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汉人小粉红碰瓷蒙古族人称蒙古语言无法拼写科技术语?

看到微博上一位蒙語用戶被部分小將騷擾,用非常居高臨下的殖民者口吻表示,「遇到這種人我一律拋出一個問題:用你的母語寫出xxx」
蒙語用戶都不卑不亢的寫出來了
https://pbs.twimg.com/media/EgwYAREXcAAbD-i?format=jpg&name=orig

https://pbs.twimg.com/media/EgwYARAWAAA6Lv7?format=jpg&name=orig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按照這說法,漢語也無法拼寫術語啊?
比方說,元素週期表上的大多數字都是除了化學課以外你一輩子不會看到它的鬼東西
比方說,hydrocarbonate字面意思上是氫碳化合物卻被你翻譯成碳水化合物
比方說,implies和if and only if的關係
比方說,『兔子等動物拉出的第一次還未消化完全的營養便便』根本沒有對應的中文術語
比方說,電腦科學的整個學科
有種,你就不要說loop改成說『循環』,不要說while loop改成說『當循環』,那我心服口服
不過拜託,省省吧你
以簡化字而言,你們連bacteria和fungi都分不清,統統稱之為『菌』,大腸桿菌也是菌,金針菇也是菌,談何學術?繁體字這方面好得多,至少有蕈這個字
英文版生物學好好的一個population可以用於計算所有的群體的數量,中文硬是要分成人類專用的『人口』和其他群體用的『數量』不就是沒事找事?
脫氧核糖核酸?你以為你漢語了不起?看看偉大的英語,只要三個字節就能解決問題了
這還只是英語,什麼法語德語義大利語統統叫過來的話,以漢語的戰鬥力根本撐不住
piano翻譯成弱,可以沒問題,pianissimo翻譯成極弱,好沒問題,pianississimo看你怎麼辦
ego翻譯成自我,還要和正常語境下的自我作區分,麻煩不麻煩啊你
希臘語呢?拉丁語呢?真正的學術界語言你怎麼就不拎出來呢
把在野外從來沒殺過人的orcinus orca翻譯成殺人鯨是腦子進水了?
漢語明明是個連美洲獅和美洲豹都搞不清楚的語言,還好意思說別人『寫不出』?
更高雅的回复在这

「一般這種人我一律拋出一個問題:用你的母語寫出你領導人的名字」
带带习近平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寻衅滋事。
说明这个小粉红不学无术

世界上没有两种人类之间的语言不能翻译的,只是是否翻译的好,是否信达雅而已。

像化学,工程这类名词,对于拼音语言来说,直接音译就能解决大部分,还能方便接触理解国外论文。

比如钢铁侠在日文里就是直译成埃尔曼。

当然对于中文来说,用汉字生动直接来描述一个词会更方便去理解。

其实中文用汉字也是无奈之举,古代中国是有人发明出拼音的,但奈何中文一个字只发一个音,叠字音基本没有,比如‘这样子’ ‘酱紫’。如果只写拼音,会很容易搞混,比如‘季姬擊雞記’这篇文章

而拼音语言一个单词能有几个音,可以直接用拼音表达,而不怕对方搞混。

一整本康熙字典收录了47035个字,居然才有一千多个音节,平均下来4.7个字平分一个音节。

有趣的是,命这个音,只有它是独有的,命只有一条啊。
zhimakaimen 芝麻开门
很久之前各个直播平台就禁止使用普通话以外的方言了,目的就是审查。



我老说必须光复所有方言的使用,它会是反共利器,因为汉语的敏感词太多了,基本上已经废了👇





https://i.imgur.com/1PyA3Zn.png
這種倒果爲因的論證方式有什麼意義?
語言不受重視因而沒有發展出完善的翻譯體系
這也能倒過來推論語言落後?
這麼看起來一百年前漢語也沒有科學詞彙啊 
還不是從日文的翻譯裏借回來的
其实蒙语的科技词汇大多借用俄语和英语,而这两种语言的科技借词基本也都是拉丁语和希腊语。实际上真正奇葩而不入流的,是桂枝而不是蒙古吧?

