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是说中国人不反抗的人自己有没有线下反抗呢?

品葱上老是有人说,是不是中国人奴性太强了,为什么14亿中国人,却连个十万百万游行组织不起来直接推翻共产党呢?所以中国人都有罪,不反抗都活该被奴役这种受害者有罪论言论。
在大陆线下反抗共匪的成本极高,毕竟在共匪高科技严密监控统治下,连网上说句话警察马上找上门,都可能被判煽巅罪。在目前经济尚可,财政情况还过的去的情况下,共产党对暴力机器还保持绝对的控制力的情况下,任何有一点组织的线下反抗很快会被消灭,在目前情况情况下,这暂时就是一个无不以反贼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的、无解的囚徒困境。
我的态度是,如果你敢带头线下反抗,我们对你表示最崇高的敬意,如果你不敢线下反抗,你也没有资格指责批判别人不敢反抗。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老是说中国人不反抗的人自己有没有线下反抗呢?


"為什麼不反抗?不反抗只能當奴隸"

正常人:嗯,有道理,我們應該站起來反抗

中國人:你為什麼不自己反抗!我看你才是壓迫者吧!

品葱上老是有人说,是不是中国人奴性太强了,为什么14亿中国人,却连个十万百万游行组织不起来直接推翻共产党呢?我的态度是,在大陆线下反抗共匪的成本极高,毕竟在共匪高科技严密监控统治下,连网上说句话警察马上找上门,都可能被判煽巅罪。在目前经济尚可,财政情况还过的去的情况下,共产党对暴力机器还保持绝对的控制力的情况下,任何有一点组织的线下反抗很快会被消灭,在目前情况情况下,这暂时就是一个无不以反贼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的、无解的囚徒困境。
如果你敢带头线下反抗,我们对你表示最崇高的敬意,如果你不敢线下反抗,你也没有资格说别人不敢反抗


說得好像東歐沒有坦克車一樣,過去幾十年早幹嘛去了?
費拉之所以被稱作費拉,就是除了自己不反抗之外,還會要求別人幫它們反抗,自己免費享受流血的果實,結果自然是被共產黨統治 (๑◔‿◔๑)


@LiuZhongjing
他們如果有德性,就應該發明贛族報仇雪恨;如果沒有德性,就應該發明漢族為敵前驅。這是一目了然的鑒定,毫無作弊餘地。窩老人家如果沒有德性,必然會發明中華民族而零成本地騎在維吾爾人頭上拉屎。如果想得到穆斯林無論是好是壞,反正沒有得罪過窩老人家,依靠敵人的保護占朋友的便宜,一定沒有好下場,就是有德性。這裡面根本不需要智力,只需要勇氣。勇氣不僅是一切品質的基礎,而且是認知能力的基礎。懦夫必然道德敗壞,然後為了逆轉是非而扭曲認知結構,然後因為扭曲而判斷錯誤,結果落入比一開始企圖逃避的更大危險中。中國人認同就是上述機制的產物,結果必然也是這樣的。


