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喜歡大陸人,可是我該喜歡他們嗎?

我好喜歡大陸人,可是我該喜歡他們嗎?
我去過中國,我知道中國人多好
我在北京,瀋陽跟黑龍江,看到好多純樸跟友善的人

我周遭也有"陸配"
他們在台灣一二十年,什麼政治都不懂,每天顧著小孩跟麵攤

他們好可愛

我每次去買麵都會跟他們聊天
我跟他們說有一天你們總得回家鄉看看,不然也去看看太平山跟西藏的宏偉
我去過太平山但我遺憾沒去過西藏

那邊真的好美

他們都說:不可能
.....我問是簽證或者什問題嗎? 
他們說不上來,就是覺得不可能回去了......

我旅遊過20幾個國家,我每個國家的人民都好喜歡,印度、柬埔寨、美國、巴西、義大利、法國...

無論是穆斯林還是佛教徒,全都好友善... 
沒有一個地方的人類是邪惡的 (可能有想偷我錢包的,可是那是為了生活)
就算是歐洲,也有我這輩子見過最有友善的人 

阿姆斯特丹人招待我吃跨年晚餐,羅馬人在我喝醉時幫我叫計程車一起等30分鐘,巴黎人陪我走5公里到巴黎北車站 (怕我被搶),柬埔寨路人陪我逛市場,印度人介紹印度美食,不認識的巴西人邀請我去生日派對,美國人開車送我回家.......

全世界都是人類,自己人



但是.............
只有中國

只有中國想要消滅台灣人,中國人都支持武力佔領台灣
他們想要殺光所有台灣人,佔領這個島

我還可以喜歡他們嗎?
给你讲个故事,因为安全原因不提具体地名和时间.

有段时间中国反日,我当时正在内陆工作,当时是台湾有一个大老板,常年无偿捐赠资金,给中国农村捐赠款项造小学,我作为具体经办人落实具体事务。

有一天我开车去办事,走到一个公交站的时候发现200多人在那聚集,中间停着一台出租车,旁边一个长得很凶,膀大腰圆的司机模样的人从后备箱里拉出几个行李箱扔在地上,里面的衣物和日常用品散落一地,旁边一个50多岁,明显长相带日本特征的人站在那里,目不斜视,一动不动,另外一个20多岁的年轻女性应该是日文翻译,在地上捡那些被散落的物品,一边捡一边和司机争论不休. 

我把车子停在马路对面,走过去才问明白,就是因为反日活动,这个出租车司机拒绝载这个日本人去机场,他是几分钟前在前面的一个街道让这个日本人和翻译上车的,上车后发现他们在讲日文,就在最近的公交车站把他们扔下来了,下来以后先逼迫那个年轻翻译把“起车费”交了,然后把行李从后备箱扔了出去. 年轻女翻译就是和他争论拒载违反规定,没到目的地也不应该交钱,更不应该扔行李这个事。

争执大概持续了10几分钟,最后女翻译无奈,在日本人的授意下给了一张20元的纸币,这个司机不找零钱,说多的钱就当对你们日本人的罚款了,周围的群众就开始大声叫好起哄,日本人就怕出事,带着这个女翻译,拖着旅行箱和包往前走. 出租车司机就开着车在身后鸣笛,慢慢跟着,后面还有十多个好事的一起步行跟着,大声喊“滚出中国,中国万岁”

我回到马路对面,在车后备箱拿了个螺丝刀,先把车前后牌子拆下来了,然后在车后备箱找了个白毛巾,系在脑袋上,盖住发型和部分脸部特征,快速回转了几个街区,在一个桥上发现这个日本人和翻译女生,停在旁边示意他们上车,同时我开门下车帮他们把行李装后备箱里,整个过程中后面跟着我们停下的出租车司机和起哄的人很诧异,但是我有常年的准军事训练,个头又极高,还拿白毛巾系脑袋,看起来也比较凶,开的车子不错,又没拍照,可能误会我是中方给这个日本人的保卫人员了😂 起哄和口号的声音就小了很多,顺利把这二人接走.

