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左翼媒体会在20世纪下半叶逐渐成为西方的主流媒体?

左翼媒体为什么会在20世纪下半叶逐渐获得压倒性的话语权?为何之前没有呢?
已隐藏
AT3之王 20斤的导弹
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一想输入革命,二想输入饥饿和贫困,三想折腾自己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葱膜2047id同名。
西方左翼的价值观和记者那一套理想本来就重合度更高。比如说,很难想象一位右翼人士会去越南战场当战地记者。如果好记者大都是左翼,那你右翼搞不出大新闻,自然就不行了。

另外,民权运动、反越战、电视成为每个家庭的必备,这三件事差不多是同时发生的。(如果你从苏联解体开始看,那你是搞不清楚这套理论的。要搞清楚如今美国大媒体格局的形成,至少要追溯到60年代。)
Kwantung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从宗教改革开始,又有什么时候不是左翼占主导,包括欧美的游戏影视音乐都一直是传播左翼思想。对于中国来讲西方全是自由派,只不过程度、阶段不同罢了。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左派大政府主张和这几十年的发展一脉相承
即使是里根撒切尔,也只是把大政府的方向从福利制向军国主义方向转一点,更多是减税支持富豪同时挖坑(国债坑),并不是真小政府。
绿之芹 80后废中
正常人性,如果我不用吃人了,自然都不會想看到身邊出現人食人的叢林社會
正面看,是大愛。負面看,是不想醜東西出現在視線和認知範圍內

功利點的說,人類總是會希望追求更多的價值,而對大部份人來說
維穩的右翼在這點上是天然比左翼差,畢竟這是個大部份人都活得比別人差的世界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这种问题没有标准答案,而且只能自己找。

其关键不在于你最后找到了什么,在于你从什么方向去找。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因為被納粹和蘇聯搞怕了
納粹之前,其實世界還是比較偏右的。當時的英國人還覺得『反正都是日耳曼種的後花園,讓德奧合併了也沒關係吧』(以種族主義導向的判斷)『丹麥不關我事我才不要為外國再重新戰爭呢』(本國優先論)
直到法國挨打的時候都想『讓法國佬自己解決問題』(而且法國自己也覺得不要英國佬幫忙我們能解決問題……)
所以直到真的事情大條的時候才開始急
最後盟軍靠著團結也就是圍毆,連美國和蘇聯這樣的死對頭都聯手了,把萬惡的納粹打倒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可見,和外國團結是好事
之後,美國又靠抓牢西歐同伴的心和勾引東歐東德,成功憋死了蘇聯,果然和外國團結是好事
英法德合作開發以後科技超音速,果然團結是好事………………
近代史一次次強化了西方『孤立是危險的,團結是好事』的印象,至今,不左見鬼了
當然,雖然說團結是好事,但前提是你要真團結,不能有叛徒或內奸……
解体党文化 中共是一个拒绝任何改良,且扩张成性,做事没有任何底线的邪教组织。中共一日不除, 世界就将笼罩在黑暗之中, 直到他吹灭最后一盏灯,我们的子孙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130多年前的恩格斯,卡尔·考茨基为首的第二国际为现代人争取到了八小时工作制,双休日,劳动节,劳工权益,劳动环境的改善。
现在的左派,除了会反对一切旧秩序和传统文化,能给社会留下什么?混乱和撕裂?天天嘴上喊着反对剥削和反对歧视。结果身体却很诚实,去买中国血汗工厂生产的华为手机和通信基站[新疆奴隶工厂生产的苹果手机],支持黑命贵,却打心眼里认为黑人只有靠他们恩赐才能生活下去。(其实黑人最反感就是别人认为他是靠他的肤色,而不是靠他的辛苦的奋斗而考上大学,找到体面的工作,过上体面的生活)。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當然,這涉及到比川普更深層次的因素。例如像CNN這樣的媒體,在我小的時候,就是第一次海灣戰爭的時候,是沒有人會說它是左派媒體的。但是在川普所在的時代,大家都說 — — 至少川普說它是左派媒體了。這裡面的問題就是所謂的“西馬庫斯家族不曾改變,是世風變了”,是冷戰已經結束,冷戰自由主義包含的一些左派因素已經out了,現在的美國社會的整體傾向已經比1990年代選出克林頓的那個美國要右得多了。所以原先並不被認為是左派的媒體,像紐約時報、CNN這些,現在都已經被認為是左派了。在這種情況下,整體社會逐漸右轉的情況下,原有的共識政治結構必然會割裂重組。川普就是歷史選出來執行這個割裂重組的工具,而司法是塑造社會的主要機構,大法官就是執行這個社會轉型的主要工具。可以想像,肯尼迪大法官留下來的這兩個缺,也就是川普最初提名的這兩個大法官,在二十年以後不會被認為是保守派,而會被認為跟他們的老師一樣,是穩健的中立派。今天被認為是左派的這些人將會被遺忘,那時候的右派會比現在的右派要右得多。這個趨勢現在就已經可以看出來了。

