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同人士的逻辑是怎样的?

从纯自私自利的角度来看:
1.同性恋不与你争夺异性配偶,降低了你的择偶竞争压力,提升了你能将你的基因遗传下去的可能性。
2.同性恋滥交的比例更高,而滥交容易得艾滋,得了艾滋会死得更早,于是你便可以与更少的人去竞争世界上有限的资源,降低了你的生存竞争压力。
3.同性恋无法生育,无法将基因遗传下去,于是将来你的基因在人类基因库里会占据更大的比例,同时你的后代也会因为人口减少面临更小的生存竞争压力。
 
不管怎么看都应该大力支持同性恋啊,甚至应该想方设法把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忽悠成同性恋。为什么很多人会站在既不利于自身利益又损害他人幸福与自由的反同立场上呢?而且这些人不少都是喜欢称呼他人为“圣母婊”的以自私自利为豪的人,为什么在这里连自身利益都不在乎了呢?
颐使气指 敢同恶鬼争法拉利,不向霸王让奖学金
看到题主自身的陈述 我感觉你应该是支持同性恋。我尊重你的选择与想法,每个人都有选择性取向的自由。
但是你的语气中,又充满了对反同(或者说不理解同性恋)者的不满与嘲讽。你的问题就是想把这些人拉出来,放在火上烤。然后你化身正义天使,义正辞严的批判他们。
我最不能接受的是你这句话:“不管怎么看都应该大力支持同性恋啊,甚至应该想方设法把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忽悠成同性恋”。这句话体现出了你在这个问题上思想的极端性,你想学毛腊肉,马克思那样解放全人类?共产主义都不知道极乐世界那边实现了没,你还幻想全人类都同性恋?怎么,你要凭一己之力挑战进化论?给全人类升级出无性繁殖的能力?
违背人类本能的东西,之前,现在,将来注定不会成为主流文化。我个人认为,同性恋在制度层面,做到法律不禁止,人们多数能接受,政府不支持也不反对,就足矣。
性冲动是人类的本能,我不排除一小部分人只能对同性有冲动,但是我相信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应该还保留着生物的本质,即对异性才有的性冲动。任何恋爱关系,发展到深入必然会联系到性,性欲也是促进恋爱关系发展的催化剂。二者相辅相成。而面对一个让人提不起性欲的同性,怎么会产生恋爱的感觉。
性取向的问题,说白了就是喝可乐与喝雪碧的选择。我喜欢喝可乐你喜欢雪碧,但是我没有权利强制每个人都喝可乐,同样的你也没有资格强制每个人都喝雪碧。喝可乐也好雪碧也罢,都没有错。最怕的是有人拿着一堆歪理,用道德绑架的形式,说喝那个好哪个不好。
曾经我也一直批判各种同性恋,但是这么多年我发现同性恋者越来越多,只能说明存在即合理。只要能满足你们的需求,同时不危害社会,同性恋者的选择应该收到尊重与保护。我也意识到,我没有权利去强迫别人接受我的观点,同样的你们也没有权利逼我听你们的。或许是我非鱼,不知鱼之乐吧。可当我不知鱼之乐也成了错,并被大加批判时,这与中共强迫人们接受共产主义这种歪理邪说有什么区别呢?
最后我冒着被封禁的风险说两句,同性恋现在似乎成为了品葱的政治正确。反同似乎就是愚昧,落后,专治的代名词,甚至像五毛粉红自干五一样人人喊打。我真是想不明白,反共就得是同性恋?就要支持同性恋?中共被推翻后,建立的新政权就得以同性恋作为婚姻标准?我想对那些同性恋者们说一句,你们所追求和捍卫的东西,与你们所反对的东西并不矛盾。你可以和你的同性伴侣生活,我也有权追求异性朋友。妄图像共匪那样“消灭一切异性恋,带领全人类进入同性主义社会”,我看你们还是看看纳粹与苏联的下场吧。
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少给我来道德绑架。
赞同楼上一位葱友。
我不反对lgbt,但我反感逼我支持lgbt。
我觉得lgbt的流行完全是人类科学技术进步的副产物。想想以前为什么反对和迫害lgbt,为什么压制女性让她们接受必须生孩子的观念?因为那时候人口少,医疗水平圣低,生育只能靠自然方式。人类一旦遇到大的战争或者流行病就有被团灭的危险。不论你什么思想,必须要有人来承载,管你是丁克,不婚族不育族还是lgbt,首先这些人都是被异性恋者生出来的,没有人这些思想也就无法延续更没有意义。
近现代医学水平提高,人口爆炸,人类抵御灾害的能力相对变强,大家不再关心你是否要组建家庭要生儿育女了。这就使人们从中解放出来。如同有了洗衣机等电器,妇女就从繁重的家务中解放出来可以拥有更多的时间追求自己的兴趣爱好了,甚至不结婚用一生追求自己的奋斗目标而不被非议。
等以后有了人造子宫,妇女彻底解放。当然我认为生育是负担但其实也是一种权利,妇女放下一种权利或者说想要孩子的男性不再需要依赖女性。都有解放,都有失去。社会不再以家庭为单位,同性恋比例大幅上升。而这里面真同性恋其实还那么多只是敢出柜了,而更多的是尝鲜的。然后社会也许会反思,再往回纠正一些,如此往复而已。
如果有一天人类遭遇重创,造成医疗水平被限制比如资源紧缺,只能依靠自然生育来延续种族的话,那肯定同性恋的思想会再次被压制,女性不管愿不愿意也要回到旧的约束上来,而男性亦是如此不会好过多少。
赤松楓 超高校级的钢琴家!
我觉得@一只鹿兒 的观点可能更适合于西方国家。而在国内,在我看来,恰恰相反,国内粉红和某些右派人士反对同性恋的理由是完全基于理性的。
 
