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臭的酒文化是东亚的普遍现象吗?

印象中好像日本韩国都喜欢敬酒灌酒喝到烂醉。台湾呢?
KP31 WiCS 立场偏温和 理性和温柔才是我们和他们的最大区别。
日本那边没这种文化吧,虽然他们喝得也多,但不是劝酒,一般就是一帮同事下班后去居酒屋小酌两杯吃点烤肉,很少有喝得烂醉的,尤其聚餐,大家基本都有控制。唯一一次记得见到烂醉的人,也是那种一个人喝闷酒的。
韩国没去过不清楚。
中国恶臭酒文化,感觉像是历史遗留了,各类古早时期的小说里对劝酒的描写非常之多。并且这个东西也不是可以一概而论的,南方的酒席一般就比北方温和一些,不喝没人强邀你。酒席上的酒更像是一种“排场”,其作为饮料的本身意义反而被象征意义淡化了,而且说实话我不觉得任何一种酒比其他的现代饮料好喝。
至于说这种文化的起源,很可能就和楼上说的一样,乙醇麻痹人的戒心,起到一种打开话匣子畅所欲言的作用,从这个意义上倒也不是坏事;酒本身是中性的,酒文化恶臭于“劝酒”二字。
我有一个和大家不太一样的观察。

酒文化这件事上,在中国其实是特别两极分化的。相对来说经济发展好的地方酒文化的东西就越弱,教育程度高的地方酒文化也越弱,年龄层次也是如此,年轻一代相对更懂得尊重一些。

当然还有就是职业问题了。比如那我自己举例,我属于在自己行业内搞技术的,有时候和做市场的人一起出去应酬,他们会给我同事劝酒,但对我就很宽容放松。官场和生意场的酒文化恶俗不堪,但是朋友之间喝喝酒叙叙旧什么的就都很自由不强迫。

所以从我身边的情况来看,我自己受到这种酒文化的影响就很小。

但是我是真的受不了,谈事必须喝酒,这种恶臭不堪的东西。我可能比较一板一眼,谈事不喝酒,喝酒不谈事。我很不喜欢人的意识被酒精麻痹后,这种精神状态被人利用的感觉,说的不好听一些,劝酒后谈事,和迷奸没什么区别。
漢室不可興復 漢室不可興復曹操不可卒除
看过一个网易神评论——某国有五十六个民族,其中五十五个民族喝酒后载歌载舞,只有一个民族喝酒后寻衅滋事
建议大家去看大象工会写的几篇关于中国白酒文化的文章,里面写的很清楚了现在中国人的酒桌文化,尤其是白酒文化就是苏联秩序的输入,属于黄俄遗产的一部分。所以根本上和东雅传统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
guibuhai Thinker
鹅爹的酒文化也不逞多让。戈尔巴乔夫上台后的三板斧之一就是限酒,导致没酒喝的瘾君子们去买古龙水勾兑。

酒桌上的真心话大冒险环节,斯大大最喜欢了。而且斯大大的酒桌party上还特喜欢找个人灌酒捉弄。通常在这种活动中扮演弄臣角色的是赫鲁晓夫。赫秃子可以边喝边讲段子都不带重样的,回家后再把这些段子复盘,记录一下谁笑了谁没有笑,以供日后有的放矢。

腊肉第一次访苏的宴会上,这种被捉弄的弄臣角色就由陈伯达扮演了,据师哲讲,陈伯达被斯大林和他的大臣们灌的丑态百出。腊肉铁青着脸,不好发作,回去就把陈伯达赶到大使馆去住了。
mpgdf 新注册用户 Nothing means everything
大陆这边感觉越是经济不发达的地方,胖子越多,酒喝的越猛,而且很多陋习。反正我是体制内的反贼,身边很多同事朋友,三十几岁就各种老年病,高油高脂高热量的食物,他们可以在酒精的催化下往死里吃
王师北定 倒车,请注意!
几千年的遗臭传统,还有不少人喜欢灌女的想透的,女的为了自己不被透于是乎也开始锻炼酒量。不愧是厉害国特色。
天生不喜歡酒味 在日本工作生活這麼多年,
公司年會和同事聚餐從來滴酒不沾 也沒怎麼樣 更沒被勸酒敬酒過
playgamenow (為防釣魚 鏈接已編輯,望海涵)
不一定,看人,聽過有人在日本工作結束,慶祝時是一人一小杯酒而已,當然他們年紀有點大了。

總之,越老成的人組成的團體,越不玩拼酒。
zhimakaimen 芝麻开门
中国也不是一刀切的,北方人劝酒是你必须喝不喝也得喝,南方人劝酒是随便你喝不喝。
台灣以前有酒文化,生意場上應酬、工作與主管同事聚餐、或是喜慶宴會,常常都會有勸酒、拚酒、乾杯,不喝到醉茫茫甚至嘔吐就顯不出誠意。
這幾年好許多了,能夠感覺到這文化在改變,能喝愛喝的再喝,不喝的就以茶代酒也無妨,也不少人為了不要酒駕所以但凡是開車前來就不喝酒,這或許也代表人與人之間的尊重與界線,不停要人喝酒其實就是一種情緒勒索。
sager_wong 萨格尔王
以前出差最不愿意取得就是河南和山东,都是那种上酒桌不把你整趴下就对不起你的架势!
HEHEDEMON 台灣嘿嘿
聽說以前台灣也會到酒店"談生意"
不過現在幾乎都沒有了

