关起来。好几晚上都失眠。真是伴君如伴虎啊。俺也六十了,偶尔犯糊涂那是要掉脑袋的。今年打算赶紧退休退党,去美国和老妻共度晚年,不折腾党国环球时报这台宣传机器了。再折腾下去,俺这条老命都要折进去了。
yogafire God save the King.
不满意
目前在英国,
但是之前中间离开英国时间太长(几乎都是工作半年然后全球乱飞播种半年这样)
再加上工资不达标
所以英国永居无望
但是因为行业内部已经有了不少人脉
所以几乎想在英国工作就能继续工作
但是又有一个该死的事情是T2签证即将满6年,必须要隔一年才能申请T2签证
即便找得到雇主,但是六年之后要隔一年这个规定是移民局的死规定。
当然本来是没什么关系的
本人在海外和墙内都有折合美元七位数的资产,经济上算是还比较宽裕
一年时间本来打算好好全球各国轮流播种一下,
然后继续回英国工作
但是现在。。。唉。。。可能这一年时间要被迫被送中了
而且操蛋的是还tm很难回去
签证快要到期了
但是五个一还是没有要结束的意思
顺便解释一下五个一的意思:
个中国人旦出国成了个留学生/海外工作者,他就定买不到张回国机票。
目前打算先去某个对中国免签而且一直没有因为武汉肺炎而取消免签,也没有实施任何入境禁令的国家(如果有了解这方面信息的人应该猜得到是哪个国家,我这里就不说了避免泄露太多个人信息),在那边呆30天,之后再看看怎么办。希望那时候有些国家的边境能够更开放一些,签证可以重新开放。真是不想回粪坑国。
注意,即便不谈政治我也不想回粪坑国。现在国内空气差食物安全系数低,我每次回国,身上的几个在海外从来不发作的老毛病都大概率会发作。扫黄那么严,被抓的话真的就是太伤了。出个门看看风景旅游一下吧,你看我大英帝国,只要不下雨就是蓝天白云,城市里面干净整洁,秩序井然,建筑古雅,乡村里面到处山清水秀,风吹草动见牛羊,总的来说就是美不胜收,而墙国是到处污染严重,处处臭水沟,空气都是雾霾,真的风景不好看,出去旅游还各种安检和繁琐的进出站手续。窝在家里上网读书吧,上个r18看片还要用vpn,而且看高清都会卡,vr就更别说了。我想读的书籍,无论是纸质还是电子书,获取也很困难。整个社会氛围充满戾气和互相之间的不信任。食物方面确实是想念国内的辣鸡食品很久了,但是问题是这些东西吃了总觉得充满对自己身体健康不负责的罪恶感。以上这些点虽然是和政治有关联,但是我并没有聊到政治本身,也没有要强调这些点和政治的因果关系,我讨论的只是这些现象的本身。即便在一个政治体制民主自由的国家,如果有以上这些问题,我也是觉得很不想去。
阿尔戈洛 观察 MTF,苕之华,其叶青青。知我如此,不如无生。
人在美国。

吃饭上过得紧张兮兮的,也不敢消费,买东西戴口罩很严实,生怕被传染,成为那每天被感染的七万多人中的一个。其实也没什么饭店开,饭店全是takeout,外卖配送和小费贵的要死,窝这种脸皮薄的还不好意思给少小费。唯一感觉长进了的就是做饭的水平,煎炒烹炸的各种菜式都学了个差不多,甚至叉烧包,布法罗鸡肉卷这种复杂菜式都会做了。

健身房和游泳池都关着,只能自己带着装备在户外跑,现在也才明白户外跑的魅力,在跑步机上超过半个小时之后就觉得无聊所以很难长跑,而在户外,跑出去半个多小时,也只能跑回去最近感觉因为户外长跑心肺功能好了很多,可能不是那么怕武汉肺炎。

