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加速成功,如何处理1亿共产党员?

把王八捞出来挨个放血有些残忍。
毕竟很多ccp党员就是普通人,杀猪卖肉,公交司机,也没执政过。
昨天山西出了个火灾,和一名山西转型综改区的公务员聊天,他和我说这体制就是这样的,办不了正事,只能歌功颂德。他有时候想找他们区里富士康的台湾人,看看能不能办本台湾护照跑路呢。
品蔥確是是大學生論壇,充滿許多未經世事的死大學生的想法。 背後邏輯都我想,我認爲,我會這麽處理
中國是個極其複雜的大帝國,變天的時候,情況會分很多種,所以當地前共產黨員命運會大不一樣,有的地方民族和宗教矛盾尖銳,比如西藏和東突厥地區,可能就是種族仇殺和宗教清洗, 東突厥在伊斯蘭勢力加持下情況應該比藏區嚴重,情況也許會蔓延到陝甘寧地區, 那麽前共產黨可能全家都會被肉體消滅;而有的地區就
前共產黨官員繼續執政,就像前蘇聯許多地區一樣,有的地方可能要換個旗幟,有的地方甚至繼續保持共產黨的牌子, 原因就是現在中國掌握大多數資源的精英都是共產黨員。還有的地方可能就是張獻忠地區,流民會殺死所有人,無論是不是共產黨,還有許多不同的情況出現。 總之不會有一個統一的模式,一個中國的體量等於一個歐洲那麽大,從歷史看大變動時候各地都會不一樣。

當然,最後決定命運的衹有上帝他老人家。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杀人不人道,而且只会激起反抗。
更有趣的方式是:互相举报。

当然以上都是费拉互害社会思维/
正常国家有转型正义法。通常对于党员干部进行甄别,若是有经济犯罪则进行相应处罚。当然可以通过举报提供线索获得减轻刑罚....

对于普通党员,绝大多数都是投机分子,当中共大势已去的时候,你会惊讶地发现绝大多数共产党员会在一夜之间消失。

除非你有确凿证据,否则你问任何人都是:我才不是共产党,我就是个反感共产党的普通人。
你喒啊提厄 但纽各色,给扭曲后儿啊
供参考:
(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公職追放进行的并不彻底,主要是因为自由世界很快意识到对其更大的威胁来自共产主义。共匪利用这个公职追放令,渗透进日本政府内部,阴谋颠覆,最终韩战的爆发使得公职追放令彻底废除。而作为21世纪共产主义策源地的红色中国,能不能有当年日本的好运气,可就真难说了)

公職追放(日語:公職追放/こうしょくついほう Kōshoku tsuihō),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投降後,駐日盟軍總司令部(GHQ)在盟軍佔領時期發出的剝奪公職政策,要求將戰犯及軍國主義傾向者等從政府機構、企業、事業單位等的要職中驅逐出去(“追放”)。隨着朝鮮戰爭的爆發、以及國際形勢的變化,駐日盟軍總司令部也逐漸修改、縮小清洗的範圍(“追放解除”),直至1952年,徹底廢除「公職追放」令。

概述
 
1946年(昭和21年)1月4日,由駐日盟軍總司令簽發的《關於褫奪不適合從事公務者的公職的文件》(“公務従事に適しない者の公職からの除去に関する件”)中,將下列人物列入剝奪公職名單中:

戰犯;
原日本陸軍及海軍的職業軍人;
超國家主義團體等的主要成員;
大政翼贊會等政治團體的主要領導者;
日本駐外金融機構及海外拓殖組織的職員;
日本在滿洲、台灣、朝鮮等占領地的行政長官;
其他軍國主義分子、超國家主義分子等。

基於上述文件,日本方面以敕令的形式,頒布了《關於禁止就職、退官、退職的敕令(日語:公職に関する就職禁止、退職等に関する勅令)》(昭和21年勅令第109號),以指導具體的公職驅逐行動的執行。據此,日本方面將職場中的戰犯、協助戰爭者,以及大政翼贊會、大日本武德會、護國同志會(日語:護国同志会)相關人員進行清洗。至當年2月底,被剝奪公職者已達1067人,包括5名時任閣僚和高級官吏、貴族院、眾議院議員[1]。次年則更進一步出台了《關於禁止公職就職、退職等敕令(日語:公職に関する就職禁止、退職等に関する勅令)》(昭和22年勅令第1號),將公職的範圍擴大至戰前以及戰爭期間的主要企業和軍需企業的幹部。受此影響,至1948年5月為止,超過二十萬人被從公職中驅逐。

