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 蓬佩奧的中國政策演説,是否應該這樣寫更好?

昨天我和墻内一位很要好的中學同學談到了這個演説時,他感覺這個演說的對象主要是美國國内聽衆。我説美國各界對於中國的態度基本一致,所以應該是主要針對中國聽衆的吧,同時希望能從内部切割共產黨。

他說:“如果不考慮對方的認知水平,滿嘴的民主自由,説的是但是有個屁用." 我說: 如果蓬佩奧請你執筆,你會怎麽寫? 今天他就給我發來一篇。

他這麽認真的考慮,花時間寫下來,讓我很感動。經他同意,我把他寫的這篇與大家分享。然後我把大家的看法匯總,反饋給他。

關於這個墻内好友:

他文科出身,獨立思考,喜歡歷史政治,對共產黨的本質有一定理解。他有生意,所以對於中低層民衆也有第一手的認識。因爲他不翻墻,所以對共匪在境外的各種醜行瞭解不一定全面瞭解。他對匪共不滿,向往民主自由,但據我觀察,目前還沒有完全達到反對宏大敘事,大一統,的程度。這一點我覺著不能求全責備,人的思想的轉變需要時間。所以分享他的想法的另一個目的就是通過眾葱油的反饋給他提供更多的視角。

下面是他的原文:


致中国政府和人民的一封信



这封信公开写给中国共产党,也就是中国政府,同时如果全体中国人民能够看到,我们也会更高兴。因为这封信将全面而完全坦诚布公的讲述从我们的角度对我们与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关系。


一 首先让我们从一件正在发生且被中国政府和人民时刻保持关注的事入手:COVID19, 中国的新闻联播每天都在播报全世界的疫情,其中会特别点出美国的疫情数字,这些数字都是真实的,因为来源是美国霍普金斯大学,而且保持实时更新,美国人同样知道这些数字。

我从新闻联播中知道中国人和中国政府一样,对美国政府,美国人,美国社会的应对方式方法先是非常惊讶,然后是非常的不屑和充满优越感。 我毫无成见的对中国人民对自己生命的尊重以及在保护自己免受传染过程中表现出的勤勉表示赞赏,而与此同时,我也想真诚的告知中国人民我们美国人对生命的尊重至少一点也不亚于中国人,只不过我国社会的思维和行为方式除了生命至上还有一条同样重要的准则—甚至高于生命—是个人的选择权,我不知道是中国或者美国的哪位先生在一百年之前在将Individualism翻译成中文时极其不恰当的选用了“个人主义”这四个字,因而造成了中国人对我们可悲的误解。  “个人主义”在中国社会文化中的含义是“自私自利,而且往往同时损害他人的利益”,完全的贬义词。但是在美国Individualism这个词的含义完全与自私自利无关,而是个人有完全的选择权,任何人没有权力以任何理由—哪怕或者尤其是觉得是为了他/她好—而替他/她对任何事做出选择,必须由其本人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做出选择,除非其人完全自愿将选择权交给他/她信任的人,当然并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 这一点具体结合到COVID-19来说,我们的社会共识是美国各级政府无权规定面对疫情公民必须做什么或者必须不能做什么,哪怕是为了保护公民的生命,或者再明确一些,美国人有权拒绝遵守政府规定的防疫措施并选择承受被感染的风险,以及自愿承担一切因此造成的可能后果,其中当然包括因此而不幸病亡。因此不存在美国政府草菅人命,而政府恰恰是守住了美国宪法赋予政府的本色和本分。

我知道中国政府和人民即使耐心听了我的解释也仍然会觉得不可思议和难以理解,在此请允许我带着一丝炫耀的说,美国人已经至少有300年无须担忧生存-也就是吃饱穿暖的问题了,我们更重视一些更高层面的问题例如人存在的价值等等,而生存在中国-仅仅四十年前-还是政府和人民的最高诉求,直至今天中国政府和人民还在将全中国人民能够100%的吃饱穿暖视为中国五千年历史成就的最高峰。我并非讽刺或者挖苦,这是事实而已,至少新闻联播是这么说的。