经济上窝半独立,会有一些各种各样的收入,但是一个月也就几百美元,而且家里的生意受影响很大,窝一般都攒起来不会花,留着以备不时之需。买什么大件都学会看eBay二手网站,或者去拿一些别人搬家带不走的一些小物件。其实以前经常做慈善,给收养流浪动物的保护站捐款,或者给得癌症小孩子捐款,窝很高兴的是,这些开销窝都坚持下来了,另外在墙内网站几年来一直捐助一些帮助国民党抗战老兵的项目。

学习上,刚开始学习上影响很大,很多软件和程序都只能在实验室做,并且没有图书馆就很难查到纸质的文件和期刊,而且窝很适应用看纸质书,甚至以前窝的纽约时报都是订阅的实体版。现在慢慢的开始适应,而且感谢现在很多软件可以云运行在服务器。而需要读的东西窝现在是下载下来用私人打印机打印出来装订。

工作和未来上是窝最忧虑的,工作现在很难,别说找工作的,就是已经拿到工签的人就有很多被裁员,当找不到下一家公司的时候就不得不回国。而且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变化太快了,光留学生的政策就改来改去,一星期会有多版解释。窝刚开始处于一种很焦虑的情况,担心也是这样子,后来慢慢想通了,如果实在不行就继续读下去,如果还是留不到美国,就打包回家,窝本来在国内的生活也不算很差,找到机会再去其他国家也好。
鸥鹭茫茫 要提高续命水平
幸福之泣 討厭中共和粉蛆,但盡量對事不對人
滿意和不滿意的地方都有。
賭城loser ,但又慶幸自己生在競爭力低的賭城,生活悠閒。
本來一直都是福地,但是近來開始擔心,這次疫情太不尋常了,會不會從此改變福地的生態。

財產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一人一貓吃飽全家不餓。特別感謝父親有留房子給我。

住的地方面積很小但我還算滿意,因為只要有私人空間和有只屬於自己的洗手間我就滿足了,很喜歡小而溫馨的空間。

疫情期間多了假期,天天戴著在淘寶買的防水耳機去游泳,泳池就在樓下走5分鐘就到,邊游泳邊聽各種音樂真舒服,習慣再宅也盡量堅持每天運動。游泳就是我的抗抑鬱藥和鎮定劑。

為了做個快樂的steam俄區人,淘了個近9千的17吋遊戲筆電,爽。俄區遊戲真的便宜,遺憾沒買夠gtx1660ti顯卡的,但gtx1650ti也可湊合用。

有很多事想做又不敢去做,總是懷念過去,所以總是幻想,想像自己還只是8,9歲的小女孩。小孩快樂並不是因為擁有的多,而是因為容易對未來充滿希望。

總括來說,我還是會特別希望自己早日無痛苦的死去,不想活的那麼長。但不會自殺,怕痛。

沒談過戀愛,但是對三次元戀愛真的不嚮往。

現在的狀態比起曾經的抑鬱症時期已經好太多了,但還是覺得人生沒什麼意義。填了器官捐贈卡,覺得自己如果有天死了,器官能全捐出去就好了。
不满意。整个社会的经济活力在衰退,机会越来越少,任何行业里长线发展的事业已经基本上看不到远期的希望。以前自己哪怕就是开个小店,不说大富大贵但绝对可以养活自己,现在真的是无论给别人打工,还是自己做自己的一摊子生意,都很不好过。所以不安全感和焦虑越来越加重,更不用提对自己现有存量的财富也时刻担心被割韭菜。如果说单说工作来说,因为看不到长线的希望,很容易就陷入佛系状态,上进心什么的早就都磨没了。

我本人对钱其实也没那么大的欲望,但是人一旦失去上进心,就会很颓废的,偶尔有的时候我就会陷入到这种状况之中,这两年这种感觉也越来越频繁。
PanzerVor 好好说话,装甲萌虎。Panzer vor!!!
满意,但是时刻保持警惕。
西欧某村,衣食无忧,有车有房,生活安定。不过工作有一定压力,生活有时感觉枯燥。心存正义感,希望贤能有所依归,但个人胆小怕事,小心谨慎。
吃喝嫖赌抽一概不沾,有一定运动,为家庭的未来筹谋,有时过于杞人忧天。
但愿下一代生活在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刁哀帝 哀呀,朕怎么挂树上啦
不满意。