[00:05:18]而中國比如說跟波蘭和俄國不一樣。很多人所說的那種天問,為什麼華人總是要擁護共產黨,而俄羅斯人或者古巴人絕對不會?其實道理是很簡單的:俄羅斯人和古巴人並不是無產階級,而中國人是無產階級。不是無產階級和是無產階級,他們在心理結構上是不一樣的。不是無產階級的人可以被共產黨的謊言和暴力劫持一段時間,但是他們內心的心理結構是不同的。而無產階級的心理結構等於是一種未加修飾和升級的共產主義。在這一方面,列寧主義者說的是對的,就是說,沒有列寧党的領導,無產階級沒有辦法昇華他們的利益,因此就鬥不過資產階級。表面上看,膚淺的左派,像喬治·奧威爾這樣的左派,社會民主黨和工黨這些人,一致地說:“共產黨根本不是無產階級的代表。鐵的事實證明,共產黨虐待無產階級比任何資產階級和封建領主都要厲害得多。如果說有誰是無產階級的代表,我們社會民主黨才是,我們真正為工人階級做了好事。你們共產黨瘋狂地虐待工人階級,把數百萬的工農送到西伯利亞去,幹出了沙皇從來沒有幹的事情,而你們還有臉說你們代表無產階級?”但是列寧主義者也沒有說錯。社會民主黨或者一般的左派其實只是資產階級的改良派。他們搞的那一套並不是顛覆資產階級,而是修正資產階級。儘管列寧主義者在物質上、從個人層面上來講嚴重地虐待無產階級,但是只有他們才能把無產階級對世界的扭曲看法上升為統治的意識形態,以及具體化為有暴力和有物質基礎的統治結構;而社會民主黨顯然不是,它是在資本主義統治結構之上做了細節修正,在物質上改善了無產階級的生活水準,僅此而已。

[00:07:20]無產階級的結構是什麼?就是我剛才描繪的扭曲的心理結構。他們對世界的敘事是不可靠敘事。但是我們要注意,所有人的敘事都是不可靠敘事,只有上帝才是全知全能的。上帝的眼中有可靠敘事,人不可能做到可靠敘事。僅僅是憑人類記憶力的缺陷,這一點就做不到。所謂的一面之詞,如果你只瞭解某一方而完全不瞭解另外一方,你幾乎無法避免地會偏袒你瞭解很多的一方,而對你很不瞭解的一方很不公正。這就是法官一定要聽兩方面說辭的緣故。同一件事情,兩方面的人都會有不同的說辭。如果只聽一方面的,你會不由自主地被他拉過去。但是人有可能瞭解所有的知識嗎?不可能的。所有人的知識都是,有些地方密度高,另一些地方密度低。就憑你並非全知全能這一點,你的敘事就是不可靠敘事。但是反過來說,是不是真的天下烏鴉一般黑,所有的人都是罪人,所以所有的人都是不可靠的,他們敘事的準確度都一樣?那就是等於說,博雅教育根本沒有用,《資治通鑒》給皇帝寫了也是白寫。那還真是不一樣的。皇帝拿著十八省的報告全都看過了,跟一個腳下沒有出過本鄉本土的土秀才和只能看本縣公文的縣令相比,他們看到的東西是不一樣的。你還得承認,皇帝的比例感真的是比縣令和鄉下人要好一些。但是這個前提是,皇帝接到的報告是真的。如果皇帝接到的報告全是偽造出來的,那麼他的判斷就很有可能比不上一個鄉下人。鄉下人雖然不瞭解本鄉以外的東西,但是他看到的東西是真的。就好像說,一塊麵包不值錢,但它是真的;一百萬的鈔票雖然比一塊麵包值錢,但是前提條件是它是真鈔票,如果是假鈔票,它還不如一塊麵包值錢。鄉下人和窮人的經驗就是那一塊小小的麵包而已。有很多辦法可以使你的見識的準確性雖然達不到全知全能的水準、但是可以比其他見識更狹隘或者階級地位更低的人更準確。實際情況就是,一般來說,階級地位更高的人,他的判斷是要更可靠一些,就是因為他比較見多識廣的緣故。