二 基于上面这个事实,由此可以引申我们两国目前关系的本质核心:价值观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在尼克松总统访华的时候,中华人民共和国每天考虑的问题一个是人民的吃饱喝足,一个是苏联北方军事入侵的噩梦,简而言之就是中国政府和人民无比重视的生存权-国家的生存和人民的温饱问题。 虽然我们不面对这个问题,但我们理解并尊重中国的问题,因此当时我们两国的接触是以国家安全合作和经济合作为核心的,我们直言不讳的说美国得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同反对苏联的支持,同时美国的商人在中国的投资也赚到了理想的利润。 当然我也无需特别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样因为美国的支持而极大的改进了国家安全,同时美国商人的投资也极大的提高了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和经济水平,正如我们都承认的:互惠互利。 美国并没有也不会否则这一点。

但是,今天当中国无论国家的生存和人民的温饱都已经得到解决的时候,那么也就到了我们必须不得不与你们讨论一下价值观的时候了,这不是我们美国人无事生非,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自己走到了这层台阶上,既然到了这里,那么再以“生存权是一切”为借口决绝讨论一切是行不通的。


三 我非常乐于首先介绍我们的价值观,美国人的种族、宗教等等五光十色,因此我不会以周五下午的着装和周五晚餐的内容来难为中国朋友们,我要讲述的对我们来说生死攸关乃至高于生命的那些价值,同样如果我在这里举出十条来,同样是不明智而且也不够体量中国朋友们必然会用来反驳我的东方儒家价值观体系,因此我只简单的总结成简单的两点核心:自由选择权和投票决策。

自由选择权就是每个人在自己的事务上有完全自由的选择权

正如我们在独立宣言中开宗明义的指出,我们相信人人生而平等,平等并不体现在财富、父母、种族肤色、性别或者身高体重,这些是虚伪造作的。 我们对平等的理解是每个人有平等的选择权,选择什么? 就是一个人成年后有权自己选择宗教信仰、选择是否参与政党、参与哪个政党、投票给哪个总统、州长、市长、警察局长乃至村长的候选人、选择自己的工作或者是否工作、选择自己的性取向、选择住在城里还是乡村、选择自己喜欢的书籍、电影、音乐、戏剧、电视节目、网站、选择表达自己的意见等等等等,归纳成一句话就是选择自己的人生。

对的对的,那位中国朋友说人是生活在社会中,总有很多事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而且大家的事,太对了,那么第二条投票决策就是用来解决这一点的,就是涉及到一个人以上的事情,由相关大家通过投票来做出最终的决策,而不是有某一个人来说了算。

很简单而且不言而喻是吗? 是的,我也认为这很简单,很清晰不是吗? 这句简简单单的话就是我们国家和人民存在的基础,美利坚合众国不是一个建立在人种或者宗教或者地理基础上的国家,而是一个建立在以这两条价值为共同价值和生活方式的基础之上的国家,而且我们愿意为了保护这两条共同价值去献出一切,包括我们的生命。

我这里不讲民主、共和以及三权分立之类,这些严格的讲不是美国的精神内核,而是美国人民选择的方式和工具,美国人民选择以这些方式方法来组织我们的社会,因为我们认为这些方式最有利于保护和保障我们人民最珍视的自由选择权而已,就是这么简单和清晰。

再看一下历史,美国成立三百年以来,基于自由选择权为出发点以及由此衍生的民主制度使得美国成为了世界最富足,人民最幸福的国家,因此我们骄傲的说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

再看一下世界,三百年以来,很多国家参考美国来组织他们自己的国家和社会,从而也取得了比以往更好的生活质量和满足感,因此我们理直气壮的说我们的选择也是有利于全人类的。


四 中国政府和中国人可能或者肯定会说,你们喜欢你们的生活方式,很好,那你们过你们的日子就好,为什么要来干涉我们的生活方式? 我们并没有干涉你们的生活方式啊。

亲爱的中国朋友们,既然话说到如此地步,让我们来—至少此时此刻—丢掉大家所有的虚伪和造作,坦诚布公检视一下我们的灵魂,或者用你们的话说:沟通一下思想好吗?至少我保证我会这样。

今天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对你们非常的担心乃至忧虑,主要来自于你们的价值体系的基础与我们的相差太大,以及今天你们已经强大到足以影响我们的生活方式(这是我要在下一段讲到的内容)。

