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政治观念对孩子影响大吗?

昨天无聊搜了下文昭的维基百科,竟然发现文昭父母和姐姐都是中共党员,文昭在中共家庭熏陶下还能保持反共心态,实属不易。

我自己父母也算半体制内,感谢他们没有给我灌输中共党恩,历史仇恨之类的玩意,还给我推荐1984这样的启蒙书。

大家觉得父母政治观念对儿女影响多大?你将来会如何对子女的政治观念进行教育和塑造?
yogafire God save the queen
我觉得在政治理念上父母会对子女起到启蒙的作用,但是如同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身,之后还是要看自己,特别是子女如果在成年之后有积极地去阅读和思考政治。

话说回来,是中共党员,并不代表此人在意识形态认知上亲近中共,我就一直认为总体来说中国共产党员是最反中国共产党的群体
下面一自然段内容大幅修改自我之前的一个回答

其实现在草根阶级不能说没有民怨和抗争,但是因为洗脑和愚民政策,他们的抗争因为往往看不到问题根本所在,因此没有大格局,也比较容易被转移注意力和被维稳,不能做到枪口坚定指向CCP。中国脑子清醒的,而且对中共政权威胁性最大的人大多数集中在中产和精英阶层(因为只有他们才能有机会接触没有被操纵的资讯),而这个阶层的人很大一部分都被迫加入中共。中共很会包装自己,洗脑民众,但是党员们身在其内部,作为洗脑的执行者,更容易了解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要说之前很多中共党员还因为自己是既得利益者而在屁股的位置上对党有些好感,或者虽然没有好感但是嘴巴上还是为党说说好话,但是现在呢?前几年搞的针对CCP本体的"反腐"运动和目前的超级严厉的监察机制,弄得人人自危,最近经济非常不好,基层体制内的人工作繁重,做的都是一些歌功颂德形式主义的sb事情,收入骤降,对这个体制心存不满是必然的。
事实上中共党员当中除了一小部分真精分人士(注意和伪精分人士的区别。前者是按照西方的判断来说真的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后者的精神状态基本处于墙内人常见的亚健康状态),一小部分真脑残人士再加上最高层中的一部分之外,大多数都是反对CCP的(你别看最高层看起来是既得利益者的集大成者,但是其实多多少少对这个体制还是有不满的,别的不说,你看人家特朗普女儿可以在阳光下行走,庆丰帝的公主呢?活得像个特工一样,这种日子真的是他们想要的吗?)

大家不妨回忆一下,最近两年跳出来反中共,并且造成巨大国际影响的人,有至少三个是中共党员,而且属于不同类型的CCP成员(说明不止是一个派系或者类型的中共成员在反中共)
1.任志强。红二代
2.蔡霞。早年对党有一定好感,并且有改革中共的使命感,付出一生为中共工作,但是被中共背叛。
3.郝海东。一直不怎么鸟中共,但是作为精英阶层被迫入的党。
还有马云这个中共党员,虽然没有撕开脸皮反共,但是也是对中共的政策进行了相当严厉的公开批评,并且因此受到中共制裁,也造成了一定的国际影响

要知道中共党员只有9500万,中国有14亿人,剔除掉人口统计的水分,还有没有行为能力的青春期之前的未成年人,有政治能力的非党员中国人应该超过党员十倍,但是你可以明显地看到他们并没有贡献出上述几位10倍以上的反中共影响力。