為了確保公職剝奪的實行,政府對被剝奪了公職的相關人員的動向進行監視。

1947年3月,有關部門設立了「公職資格訴願審查委員會」(“公職資格訴願審査委員会”),以處理公職被剝奪者的相關異議以及申訴。1948年3月該委員會曾被短暫廢止,相關職能由內閣代替,1949年2月委員會又重新恢復運作。

影響 

日本戰前及戰時的政經各界重要人物大多因禁制命令而被迫引退,大量職位由中間階層取而代之,使得日本當時的政經各界普遍年輕化。但是在保守派的重要人物紛紛遭到急遽清洗後,工會等左派以及共產主義同情者隨之在學校以及大眾傳媒等領域擴大了自己的影響。

另一方面,公職剝奪對於官僚階層的清算相當不徹底。在法官等領域保守派人物依然把持着相當多的職位,其中曾利用《治安維持法》對進步思想進行鎮壓的法官們無一受到驅逐。而舊特別高等警察(「特高」)之中,更有不少搖身一變加入了戰後成立的公安警察的行列。此外,雖然大批政界人士遭到驅逐,如有八成眾議院議員被剝奪公職,但不少人通過推出世襲候選人或者秘書等代替自己改頭換面重返政治(公職追放令雖然規定,被剝奪公職者自其被指定之日起10年內,禁止其三等親內親族及其配偶擔任其職務;但民選公職不在此限制之列,因此可以利用這一點推出自己的親人作為候選人)。

隨着局勢的發展,勞工運動日益壯大(如二・一總罷工(日語:二・一ゼネスト)等計劃)、中國共產黨取得了國共內戰的勝利、朝鮮戰爭爆發等,駐日盟軍總司令部改變了占領政策,公職剝奪指定者的範圍逐漸改變成指向日本共產黨黨員以及共產主義同情者,此即所謂「赤色清洗」或「赤狩」。

1950年,隨着和約將近,駐日盟軍總司令部解除了對部分政治家和舊軍人的禁制。1951年5月1日,作為占領政策調整的一環,駐日盟軍總司令馬修·李奇微確認了日本政府對公職剝奪的緩和,以及解除禁制的權限。同年即有25萬人解除了禁制。1952年,隨着《舊金山和約》的簽訂,同時頒行《關於公職的〈關於禁止就職、退官、退職的敕令〉的廢止的相關法律》(公職に関する就職禁止、退職等に関する勅令等の廃止に関する法律,1952年法律第94號),公職剝奪正式廢止。此前隨着對岡田啟介、宇垣一成、重光葵等原內閣成員的禁制解除,在94號文件頒布時依然處於被剝奪公職狀態者只剩下岸信介等約5500人而已。
wazhebishi 縱使身朽共慘地,生生不息支那魂!
贊成抗麦螂,不同意 jungle888。

古人云:
以暴易暴,不知其非!
又云:
他日手滑,虽吾辈,亦未敢自保也!

爲什麽你糞的所謂「革命」,一旦成了就一定非要革掉九千萬共黨的命呢?就一定非革掉禁評同志的命呢?就非得像殺掉卡砸菲、齊奧塞斯庫一樣去殺掉他?留著他,判他個終身監禁不更好麽?讓他在獄中寫寫回憶錄該有多好!給後世留下他的膠帶,讓後世汲取他膠帶中的膠訓,不亦樂乎?幹嘛要殺彭麻麻呢?有人還主張對她先煎後鎩…,留她給大家繼續唱希望田野不好麽?
給別人留活路,其實亦是給自個留活路,不是麽?加速爛下去,越爛就越好?~沒有的事!
什麽你朝即使舉國都是粉紅,你朝亦會加速垮塌…… 如此云云。美國如果舉國都是建國這樣無德之人,美國的民主就會亡掉,不是麽?舉國皆爛人,給你再好的制度,也會被你們爛人給敗壞掉,不是麽?!打個比方,一個好果子,熟透了開始爛了,有點爛的地方請趕緊挖掉,餘下大部份沒爛的這個果,就趕緊吃掉,就是好果下肚了,對吧?如果你硬要其加速爛了又爛,待該果子全爛透了,才想去吃,那果子已然處處都爛,吃下就坏肚子,輕則讓你跑肚拉稀,重則讓你一命嗚呼,不是麽?