请注意,我并不打算纠缠于一些无关本质的文化上的差异,例如被赠送礼物是否要立即当面打开看之类,这些事情大家见仁见智各取所需就好。我想指出的是中国价值体系最核心的两条基础:贤能统治和集体主义

贤能统治就是中国人五千年来一直渴求由一个好皇帝或者好主席、好总理、好省长、好市长、好村长、好校长、好老师、好老板来治理从国家到村庄到学校到公司,替所有人做决策,被决策者们只需要服从即可。

集体主义就是集体的决策人或者一部分人以集体的利益为由理直气壮的替集体全体或者一部分人或者一个人做决定,或者牺牲另外一部分人或者一个人的利益。

我们美国人谦虚的说我们不想假装非常懂得并理解中国人五千年的历史,以上这两条价值观能成为中国人的价值体系的基础想必是有其深刻的合理性,我们也相信这两条想必在五千年中对中国人民的生存和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但是,我们美国人所不理解的是既然中国共产党人信誓旦旦自己是全心全意为中国人民服务的政党,而且得到了中国人民一致的拥护,那么为什么不通过公开投票来使自己的执政地位更加的合法和无可争议?怕什么呢?难道是怕自己不能当选执政党吗?如果怕投票不能当选那么你们又凭什么自信自己是得到中国人民一致拥护的唯一政党?从逻辑上这难道不是再明显不过的悖论吗?

再说集体主义,愿意去研究中国历史文化的美国人在中国历史书中读到五千年前中国的一个部落首领大禹带领民众与致命的洪水做着英勇的斗争,在十三年中他三次路过自己家门而没有进去看一下家人,我们美国人钦佩他的顽强意志和自我牺牲,但是我们不理解的是他为何不能进去看一下家人,哪怕一个拥抱,这点时间也没有吗?

从五千年前回到今天,我们看到四十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奇迹的背后,无数的人付出了可怕的代价,他们的土地、房屋、祖坟甚至生命,我们想知道是他们是自愿的吗?如果不是,那么使得他们付出这一切的规则和力量是多么的残忍和血腥,从而令我们美国人感到不寒而栗。我们的价值体系当然也懂得维护团队的价值,但是这决不会自动构成让团队中任何一个人去牺牲自己的合法性和合理性。

关于价值观,我最后想再次强调的是不同的历史文化不会影响各个国家各个民族的人们相处,但是我讲的是价值观中最基本的内容,也就是我们认为足以超越国家、历史、种族、文化的那些内容,符合逻辑的是就那么极少的一两条,但是这些被全世界的人们叫做普世价值。


五 为何不同的价值观会严重的影响今天的中美关系。

1, 地球村

1784年2月22日,美国商船“中国皇后”号从纽约港出发去往中国,同年的8月28日抵达广州黄埔港,单程航行历时6个月。我陈述这个史实的意思是如果世界还处于那个年代,的确中国的价值体系与美国的差别哪怕再大一万倍,也不足以构成我国的任何担心和忧虑。 而今天的世界,飞机十几小时足以跨域太平洋,中国或美国任何一个山头的火灾都有可能构成对方国家气候的重大事件,所以事情就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在这个地球村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说自己的行为不会对任何他国造成任何影响了,更不用说14亿人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2, 中国今天的实力

在这里我可以顺便公开的恭维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祝贺你们在四十年的时间里把自己建设成为这样一个国家:就是今天中国无论做什么事或者不做什么事都会对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产生巨大的影响,这是了不起的成就。衷心的祝贺你们!

但是中国的朋友们,你们在享受这分自豪的荣誉的同时,也必须同时明白这份荣誉同时所带来的责任,其中之一就是地球村的其他国家会对中国的一举一动或者预测中的中国的一举一动都做出自己的反应,而中国必须考虑并承担这些后果。用中国人自己的话说就是“权利与义务的高度统一”。

3, 国家行为的可预见性及应对

世界各国普遍认为中国值得称道的一点是从政府到个人的长期性计划和坚定的执行,例如一个接一个的五年计划。同样,世界各国也有不同形式的自己的中长期和短期的各类计划,在这些计划中均不可避免的要对他国的未来行为作出预测和分析并作出自己的应对。