文昭亲属有好几个中共党员根本不奇怪,甚至我可以怀疑他本人也是中共党员,只是他不想说或者已经单方面“退党”了而已。
天下无贼 观察 你想多了…………
谢邀。

影响很大,但不是唯一影响。

另外你可能忽略了一点,有时候也会有反面影响,比如看到自己父母遭受不公平待遇,或者父母的贪腐行为,可能会起到反面的作用。
我父母就是铁轩粉红,还是毛粉,收藏毛主席像章,喜欢唱红歌,看抗日神剧,看CCAV国际频道天天骂美帝,还让我学雷锋。
当然我父母也不傻,自从改革开放之后,毛家不行了,也就不把毛主席像章拿出来了,人还是很识时务的,所以说别管粉红怎么想,一旦江山变了颜色,他们也会变的。
非常有意思的是,党员家庭因为条件还不错,孩子从小受到开化的教育,甚至送美国,眼界见识广,所以通常都不会认同父母那一套
rabbitisme Freedom is not free
是不是党员无所谓呀,关键看粉红度。我父母也都是党员。在中国一直都是党员就是优秀进步的代名词,入党不代表就一直爱党了。有点思维的人都会慢慢看透党是个什么东西。我爸妈都很清楚,我爸就是会批判新闻联播那种人,我妈也是附和,但是会很害怕那种人。即使这样,我高中前还是铁杆粉红。后来满满自己看书和思考,悟出了很多。我天生反叛,所以即使爸妈是粉红 我想我也不会成为粉红 只不过慢一点开窍而已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我是覺得是有關係的,因爲我自己就是反家出身
感謝我媽早年對我潛移默化的灌輸,在年輕的我的心目中種下質疑的種子,才有免於被洗腦的今天
還有感謝我父母給我機會接受西洋文化和教育
要是我是我那黨員親戚家的小孩,恐怕就沒那麽幸運了。我那黨員親戚可是連我去日本旅游都要藉機發表一番高論,「我就不去日本旅游,因爲我愛國」的呢。放心吧,就算你想去我也沒邀請你和我一起去
儘管我爸還是一個教科書級別的儒癌末期擴散全身,雖然平日口口聲聲念著普世價值民主人權自由,卻還以「一家之主」自居,自説自話
儘管我媽要是擺在品蔥給各位公審,大概會是一個「歲月靜好又不配民主的支人
但當年那個質疑的種子是無價的
也不完全是,胡适与其幼子胡思社就是逆版本。

当然学龄前的教育家庭很重要,父母就是启蒙老师,心理学家阿德勒也说幸运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

我的观点就是环境80%,个人20%,当然也有个例就像胡适父子,完全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Levi99 唯有作為審美現象,生存與世界才永遠具備正當性。
大部分子女都是逆反比較多吧
像習仲勳習近平
barry24 笑着活下去
我个人所知的范围内并不怎么见到父母向子女灌输政治观念的情况。
不过我想,应该潜移默化会有影响。至于怎样的影响很难说,有可能近朱者赤,也有可能“叛逆”成为反贼,这其中的变量我想实在是很多,大概没有办法得出一个结论吧。
gokusenn 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影响大不大   也看与父母之间有没有  衣食住行以外的交流

不然就算父母体制内   和子女从来没有讨论过或者输送过政治观    谈何影响呢
theX 暂无介绍
有。

我爸说了二十年的话:“中共就是最大的黑帮”

当然这句话很多人说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不是有学术论文做过调查么,出处我暂时不记得,子女60%跟父母政治观念相似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有影响。大佐的父母就算是反贼吧。不过他们经历过文革,说话有些谨慎。
韭菜梗 曾经躺平加拿大,现已入关美利坚
言传没有身教效果好。

另外,社会主义注定只是在人类历史上昙花一现的非主流行为艺术。所以反共不应该是政治观念中的主要内容,只会是建立起健康政治观念后附带的一个必然效果,类似注重饮食健康的人必然不会喜欢吃屎。
Riff qwq
我個人家裡人都不是黨員,也不怎麼談政治,我父母可能就是避而不談這種,只有我們家老一輩談到毛的時候,就比較崇拜吧,他們可能是對那種共產共富非常的嚮往和深信不疑吧,我主要是一直就有點叛逆加上我受到外國文化的影響也挺多的。
j32deccpdie 打倒中共恶魔
有影响,但是不大。我的父母就是岁静的。我却是反贼。
這要看父母愛不愛子女,父母本身有沒有出息.

有的粉紅父母愛子女,有點社會政經地位,子女生活無憂. 自然不會反對父母的那一套(但粉紅權威人格和真心愛子女通常是有衝突的)

反之如果反賊父母不愛子女,比較窮.(可能是那種藝術家性格)子女可能會想走另一條相反的路
我家都不是党员,但是我妈很爱国,让我出国留学学成归来报效祖国的那种。但是她也教会了我国家和政府的区别,让我知道爱国不等于爱党,爱祖国也不一定需要人在中国,或者是中国国籍。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