[00:09:48]而中國人和共產主義的天然契合性,奧妙就在於列寧主義者所說的這個樣子:中國人是國際政治意義上的無產階級。而列寧主義跟馬克思主義要害的不同之處就是,它不是純社會性的。馬克思主義是不講國際關係的,就只是社會上有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這種關係。列寧主義實際上是對馬克思主義失敗的一個回答。馬克思主義在歐洲搞了一百年,什麼屁名堂也沒有搞出來。它那種資本主義必然自我滅亡的邏輯好像不大正確,資本主義好像越來越強了,而工人階級的日子越來越好。列寧主義必須解釋為什麼馬克思錯了。馬克思說工人階級會逐漸貧困化,社會兩極分化,為什麼至少德國工人和英國工人的日子會越來越好過呢?於是列寧主義的解釋出現了:因為德國和英國、乃至於整個歐洲的工人階級不再是被統治階級了。他們在英國和德國還是局部意義上的被統治階級,但是在世界格局當中,他們已經跟英國資產階級和德國資產階級一樣,變成了全世界的統治者。從非洲人和亞洲人的角度來講,英國工人和德國工人不是被統治者,而是統治階級內部比較邊緣的一部分,他們分享了統治者的紅利。因此就產生了下一個推論:第三世界國家的資產階級勢力,比如說國民黨和印尼的穆斯林聯盟,我們不能把他們當資產階級對待。在國際階級鬥爭中間,他們是站在無產階級和被統治者一邊的。我們要統戰國民黨,統戰納賽爾,統戰蘇加諾,因為他們是反帝的力量。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的鬥爭是次要的,帝國主義和反帝國主義的鬥爭才是主要的,次要矛盾服從於主要矛盾。反過來,英國的社會民主黨和德國的社會民主黨,包括俄羅斯的社會民主黨,克倫斯基之流,他們是我們的盟友嗎?不是的。克倫斯基把俄國變成了英法的附庸國,他是反帝鬥爭最危險的敵人,比科爾尼洛夫將軍和立憲民主黨還要危險。英國和德國的社會民主黨是敵人,儘管他們全都是工人出身的,但是他們還是階級敵人;而國民黨和納賽爾,儘管他們鎮壓本國的工人運動,但是他們還是朋友。

[00:12:10]然後你就可以解釋列寧主義的邏輯了。事實上,馬克思主義在奪取政權方面是不成功的。馬克思主義的政黨只能在資產階級體制當中充當統戰花瓶,修正和執行資產階級的政策。能夠獨立建國的都是列寧主義政黨。那就出現了這樣一個問題:無產階級現在是國際性的東西,誰是最徹底的無產階級呢?就是在國際體系當中、在過去幾千年的文明史當中一直淪落到被殖民者地位的這種人。有過統治階級經驗的人,他們的心理結構和社會結構跟列寧主義是格格不入的。例如,波蘭人自古以來就是統治階級,在奧匈帝國也是統治階級,他們沒有辦法忍受這樣一個邏輯。俄羅斯人要好一些,但是俄羅斯人在面對亞洲的時候,自古以來就是蒙古人和突厥人的征服者。而蒙古人和突厥人自己已經是帝國征服者了。誰自古以來一直是降虜呢?那麼答案當然就只有中國才是。所以,中國人只有擁護共產主義,才能夠實現他們扭曲的世界結構。只有共產黨人,才能夠把他們內心的隱秘願望和時時刻刻都感到的世界的不公糾正過來。這就是為什麼共產黨虐待他們比任何帝國主義、比滿洲人和蒙古人都要殘酷得多,而他們仍然要擁護共產黨的根本原因。我們不能自欺欺人地說中國人不擁護共產黨,至少中國的無產階級是擁護共產黨的。而且他們是在明知道只有共產黨會把他們活活餓死的情況之下還要繼續這麼做的,因為共產黨能夠欺淩他們嫉妒的對象,而他們自己卻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中华合众国 先讲自由,再谈民主。
一个都没有,全是嘴炮而已,真正抗争的像陈秋实他们并没有鼓动老百姓站出来反抗,因为他们知道,不能把老百姓往火坑里面推。

很多人不长脑子,香港人游行都被定为暴徒,看看黑警怎么对待香港人的? 在大陆,中共的地盘,怎么治你就可想而知了,所以那些阴阳怪气的可以歇歇了,谁再说不抗争麻烦请身先士卒,做个榜样。
随机预言家 我摆下一摊民主,一摊自由。你,为什么用坦克压我?
我认为,自己没亲身做的事情不代表不可以评论。
比如自己运动能力很差,但不影响我评论各种运动员。
说中国人不反抗,即使说的人也无法选择去反抗。也是个普遍现象。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同样适用于我自己。