而且这种看着又恶心又难受的支式翻译法,实在是让我这个诸夏语言爱好者看不下去。这都是什么狗屁不通毫无美感的翻译啊????不如直接用日语片假名拼写欧洲语言,都比这个好看!现在的共式支那语真是完全丧失掉了金瓶梅红楼梦的那种中文白话美感
hkgusa 小熊維尼
沒日本爹 那來的現代中文名詞
概念都沒有了只剩下習大大萬歲
微软小冰冰 ? 人工智能美少女
呵呵  无产阶级做题家又开始坐井观天了,
殊不知蒙古国和中亚诸斯坦都是全民说俄语的。
rdhygj 後学谁思进,吾蒙久辱包
汉语用在科技用语上也很生涩了,还要去嘲笑人家...
如果是在英文环境下做科研,往往都会有这么一个感受,回国做报告的时候往往感觉用汉语讲同一套slides就非常的模糊和断续,很多时候不得不夹杂英文单词才能准确的表达正确含义
麦克 必须要像战后犹太人清算纳粹那样拉那些恶心人的五毛粉红自媒体的清单,集体处决
支猪精们都不知道自己用的多少词是吃的日本现成的,把科技术语翻译成支猪精能理解的语言也是靠外国人,就这样它们还好意思腆着个大逼粉红脸到处招摇,果然是支性啊
东辽王国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要学也是直接学习英语,或者像日本那样逐渐用外来词音译(片假名)代替汉字词。虽然母语是汉语,但汉文化就是个死文化,根本不产生任何新名词,全靠翻译和外来词续命,这种死去的东西就该淘汰掉。蒙古人就算放弃母语,也应该是学习英语。汉化根本如同和臭棋篓子学棋,越学越臭。而兜售汉语给别人的学的,则好比传武大湿,纯粹误人子弟。
汉化这个词在唐朝北宋以后就意味着平庸,在宋明以后则只剩下堕落
共产党最厉害就是拉一派打一派。
只不过现在是拉汉族打蒙族。
作为广东废粤运动的受害者,还是想说要坚持文化多样性。
笑死,按這理論中文也早該滅絕了
全世界都用英文通行算了
香港人不做亡国奴 香港人宁死不做亡国奴
支那土狗的迷支優越,實在太太太太太太惡臭了
HatredKiller 肉身脱脂,UCHI在读,但父母是纯支那人,
粉红真是傻逼的要死。。。丢人现眼



实在是太恶心了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汉语在这方面的潜力最差。

如果要灭绝,蒙古语应该排在汉语后头。
作為自小以英語學習的理科生表示看不懂那堆漢字在寫甚麼
笑死人 搞得这几个词不是英文来的一样 做学术的不是说dna而说脱氧核糖核酸?
清朝剃发易服是奴役汉人,共强制汉化是帮你文明开化
TISU 牆外人士
拿外來語翻成中文來問蒙古文有沒有,真是可笑
粉紅自以為書讀很多,意外透漏自己對語言一竅不通
語言是文化最具實體的樣貌,一個語言會在該文化注重的部分逐漸堆疊出複雜的詞彙
像中文的家族稱謂表超級複雜,轉成英文只剩幾個字
英文bull.ox,變成中文:有去勢的牛.沒去勢的牛,無法再更簡化了
日文的敬語的複雜程度有哪個語言能完美1:1翻譯?
德文裡面不確定的單字很少(如:perhaps.maybe.Probably.possibly...)如有通常只在文學中出現,因為德國文化講究"確定",弄清楚確定了再講
蒙古文發音跟中亞語系類似,甚至可以完美發音土耳其語
就算蒙古文沒有相對應中文的單字,也不是把一個語言消滅的理由
粉紅開口只會丟臉
孟早舟 Madda fakka
科技术语原则上不是应该用英文吗?用中文书写简直是搞笑。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了解真相,何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RSDL)」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201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也是这样一个不痛不痒的名字。一位良心犯的妻子在丈夫被强迫失踪后心急如焚,但不久后听说转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以为是好消息;其实那比“刑事拘留”要可怕得多。