上车以后给他们送到机场的路上,一直也和这位日本人和翻译交流,他是日本一家知名企业专门负责设计非标准型号电梯框架的,是这个市发生了电梯事故,死了人,是政府花了钱把他从日本请过来,解决类似电梯框架隐患的. 会议开完以后他舅舅家的孩子在中国,他就拒绝了政府的送行,在中国多逗留了一周,那个女翻译就是政府从当地日资私企雇的,陪给这个日本专家在中国期间负责翻译事务.

有一搭没一搭聊了一路,我们三其实心里都是很后怕,当时要是有一个民众冲动,可能女翻译没事,我和日本专家可能就要脑袋开瓢了. 尤其我这个“汉奸” 可能要比日本人还惨.

结果这个事情最有意思的是,这个事情发生后第二周的周一! 我在当地临时借给我的办公室接待了一个人!早上还没正式上班的7点多,我去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一个五大三粗汉子蹲在我办公室门前,看到我过来马上站起身,点头哈腰弯下了半个身子跟我打招呼。就是那天那个出租车司机,这个人长相凶,很有特点,他一站起来我就认出来是他,但是那天我白毛巾包头,角色也转换很大,他没认出我来.

我把他让进办公室,这个人把上衣撩开,从裤腰带里掏出来一大卷稿纸,上面都是手写的字,让我看,我大概翻看了一下,又和他聊了20多分钟,了解了他的故事.

这个人本来是早年是当地国企员工,没文化,但是当时单位分配去开垃圾车,那时候开垃圾车是体制内编制工作,是政府服务项,后来改制,垃圾车承包给企业,他就转分配到当地下面的一个县当司机,由于驾龄最久,分配给县委书记开车,有一次县委书记去外县公干,喝完酒谈完事往回赶,在半路的一个弯道口要求他停车,要下去尿尿,结果就在尿尿的途中被迎面过来的车撞成终身残疾,因为这个事书记、家属、县委工作人员居然怨这个司机不应该违章停车,就找个理由把他停职停薪了,又说他虚报汽油发票要收拾他,他就去上访,结果就被全家“维权”了,老婆从当地厂子开除了,孩子在学校被欺负,被人打还手了却被当地学校开除,再找学校没一个小学接收。他找我的目的就是,当地都知道他的事,但是没人敢管,于是同情他的人就指点他来找我,因为我是具体负责新学校建成和投资落实的人,而为我是外人,我说句话,当地学校和教育局看着我送资金来的面子上,不好意思驳回,就想让我帮忙,把他孩子安排进新建成的这个小学里. 

后来这人一打开话匣子就收不住了,讲了很多他孩子的事情,他老母亲的事情,还有他老婆被株连开除的不公,自己没工作后包出租车的压力啥的.还说自己的文字材料现在都不敢手里拿着,只敢揣到裤腰带里,进门再掏出来,否则让各个单位保安看了,就被没收了。 说着说着就跪下哭了.

这个事情的后续呢,就是我给当地教育局的领导打电话了解了一下情况,教育局局长也很礼貌的回复我说事情比较复杂,意思就是不是当地人你就不要管这个事情了。 但是我还是给这对小学即将就任的校长打了个电话,说了这个事情,后来在学校揭牌典礼上,又再一次和教育局局长提起这个事情,他只是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嗯”

我讲这个故事是因为,中国的普通百姓,他有自己的两面性,其中一面他和我们每个人都一样,他是辛劳的工作者,他是爱家的父亲和老公,他为了家庭操劳去透支体力的卖手腕子开车,他为了孩子哭着下跪.

但是他另一面也有普通百姓的盲从、无知和可恶. 愚昧是他助纣为虐的催化剂. 

中国很多人,包括一些粉红,他都具有这样的两面性,他日产和生活中就是上班族,苦哈哈,为了一日三餐烦恼,因为有机缘接触到特权阶级而兴奋不已.
这种环境和情况,从根本上是因为共产党对资源的控制和掠夺,造成了他们麻木的只能思考自己的生存,久而久之被绑架在这个社会框架里,习以为常并且对绑架犯产生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清洁,崇拜权力,崇拜暴力。  

由于中共对环境的有意改造,这些人的尊严,智慧,判断力,是非能力被严重剥夺,他们没有自我价值可以炫耀,那么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只能把自己归纳与一个集体,并且无脑无条件的放大,吹捧这个集体的优越性和多么值得骄傲与自豪,由此获得认同满足.