偶爾有外國來的客戶,就帶去吃飯喝點紅酒
比較熟的就吃熱炒 (台式酒吧) 或居酒屋喝啤酒

現在很少人會願意花自己私人時間去應酬


我沒看過有人喝中國白酒過
可能在某個角落有存在吧,不過不會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公司的中國市場業務,每次出差回來都要養肝..
一代风流人物 黑名单 讨厌虚情假意,坚持活出个性
生意都是在饭桌上谈成的。双方通常都根据酒的档次来衡量对方诚意。所以越重要的场合,越要选择贵重的酒类。你来我往,话匣子就打开了。如果谈破了戏说自己喝多,大家也不会在意,下次还能再谈。

我觉得所有白酒都一个味,又苦又辣又涩。都说了不会喝酒还让敬敬敬,我尴尬到脚趾可以扣出三室一厅。看到他们敬来敬去的样子,我差点忍不住想笑。
麦克 我对线时不会去嘲笑和教导五毛粉红,我只会踩着它们的G点骂它们。
而它们还他妈的引以为豪,所以我都尽量回避聚餐
和俄罗斯人相比,确实是'酒文化',文明了许多.

和英法相比,确实是讲究太多,太过繁琐.
日本韩国和中国不一样,那边虽然能喝,但是一般都是自己喝,很少互相灌,除非关系特别亲密或者碰到特别开心的事情时候,总体来讲要比中国这边理性很多
感觉就中国比较普遍把 特别是经济越是不发达的地区。相反我在 大湾区 比如深圳啊 等地方混的时候都没这种文化。 另外还跟 是否政府机构,国企,军队有关,总之和这个关系密切的就跑不掉。 记得有军队的同学(还是有点位置的) 军队里面就是要喝,不喝很多事情办不了, 国企也打过交道也是如此。  但是和 私企,还有些潮汕老板打交道  在深圳 常常就是喝喝茶,
以前有个日本上司喜欢喝酒,但是不会劝人喝,我们四五个年轻人才喝了两瓶啤酒,他一个老头就喝了五六瓶。

可是日本人都吃得很少,可能不太喜欢东南亚口味吧
东辽王国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越冷的地方喝酒的就越多,度数也越大,因为可以暖身体。至于酒(桌)文化,产生之初的酒其实跟饮料差不多,跟西方的葡萄酒一样,没什么度数。后来蒙古征服一大片,烧酒传入,结合中原本土的礼教以及草莽(大男子主义)习俗才导致今天的劝酒、陪酒风,你不喝酒你就是不给面子(儒家的礼尚往来)、你不多喝你就不男人、没男人味
johntam 黑警死全家
        我認為是個人問題,只是有惡臭的人在污染酒文化,敬酒是出於尊重,灌酒前問一下別人還要不要喝,其實沒什麼大問題。自己懂得節制,懂得拒絕人,就沒問題。
         之於那些強迫別人喝酒,或者瘋狂幫別人灌酒的人,就是一個爛人,建議把酒灑在他身上,然後說句「就係唔閪畀面」完事。
鹿米 未來就是充滿不確定性,人們才對生活懷有期待。儘管現實充滿著荊棘,我也相信未來一定會變得更好。我深信著未來
說個有趣的,我哥曾經去中國交換學生過,他不會喝酒也不愛,參與一次聚會就被嚇到了,結業式的聚會直接拿酒杯倒可樂躲在學長後面,假裝在喝紅酒ww
billzt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相信我,只要你自己的技术足够硬,就算死不喝酒别人也不会把你怎么样

我自己就是例子。好几次副总裁要给我敬酒我都拒绝了。
毛氏腊肉蛋炒饭 这一切都要从武汉的一间实验室开始说起
如果是东亚地区那没那么普遍
不知道日韩的情况怎么样,但是在网上搜一下关于中国酒驾的,可以看到大部分都是北方地区
灌酒是一種權力結構的展示。
權力結構越明顯的場合,灌酒就越嚴重。

比方說實行年功序列制的的老日本公司,灌酒現象就比新興IT業嚴重很多
韓國則是不管新舊公司普遍存在…
台灣奶茶 新注册用户
台灣這邊我覺得年齡層有差

比較老一輩的還存在這種勸酒文化
年輕一輩的就沒有了

我個人是很討厭這種文化的
之前跟一個同事被硬勸酒,該同事已經說她不能喝了,我本身也是幾乎不喝酒的,還是被強勸了一杯
回飯店後同事就吐了

這種文化真的不該保留啊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亲民爱民的习大大,包子铺一场巧遇,寒冬里温暖了老百姓的心田!”
日本应该是没有,但据我所知酒桌文化韩国是有的,而且很严重。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不光是东亚,苏联也是,还特别喜欢和男人亲嘴,洗桑拿。
不止喝酒 还会猜码 就是有多大声 喊多大声。不知道这样子爽在哪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26
  • 浏览: 4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