首先你要知道,粉红是集体主义框架下的自私自利者,也就是说,在自身利益不受特别大波动的情况下,他们不介意“牺牲他人的权利而获得所谓‘种群的优势’”。也就是说,粉红分析问题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并不是完全以个体为进化单位的,而是更是以种群为进化单位的(当然这个种群通常是民族国家),否则又何来“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呢?
 
以种群为进化单位时,楼主给出的那三条统统都是不利于种群生存的:
1. 同性恋不能交配,不能生育,降低本来就很低的生育率
2. 同性恋滥交的比例更高,而滥交容易得艾滋,降低平均工作效率,拖累医保体系
3. 同性恋无法生育,无法将基因遗传下去,中华民族的基因在人类基因库里会占据更小的比例
 
所以粉红反同,理所当然。因为他们认为同性恋会降低中华民族的竞争力,进而使中国的发展减缓,最终影响到自己的利益。
pincong4015 无希望
我不反lgbt,我反对的是逼我支持lgbt

大概就是属于那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由,我尊重你的自由,但是也请尊重我对这种行为有质疑的权利。
祝每个人都能得到幸福。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同性恋和人之文明无关,因为不涉“以后”这种概念,只和个人所欲相联。

无影响时可无视,倘若妨碍文明之存续,当然第一时间清扫。
如火如荼 抱歉,要离开了。
就这种逻辑能有27个赞,怎么回事?
一只鹿兒 鹿ㄦ| https://medium.com/@onedeeroneroad
宗教理念与保守主义,本质上就是与理性无关(在此指经济学意义的逐利行为)。而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无法以客观与理性能解释的事情

为什么需要制定国定假日的时间去祭祀祖先?为何结婚需要隆重的仪式?信仰宗教为了什么要做礼拜与烧香?仔细去思考,这些都是一些不符合经济逻辑,对生活没有任何实质益处的事情。对于同性婚姻抱持反感的人士,或许会说出一些看似荒谬、引人发笑的理由,或是使用攻击性的言语。但其实都是要表达同一种价值观,那就是「不能接受这件事情」

当然,人是不会无缘无故去反对某件事情的。个人的看法是,这个社会对于什么是「男性」,什么是「女性」,有其主流的既定想法。当一些新兴的事物跨越了这条既定的框架,人们就会开始本能性地排斥它。因为所有的人,都是被这个框架所箝制。曾经被社会怎么样的对待,人就会选择以同样的方式,传递出相同的价值观

这也是为什么恐惧与排挤,并不仅止于同性婚姻本身。跨性别气质,或是不符合传统性别想像的现象,同样遭到非议与抨击的原因之一。个人对于现代政治将社会议题,完全专注在制度的改变,感到十分不安。因为社会的转变,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
首先,拿中国来说,初中毕业率也没有多少,99%的中国人都不能用理性思维方式思考一个问题,所以大多人都是情绪决定行为,容易做出不理智的决定。民众本来就是愚蠢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即使一些事情理智上对它们有好处,它们也完全不会支持的原因。

第二,你说的同性恋带给异性恋的好处几乎不具有可行性,我就拿男同对男性的影响来分析,女同对女性的影响不了解。

“1.同性恋不与你争夺异性配偶,降低了你的择偶竞争压力,提升了你能将你的基因遗传下去的可能性。”
这完全是错的。同性恋通过特殊途径生孩子的比比皆是。他们只是性取向不同,不代表没有繁殖欲。特殊生育途径照样需要有女性的卵子参加,而且占用更多社会资源(试管,代孕等等)。等于他们既要占用择偶指标(从总数上来看,女性的卵子用一颗少一颗,如果代孕合法,肯定一卵难求,甚至拍出天价),又要占用你的社会资源(你交的税政府来投资特殊生育,作为一个异性恋,你几乎用不到)。