我个人觉得这个故事里的司机,和你生活里的“中国人”有共通之处,甚至和中国芸芸众生都有共通. 我们当然可以爱这些人,当然也可以选择不爱,这是个人选择,没人可以指导,但是我个人觉得,没有必要去恨这些人就是了,他们很可能生活环境比我们严酷,空间比我们狭小。 说到底,也是中共制度下的一群牺牲品.
习明泽登基 东北人拥护习公主
中国人十几亿呢,怎么样的都有,总是有值得喜欢的具体的人。不过,不需要喜欢作为整体的、面目不清的人。

罗密欧和朱丽叶也是家族世仇,不也是相爱了吗。

另外...杀光台湾人这种想法,只是一些网上的蠢人这么想啦,当然,这种法西斯的比例在舆论煽动下,越来越高。

对政治并不热心的中国人,大概是觉得台湾人会立刻投降,并且成为和他们一样的顺民吧。
网络上的声音从来都不是真实民意的准确反应,更何况中国还有言论管控。至少我认识的人里没有一个像是会认同“留岛不留人”的人。

其实普通大陆人绝大多数还是对政府有点不满经常发牢骚,但因为信息封闭不知道怎么反抗的正常人。共产党可以洗脑可以盖墙,但不能把绝大多数人变成没有是非观念的畜生。
圣锹游侠 中共还活着,每个人都有责任
全世界的人类你都可以喜欢,但是全世界都会有你不喜欢的人。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半永韭退葱,恕不再回复。在等西方秩序突开沼气池。现在mohu玩耍,同名id就是我。
读到您这篇文章我很感动,我谨代表我个人感谢您的善意。另外我从来不想消灭台湾人,我和我的好几个亲戚朋友认为“台湾人是Chinese(华裔),但不是中国人”,只是我们从来不敢实名发表这种言论而已。

您读读鲁迅就会发现,中国人作为个体的时候,各有各的可爱之处(世上任何族类都是如此),可是一旦集结成群——不管是几人的家庭,还是亿万人的大国,就比虎狼还残忍,比蛇蝎还冷漠。(当然有特例,不过大体如此。)

您在看到前一点的同时,不要忘了后一点,这样才公允。假如心存幻觉,有一天被某些中国人伤害,然后把认识整个颠倒过来,那还不如一开始就心存芥蒂。

至于有些人只能看到后一点,却看不到前一点,其实他们就是他们自己谴责的人。
这群人本质上是一群纳粹,怎么可能只想杀台湾人,“非我族类”的在他们眼里都活该被屠,目前所有非汉地十八省的省市国家均已被这群皇汉纳粹用键盘屠了一遍。
千万别把时间浪费到他们身上,这是我花了大量时间和他们互喷得出的结论,他们脑子全都有问题而且数量极多,而且背后好像还有人在控制,目的性极强,风格也非常整齐,遇到后不要和他们讲道理,他们脑子里没有道理,只有标语式口号颠来倒去,和你死了你赶紧去死之类复读,丝毫不会考虑自己发的那玩意有多大谬论,及时召唤赵弹或平台管理员制止进一步的增殖污染是最优解。
顺便,我刚才看到有人要同意这种人取消观察,因为“看起来加速爆了”,真的假的,认真的吗。
臺灣人、大陸人這個範圍太大了吧,一個2300W+,一個1.4001B,這樣代表群體也是十分不禮貌的
ping2019 心存希望但不過度樂觀
當你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必定有自己的原因。

沒有必要為自己的真心感到抱歉或懷疑。

我也很喜歡我微博上關注的很多中國人,即使有時候他們想的和我不一樣,

但是我知道那往往是因為生活環境不同所導致的,太過份時,停止喜歡就好了。

所以今天除非戰場上相見,不然我仍然會喜歡各種我覺得美好的人類,

不管他是哪裡人。
Oeagle 老兄喂你
在我看来许多中国人所表现出来的“可爱”,只不过是一层用来遮掩他丑陋内在的伪装色。类似于毒蘑菇的鲜艳斑斓,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一种幻觉上的美好,真接触下来就必致命。