2011年的茉莉花镇压,当局大规模绑架、秘密关押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这种黑社会式的犯罪手段,同样是以“国家安全”为借口,并披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合法外衣。人权律师刘士辉(第二章)回忆说:“被特务指令打伤缝针、肋骨剧痛的我,连续五天五夜遭禁眠,所以想进看守所竟然成为我那个时候一厢情愿的奢望。”唐荆陵更是被禁止睡觉长达十天,最后直到他“浑身发抖、双手麻木、心脏感觉不好,生命出现严重危险时,警方才允许每天睡一至两小时。”异议作家野渡野渡曾被关押在广州民警培训中心九十六天,与本书中律师隋牧青(第十章)的关押地点一样,野渡 回忆道:“足足一个月没见过阳光。每天审讯二十二小时,一小时吃饭,一小时是睡觉,这样审到第七天,胃大出血,才停止了此方式。”
若是按照翻译繁简程度,日语片假名拼写科研专业术语简直看得我头疼,相比起来中文的元素周期表真的是救星。
然而,中国做题家的科研比起霓虹岛国差了一大截,日本诺奖数量足以让中国汗颜,可见语言繁简水平不影响科研成果。

【但是人均高中水平毕业的粉红经常抱着能最快念出元素周期表的就是科研王者的幻觉 笑】

还有就是以中文表达数字的便利来论证中国人数学有多棒,顺便嘲笑法国人连80要用4*20表达,但数学史上有很多最伟大的数学家都是法国人【摊手
POOL_POOL 熊细weenie大
https://weibo.com/2794283127/JivOGnDk7?filter=hot&root_comment_id=0&type=comment

微博上 關於這條po 兔雜評論集中觀賞區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有过这回事吗?
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