[url=/people/tiktok][/url]
题主回复:你这完全在转移话题,重点不是评论,而是以这种受害者有论罪的姿态,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指责批判他人

本人回复:@tiktok:题主说的是有些人会一直说中国人不反抗,但质疑说这些话的人自己没有在线下做出反抗的举动。题主认为只有身体力行在线下做了反抗的人才有资格去批判其他中国人不反抗。但我认为不管有没有做出线下的反抗举动,都可以做出中国人不会反抗的评述。我觉得并不是道德的问题,而是评述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本人不能做到的事情,不代表没有去评述他人做不到的权利。

题主回复:@随机预言家:偷换概念,品葱那些随处可见的中国人不反抗活该被奴役的评论看不见吗,绝大多数人说这句话根本不是什么中立的态度,就是在指责在批判别人

本人回复:@tiktok:又如何呢?难道不是事实吗?我们面对的是暴力高墙,而我们又只是一枚枚无力的鸡蛋。无论别人站在什么立场,在批判也好指责也好,抑或是怒其不争也好,自嘲也好。事实就是这样。活该不活该也都是前人选择了共党,我们的父辈,祖辈,更久远的那些逝去的人。他们选择了,而我们后辈就承受这些一系列的选择之后的结果。

题主回复:没有人生来就有罪,在人权上所有人都是平等的,那你既然是这种观点,连这点基础共识都没有,可以不用聊了,拜拜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以下是关于如何进行非暴力抗争的

为什么非暴力革命能够成功?
从来没有统治者不需要依靠人民,统治者只有在获得千千万万民众直接或间接支持的时候才会强大。


统治者掌控权力的前提是:

警察、军队、司法系统、政府官员必须履行自己的职责;
全社会的民众必须正常工作,交纳税费,去市场购物;
从事运输、交通、电信、水电气行业的民众必须不断运输物资、提供服务。

为了实现社会、政治和经济方面的改变,进行公民抵抗的民众采用各种不同的策略,
这些策略包括罢工、抵制、大规模示威和其它行动。
公民抵抗运动的组织者就可以制定战略动摇这种支持,使政权的正常运转难以维持。


所以非暴力革命大致有三个阶段:

1.一旦大量的民众被动员起来,不再支持,甚至起来反抗;
2.特别是统治者对行使权利的人民进行镇压时,会降低统治者的合法性,维持政权的代价就会升高,政权的维护者就会对前景感到担忧;
3.一旦政权的维护者对政权失去信心,任何形式的镇压都更加难以实施。


非暴力革命的原理既是:

1.削弱政权的支持者对现存制度的忠诚
当更多民众不再与统治者合作时,政权维持这种制度的代价就会升高。
因为政府及其执政系统的运行全面依靠人民的服从或合作。
权力的基础是社会各阶层的认同和参与。
权力是不稳固的,它的力量依赖于各种组织和人民的合作。
2.必须动员普通民众广泛参与,只有这样,政权的权力行使才会失去效力或者起到反作用。
所以运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吸引注意力。悄然无声的斗争是浪费时间。如果可能的话,应该尽量让你的运动引起外界的注意。
3.总的来说,这些有策略的、多样化的、先后有序、从高风险到低风险,从公开到隐秘,从集中到分散的战术,
激励了许多不同社会阶层民众的参与,造成对手维持现状的代价升高


公民可以采取的行为:

消极抵抗,人们不再做通常期望或要求他们做的事情,例如罢工、拒绝交税、拒绝消费;
积极抵抗,人们去做那些通常不做或被禁止做的事情,例如抗议、示威、静坐,和其它形式的公民不服从行动。