认识一个中国人,要认清他的本质,一旦看出他有武统台湾的杀人思想——哪怕就只有一丁点都好,你也不要姑息绥靖地去和这种人结交。

你要相信一个道理,它叫做图穷匕见,你还没有看到那亮出来的凶器,仅仅是因为那让你觉得还算“可爱”的图卷暂时还够长。。。
中华合众国 自由属于人民,独裁必将走向灭亡.
既然你都這麼聖母了,還區分什麼台灣人大陸人的,大家都是地球人,這裡充滿愛與和平。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圣母癌是绝症,说与不说都没什么意义。

只有先去充分享受一下那种感觉才有可能真的觉醒。虽然台湾2300万人得陪着你发作那么一回。
本大陆人来了(航并感)
想告诉你十个大陆人里面,有八个是粉红,或者平时有脑子到了给共匪辩护的时候就瞬间大脑降级。有很好的大陆人但是真的不算多
恶俗克星张祥如 反对桂枝,有你有我
你可以喜欢反共德觉醒中国人,但是粉蛆必须全部杀光,无一例外
Shtykov 观察
爱支病是一种绝症,建议有时间的话对照DSM-5自检一遍

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早康复
你是心地善良的女生。
确实,绝大部分大陆人都支持武统台湾。但不是全部!象我现在就支持台湾独立。以前即便支持渐统,也是希望国民党回来统一大陆。当然,现在觉得国民党确实有点扶不起来。
原谅那么多无知的大陆人,他们的蒙蔽也不全是自己的过错。还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那你喜欢朴实的人,当然可以,我觉得不该歧视任何人,只要你觉得这个人他本人好,就没问题。
你的逻辑很有意思,你用现实遇到的人和网络上听说的人来做对比,你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过说要杀光台湾人的大陆人么?

我觉得再没脑子的人应该也不会直接告诉你,我要杀光台湾人,哪怕他在家做键盘侠是这样说的

键盘侠之所以是键盘侠,就是因为他们只在键盘上说,而不会直接说。你遇到的印度人遇到的穆斯林遇到的基督徒,表面上是和善的,也有可能是一个个隐藏得键盘侠,辱骂着异教徒。
人心里都藏着魔鬼,也有天使。
Justitia 畫眉美如玉
不是嗑藥嗑多了的神經病,就是從來不看社會新聞跟政治新聞的傻子。

可以去跟那些被詐騙集團騙走終生積蓄的老人說人家也只是討生活啊。或是看了一眼不良少年就被斷手斷腳的路人說人類都好善良啊。或是跟上了手術台被麻醉以後被醫生強姦的病人說醫生很友善啊。

有病就算了,該有點自知之明。不要出來噁心人。
大陆是被土匪山贼占领的地盘,坏的是土匪和被土匪带坏的人!
对粉红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些粉红在国内已斗争成性,它们从来没有所谓的仁慈之心,他们是一群替共产党帮凶的恶魔,迫害国内的大陆百姓,他们已经不配称为中国人
虽然他们披着人的表皮但内心是充满红色思想的群体
天下无贼 观察 你想多了…………
你在文中说的那些对你友善的大陆人,也会想杀光台湾人吗?他们支持武统但未必是想杀死所有台湾人吧,很多人觉得一轮打击下来台湾就投降了,并不会死多少人。
这些人被黑皮打个一拳,立马就跪下了吧,小粉红只是会叫而已
,看youtube摄徒日记对线举报小粉红,小粉红从语气嚣张,不可一世,到声泪俱下,心里就很舒坦
飞天狐狸王 十二月党人是俄罗斯最后的良心
你一定看过李安导演的“少年派的故事”
每个人都是“兽性”和“神性”的综合体,糅杂在一起为“人性”
你所接触到的看到的都是中国人“神性”的光辉,充满了爱,怜悯,热情和自信
但现在的政府是发扬和鼓舞中国人的“兽性”
你自己看“嫁给大山的女人”和“南京彭宇案”就懂了我为什么这么说了

嫁给大山的女人: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B%81%E7%BB%99%E5%A4%A7%E5%B1%B1%E7%9A%84%E5%A5%B3%E4%BA%BA