前面讲过,中国今天的实力和体量已经导致中国未来会做什么对世界各国关系重大,而令人沮丧的是各国在分析中国行为的可预见性时均对中国保持怀疑,因为中国的价值体系的基础部分与世界其他国家差别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我们不得不对中国今后的行为意图保持警惕。这很不幸,但是这不能怪我们,因为中国人的行为模式中有着令外国人恐惧的逻辑和规则,我很坦诚的再次列举几个最典型的:

  • 持续的全方位的国耻和仇恨西方教育加上中国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民族智慧
  • 你们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先生临终前明确制定了“韬光养晦”的策略,即对外国人尤其西方实施大规模的战略性的动机隐藏和行为欺骗,所以当你们反复说中国无意于挑战和取代美国时我们认为仅仅因为中国的绝对实力还比不上美国,假定有一天中国实力追平或者赶超美国呢会怎样呢?
  • 理直气壮的言行不一,最典型的例子:假如我没看错的话,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开宗明义的写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力属于全体人民,而实际呢?
  • 中国政府和中国人在于外部世界打交道是表现出的赤裸裸的金钱万能金钱至上和厚黑哲学不得不令人怀疑如果中国成为世界最有钱的国家和人民后会干什么
  • 中国政府和中国人不断的抨击美国和世界各地的种族歧视,但是在中国国内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到处充斥着对黑人和难民公开的歧视、排斥和仇恨
  • 当中国看到大国利益时,就是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大国”,而当外交需要时,立即变成一个“发展中大国”,身段柔软变化多端啊
  • 中国口口声声斥责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罪恶,而中国在资源型国家对资源的贪婪和掠夺的疯狂程度一点也不逊色,例如巴西的亚马逊雨林,缅甸的原始森林等等
  • 现在还在持续的COVID19,中国人在自豪自己的抗疫成就同时,敲着黑板要求世界各国“抄作业”,对于不抄中国作业的国家,很多很多中国人以一种近乎狂欢的心情在天天数着他们的感染人数并以此为乐


需要更多实例吗?应该不需要了吧?所以先生们,我们对于现在和今后中国政府的行为预测评价是很大程度的负数,我们害怕你们甚至会以种种难以想象的手段来干涉和改变—如果不是消灭的话—我们的生活方式,而我们想保证我们的孩子们可以以我们选择的生活方式去生活,因此我们必须保障我们有足够的能力来保障这些,同时我们将以合理的手段来削弱中国未来改变我们生活方式的能力。这就是今天我们的政策


我们会怎么做?

不,先生们,请不要误解,我们不会从海上大规模入侵中国,我们尊重中国人民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我们同时也更珍视我们士兵的生命,相信我,美国人和美国政府不是疯子,但是下面这些是我们要做的而且是我们完全有权力做的:

1, 我们和我们的盟国将不再向中国转移任何技术,包括纯粹的民用技术,掏钱也不行

2, 我们和我们的盟国将不再向中国销售高科技产品、零部件和原料

3, 我们和我们的盟国的市场将不再无限制的对中国产品敞开

4, 我们和我们的盟国将限制中国人进入我们的领土

5, 我们和我们的盟国的各类体系平台包括文化将不再对中国敞开

先生们,请不要误解,我们无意于消灭中国或者从肉体上消灭中国人,我们只是为了确保自己最大限度减少天天生活在对一个正在崛起的中国的未来行为的担忧和恐惧中,就像中国的古老智慧居安思危,防微杜渐一样。而让我们和盟国对中国担忧和恐惧这件事本身的责任不能全部归咎于我们或者至少不能全部归咎于我们,想想自己的行为吧。


七 中国做什么能够解除我们之间的猜忌和恐惧

很简单,从理论上就是拥抱“自由选择权”和“投票权”这两条普世价值,并且以实际行动向国际社会现实言行一致,那么中国会立即得到全世界的热情拥抱。

至于具体怎么做,我们一方面无意于干涉中国内政,一方面完全相信中国人民的智慧和才干。但我想建议的首要的一点是中国政府必须尊重中国的人民,一个政府如果不尊重自己国家的人民的话,又怎么会尊重其他国家的人民呢?