但实际上,已被确认的公民抵抗战术有两百多种,
例如各种类型的抵制(消费者抵制、政治抵制、社会抵制)、罢工、怠工、拒绝交税费、请愿、公民不服从、静坐、堵路,以及建立替代性平行机构等等,
对于战术的选择和先后顺序的安排取决于对形势、能力和目的的判断。

如果运动还不够强大,可以采取分散和低风险的战术,
例如抵制或者匿名使用符号标志,旨在增强能力、扩大名声、传播信息,以及扰乱对手。

一旦运动足够强大,就可以进行更集中的战术,例如集会、游行、示威、抗议,或者群众性公民不服从。
许多人认为抗议是公民抵抗运动的主要活动,尽管抗议常常是最熟悉的行动,但并不是唯一的或者最好的行动。


非暴力革命从哪里开始?

许多成功的公民抵抗运动都是从培养普通民众采取行动的能力开始的。
用低风险的方式去传播非暴力革命的原理与思想,在对现政权失去信心但感觉无能为力的民众中建立信心,争取民众的支持与合作。

即使你的理性已经不这么认为,但潜意识里还是会相信:普通民众的生活依赖政府及其执政系统的好心、命令和扶持。
权力由最高权力阶层的少数人行使,他们拥有最多的资源和最强大的暴力机器。权力具有自我维持的能力,具有持续性和顽固性。
破除民众的这一系列的陈旧观点,树立起非暴力革命的信心与觉悟。


对手使用暴力怎么办?

你的对手迟早会使用暴力,你不能指望对手的仁慈,因为历史总是如此。
然而,对手使用暴力并不意味着公民抵抗运动的失败。
公民抵抗运动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对付暴力镇压,并削弱它的效力,并且使之反作用于镇压者。

首先,为了避免遭受镇压或减轻镇压,公民抵抗运动在开始阶段可以使用不容易被暴力镇压的战术
例如,消费者抵制——民众拒绝购买某些商品——就很难被镇压,因为这是一种分散性的行动,当局很难断定,甚至不可能断定谁参加了抵制,谁没有参加抵制。
所以,在示威抗议,或者其他公开性的、集中性的战术遭到镇压时,像拒绝交税费,怠工这种分散性的、温和性的战术是运动更好的选择。

其次,公民抵抗运动可以采用揭露镇压的战术,使对手的镇压产生反作用。
镇压反作用即是,如果和平抗议者遭到野蛮的镇压,抗议者就会得到更多的⽀持。
向世界揭露镇压,用图片和讲故事的形式在国内宣传,可以使对手付出比运动更大的代价——比如,让对手在国际上失去声誉,失去投资等等。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镇压都会产生反作用,但是当运动使镇压复杂化,揭露镇压,或者不得不推迟镇压时,可以使对手失去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的支持

第三,在历史上有些公民抵抗运动中,警察的倒戈投诚是削弱或消除统治政权镇压运动能力的关键因素。
比如1986年的菲律宾、1988年的智利、2000年的塞尔维亚、2004年的乌克兰。
但这些叛变并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公民抵抗运动为了转移警察对政权的忠诚而做出的有计划的长期努力。
大多数都是跑路党而已,肉身出墙了然后在葱指责墙内的韭菜怕死不敢反抗
hgjh7 新注册用户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test

test
鸥鹭茫茫 要提高续命水平
这个说到底不就是,「究竟是中共的武德充沛,还是屁民的武德更充沛」的问题么。

如果觉得屁民的武德太差比不上中共,不是应该给屁民注入更多的武德精神么,但又给人灌输屁民就是费拉不堪观念的,这就非常令人费解了。我理解现实主义者的想法,但我觉得这时侯应该做一个理想主义者。想法归想法,行动归行动,不是说分析现实一定是失败的,就什么都不去做了

说XX为什么不反抗,然后互相开始道德绑架,这些话题是没意义的。就好像有人跳出来说:品葱为什么不组织一个反抗运动,却要匿名大谈安全问题一样。我也明白,许多海外人的目标只是中共解体,至于剩下墙国人的死活,不是他们关心的,也不能绑架他们去关心。但香港有一句话说得很对「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大家的首先目标不是中共么,不铲除中共,后面的什么独统、文化问题根本就无从谈起。