當然這裡面會涉及一個垂死掙扎的現象,這一點在臺灣其實比在美國更加明顯:在失去了你實質性的權力的時候,不需要成本的、動嘴皮的東西你反而特別厲害。就是說,臺灣現在的親中宣傳、國民黨宣傳是最厲害的,但是你要看到,這是它失去黨產以後的反應。國民黨的實質在什麼地方呢?一是在它掌握的、照蘇聯式的說法就是強力部門,警察、情報、治安單位、軍隊這些強力部門;其次在黨產、國有企業這些經濟部門。意識形態宣傳部門則是像毛澤東所說的那樣,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強力部門和經濟部門是皮,宣傳部門則是毛。在強力部門和經濟部門失控的情況下,飄在空中的這些毛好像是好發無損,而且正因為他們已經沒有幕後的支持力量,原先約束他們需要做長遠打算的那些因素就不存在了,所以他們必須表現得非常激進。

當你表現得激進的時候有兩個因素:第一就是我所謂的遠古邪惡因素,就是說你的團體很小,你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第二就是你的基礎已經不存在了,你也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凡是有很多東西可以失去的人,他是不敢激進也不能激進的。如果原先並不特別激進、要做長遠打算的人突然變得激進的話,結合其他方面考慮,那就是說,他賴以生存的皮已經不存在了。像是從人體剪下來的頭髮和指甲一樣,在它喪失最後一點營養之前,它不激進白不激進,它必須激進一下,但是這點能量耗完以後,他們就作鳥獸散了。老練的馬基雅維利主義者,像毛澤東這樣的人,對這一點是非常清楚的,他看待1957年的知識分子就是這麼看的,因為你們的政治基礎和經濟基礎已經被我拔掉了。你們過去憑什麼鬧呢?要麼就是你們在政治上有勢力,這一點在1949年已經不存在了;要麼你們在經濟上,在家鄉里有幾畝地,像梁漱溟說的那樣,老子像陶淵明一樣不做官了,回家種地去,我已經搞了土改,我看你回哪兒去種地;或者是你家裡面還有一點股票,可以坐吃山空,我已經公私合營了,你不做我的官不是不做官的問題,而是飯都沒得吃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你還憑著過去統戰時期佔據的什麼報刊雜誌這些地方給我跳給我叫,我要打倒你是很容易的事情。你的老婆孩子都會反對你,因為你馬上就要讓他們挨餓。結果果然就是這樣。

現在美國的左翼媒體和臺灣的親國民黨勢力實際上就處在這種狀態。他們本身在五年以前還是比較講風度的,現在突然不講風度了。例如你很難想像,在麥凱恩競選的時候,民主黨人會把搞女人摸大腿這種事情拿出來折騰。搞這種事情其實是窮途末路的體現。如果我是講體面的人,像希拉裡,我不會幹這種事情,因為我很可能當上總統的,我要是當上總統,別人也可以用同樣的做法來對付我的,所以我不會幹這種事情;但是如果我根本沒有希望成功的話,那麼我當然要無所不用其極了。這種現象恰好就是原有的社會基礎要做重大調整的徵象。所以,這些跳得很高的人,你簡直就不要浪費時間去注意他們。你要浪費時間去注意他們就說明什麼?你在你自己陣營內部的層級很低,你也是一個啦啦隊員。對方的啦啦隊員出來的時候,你就讓自己的啦啦隊員去對付他就行了,你根本必要讓你自己的足球隊員或者裁判去對付他,否則你就輸了。任何一個陣營都是有不同層次的。關雲長只能跟顏良文醜打仗,不能隨便一個無名小卒出來你就用關雲長耗,那你就把自己的關雲長全部耗光了。這就是層級的問題。跳得越激進的人,就是越孤立、層級越低的人,在哪兒都是這個樣子的。當你的勢力做大的時候,你必然會讓你自己手下的小弟去跳,而你自己做出穩健的姿態;反過來,當你的政治勢力開始消失的時候,原來做大將的人也會變得像小丑一樣出來跳的。
自由派从来都不是问题,只有极左背叛了自由派自己的理念,才成了问题。
PulicatLagoon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好的右派往往都比较宅,周末喜欢玩板球和研究自己感兴趣的课题或者学习一种新外语。一般右派可能喜欢足球和篮球的都比较少,毕竟那些都是工人阶级和黑人的运动。也是这种孤高的性格使得右派往往确实很难被大众所喜欢。但是润物细无声,真正沉淀出文化的也往往是右派。
左派是好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當時的左派已經進化成左膠了。
Socialist1917 灰名单
在苏联瓦解以及中国的改开以后,也就是所谓的90年代柏林围墙倒台后,对于左翼的政治意识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可以说资本主义的意识或得到胜利。当然并不是说苏联和毛政权是社会主义,但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计画经济(虽然是由独裁的官僚控制),但这些政权的瓦解重挫了许多工会和左翼政党,使其向右转。 30多年过去了,我们可以看到全球资本主义危机反而是越来越严重,我们是需要重建一个国际的左翼工人阶级的政治力量,必且走向真正的社会主义替代道路。
理論中的左派是聖母,現實中的左派就是個婊子,絕大部分左派都是絕對的利己主義者,最喜歡慷他人之慨做損人利己之事。
全职猎人 黑名单
左派就是不是保守派,讲的是他们以为的爱,就是人犯罪不要紧,放纵,同性恋合法化,其他国家的遭遇不关我事,只要携手赚钱,脸上要带着笑容,无神论,我的事情我做主,别人无权干涉我,职业很重要,管教孩子是不行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不要核酸要吃饭 不要封锁要自由 不要谎言要尊严 不要文革要改革 不要领袖要选票 不做奴才做公民 罢免独裁国贼习近平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20
  • 浏览: 3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