同时我想我必须指出,怎么做在你们,而如何感受则在我们。


八 回答中国人民必须要反驳我的几点

1, 美国只是因为感觉中国实力要超过美国了,受不了了因而拿价值观说话

答:中国朋友们,我丝毫也不隐晦我们想一直当老大,毕竟我们已经当了上百年了,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们当老大的感觉非常好。 因此想到自己会被超越的话,我们当然不会兴高采烈,可是谁又会呢?你们会吗?每当有人说印度会后来居上时,我没有见到中国人兴高采烈,相反是一片嘲弄和斥责,因此你们和我在这一点的行为上有什么区别吗? 既然没有,那么请不要因此来指责我们

2, 美国只是对消灭中国共产党有兴趣,而对中国人民的福祉视而不见

答:中国朋友们,首先请回答我一个问题,以中国共产党政府的规模和对社会方方面面管理程度之深,请帮我在中国找到一个领域或者一件事情是没有中国共产党参与的?

有吗?没有吧? 既然如此,我谦逊的请你们指教如何区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 只要你们能说得清,那么我们保证会有效的区分中国共产党政府和中国人民。

3, 美国的普世价值很好,但是对中国不适用,因此美国不应该强行输出价值

答:中国朋友们,我想指出四点事实,首先,今天全世界200多个国家中,绝大多数国家是拥护普世价值的,因此这些不是美国的普世价值,而是全人类的普世价值。 其次,全世界的发达国家很凑巧的100%都是这些普世价值的坚定拥护者和践行者,而我听说中国是以将自己国家建设成为发达国家为目标的。  再次,以中国人的古老智慧难道不知道对于你没有尝过的食品请不要断然否定其美味的道理吗?最后,难道需要我在此指出你们国家的成功人士和政府高级官员的子女有多少比例长期居住美国吗?

4, 美国的制度已经出了大问题,自身难保还有脸在这里忽悠中国?

答:中国朋友们,首先我非常好奇请问你们以什么为依据看出来美国出了大问题了? 我们现在正在忙于一件大事:四年一次的总统选举,而我们有信心2020年的大选将是美国有史以来人民参与程度最高的一次大选,如果美国出大问题了,怎么会有有史以来最高的大选参与度呢?

其次,我们从来也没有说过美国的制度是完美的,美国的选举很有可能选出来的总统不是一个足够称职的人,因此我们的制度保障了美国人民每四年就有一次换掉他的机会和权力。而我很想知道在中国,对于一个不称职的市长,你们有什么方法让他下台?

最后,我不得不再一次提醒你们需要我指出你们国家的成功人士和政府高级官员的子女有多少比例长期居住出了大问题的美国,而且似乎宁死也不想回中国吗?

5, 美国这么对待中国,经济上的损失会比中国更大

答:没有错,经济利益很重要,与中国的切割毫无疑问会使得美国的企业在一定时期的商业利益有所损失,但是相比起我们视为高于生命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这是可以牺牲的,中国人说过长痛不如短痛,中国人还说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也有类似的智慧。更何况我们相信中国会损失的更多。

其次,美国的金融、技术、贸易能力及其在全世界的影响力足以使美国重新调整全球经济体系,在新的经济体系下,美国和世界各国因切割中国造成的损失会很快恢复,因为我们认为在中国的体制下中国的经济活力已经到天花板,看看你们的股票和房地产价格就知道了。

6, 美国这是打着价值观的幌子说事,本质上仍然是大国竞争,看看俄罗斯是怎么上当的吧

答: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中国朋友们是这么的热爱俄罗斯,我还以为中国人提起俄罗斯首先想到是外兴安岭,唐努乌梁海和外蒙古呢, 而邓小平先生能够在1985年裁军一百万正是因为苏联已经进入生命末期。 回头说俄罗斯,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后的现状与美国无关,俄罗斯人民是非常有主见的人民不会允许自己受外国人的影响,例如他们想方设法让普京先生已经连续执掌克里姆林宫20年了,同时你们也高估了美国,我们不想也没有那个实力去主导一个拥有两万件核武器的国家,是吗?

7, 美国是全世界的搅屎棍,居然大言不惭的妄议普世价值?