这时侯,自发秩序很重要,一切先从自身做起,自身做出榜样去影响别人,而不是靠嘴炮。大的因安全做不了,那就从小的做起。比如被品葱上人人不屑的「唤醒岁静、唤醒小粉红」,在国际上发文宣「揭露中共罪恶,中共治下对内外输出的互害」,讲究伺机而动。如果只会无能狂怒发泄情绪,满朝文人,夜恨到明,明恨到夜,还能恨死支那否?

重申给一些现实主义者们——不是说分析现实一定是失败的,就什么都不去做了你什么都不去做那你们分析得出的悲惨现实,那就很大概率出现如果你的目标是希望这个悲惨现实出现的,但我想说,中共也会竭力地阻止这个现实的出现,你的绊脚石还不是中共吗。而且你不怕中共死到临头时会揽炒到海外吗?所以说,虽然大家的理念不同,但殊途同归的目标都会是尽量减少伤亡
朝鲜人为什么不敢反抗金家王朝?监狱里的犯人远比狱警多得多,为什么不敢暴乱?双方实力根本不对等,如何反抗?
和平抗议这种东西都是只存在民主制度中的,这也是所有的独裁者都想尽办法将军权抓在自己手中的原因。
这个道理并不难懂,不明白是蠢,明白还问就是坏。
可鄙的是楼内有人居然以自己是看客身份来狡辩,脸皮之厚堪比五毛,如果无关乎广泛的社会话题,评价一个公众名人或政客当然无可厚非。但在抗争这种几乎覆盖社会所有人的话题上,所有人都处于同等身份,无论经济贫富还是地位贵贱,根本没有看客或路人区别,如果你认为这是责任或义务,那没有人能例外,比方你说马云马化腾为何不上街抗议,那你一个普通平民就有理由事不关己?

这些人其实和网上笑话别人捐款吝啬的逼捐铁公鸡是一路货色!大陆那些维权被抓的律师,以及呼吁政改和批评政府被抓的学者,他们这些人别说参与一丁点抗争或施以援助,实际上都根本懒得去关注,就一个只会在线上对他人道德绑架的双标嘴炮而已!
zhimakaimen 芝麻开门
现实中有没有行动派,当然是有的,泼墨,发视频,在公众场合舌战粉红,还有全国各地爆发的群体性事件,不一而足。这些人换来了短暂的转发和赞赏之后,等待他们的恐怕只是寻衅滋事罪,没听说过有后来者跟上。



木桶能装多少水由最短的一块决定,如果在座有内地的勇武派,或者自认为自己可以勇武,我觉得先不要被激将法激怒急着送头,必须等待时机。




至于港澳台朋友,他们不懂墙国的维稳情况,用自己的生活经验去对标内地是可以理解的。
我由始至终百分百同意你这个观点,谁不怕死呢?前提是别以此为粉蛆洗地。
最近很多人偷换概念以这一点攻击支黑,明明多数支黑针对的是粉蛆和中国特别多粉蛆这一事实,粉蛆就是该死。
习明泽登基 东北人拥护习公主
跑路、发声、游行、武装革命...有多大能耐做多的能耐的事。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嘲讽成本最低了,又能让人自我良好:

跑路:华人费拉跑的了嘛。三年内世界大排华,去毒气室吧哈哈哈。
发声:嘴炮民小,还在做梦?
游行:费拉不堪,有本事去杀警察/杀林政/杀习近平...
要是真有人革命了:中国人没救啦,下一个共产党而已,核平核平核平!