那个深夜追着殡车凄厉地喊着“妈妈”的人。

那个在一千人共用一个卫生间的隔离所看《政治秩序的起源》的人。

那个开着货车在高速路上流离失所没有归处的人。

那个坐着死去被家人抱住头等待殡葬车的人。

那个隔离在家中被饿死的人。

那个怀有身孕花了20万最终因无力承担而被放弃治疗的人。

那个怕传染给家人而给自己挖好坟偷偷上吊的人。

那个无处就医又怕传染妻小从桥上一跃而下自我了断的人。

那个90岁高龄为60多岁儿子排到一张床位而在医院守了五天五夜的人。

那个在求医院床位的微博下评论:“我家人刚过世了,空出一个床位,希望能帮到你”的人。

那个先是骂着求助者嚎丧影响心情随后又只能以同样方式呼救的人。

那个为求助而现学会用微博发了一句你好的人。

那个被盘查时用围巾捂住嘴,因买不到口罩而羞愧哭泣的人。

那个用橘子皮当口罩的人。

那个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全家都死了只好孤身一人去民政局报到的人。

那个把抵工钱的口罩全部捐出去的人。

那个写下“安心赴死”“是时候奉献出自己”的人。

那个写下“能、明白”并印上红手印死了两次的人。

那个不眠不休建设完火神山医院返回村里,却被自己村人视为瘟神的人。

那个身患白血病需要去北京进行骨髓移植,却没有途径出城,痛到想要安乐死的人。

那个穿着寿衣打电话求一张床位未果,崩溃倒下的人。

那个因疫情做不了血液透析,在社区门口哀求无果跳楼自杀,自杀后6小时遗体才被拉走的人。

那个被派出所罚写100遍《出门一定要戴口罩》的人。

那个未戴口罩被扇巴掌扇出血的人。

那个喊着我饿啊我要饿死了,老婆孩子都在家挨饿,想必你们肚子是饱的吧的人。

那个以养蜂为生、因疫情导致蜜蜂无法转场最后自杀的人。

那个为了外出谋生,长途跋涉13天,徒步700多公里,睡桥洞睡草窝,打工的地方是煤矿的人。 ​

那个无处收治怕感染老婆孩子,写下遗书想将自己的遗体用于科学研究,愿天下人不再受病痛折磨,而后留下钥匙和手机离家出走,最后死在回老家途中的人。

那个写下“死后遗体捐给国家。我老婆呢?”的人。

那个因为封城禁车只好背着妈妈四处问诊,一路走了三个小时的人。

那个把刚出生的孩子托付给医院,写下“生孩子已花光仅有的积蓄,走投无路流落至此”的人。

那个为了出门买肉,从10楼爬下来的人。

那个守着爷爷的尸体过了5天,并给爷爷盖上被子的孩子。

那个重症被治愈后回家发现家人都去世了,在楼顶上吊自杀的人。

那个60多岁独自一人承担派出所60多个警察的采购、洗菜、做菜、洗碗、打扫厨房,最后累到在走廊里哭的人。

那个在武汉街头流浪了20多天,头发白了一半的人。

那个没钱买手机上网课,而将妈妈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一把吞下的人。

那个25岁从央视辞职,在最危险的时候去武汉直播,对着门外将要把他带走的人,背诵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弱则国弱的人。

那个在领导检查时,在楼上大喊“都是假的”的人。

那个从坍塌的泉州酒店救出三个孩子尸体后大哭的人。

那个写下60篇封城日记,被封号数次,被群氓围殴谩骂的人。

那个只有七八岁懵懂跟随大人队伍里为父母领取骨灰的人。

那个苦口婆心有理有据给政府公务人员打电话说病毒要防、人也要吃饭,最后轻轻叹了口气的人。

那个深受病人爱戴,因戴口罩而被医院训斥,后感染病毒死去的人。

那个说出“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的人。
awsdddd 天诛奥古斯都
说到科学术语应该没有比英语首字母缩写更好记的了吧
任何語言都會因應需要而調整,這種叫囂意義全無
suewr 事實上不論粉紅還是反賊, G點都一樣一按就高潮
用你國語言寫出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用你國語言寫出 習近平像小熊維尼?
用你國語言寫出 ........

自己連打篇文章都滿滿敏感詞, "DNA片段"都出不了還好意思笑人。
这句话的种族歧视观点,大家也都说了足够多了的,我也就没必要重复了。
不过,确实是小语种存在的困境,没有足够的规模去容纳广泛的现代社会词汇和概念。
即使是汉语,实际上很多词汇都已经用英文缩写来代替了。想必不少词汇,用自己家乡话已经没有对应的了吧,只能用普通话来说。现在汉语,也只剩下普通话和粤语两个全字还在前沿。
日本和韩国,不少词汇也是直接音译的。

实际上,一句话,不同的人说,就会有不同的侧重点。小粉红是为自己种族歧视做论据,我们也不必因此就否定了这句话背后无法改变的现实。
党国奴才的谬论不值一驳,它们也就靠欺负欺负弱势群体出头了。
直接写ATP不是可以吗搞得像三磷酸腺苷大家都懂
除了元素汉字其他也别保留了吧。而且很奇怪,你说元素这些字你都懂,为什么“鸣镝无声五十年”,居然很多人以全部读“鸣(Di1)无声五十年”?难道他们不知道镝是多音字?
要说这种类型,元素字多音字的,为什么就没教他们,铅山不读qian?鸣镝不读di1?钩铬不读ge4?人家虽然长,但是人家可以说Dy Pb Cr啊。。。。。。。。。。。。还能避免读错字

就别说这么多了,我就不信三磷酸腺苷大家都见过长什么样,除了做题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蒙古语虽然不懂,但很好理解,小语种词汇非常少的,估计中文是最最不依赖外来词的语种之一了,但一般你还是说GDP和DNA,甚少说脱氧核糖核酸。

其他很多语言都是借用外来词,没有办法。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02
  • 浏览: 8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