整个社会没有公平和正义,看新闻都能看得一肚子憋屈,并且无处发泄,墙内极权对言论的打压已经到了历史高点。

买车限行、限牌;
买房贵,贷款一百万还三十年光利息就要多还一倍,普通人一辈子被房子压住;
食品不安全,特别不安全;
不敢生病,生个小病譬如感冒去趟医院花个几百块钱轻轻松松,医生瞎几把开药,能有效就算不错了。
恐婚,更不敢生孩子;
……
似乎生活中的每一个方面都是让人头大的问题。
……
之前租的房是一家小中介公司自己盘别人的房做的合租公寓,年后因为疫情原因这家公司资金链断裂,真房东收不到中介支付的房租,而我的房租已经支付给中介了。也就是说,这家中介在决定不给房东支付房租的情况下,骗租客支付了房租。最后房东决定止损收房,而我不得不把交过的房租重新交一遍给房东。损失四五千。

虽然损失不大,但是让人绝望的是,这种事情发生在赤朝,基本没有任何办法,没有任何渠道可以求助,没人可以帮你主持公道和正义,特别是所谓的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因此普通人碰到这种明目张胆赤裸裸的抢劫和诈骗,除了自认倒霉没有其他办法。这就是赤朝社会现状,一个以丛林法则为主,以潜规则(权钱色交易)为辅的毫无保障的畸形社会。
mhbkq466 北地有兽名曰支共,体若瓷,乳甚滑,触之滚地撒泼不已,弃之嚎即止,啖民血肉,为祸八方,害畜矣。
选项1 满意!
选项2 非常满意!
选项3 十分满意!

留言框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可以在此留下,而且那个提交按钮无论你联没联网,只要点了绝对会显示'提交成功'字样)
对于生活我还算满意,可能是因为不在墙内,以后薪水大概也不会太低...
生活品质尚可,以后买房之类的...看以后的选择吧,应该难度还是比国内低的。
这两年会申请入籍,希望一切顺利。
只是觉得有些厌烦,我并不太喜欢争名夺利,但也难在职业生涯中找到什么能够实现或者挖掘自己价值的东西,厌倦社交和各种欲望横流的现象。
如果楼主能找到一份足以养家糊口的工作,那说真的,去一个小城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我从小时候就总有找个山林隐居起来的想法,人总归一日只需三餐,夜眠只需六尺,在大城市劳心劳力,疲于奔命,未必好过找个小城,安贫乐道。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满意啊,如果每天都如今天,没有被送中的风险。

我每个月收入也就2000~3000相当,在一个小国。只要没有送中风险,每天我都开开心心的出门,因为,街上没有马数据的无耻,没有习名制的威胁。虽然基建很差,但生活的像天堂。
毛澤東有性病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第二篇:「毛陰莖包皮過長,平時又不清洗,成為滴蟲攜帶者。許多女孩子與毛有特殊關係,沒有一個不受到傳染。我勸毛局部清洗乾淨,他說:『沒有這個必要,可以在她們身上清洗。』」
中國有了中共執政,是「中國、中國人民、中華民族的一大幸事」。

今天你幸福嗎?
Pinchia 年轻人都去了城市,年轻人没有去广场。
满意。

自由职业的数字游民。我对事业没什么太大要求,时间自由,有钱够花就行了。

之前在美国东岸读书工作,现在在欧洲。这里我收入和美国差不多(税确实高但是我也算是心甘情愿地交吧),消费没有美国高,吃穿住气候文化历史都比美国好很多。有自大把自由时间,很多朋友,经济无压力,觉得生活质量很高。