“2.同性恋滥交的比例更高,而滥交容易得艾滋,得了艾滋会死得更早,于是你便可以与更少的人去竞争世界上有限的资源,降低了你的生存竞争压力。”
这完全是不了解艾滋病而发表的言论。虽然男同因为滥交而艾滋病占比例非常大,但是艾滋病死得早绝对是无稽之谈。他们经过鸡尾酒疗法和政府免费发放的药物可以带病活50年。在这五十年里,政府给他们的治疗和药物,全部都是你交的税。他们用着你交的税,吃着你买的药,继续报复社会和滥交,给社会造成很大危害。没准有一天你会被他们拖进巷子强暴,成为艾滋病的一员。根据中国法律,男性强奸男性只有故意伤害罪,政府不会为你发声的。所以,盼望这个社会上多点艾滋病是不能让你减少竞争压力的,他们只会给你制造更大的麻烦。

“3.同性恋无法生育,无法将基因遗传下去,于是将来你的基因在人类基因库里会占据更大的比例,同时你的后代也会因为人口减少面临更小的生存竞争压力。”
这就更是令人发笑了。同性恋可以生育,其中的有钱人甚至可以买更高智商的卵子来提高自己后代的基因,残酷的现实是你的后代一定竞争不过有钱的同性恋后代。盼望同性恋退出资源竞争也是不可能的,他们没那么傻。最后,以历史经验来看,10%的人掌握大多数的财富。人口减少不能减少竞争压力,只能加重政府对普通人,也就是你的剥削。
 
这个社会,区分敌我的不是性取向,不是男女,不是人种,而是阶层。我认为同性恋问题是政府挑起来的另一个稻草人,类似于台湾问题,黑人问题等等。屁民不知道该怎么发泄自己的怨恨,从而团结敌人,辱骂队友。当权者利用民众心里的恨带一个又一个节奏,有效转移人们的关注点,使得他们的统治铁板一块。
觉得不生小孩是不孝。
我当时在某论坛反对,毕竟养育之恩是一回事,自己的生育权是另一回事,并引述了相关法律。这样解释了。
然后大概有三到五个人把我挂起来骂我,人在对事物上的差异居然能如此之大。
"我看xx不順眼(感覺不適), xx就應該被禁止了."
這種神奇的邏輯在大陸體現的淋漓盡致,
當然, 這可不是大陸專利,
在其他國家的人也有這種思想, 所以才有全球性的反同思想.
chobe 已停用 b
女性支持男性之间的同性恋,是为了避免男性对自己的侵犯。
以此类推,男性反对男性之间的同性恋,是因为同性恋存在性侵自己的可能,破坏男性(作为传统上主动侵犯的一方)的的安全感。
由于历史沿革的异性情爱观念渲染,和自己的异性恋的立场,本能的恐惧先行,而后为恐惧寻找的理由。
我曾经被认为是“反同”或“恐同”者,我来说一下我的幼稚心理成长吧,也许没什么共性,不过说不定有的人和我心情一样。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如果不公开表态“讨厌同性恋”,就会不能够让大家都明白自己是异性恋而带来不必要的误会,收到同性朋友的表白而尴尬。
后来年纪稍大一点,确切说是恋爱以后,发现诶大家又不是笨蛋,你喜欢同性还是喜欢异性谁都能一眼看出来,再说了,生活那么累了,大部分人谁还关心别人家关起门来搞谁谁这种无聊事啊这么闲。
于是心态放平了,发现,我还真是,从头到尾对别的人是和谁一起这种事,完全没在意的,只要不违法去虐待小孩小动物,那别人喜欢什么人,关我P事啊,我喜欢什么人,关别人P事啊。
至此,就没那么幼稚地非要用强调式的表态来说这种事了。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建国初的土改运动死亡人数,“周恩来估计83万人,毛泽东估计2—3百万人。”学者采用的数字都超过100万。
1950至1953年的三反五反运动中,中共决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杀此数的一半”。被判刑157.61万,被杀人数为87.36万。
1957年反右运动(即有不同看法的知识分子,其中包括前总理朱镕基),定为右派552,877人(受不同程度迫害约140万人);由于迫害摧残,至1978年右派平反时仅有10万余人活着。
最严重的非正常死亡发生在1958—1962年。由于中共迫害不同政见,使政治和经济政策失去理智,终于导致人为大饥荒。大饥荒期间,中共竟然不许和镇压饥民乞讨,饿死人口在1500万—4500万人,绝大多数人都是农村的农民。
1966年,一系列非正常死亡运动引发了中共内部斗争。作为政治罪人的毛泽东开始进行政治反扑,发动了所谓“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毛泽东对前战友和同事发动灭绝人性的迫害,10年间又非正常死亡至少200万人。
1989年发生的反贪腐和求民主“六四学生运动”中,中共竟动用20多万解放军正规军进行大屠杀,其后又在国内进行政治抓捕迫害。死亡和被迫害人数,至今无法统计。