某些支那混人被毛思維所深度洗腦,受毛思想影響嚴重,就不懂這個道理,反倒信奉毛式所謂「加速主義」史觀,大家曉得毛共給支那人洗腦說,歷史上各個朝代的農民起義反抗,即所謂中式階級鬥爭,都是反動統治階級壓迫人民太殘酷了,才激化了尖銳階級矛盾或階級鬥爭的激烈對抗,激起了民糞,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人民恨意越足,則反抗就越烈,統治者倒臺之日也就越指日可待,於是乎,因統治者的蠢,因統治者的壓迫過於深重,所以才加速了統治者自個的死亡。而我黨在跟刮民黨鬥爭中,也是借用了刮民黨自身腐敗無能不斷加速其滅亡,是依靠人民群衆一起加速才推翻了刮民黨反動派。這種狗屎般屎觀經長期洗腦教育已深入支那人骨髓,所謂加速主義的暴烈革命屎觀,成爲支那人深信不疑的「必然」,是「革命」不二法則,誰要是敢對此撇嘴說不,那誰就是反革命,就要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脚讓其永世不得翻身… 相信各位中定有在五毛網站被加速紅小兵們揪鬥者,都沒少被踩踏吧?都有切身感受吧?連俺看著有人被踩踏都覺著疼呢,遑論那些被揪鬥和踩踏者本人呢…

動輒留島不留人,寧肯台灣島不長草,寧肯香港島不長草,寧肯核平也要佔台、港,真是加速瘋子啊… 不但這一派紅小兵支那巨嬰們,要殺光台灣、香港的「反革命」…… 那一派紅小兵支那巨嬰們,同樣憧憬著一旦革命陳工,要殺光九千萬黨員,要讓歪脖習禁評吊到歪脖樹上去…… 還把全球尤其西方所謂「白左」都視爲「反革命」,誓要小小寰球扫除一切左派害人虫,讓偉光正的右派居於「全无敌」的全勝榮光中…… 都是要殺光「反革命」嘀,可見,所謂毛賊東思維永遠活在支那人心中,確實是事實,儘管毛的肉身早已挂掉了,但他的思維卻被所有成年支那人繼承了,這些個巨嬰紅小兵們,無論是愛黨還是反黨,都是奉行著所謂毛賊東式思維的加速主義來指導他們思維,他們看問題的方式都是毛式的,無論他們愛毛還是恨毛,說到底都是毛賊東的信徒,最典型者如曹長青之流,以毛式思維方式來反毛反共…… 毛式「革命」,即:惡狼驅逐飽狼式「革命」,必須激進,必須暴烈,不能溫良恭儉讓,必須逼使你選邊,容不得你立於中間地帶,「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是「反革命」論調,必須予以批鬥,組織人馬來批倒鬥臭… 當年你任中文筆會會長時,我這人品不能在你中文筆會發文,你擋著我掙錢的道了,那麽好,你挂掉後我就發動革命大批判來搞臭你,革命群衆群起圍毆你,讓你死後也不得翻身… 林語堂曾言:你支「就有這麼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階層,利益每天都在被損害,卻具有統治階級的意識。 在動物世界裏要找這麼弱智的東西,都幾乎不可能。」~身處底層反而擁有統治階級意識的底層賤民,一旦藉由「反抗」上台,當然就代表了絕對的正確和正義,凡是不合他們心意的,自然被打成腐朽敗壞,人人得以誅之。很多通情達理者,即能容忍人性的缺陷、弱點、偏差,不完美者,思想不那麼浪漫高尚,願意退而求其次的人,只想安安生生嵗靜過日子的人,像白燈一樣總是容易口誤說錯話的人,在爾等「堅定革命派」的無情鬥爭下,在毛式「革命」大潮的風高浪尖上,都可順理成章被爾等打成所謂「反革命」啦。

