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到底有没有不靠贪污靠自己真材实料上位的共产党人?

大差不差 830868FF18B405C6191F974D5272D6E5E295ABC2AE729C69ECC46E46015DC9879004E9367BB12B5981505360D293E660574465CC9E8F9075622ADBD602383A56
几百万公务员,就算是百万分之一的概率,都能找到几个。

问题是,有何意义。我只知道韭州大地每年外逃的老爷有数百到数千,人均带走1亿韭菜币。就算有几个不贪或者清水衙门贪不到的官,除了被中共拿出来粉饰门面,洗脑一些低智韭菜在下面欢呼“打老虎习大大万岁”,我看也没什么别的用。

中共有些伎俩已经过时了,比如雷锋。且不谈有些照片的摆拍作秀本质,就算雷锋是真乐于助人,那也是雷锋个人乐于助人,和你党有个锤子关系。

要是台湾那边也出个雷锋,人品极好就是反共,人冥日报上估计会这样写:反动资产阶级雷锋,帝国主义和官僚资本的看门狗。
很少,但确实有。
习近平的清洗模式是先逮捕再罗织罪名,结果在调查民政部窦玉沛的时候硬是查不出问题,最后只能逼人提前退休。
有兴趣的可以去百度查查内宣对窦玉沛的报道,极尽捕风捉影和莫须有之能事。
不贪污不受贿的肯定是有,我仅在自己生活工作的省里就知道不下4、5位。完全凭自己真才实学上位的我是没见过,政治生活和社会氛围摆在那呢,没有家庭背景、也不送钱、不搞团体那你的政治社会资源从哪来?没社会资源还上啥位?

也有一些技术官僚,本身科研或者技术出身,而且是非行政岗位,最后可以级别很高,甚至到副厅着一层级,但是也不可能完全没有其他成分,但是他们这种其他成分就淡的很多,我见过一些技术官僚本身的确也不会这一套。

在一个就是中国大陆现在高级官员根本不用贪污,贪污是很笨的方法,某省有一个环保厅厅长,他侄子开了个固体废物处理中心站,压缩比极高、成本极低,因为他侄子雇大货车直接拉着废物往江河里面倒。别的家固废处理厂一看,也学着倒,这个厅长就派人去抓,最后抓的这个省里就他侄子一家固废了。 表面上看这个厅长没触犯任何法律,甚至他侄子倾倒固废也装模作样的抓过几次,但是就是让其他家固废压缩比和成本都无法和他侄子竞争,环保厅在法律上也没毛病,不可能每次倾倒都抓到,有的比较“倒霉”多抓几次,没毛病。 类似这种办法在中国有的是,各个行业都有。

所以现在法律都改成“利用自身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这种表述了,中国为啥一人当道鸡犬升天?就因为这种体质里面的方便和猫腻,老百姓做梦都想不到
这个问题提的不好。在中华文化下,会有多少不为贪污而愿意做官的人?
针对上面说老毛不贪污,谈谈个人看法。在走到最高位前,大多数人都不会把最高位当成目标,野心是随着地位一步一步成长的。
在底层的时候无非是见到钱有机会就捞一笔。如果有机会握有更大权力,抓住机会。
可以网上搜资料,1920年在上海得到两万大洋,是用于资助学生留法的,也就是说是公款。比较不同的消息源,用途对不上,可查询钱文军研究的文章。

毛泽东的家庭账簿还有留存,网络可查照片。毛家有织布厂,而这个厂在他父亲时并不存在,很大可能是老毛创建的。老毛和国际革命友人谈到家庭情况,但对织布厂只字不提,对比账簿时间,当时织布厂还存在。是不是和现在各单位领导在外面办公司很像?毛的两万大洋后面还可能占了他同学的血,没有实锤证据,可以看陈小雅的分析,各位自己做逻辑判断。
个人观点,不为钱、不为权,那帮枭雄为啥要选做官呢?自古如此,不要抱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

http://hx. cnd.org/2013/12/22/钱文军:两万大洋到哪里去了?/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04/240/2004331100908.htm