答:中国朋友们,首先我知道你们经常说中国的朋友遍天下,中国有166个建交国家,这很好,不过同时与美国建交的有189个国家呢。通过数学我们可以计算出有23个国家选择与美国建交的同时不与中国建交。

其次,我大大方方的承认我们美国在世界上有做错事,而且很多。但是如果要说比烂的话,很遗憾中国的错误行为和恶劣后果似乎一点也不少,你们付出鲜血保住的北朝鲜金氏造成了多少朝鲜人的饿死;你们全力扶持的红色高棉造成了三分之一的柬埔寨人非正常死亡;你们为了石油迫不及待的支持了苏丹领土和主权的分裂;你们在西伯利亚的渗透让普京先生几乎难以入睡,你们自己的大跃进和文革….. 够了让我们停止不体面的比烂吧,因为比烂是没有说服力的。

8, 美国媒体正在全力的抹黑中国

答:中国朋友们,我必须说明美国的媒体是独立的,用你们中国话说就是私营企业,而且根据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明确规定新闻自由。而且美国的媒体的存在价值共识就是批评监督而不是歌功颂德。

你们不信?好吧如果你现在在美国住几天而且全面的接触美国所有的媒体然后做一个统计,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你会发现美国媒体对美国联邦政府,美国总统,对我这个国务卿和其他内阁官员的批评、指责、抨击乃至咒骂远远远远的多于对中国的批评数倍乃至几十倍几百倍。这个我无须多言,事实会说话,因此请允许我说请中国朋友们不要那么自恋,美国媒体不是为中国而活着的


好了足够了,中国朋友们,你们当然不需要一定同意我的观点,那么咱们就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吧,同时请记住井水不犯河水,不要冒犯我们的实际利益,我们有权力、有信心、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一切利益。


謝謝大家讀了全文。期望聽到您的想法.
5月21号,《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公布;
6月24号,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在凤凰城发表演讲;
7月9号,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发表演讲;
7月16号,司法部长巴尔在福特总统博物馆发表演讲;
7月23日,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演讲。

蓬佩奥的演讲是这一系列演讲的一部分,是总结性的发言,相当于由他代表美国政府,正式宣布终结尼克松以来对华 接触改变 的政策,开启全面反共灭共的新时代。他的演讲主要是面向美国人和自由世界,意在揭露中共政权的本质和威胁,凝聚反共共识的,也即,这是一篇动员性质的演讲。

在过去的时代,美国并非不期待中国自内部产生民主变革的力量,实际情况是这种期待落空了。因此,消灭中共的威胁必须依靠外部力量。

那么,这种政策性演讲,还有什么必要以“致中国政府和人民的信”这种形式和口吻来出现呢?

况且,在存在墙和舆论管制的情况下,即使架起高音喇叭,在墙内也激不起太大的波浪。
未定义字符串 ๑乛◡乛๑
寫得很好
但是說服他人關鍵在於契機和情緒,說白了就是他要被鐵拳狠錘過且心情是懇切地希望求助於他人的時候
總有人說講“支人無可救藥”是一種反向共匪,其實這只是一個當下事實的描述罷了
到了今天的地步,一切已經無可挽回,支人和不是支人卻被裹挾的中國人無可避免地將要承受劇烈的短痛或者更酷烈的長痛,這就是那個“當他們如何如何我沒有發聲”的最後一句的末法時代
憐憫,可悲,並非真的想張獻忠殺光他們,而是現實是,如果張獻忠一刀過去一了百了,竟也是種幸福了
a5748 观察
搞错了一个基本问题。
蓬佩奥的演说是对美国人的,不是对中国人的。
匀近平 我觉得对任何一个政府或国家陷入崇拜都是一件很傻逼的事
美国人有权拒绝遵守政府规定的防疫措施并选择承受被感染的风险,以及自愿承担一切因此造成的可能后果,其中当然包括因此而不幸病亡。

如果是自己得病自己死的自由,那没问题。但关键是传染病这种东西不是一个人的事。就按R0是2、死亡率是3%来说,你感染了COVID19就相当于杀了0.06个其他人。这种情况下人民还是否应该享有无限的自由是值得商榷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大葱當家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26
  • 浏览: 1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