唯一不足的地方是没有家乡,没有祖国,没有我家乡的文化,和国内的家人不能深聊。不过我也想开了,也不是很看重这个了。
坐标东部。夫妻两人都是民企中高层,一年七七八八一百万样子,一套住房一辆车,一个小孩。

单纯论现在物质生活是不错的,不买奢侈品,平常吃穿用什么不特别追求名牌的话不需要担心开销,但也不算富裕,和身边家里好几套房的同事家庭的生活方式不能比,每年带小孩出国两趟什么的,我们做不到。

最发愁的是小孩教育问题,稍好点的中小学的老破小学区房就要好几百万,如果家里没有多套房产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

本来我这样的中产,应该是政权最大的支持者,但是这几年下来我都有这么大的不满,可见倒车之厉害。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还可以。因为我买房早,收入也还可以。目前对我来说,言论不自由和高品质资源价格比国外还贵,是最大的问题。

各位在国内的都不满意?像我这样过的不错但是也反共的没有么?我怎么认识不少。还有财务自由的都反共。
点击了关注该问题,看了很多回答,本来自己不是很想回答该问题,我感觉自己有时陷入“默尔索”那种心态

不过刚好有回答的欲望,就写下来:

1. 对住房不满。不奢求买房,但是租房,花了近工作的1/3,却住的并不舒服,房子掉灰严重
2. 不能自由表达,不安全。俺因为疫情到底离去了多少人而做了个项目,后面却不敢放到公网,担心安全问题
3. 感到生活压力大,尽管家人催婚,但是我了解越多,就越悲观,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
整个社会机会在降低,在95到2010年,如果是想做生意,深入去了解一个行业都会发现赚钱不难,再本钱不济夫妻两不怕苦,摆个烧烤摊,诚心诚信经营,3 5 年在当地拼个100坪以上的房子,不是什么难事。
现在最大问题是民间的机会在消失,老百姓变难共产党是知道的,当然他只会放一部分人,据我观察城市色情业在明显回升,希望大家讨论我喜欢钱
SeanZhang 爆发前的三秒
dogg0五入拖拉曼 大起大落太刺激了
像日本人(機器貓,蠟筆小新)那樣住別墅才滿意。中國強拆,集體住小區,沒有人權。
吃喝用的也都是低端產品。
玩遊戲一堆和諧。
環境污染,臭水溝,噪音擾民,熊小孩沒人管。
流行文化低級,外國公司也迎合,如樂事肯德基。
電視上都是整形女人。
交通亂,亂扔垃圾,隨地大小便。
不满。每天吃买的东西,不知道有没有没听过的化学元素,感觉是拿生命做实验。每天喝水,不知道是不是被打了高压污染水。每天出门,不知道PM又是多少。孩子上学,不知道有没有灌狼奶,将来高考会不会被别的傻逼顶替。有人敲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翻墙被查水表。看着工地的农民工,不知道被蔑视的他们有天会不会揭竿而起,砸烂我们这些人的狗头。


我没有过的不好,只是充满了不安全感
王鸣 90后小粉蓝
墙内。锅内生活不满意的人,多半没有心力翻墙上品葱吧。

目前自己的生活比较满意。主要是跟那些受了灾的人一比较。。。。。觉得幸运,今年由于工作性质,没怎么受疫情冲击,也没有直接亲属感染。由于地理位置,没受洪水影响。物价确实涨的厉害,不过疫情前就开始了。习惯了。住老房子顶楼,自己种了点菜。

刚回国那两年很迷茫。对大环境不满。我回国后才修宪,如果早一点,也许人生决定会不同。
还行。欧洲留学工作,工资够用,买房零首付,也安家了,买个房子带前后院。再几个月永居就到手,养了两只狗,没孩子也没打算生养,虽然这里养孩子政府补贴挺多的,据说孩子也能快乐成长,然而整个世界大环境太差,还是算了算了。欧洲小城,压力真的不那么大。
王权贵 不过现在好了,一切都好了,斗争已经结束。他终于战胜了自己。他热爱老大哥。
满意,
算半个富二代。正在美国留学,每月有一万左右生活费,生活没有这病毒还是很滋润的。现在哪儿都不好去。感谢父母让我能负担起学费。目标是,考个至少前二十的大学,找个计算机类的工作,以后接父母过来养着他们。
学谁强国 这该死的推背感就是我爱上加速的原因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我们很自由,有脑子的都知道怎么出去!