少奇同志是叛徒内奸工賊麽?是睡在你毛身邊的赫魯曉夫麽?是黑司令部的總司令麽?林昭是精神病麽?如果她是,你們殺掉精神病的政權何其殘暴也!如果她不是,那就該是你們這個政權是精神病還病得不輕呢,不是麽?!伊利哈木老師是分裂國家麽?劉曉波先生就發了改良勸善的零八憲章寫了實話實說文章挂在海外以促頑冥你支進步,是在煽動顛覆你政權麽?屢屢勸諫的許志永先生是聚衆擾亂或煽動顛覆麽?白燈同志一直就講話總易失語、磕巴之類口誤,他第一次參加大選就這樣,亦同樣每每口誤連連並大話精謊言家的你建國同志,就硬給他扣上一頂老年痴呆症的高帽子戴上,那你首場辯論慌張亂噴地跟一個老番癲來唧唧歪歪結果沒佔到任何便宜,又該如何解釋呢?你的競爭對手是不是有你帶節奏所言的那個病症,得醫學專家診斷了才算呢,不是你這版豬信手胡來捏造罪名就成立的!納瓦尼同志被你普丁派人下毒了,就因爲他對你有異議,你普丁就要致他於死地,要殺了他,何其毒也!
在當年毛太祖所列入封殺公告中者,陳獨秀、王明、瞿秋白、劉少奇、林彪、鄧小平等等…,不都曾是你的同志或戰友們,最起碼是你曾讚賞的同胞,你曾與之一個鍋裏吃飯,一個戰壕裏並肩作戰,一但殺伐,就無情鬥爭、趕盡殺絕,叛徒的大帽子就扣上… 你才真正「何其毒也!」

給別人留活路,就是在給自個留活路呢!毛賊東式趕盡殺絕可以休矣!什麽「宜將剩勇追窮寇」可以休矣!支那古人都云「窮寇莫追」,即給人留條活路,幹嘛趕盡殺絕呢!就如台灣,堅決不該去打去殺,就留著一個中華民國,永遠與爾等共立於世,多好哇,讓中華民國與爾等同享聯合國創立國兼常任理事國地位,而不是趕盡殺絕地一味打壓她的外交,屢屢對她聲勢洶洶發狠威脅,承認她的政府,造就存同容異一國兩府的光明中華和平和解前景,改邪歸正廢除簡化字,回歸正體字文明,在確保偉大台灣全然自主獨立之下建構中華和平一統之文明,在加速懸崖前刹住倒行逆施的狂野倒車,不亦樂乎?《皇宋通鑑長編紀事本末》第三十八卷篇末曾講到富弼范仲淹争论救晁仲约事的一個史事,范仲淹勸富弼勿要輕開殺戒去殺人時,說了一句大實話:「祖宗以来,未尝轻杀臣下,此盛德之事,奈何欲轻坏之?且吾与公在此,同寮之间,同心者有几?虽上意亦未知所定也。而轻导人主以杀戮臣下,他日手滑,虽吾辈,亦未敢自保也!」他日手滑,虽吾辈,亦未敢自保也!——正是對加速主義不計後果、不守道義的結果往往會自食其果的警示!就如建國同志這樣。也像法國大革命時的革命家羅伯斯庇爾(Robespierre),搞得血雨腥風,殺來殺去的,革命吞噬了自個的無數兒女,其他很多革命者被他打成反革命紛紛上了斷頭臺,結果最終他自個也免不了被上斷頭臺的結局……