上面的说创业就不贪污,这我也不认同。比如说 富士康的郭台铭,华为的任正非,在十多年前我接触过他们公司的人,都谈到过他们往自家篓钱的方法。毛泽东上面我说过了,马克思不了解,希望有了解到朋友谈谈。
很多事经不起细究的,现在的上市公司是财务制度最好了吧,还那么多漏洞可以让高管贪污,更何况老毛的时代,而且革命,财务更加混乱,大家按常识想想,贪污的机会只会更多。
而且政治语言嘛,说当时很廉洁,就是说当时的事我都不追究。

再说一件事,现在裁员潮,如果是外企,要谈判的。前些年有外企,关闭中国公司,公司付的赔偿额比员工拿到的多,中间的差价被几个核心高管分了。
当然有了,譬如这一位:

https://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18/10/id/3552509.shtml

注意他的罪名,只有行贿罪,没有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历不明之类的罪名。这位一分钱都没有贪污,也没有收受任何贿赂,反而是自己掏了一千多万行贿,中共的干部里,还有比他更清廉的吗?
嗯,提问已经说明白了。现在。
 
那回答:当然是没有,也不可能有。想像一下,十个官员,九个贪。我们这九个,会放心不贪的那一个吗?不要指望那一个的人品学识家庭等等,不是一路货,如果他掌权,我们九个都得死。这已然不是利益之争,而是性命之争哪。
 
不可能。
不可能的原因是,我们-存在的上级下级同级官员,决不可能让这样的人生存在自己的周围。
外星海底漫遊 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有的,我的一個大學同學,家人都在貪,所以他本人不用貪
现在且不表,当年可是除了老毛其他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老毛可不是靠贪上位的,老毛是凭着满肚子帝王术和斗争哲学上位的。
至于如今嘛,入匪帮前就得交投名状,入匪帮后就要学收保护费,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我是不相信帮众人士是有啥子“真材实料”的。
Merlin 已停用 人间失格
体制逆向筛选,您说的那种99%都被淘汰了吧。比如,贪污是晋升的手段,你不贪污也得去帮别人贪,否则断无上位可能。不同的时代背景,所谓真材实料也是不同的。毛靠玩弄权术和军事才能上位是那个时代的真材实料,而现在,如何善用权利圈钱,如何审时度势站队怕是如今的真材实料。
kelsey 星岳
在中国当官就是原罪
shuangsong00 https://medium.com/@ssprof0
你指的真材實料具體是什麼意思,如果是技術、知識水平什麼的,現代社會當公務員根本不需要什麼知識,衹要不異想天開胡亂指揮,傻子也能幹好。

然後,公務員的上位,和貪污沒什麼直接的關係啊?在中國,官員的提拔大部分是派系制衡、利益分配的結果。

我猜你這裡說的貪污是指買官賣官現象吧。那是皇權社會的特有現象,古代當官是為天子效勞,但是天子並不負責直接提拔官員,所以才有買官賣官。

現代社會的政治比這個複雜的多,花錢就能當官哪有那種好事。
你工作再好能力再强对我再忠心都不如你有个把柄在我手上来的放心
别说当官的,就是些普通民企职工,有些都手脚不干净的,工资那几个死钱哪够,干久了懂点路子就捞油水
基本上創黨的都不靠貪汙,例如馬克思、列寧、毛澤東。
這道理放在公司的創業者和就業者也一樣。
也许有,人民的名义作者在接受采访是说过,侯亮平这个人物原型就是一些他接触过的一些官二代们。对的,也只有官二代们,红三代们才会有这个能力不靠贪污上位。但他们同时他们也是红色政权最坚定的拥护者。
只能说可能存在,但概率很小。
        这个体制中绝大部分人,要说是绝对干净的,这应该是不可能的,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污点或者劣迹。
        而有些污点,就会成为别人的把柄,变成相互利用的安全保障,然后官官相护。在这个体制下,许多上位者,如果没有把柄在别人手里,那么有多少人敢去提拔任用这个人?试想一个人不在控制范围内,还把握着上级的把柄,油盐不进,这时提拔任用他,是等着这个人去把这些人劣迹揭发让他们去蹲监狱吗?
        