中共建政后的非正常死亡数据,最少在3432.36万(按大饥荒饿死约3000万人计,未计1989年后的非正常死亡);是抗日战争(伤亡 12,784,974人)加内战200多万非正常死亡的2.3倍。这些数据说明什么?说明共产党的建政统治和反分裂的70年是以迫害知识群体中有思想的人、大批杀害“异己”和饿死农村弱势人口维持的。如此大规模的迫害和暴虐,终于使国内大多数老百姓“鸦雀无声”。
这些回复貌似都没提到一个问题:无知。

1.这些人认为同性恋是精神疾病,是需要治疗的。
2.他们认为同性恋会传染,怕自己或者自己的孩子受同性恋影响而变弯。
3.他们认为同性恋普遍都有艾滋病,歧视艾滋病的理由就不用说了。

你提到的几点,尤其是2和3,影响实在是太微乎其微了。
刘慈欣 观察 品葱正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因此此号正式停用,永不复用。
我偶遇过一个,他是这么说的:”我觉得如果为了自由,应该允许人们和桌子椅子结婚。“
Mrshithole I am Mr Shithole
异性配偶被对方性别的同性恋勾引的案例一点不少,女权贴吧一直有人拿此炫耀,请题主解释一下
孙承宗 做个理性的人
1.主流宗教都是反对同性恋的。

2.中国传统对同性恋,尤其是男同是不齿的。

说到底,还是个历史传统问题。二十年前,谁会在中国大张旗鼓讨论同性恋?现在舆论对同性已经很宽容了,这算是个进步。
可能以后会更宽容。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三观被毁了,出来这么多年,今天才知道活摘居然是真的
今天看节目,提到活体摘除
居然一搜,黄洁夫真的承认了。。这不是犯反人类罪吗?

题主作为医学专业人士,完全可以自己从生理学或医学角度来分析两个问题:
一、如果仅以自愿捐献作为唯一来源,按照现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感谢恶俗维基让我知道还有这么个东西)登记在册的人数,假设每年有5k人排队等待捐献,假设配型成功率为0.00001(这个概率似乎已非常高,医学同行们应该有更准确的概率),再假设这些志愿者全部都在六个月内正常死亡,这5k人里面有多少人能在2020年获救?
二、如果这5k患者里面有1%是来自13亿金字塔里面最顶层的家庭,在不考虑移植所产生的经济、法律和道德伦理等一系列问题的前提下,需要多少个志愿者在六个月内正常死亡?

我反正没有仔细计算过。既然官方媒体把贺建奎的研究成果写成新闻发布出来,就已经说明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为什么喀什这种超级小机场会有器官绿色通道,这不是很明显吗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5138
猪头习禁评 维尼大帝必自毙
最恶心人的是粉红基
反同單純就是意識型態不同
老一輩幾乎都不能接受(不結婚就是有問題=同性戀)

雖然都說民主自由好
但尊重別人的自由,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的
frootloops 观察 麥片
沒有邏輯可言 只是從眾心理害怕排斥 簡單來說就是恐同homophobia
用爱心说诚实话 PUA祖师爷 你们知道我是谁
所以说,不读圣经就没办法理解为什么欧美会反对同性恋,西方思想有两个由来,一个是来自希腊的文化,一个是来自希伯来的文化,希腊文化主张自由和放纵,同性恋是他们的一种追求,但是圣经却认为这是一种淫乱,是一种道德的污秽,教会不能容许这种事情,就好像教会不能容许其他的罪恶

可是你们却没有办法理解为什么这两边的真正内涵,就是拿了圣经里面的内容你们也看不懂,就如同你们也看不懂苏格拉底,柏拉图一样,最后就是胡说八道

其实按照共产党宣言的标准,不要说是同性恋,就是乱伦也没有问题,各取所需嘛!家庭是剥削啊!不过我知道大陆人都是 double think,就不指望你们可以用逻辑思维理解这种深奥的问题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16
  • 浏览: 4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