做个人,说人话好不好。
您瞅瞅,男性葱友还得嫌弃一通微博女性用户为自己发声争取权益是幼稚短视没接受社会毒打呢https://www.pincong.rocks/question/30204
评论流免审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有点歪楼,但是基于消极抵抗的原则,我目前做的事情就是
1、卸载微博、以及字节系所有app等,数字移民。
2、抵制微信,由于工作原因不等不用之外,基本不转发微信消息,同时不使用微信支付。
3、不看b站等视频网站,看up主也只看youtube等。
4、弃用百度等搜索引擎。
5、linux系统绝对不用红旗系统,日常输入法也只用ubuntu上开源的输入法,尽量少给搜狗、百度等输入法带量。
6、手机能用三星苹果绝不用联想华为等。
7、宣扬享乐主义,在政治如此危险的环境中,政治冷感反而是一种抵抗方式。
muhammad 反攻大陸 統一地球 殖民外星 征服宇宙
當漢奸占人口多數的時候,不是漢奸的人就是漢奸了。
chi na是個爛坑,幫不了,能跑就跑吧,跑不了加速也可以。你也可以問問爲什麽北朝鮮人不反抗,很簡單。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如果你认为“非暴力不合作”、’“记录真相”和“独立思考”的成本也很高的话

那只能说你活该被奴役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如果你敢带头线下反抗,我们对你表示最崇高的敬意,如果你不敢线下反抗,你也没有资格说别人不敢反抗。

真是奇怪
如果說『中國人不反抗』的中國人就應該要線下反抗
那我說『人類不飛』,我是不是應該帶頭效仿伊卡洛斯?我是職業美食家我就一定要有主廚級別的料理手腕了嗎?
我是經濟學家,我就一定要超級有錢嗎?
陳述句只要現象發生就能成立,也就是說你做得出我就說得出,和我怎麼做無關

『中國人不反抗』是句陳述句,很多時候包含著說話的人對中國人包括自身的無奈,因為說話的人自己也沒勇氣反抗所以這句話是自嘲,才是可以接受的
如果說話的人自己反抗還說這種話,那這句話的就不攻自破了,說話的人就是在說謊,是個人渣
我肯定做不到带头反抗,但是绝不会拦着人反抗或者各种dis有血性反抗的人,在安全的情况下我支持那些反抗的义士,无论精神道义上还是物质支援上,时机成熟时不排除会参与反抗。

说得再明白点,我肯定不会是那个广场上第一个喊出"打倒齐奥塞斯库"的,肯定也不是第二个第三个甚至前几百个,但是在没更多人喊的情况下我不会去指认谁喊过,在人多了后我可能是广场上第20000个,或者第50000个喊的人。

同样,我不会带头反抗不代表我就不能dis带头跪甚至阻止或者告密反抗义士的人------粉蛆或者岁静。
普通韭菜我同情,赞镰刀的韭菜我当然指责。
民不畏死,何以懼之?

當你看見年紀比你小的中學生都鼓氣勇氣,當你看見體力比你弱的老年人都能鼓氣勇氣,你便會有勇氣。

在最艱難的時刻,人性就會給召喚出來。反賊們需要的是一個集體憤慨的時機,猶如韓國的光州事件,或許中國需要另一起六四時件才能覺醒。
wget 高墙内的程序猿一枚, 无神论者, 精神大和族, 不关心支那民主化等议题
脱支就完事了, 其他支那人死活管我鸟事, 要是有生之年没有肉翻成功的话, 等我活腻了会去的反一下的
jsglsjh jsglsjh
一个中国人自己不反抗,看到别的中国人也不反抗,不是应该更有理由得出结论说中国人不敢反抗吗?不然就该说“我做的到为什么你们做不到”,实际情况恰恰是“大家都做不到”,于是这个就是共识了。
Kongepingvin Mit Fædreland, min Kærlighed
tbf,很多人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过中国人物理反抗吧?至少在我看来,中国人不反抗就是个很正常的事,没什么可赞扬也没什么可指责的。