毛賊東同志也一樣熱衷於殺人,剛一建國就鎮壓反革命,殺人為快,在他的親自批示中,寫道:殺人「殺人比下一場透雨還痛快!」當時對岸的蔣公中正,怕是亦對此殺人快感心心相連亦惺惺相惜吧…… 這些信奉加速主義的大獨裁者,都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主兒,都未有范公仲淹那個「他日手滑,虽吾辈,亦未敢自保也!」見識… 當然右糞反向小粉紅們亦如此,所謂殺光九千萬共產黨猿,用高射炮炮決或用機槍突突掉習奧塞斯庫,或者犬決黨中央(據傳是小金胖殺他姑父的處決方法)…… 都是一味只顧著殺人解恨的快感,卻不想想給他人以留後路,給全民和解留出路,給萬世和平留指望,會把自個活路也堵死的短視的自掘墳墓之加速自殺行爲,就如羅伯斯庇爾的加速斷頭臺行爲一個樣… 所以古人「以暴易暴,不知其非!」「他日手滑,虽吾辈,亦未敢自保也!」都是至理之言,亦都合於基督所教導的:要常懷憐憫之心,要多對他人罪過寬恕,要多對自個罪過懺悔並真誠贖罪。

彩霞姊曾言,極權主義的意識形態毒害的不僅僅是你匪黨猿、幹部和體制內的人,實際上對全社會都是一種深深的傷害。在你支社會 一直蔓延着仇恨情緒和仇恨意識,但仇恨沒有結果,如果僅僅用「仇恨」二字,用仇恨情緒去主導中國的政治轉型,出現的一定是屠殺

劉曉波之所以提出「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正是對你朝太祖「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是革命的首要問題」屁話 的 反其道而行,當然這是你支取得全民和解及長久和平的正確道路。你們要識好歹,即:識別出劉的好,也識出毛的歹,還有寡德大噴子曹馬臉的歹……

你朝匪邦之所以缺德寡義,是因爲你朝十月驚奇建國那些領袖們(譬如第四套人民幣頭像那四位)全都是人面畜心的衣冠禽獸,全不守道義,都鮮廉寡恥… 以這些匪首為楷模,你匪長期不間斷持續覆蓋你終生地為你洗腦,你民持續地耳濡目染,全都被你匪潛移默化地染上了無德匪氣,都成了道地匪民,~自以爲是夜郎自大,從不反省總怪他人,不識好歹不辨是非,不愛自由不求真理,不認事實不行正義,好戰喜鬥無德無能,既蠢又坏助紂爲虐,自欺欺人害人害己… 凡此種種,都是你民長期被你黨洗腦、抱團相互洗腦、自覺自願地自我洗腦所結出的果子,是惡果了。
《史記》開篇《五帝本紀》花大篇幅寫道德,堯舜禹、湯文武有德且仁愛,其國興;桀紂無德又殘暴,其國滅。
美國之所以厚德重義,是因爲其有著一大群厚德重義的開國領袖,高擎義旗反抗暴政、滿身正氣的領袖們,即簽署獨立宣言的那些美國國父們。還有力挽狂瀾,避免了美國南北分裂,並廢除了奴隸制度的林肯總統這樣的守德領袖們。一代代美國人在這些榜樣感召下,也都持正義、守道德。