我渴望自由,

但我深深地知道——

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

我希望有一天,

地下的烈火,

将我连这活棺材一起烧掉,

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永生!
stillCOT 世间没有不朽的高墙,我们各自珍重!
非常不滿意
1.所在的行業雖然因為疫情,整體收入好轉了,但還是在被國家嚴厲控制的範圍內,而且這一行血汗工廠太多,996家常便飯,不再年輕感覺身體吃不消
2.國內的文化環境....我就不說了
3.房價高企,一個X漂很難靠自己買到小房子定居,從畢業到現在已經租房8年了
4.有過移民的打算,但國內有生病的母親要照顧,也走不開

綜上所述,只能說生活基本盤暫時沒問題,隨著年齡的增加,可能工作機會也會越來越少,日日都很焦慮orz
不满意。
单纯对我自己来说,1、有墙,上网的时候不能尽兴浏览全互联网。2、不能公开的嘲讽中共,会被请喝茶。就这两点就是我肉翻的动力。
品葱1998 倒车司机
不满意,除了少数外资和大厂,劳动法形同虚设,维权时间长,成本高,没有独立工会根本不能和资本抗衡。
国内不少的工厂每天12小时,两班倒,工价只有劳动法规定的三分之二。
房价高,一套房基本100W,按照月入5000算富人税的说法,少部分人不吃不喝每个月存5000,200个月才能买得起房,接近9年,娶媳妇要一笔彩礼金,还得10W以上的车。
食品安全,疫苗安全问题严重,缺乏监管,餐厅用的不知道什么油,不知道肉从哪里来的,甚至狂犬疫苗都有假。
资讯封锁,导致中国人被外国人嘲笑
洗脑教育,浪费美好青春学这些几把玩意
期盼民主自由 新注册用户
你买个小菜都和政治有关,怎么可能避开政治谈这个本就属于政治的话题? 
你工资低这就是政治问题,为什么一些国家同样的低级工作者生活压力没你大? 为什么你在的国家买不起房还非得买?
我不满意,不是因为钱。是因为没自由,干这个不行干那个不行,限制太多,几乎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
tak_aljy LGBT/女性解放 喜欢台湾 远离原生家庭中
肉身翻墙没多久我就实现了从小到大的愿望和家里大部分狗血亲戚断了联系。
可能跟各位富豪可能是没得比,但发达国家人工高,我可以看Youtube看个爽,台湾朋友给我发个讯息再也不用等VPN连上线才能回复,跟我以前在墙内的生活简直好太多了。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满意
原因:不在墙内
虽然都传本将军暴饮暴食得了许多富贵病
但是那是本将军乐意啊
Trevor 新注册用户
墙内,满意,一线。目前还是大学生,家里有几套房,所以压力不是很大,平时也是各种跟女朋友吃喝玩乐,用最新的iPhone iPad。马上要去国外交换了,内心很痛苦,物价水平高所以生活质量势必下降几个档次(父母挣得不算多),还可能遭受歧视,但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去了,毕竟我考研肯定考不过那帮韭菜。
registerid 新注册用户
不满意,肉身被圈养,被割韭菜,被监控。太多的被平安,被第一,被平均,被幸福,被娱乐,被富强。
圣锹游侠 中共还活着,每个人都有责任
何以不谈政治而谈生活?
政治和生活是密不可分的。
Cyberspace 你在害怕什么呀
不满意