当然如果真的有人在中国搞波特兰那种成立国中国的暴动,我一定向ta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拿ta的名字给我的小孩做中间名。
为什么说线下反抗才是真的反抗?  线上反抗也是反抗啊,如果每个人都有这个意识了,线下反抗也会很快来到。
pincong360 不劝国内的亲朋移民后,生活太美好了
谁说支国人没有反抗的?不都在政府门口跪着呢么?或者去更高一级的政府去跪,好像叫做上访。

在支国有言论自由,可以自由的赞美老共。在支国也有反抗,可以去跪着反抗嘛。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有资格啊,我说说我好了,我是不敢,我连用中共国网站发中性的文章我都不敢,没错,可我敢跑路啊,我敢抵制中国货啊,比如我生活在中共国时,买手机、电脑,就买日本美国的啊,我还敢减少用QQ,多用MSN和世界各国人联系。那是2005~2008左右。

我更敢从中共国拿着中共国护照逃出来约15年,我也不用丑云的东西(2007年注册过淘宝,没怎么用,几个星期后就不记得密码了,也没再登陆过)。

怎么样?我有指责的权利吗?我不会抢着去买7折墓,更不会挤破好市多,也从没买过华萎,当然了。

再用一句小粉红的话:你一天不用百度会死啊,比如10月1日中国国殇日,你把主页设置成Bing.com(不用翻墙)会死啊?
一把枪6颗子弹,一百人中让一个人持有就足以威胁99人,何况面对土共,怕死是人的正常反应。不要说什么14亿人灭不了9000万土共,中国并不是人人是五毛,五毛也只是看得见被筛选出来的声音,但是要不要肉身冲塔,却是人人都明白什么后果,将来土共倒台,冲在前面的也是墙内的肉身,绝不是一群键盘侠。
不要被带节奏去嘲讽正在做抗争的人,这是最起码的,比如经常看到某人自称反共却张口谁谁民逗,自己什么抗争都没做却去嘲讽别人做得不好,当然也有可能是五毛反串来恶心人的。
a1209784314 新注册用户 如果想知道什么叫思想,先承认自己是傻逼
号召大家反抗不一定要自己一个人先出来反抗,当同意反抗的人到达一定数量时,再一起反抗更有效果和胜算!这就是号召力,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号召力,往往只有少数人才有这种魄力!反抗有很多方式,分工不同而已!
千金之子,不死於盜賊,在龐大的中國人口裡,能清醒的意識到社會不公的根源,是很珍貴的,現代的國家機器並非想反抗就能反抗,然而時代的浪潮總會不斷推進,每個人都將成為構成歷史的一個小點,也會見證歷史,所以還是靜候時機吧。
至於不反抗所以活該這種論調,我覺得是一種歸罪於受害者的惡意思維,本身實在無法認同。
有勞聖駕 親自評論 親自點讚
出资帮助受迫害的人跑路算不算做了什么?给跑路出来的香港人工作算不算做了什么?
是谁谈笑风生 外国也有臭虫
做你能做的!做你能做的!

任何形式的反抗都是反抗!

做你能做的!!!
不要說線下反抗,線下支援也不會有吧﹗

在恐懼之下,他們早就放棄了希望
綫上發出真的聲音已經是很危險了,綫下分分鐘被拉進局裏喝茶。説實話,我有心,但是沒那個膽,也不鼓勵身在大陸的各位去冒險衝擊這個國家機器,等時機吧。
油泼鸡 维尼the泼
根本组织不起来,带头人还没做完联络,就会被抓,被招安,集结信息只能口口相传,身边的人多数都“好心”劝阻,即使成功群体聚集了,利益不相关的也只是看热闹,很难引起社会共鸣。如果是战争,至少手里还有武器,普通人没工具没资源,公开反党反政府,相当于自杀性的行为艺术,基本会被搞死,而且不会有什么影响力。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test2

test2
Gggfyhhh 观察
不然你以为葱儿是什么高级群体吗?不过是换了阵营的小粉红罢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