毛晚年,也是加速了,用「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這種趕盡殺絕的加速理論,來號令你支奴民「將無產階級革命事業進行到底!」其實毛發動文革,目的很明確,把他侄子毛遠新扶持上皇位龍椅…… 文革初始,1965拉開序幕,毛在詩詞中言稱「久有凌雲志,重上井岡山」,意思爲了確保他的路綫萬代不更,即使再上一次井岡占山爲王閙革命,亦在所不惜… 毛隨即在中南海親自對他侄子諄諄教導,除了把侄兒喚在身邊進行教導,當時周圍還環繞著一大堆家丁寵奴,還詳實記錄了這場談話,顯然這並非普通的家教談話,而是要讓皇侄繼位而發動所謂文化革命的前奏… 其後,發動文化革命其實也有少奇同志參與的份兒,就是說1966剛開初,少奇同志亦是發動文化革命的一員呢,可是打從少奇派工作組進校,禁貼大字報,禁鬥幹部,將鬥爭對象引向地富反坏右階級敵人,試圖恢復動亂,這就像建國同志企圖以法律與秩序爲名,來恢復所謂被打砸搶左派搞亂的生活一樣,從這時起,毛開始表達不爽,把分歧逐步上升到了所謂兩條路綫鬥爭,說到底毛早有打倒少奇的心思,打倒了他,才能讓忠實於自己的老婆、侄子等毛派人物掌權上位,是慢慢溫水煮青蛙式把少奇這個前接班人的二號人物打倒弄死的,…… 文革末期,毛未預料到自個挂的那麽快,於蔣公挂的次年即挂掉,雖然老糊塗了,但毛清醒時很不甘挂掉,對貼身保健李醫師問,你們有沒有辦法治好我呀?他其實知道軍閥葉劍英是很關鍵人物,想向葉托孤,讓葉忠於他的路綫,在其挂了之後關照老婆和侄兒,但葉故意無視病床上毛要叫住他留話(此時毛已病得說不出話來,或說話含混不清),…… 其實毛是留有字面遺囑的,張玉鳳都曾證實了有遺囑存在,她經手過,那遺囑曾被鎖在保險櫃中,四人幫被打倒後也未公佈,遺囑内容是毛的如意算盤,若是公開了則有損他姥人家光輝形象:遺囑是打算先讓他老婆江青佔最高皇位當女皇,他老婆爲首黨中央即四人幫爲首的毛派,會忠實於他的路綫繼續禍害、折騰、加速地運動再運動、發動群衆鬥群衆來不斷鬥爭你民,江青只是暫時的過渡元首,江青會扶正毛遠新上位,這才是毛賊東心目中所放心的毛家共慘家天下願景呢,所以跟朝鮮三代牢牢把持血色江山、三胖亦不惜殺掉辜負以穩江山一個德性,毛挂之前所念兹在兹者亦是如此。說來,只有自家的孩子掌權,才讓人放心,鄧小平對紅二代較爲放心;讓習同志上位,總比毛遠新、毛新宇上位要好些吧。華國鋒根本不是個忠厚老實人,他清楚僅靠自個搬不倒毛派,就聯手葉帥、毛衛士長汪東興,一起發動宮廷政變,一舉端掉了毛派,上海毛派差點武裝暴動,被及時解決掉了,以毛的老婆爲首黨中央因此被徹底推翻了,毛的老婆(毛既定的過渡接班人)、毛的侄子(毛所屬意的真正皇位繼承人)都鋃鐺入獄,毛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偉大事業,也就此完蛋了!挂掉了!華國鋒雖然還裝模做樣搞「兩個凡是」「抓綱治國」,卻與毛本意相去甚遠了。華痛斥了毛派禍國殃民的加速行爲,誠實地講道:由於毛的亂搞,「整個國民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 華不得不起用老家夥們,還有懂抓經濟的被打倒的小平、耀邦、紫陽、萬里、仲勛等老同志,待老家夥們都起來了,鄧就搞掉華,也是溫水煮青蛙慢慢來的,好在對華不再無情鬥爭了,不再是毛式那套整肅揪鬥的方式了,至少相對而言更「仁慈」多了……

所以,以史爲鑒,殺戮從來不是好事,留下禁評一命;給那些只爲發財而入匪黨的同胞一條生路,也就是給自個留後路。人非聖賢孰能無錯無罪,但能饒人且饒人,仁善爲本,才能建構起紅色暴力恐怖政權之後真正全民和解的長久和平。
期望未來專制倒掉后,能做到:
讓這片土地釋放出自由的活力,讓這片土地成爲正義普行的樂土,讓這片土地上的每個人都活出人權活出人樣,讓這片土地成爲我們真正家園而不是殺戮場或屠宰場。
請記住這些至理之言:
以暴易暴,不知其非!」——伯夷
他日手滑,虽吾辈,亦未敢自保也!」——范仲淹
我沒有敵人!」——劉曉波
瘟疫法师习近平 习近平大招:中国肺炎Chinese Virus
下一批消灭了共产党的中国人,打着清算共产党的旗号把共产党的资源抢到手里,结果变成了新的共产党

这片土地上没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发生
希望这片土地上少造杀戮!

(个人心里也想杀光共产党,但其实是不对的。)

应该对有重要职位的共产党施加审讯,按照贪污腐败等按律施行。

而不是因为是共产党所以一下子都是反人类罪。

怎么定义重要职位?这个有待商榷。

县级以上的可能就是了。


葱油们想杀光共狒的,内心的恨何其大!