想逃出去。

字数补丁字数补丁字数补丁字数补丁
billzt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不满意。

去年7月31日下午2点多手机上收到推送说8月1号开始终止所有台湾自由行签注。那天是工作日我在上班,通行证还放在家里呢。

下班到家7点多了,而且下着大雨,我拿上通行证去旁边一个警务室的签注机上试着赶在最后期限内办理签注。机器上面显示截止到晚上9点,还有1个多小时呢,然而怎么都签不成功。

顿时有种被维尼熊当棋子耍点感觉,从此转黑。
不滿意。

我的大學很爛,當初我只看重排名,根本不瞭解讀大學的意義。3年過去,我根本就學不到任何東西,也沒有任何機會,反而百大以後的大學,可以給到學生更多的選擇。我發誓以後不會再相信排名。

單學費就70萬,爛學校。
不太滿意。

還差一點才能買房,健保費又漲了,連出國買零食超過6公斤都要罰錢(雖然後來政府髮夾彎取消)。不過除了房價跟天氣太熱以外都還算ok。

接下來想邊考證書邊工作,之後換個自然環保好一點的工作跟地方。

最近找到當沖的好標的跟方法。
非常不满意!中国大陆在中共的极权暴政统治下根本没有法制,没有人权,没有民主,人民只能任由权力高的人压榨和宰割。我从小到大看的是美国和外国的影视,玩的是美国和外国的游戏,而中国所表达出来的意识形态与美国和外国是呈反向发展的,并且现在中国在大陆境内放肆宣传仇视美国和外国的理念,还大有将中共的集权暴政统治全世界的样子,这让我感到非常难受和反感。😟
没有满不满意,因为生活毫无意义

没有满不满意,因为生活毫无意义
前两次创业都失败了,准备第三次创业,我就不信成不了,如果再失败了,那我只能想办法造反了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我也想满意啊,但我骗不了自己,若是体嫌,口正直又有什么用呢

我不适应的不仅仅是土共带来的各种高压和不公,更是桂枝特色的人文社会环境,我寥寥的几个反贼好友也大都如此,其实根本上更是因为桂枝是如此的土壤才会有土共为非作歹的空间
担麦人吃包子 当西方各国认为意识形态比国家利益还重要时,才真正值得我尊重
房价物价起飞,税负压力大,资源紧张内卷化
就凭这三点物质上的需求很多人都不满意
更别谈精神上的言论自由,批判性思考,以及等等其他追求了
快捷键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逃出魔幻紀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不吹不擂的話,即心境平淡要求不高,你個容易滿足。但人都是不同程度地帶着虛榮心要追求超越或顯擺的,所以一千個人攞一千個答案。
brfee Freedom Number 1
不满意

三无人士 

不知未来的路要怎么走下去,撇开政治不谈,很多知道的社会上的事情会触发自己的抑郁

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

想追逐自己喜爱的东西而活着,而不是被按在地上去追一些没有任何精神价值的东西
一口毒奶 逃离2012
不满意。
被老板无理由拖欠5、6月近万工资。
只能精神翻墙缓解心情了。
cking 于无声处听惊雷
非常不满意。最主要是:不知道该怎么教育小孩了。难不成叫他们不要上学了以避免被洗头?
不满意是因为有新的目标
我在最满意而且无欲无求的时候照样反匪
这两样没有直接联系
包子今天好吃吗 期盼维尼消失
现在在墙外工作,收入的话,还算是满意,但是毕竟头疼的是,每个月看起来工资不错,但是攒着攒着发现还是不够多,做什么都好像不太够。工作不算辛苦,但是有时候会觉得被束缚,或者说感觉有点枯燥。目前最反感的是,也许有一天我还是会不得不回国,只盼着美国赶紧制裁包子,这个万恶的党赶紧倒台。只要没有中共,我觉得回国也是不错的。
又满意的一面,也有不满意的。

满意的一面,是因为我小富即安,虽然一点儿富裕也没有。
工作的企业不是那种996的,也不累,也不需要复杂的人际交往。
工资不高,但是也够养活自己,也能有钱去干点别的,比如健身房和牙齿矫正。
工作的公司,不需要什么学什么做的,上班干活,下班休息。