        至于有部分葱友提到的一些红二代,红三代,他们本身就坐拥红色江山的后台,上位一路绿灯,除了后院起火,一般的人谁敢动他们?
 
        还有极少部分的所谓“政治时代先锋”,这些人可能确实有一定的成就,但也可能是某党为了宣传效应而打造的广告,给韭菜一种某党整体上很清正廉洁的错觉,进而给大批的韭菜吃定心丸。而且,你叫不醒一些故意装睡,做伟大复兴的XX白日梦的韭菜。
 
        综上,目前的这种体制,不太可能会造就大多数从政者成为公民和国家的仆人,相反,这种逆向淘汰机制让这些人成为国民的老子。某种体制化的过程,就是把原本大多数不想成为恶魔的人也变成了恶魔。而它们的生存信条就是:吃人。
不贪污是不可能的,国内官员权力很大,账目一般都查不明白,完全走程序靠财政批是根本做不了任何事的,所以国内所有官员都在经济上有违规行为不管你贪不贪污,一旦上面需要抓你,就有的是罪名抓你。

改革开放时税务非常乱,只要有哪个公司不听话,邓小平就派税务局的跑去查账,一查就老实了,原因就是因为没有公司能把税务交明白,甚至税务局自己都弄不明白。

不贪污在现实上做不到,即使做到了你也升不上去,达不到利益集团大家共同分钱的话没人愿意提拔你。
1901zxc已停用 已停用 We shall meet in the place where there is no darkness.
一句話:
周圍人都貪污, 唯獨你自己不貪污, 你把周圍人都舉報了怎麼辦??反正你自己乾淨不怕事. 所以清官在滿是貪官的官場活不久的. ----- 幾年前一位中共官僚跟我講的.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新疆的问题,一直不想谈,但是最近发现很多人有被中共宣传带歪的情况发生,我觉得有必要出来讲一些我所知道的事情。
首先声明,我所知道的事情一部分是我经历的,一部分是我听说的,具体真假还需葱友自行判断,但是我一定知无不言,言则负责,在与很多人交流的过程中我认为我比大部分新疆人了解新疆的真实情况,毕竟新疆太大了,单新疆的若羌县就有两个韩国大,一个城市和另一个城市的距离有的甚至有大几百公里远,一个乡到另一个村也也很都是相隔数百公里远,新疆主要人口集中地区除了城市就是兵团,村镇其实没有多少人,所以说新疆很多人并不知道本地以外发生了什么。
新疆的事情太多,太复杂,我没有时间也不知道该从何谈起,所以这篇贴子以问答形式进行,你们的问题的知道的都会回答。
我是去年去的新疆,在阿尔金山出了车祸,和当地的交警一同吃住,和维族白族回族蒙古族也一同生活过一段时间,也和汉族维族官员军队退役官员、公务员的子女做过交流,也从出租车司机,牧民,枣民,民团建设工人,这些人做过交流。
大致说一下新疆的情况。
新疆分为南疆和北疆,南疆是重点监视区域。
初入新疆,安检每隔一段路会有一个,会查车,查到脚垫那种,会录指纹会人脸识别,刷身份证,小区步行街公园都有安检系统存在,晚上警车会游街震慑这些都是真事,加油站排队铁丝网,学校铁丝网,政府部门铁丝网,城市每个路口都有持枪警车,到处摄像头全是真的。
南疆很多地方所有开店的都穿着防刺背心和戴着头盔,这些东西都得去指定地方买,很贵。
还有就是新疆暴恐事件发生之后新疆全面断网,不让与外界联系,有过很长一段时间没网的情况,后来有了也是2g网,内地人去了新疆大部分地区手机是没有信号的,需要换新疆卡
新疆一般上午北京时间十点才开始生活,晚上有的地方到凌晨0点也不会全黑。
新疆矿产资源丰富到不可想象,我去的第一感觉就是,随便挖一座山我就可以飞黄腾达了。
新疆大部分是无人区,夸张点说随便一个没有名字的景区都可以赛过内地五星级景区。
新疆大到很多无人区,军队和探险家都从来没有去过,可以说,即便对于国家
政府军队,新疆也是一个神秘的土地。
也有可能。
没有 不贪污你连上供的钱都没有 怎么升官
巴巴罗萨 宁肯当盐柱也想有一天看着索多玛完蛋
不贪污的共产党就跟道德与智商达标的左派一样罕见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75事件
我看王丹曾经提起过,在75事件之前,曾经有维族学者对政府发出警告,认为会发生激烈的流血事件,要求政府戒严,但是政府并没有任何反应。而因为我前述的支共政策,新疆维汉之间长期存在激烈的矛盾。75事件的直接原因也是因为在某个工厂冲突中有不少维族人被打死(中共说死了两个,世维会说多得多,通常桂枝官方数字肯定是不可信的),维族上街游行要求调查并发展为暴力袭击,而在此之前还有对于维族强奸案疑云,想来你们也应该承认,中共官方的所谓辟谣压根不可信吧。而另一方面来说,刻意煽动激进派,乃至于设置内应到嫁祸,制造暴乱以此获得血腥屠杀的借口,实在是专制政权的传统艺能了。而很显然,75事件根本缺乏公开透明独立的调查,纯粹变成了支共的借口。