少造杀戮,尤其是想一次性解决问题的。更不能杀,否则流弊。
习包子总皇帝 祝伪大的共惨党长命百岁,不同意的请举手?
建议杀人的,你要知道很多人不是真的想入,或者进去了想捞一笔的。

把罪大恶极的制裁掉就行,P民放过。粉蛆这么多,都不知道是不是反贼在反串,总不能全杀掉吧?
证明自己以前对中共不满意就行了
先说最轻的处理 首先必须有哪些人是党员的记录 每个人永久戴着一个共产党员的标记 就像一个罪犯的标记 类似于felony 以后选举党员没有选票 如同美国felony的后果 不要让多数的党员脱离任何清算像纳粹党员那样消失在社会之中
我的做法是把這9000萬全部趕進到朝鮮境內,並且封鎖邊疆預防逃跑回來,讓金三胖喝一壺
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之前香港的ICAC制度,反贪部门直接对最高领导人负责,日后的对共党官员的清算我觉得也可以采用类似的方法。
在大陆的政治体系和生态还没有建立起来的时候,一些共产党官员还是有其一定作用的。而大多数共产党官员都是不干净的,可以通过ICAC逐步清理。
另外“解放初期”,势必是群情激奋,如何避免报复性的大屠杀也是一个大问题,温水煮青蛙是个好办法。
就算加速成功,也是几十年以后的事,并且处理的权力也不在各位手里,没必要替未来人担忧
公开财产 然后大部分按贪污罪直接坐牢就可以了
给他们一个特赦:自愿进行活体器官捐赠可以抵刑期。是否自愿由监狱决定
蛋蛋8964 观察 已停用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杀个干干净净就行了,何必费心,中国人最擅长的就自相残杀,每14个人弄死一个人,对中国人来说小意思。
鼓吹民主之后杀全家的人跟CPC一样恶臭,东欧民主化有现成的处理前政权人员等历史遗留问题案例和经验可以借鉴。
上面这些要杀干净的,和现在的共产党有什么区别?真要是你们有话语权了,你们只会变成另一个纳粹党,恐怕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1亿党员,加上家庭至少涉及3亿人。涉及到各行各业,方方面面。
90%以上的党员都是普通人,来自普通家庭,和那些被洗脑的粉红一样,他们只是认知错误,或者是为了利益。
县处级及以上的可以清算了,没一个干净的。部分油水比较大的科级单位部门。
伐共者 黑名单
剝皮制革,脂膏制皂,骸骨制瓷,摘其內臟,保存留給有需要的人。用習豬的皮做一對頂級皮鞋,倍有面子。
按照法律审判就行了,杀过人或者指使别人杀人的(新疆教育营,香港等),一律死刑立即执行。贪污过的抄家充公。
我觉得中共的法律除了习上台颁布的以外,基本都是很好很公平的条款,只是需要有人去认真执行而已。
本人及直系亲属财产无法证明合法来源的一律没收

对既往民事及刑事案件永久追诉 海外定居及双重国籍永久通缉 最高处没收所有财产开除国籍流放海外之刑 

终身禁止担任公职及被选举 无犯罪记录的经司法裁定后可由行政视情况豁免

登记在册,纳入征信,在宪法上唯一需政审之群体
刁犬犬 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流放到一個孤島上獨立建國吧,繼續彰顯共產主義的優越性,看看多少年能偉大復興
可以参考 德国 日本 的转型,有前车之鉴为何不借鉴?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全部殺光,撇開殘忍與否的話題不說,光是實踐就難以實踐了
你要真想實踐,結果肯定是殺了一批被誣陷是黨員的無辜良民,而那些滿滿是陰險的真黨員卻能騙你相信他是大反賊。畢竟要比騙人能力和陰謀能力,良民肯定是比不過黨員的
jungle888 黑名单
已隐藏
民主革命之后,必须对土共及其鹰犬进行全面清除(物理清除大约2~3亿人) 除此之外中国永无希望。
凡是不能证明自己在网络或任意地方有大量反共言论的,全部杀了,家产分给所有有坐牢,流亡记录的民运。中国人口很多,死1亿都没感觉,街上一样行人如织。
党员都是低端人口,知识分子基本不会是,为了体制内福利入党的知识分子则肯定留有反共言论材料证明自己反过,可以不杀。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