不满意的一面,是生活乏味,没有保障。
买不起房,工作的地方和家乡都买不起。
父母年纪大了,农村的。养老压力也不小。
工作也不是什么铁饭碗,说不定到时候要被“优化”掉。
找不到女朋友,就我这条件谁能看得上我。
pintshong 維尼那麼可愛,你有考慮過維尼的心情嗎
我不懂要怎麼不談政治只談生活XD
好難喔我的天
求解
反共左派 观察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估計共匪權貴對中國的生活不滿意,所以共匪權貴喜歡在美國生活。
不满意。我家多人患有某种慢性病,需长期或终身服药,药太贵了,一个人吃药的花费刚好抵消掉一个人的收入。
Kasumi 新注册用户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永居条例》折射出共产党和民运的共同尴尬处境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1191
因为这些民运清一色左派,他们年轻时就是因为受到白左的教育(民运津津乐道的,所谓风气自由的八十年代,所谓胡赵黄金年代),才有了追求民主自由的念头。加上他们如今在白左支配价值观的自由世界谋生,不可能去反白左几乎要统一地球的多元文化旗号,连想到去做这种事都不行,不要说讲出口了。

民运面对的尴尬和共产党是一样的,既要依赖大中国主义作为立足点,又不能用大中国主义真的去做排斥多元文化的动员,因为排斥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也就是和亲近中国,喜爱社会主义的大批白左翻脸。

实际上就是不能用大中国主义去做任何有实际政治意义的事。所以人人看到共产党天天拿大中国主义演戏,或者任何问题都打民族主义牌,好争取愚众的支持声浪,但绝不会真去统一台湾。民运人则开口闭口人权、自由、民主,更多时候,这方面的黄左比白左还要激进。

反共爱中的几乎所有群体,和共产党一样心里明白,自己的生命线在于西方资源,民运还需要明确的政治支持,断了就会挂,所以他们必须坚持把中和共分开,日常话语和文宣中强调共害了中,强调共灭了中的文化,或是共洗脑支配了中,并用这些教育青年一代。而且说来说去,始终就只有这些。只有谨守学者本份,不去掺合的极少数,倒是能讲点儿谁都不爱听,也谁都不能真正帮得了的实话。

绝大部分民运,还有中国共产党,尽管敌对,其实乘坐的是同一条命运之舟。因为西方文明真正的底线需要,是安全、价值与战略上方便的棋子。一旦不再有战略需要,或者战略转向,不要说棋子,连可能挡路的自家智囊也没什么再留的必要。比如川普上台后的大批拥抱熊猫派智库,说客,咨询公司。既然布鲁金斯学会没用,可以立即来个当危会,来个project2049。

真心信仰大中国主义的粉韭与红韭,反倒是没有这些麻烦,它们绝对没有这种意识形态和现实需要的混乱冲突。他们相信,中国只靠自己,中国至高无上。就算从黄左那里没学到作为西方白左思维源头的较真精神,起码学到了蔑视一切的自傲。

先不说是否有行动力存在,《永居条例》在微博上爆炸,起码证明了心口如一不但是粉韭与红韭,还是占中国人绝大多数的老中青三代愚众的真正优点。他们都膜拜中国这面旗帜,绝不想任何非我族类来捣乱。

现在组成中国的中国人,就是这些渗透所有领域的愚众,还有与他们完全不对盘的共产党和反共者两派。剩下少数是逃避现实的所谓中产,所谓文化与经济精英,比共产党都不占人数优势。他们将来也不可能左右得了中国的变化,只能被左右。如果继续在中国岁静,下场又能和拥抱熊猫派或是恋中的美国企业类似,那真是要感谢祖坟冒烟了。
不满意啊,30岁去不了日本上学就自焚,上主说我不能杀死我自己,但他没说我不能在家里放火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22
  • 浏览: 12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