南京彭宇案: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D%97%E4%BA%AC%E5%BD%AD%E5%AE%87%E6%A1%88
明真 真理、正義、勇氣永不灭【退党自救,获取退党证书:tuidang.org】
爱大陆人,得先灭共,彻底清除共的思想。
我也爱台湾人,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怎么能容忍马列在我们中间作祟。
愛吃蔥油餅的瑤瑤 瑤瑤愛吃蔥油餅,蔥......油餅,蔥油......餅........
你可以看看瑤瑤的文章,裏面有瑤瑤的故事哦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2352
你可能會有所啟發呢
大陆、日本、韩国和欧美台湾相比有很大差别,就是领导和长辈极其不尊重晚辈下属,下属自己也折辱自己,上赶着上去伸脸挨抽。
海邊正師姐 维尼维尼不是熊
 个人认为,人不分高低贵贱,只有素质高低之分、学历高低之分、品德高低之分,可能都比较片面,但是我认为人生来平等,善待他人才能被别人善待!心存感激之情才会活的幸福!也许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被人喜欢,但是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做到去包容心存善意的人,那么世界该多么美好!所以,我认为应该让自己变成一个善良的人,去感化身边的人,变得更美好!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本将军想给楼主一些个人的建议和意见
  1. 不要去接近接触支那
  2. 不要试图对支那人产生好感

曾经有一位谁说过 支那就是一个沾满性病的美人
只要你一放下戒备 他们就会暗地里对你伸出魔爪
就像你看到的那样 其他国家也有想偷你钱包的人
但是
就本将军对支那的了解来说
支那是唯一一个哪怕自己不会得到好处也会整别人的国度
祝你平安喜乐 远离支那
奉天浮浪者 満州国ハ傀儡ジャナカッタ
我是爸妈都因为六四挨过铁拳,祖辈全部读日本学校的沈阳人。

我就想问你一句话:你自己经历过那么多人世间的美好的体会,为什么到了中国人身上,就一定要用几个中国的标签来代表一整个国家的人呢?

既然你明白善意不分国籍和种族,你也应该意识到,仇恨同样到处都有。比如,台湾就有纵火烧死一车辽宁游客给自己陪葬的自杀的巴士司机:https://www.dw.com/zh/台旅游大巴起火案终有说法-24名陆客成陪葬/a-19542057

欧洲除了善良的穆斯林,也有很多isis的穆斯林会希望杀死所有基督教的美国人;印度除了给你介绍当地美食的热情,也有很多强奸游客的恶徒;美国也有很多仇恨犯罪,比如之前就有无数亚裔因为中共病毒被攻击。

我和家人在居住的西方国家,台湾本国,还有日本,都曾经历过台湾人的恶意。小到陌人间对视很久的厌恶的目光,大到机场入境插队,在旅游景点故意把随身物摆放在好几个空座位,等等。都是在听到我们讲话之后,很明显有态度的转变,然后发生的(没有大声讲或者在一边尿尿)。但是我不会因为那些经历就忘记美好的经历,也不会停止对台湾人或者任何国家的人的喜爱。更不会坚持抱着国家的视角,用几个特征来定义台湾人这个族群。

如果你因为中国有一群被政权操控的,同为受害者的粉红战狼,就要否决自己的人性,否决自己内心对没有被政权扭曲到变态的其他中国人的喜爱,那就同样变成了共产党的受害者。爱是你的本能,不要让共产党夺走它。
dogg0五入拖拉曼 中国肥宅很喜欢姬这个字
人好環境也不好。很多人亂扔垃圾隨地吐痰成習慣,不愛護小動物。打遊戲也急功近利,很會利用遊戲漏洞。中國小屁孩各種吵鬧沒人管,小男孩還很暴力野蠻。缺乏公德心和人權觀念,被噪音一直吵,被流氓軟件app耍,一直彈出廣告,卸載還裝可憐也懶得反抗,沒有下限和羞恥心
中國有十幾億人,有幾個想要殺光台灣人的很正常,但不能以偏概全啊,畢竟有這種極端思想的人還是少數。
楼主不妨等到中共灭亡了,中国走入正常国家一段时间以后再来决定是否喜欢中国人。你现在看到的很多都是幻想也不是自由意志的选择。
螞蟻森林 观察 强壮就是牛
其實唔系咁嘅,大陸人冇講嘅咁凶,只系別人嘅一種偏見,唔好對大陸人充滿敵意,想想其實所有嘅台灣或香港人都系大陸過去嘅!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台灣大大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14
  • 浏览: 3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