而且同时,我们也能看到,中共非常针对维族的高级知识分子,而他们绝大多数很明显完全是西方普世价值观的温和派,却统统进了集中营乃至于生死不明。
sanjo 我可能做不了那些提早来的人,但我想尽力去做一个准时的人。
有但很少,哪怕是靠真材实料上位的,上位之后也会以权谋私
n那就得看对贪污的定义了,如果收几百块小额购物卡、收水果月饼那种也算那基本没有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类似的你可以思考明朝有没有不贪污做大官的人 
当然有 比如开国功臣徐达的后代定国公世享荣禄 还有被李自成煮了的福王朱常洵,皇亲国戚 凡此种种不一列举
这些人都不怎么看得起那些团派干部, 觉得打天下坐江山天经地义。如同刘源一样对腐败也是深恶痛绝, 虽然他们中的不少弃官从商取得了陈小鲁一样的成绩。
取決於你對貪污的定義。寬泛的以權謀私的話,那99.999%都有。狹義的侵佔公款的話,不靠這個上位的多了,紅n代們靠自己祖先的功業世襲罔替就夠了。
那個宣傳很廣的大同市長 耿彥波 算不算一個?                                        
怎么可能?你想想其实ccp跟黑社会的运作方式一样,你那么清白干净,人家拿什么威胁你做坏事呢?在一个染缸里共事,每个人都揪着另外一个人的小尾巴才安全,共生死共存亡,一个清白的人证明他不受制于这个系统,那拿什么控制他?而且他可能手里还有别人的黑料,直接踢走,这种系统只可能吸收认同腐败堕落的人,有时候即使你手上攥着别人的黑料也不安全,所以才有那么多被死亡事件,一句话,如果你有良知底线,远离天朝官场
不贪污受贿的虽然不多但是肯定会有,不贪不腐能上位的肯定是没有,道理很简单,中共就是个粪坑,什么东西扔进去再出来都是一身屎,你不贪不腐谁敢扶你上位?
引用周星星国产零零七一句话,上梁不正下梁歪
哒哒 观察
哪种政治体制下都有贪污的人,所以说哪种政治体制下也肯定是有信仰追求的人。
浩天世界 观察 光明不灭,浩天永存。
人分为好人和坏人,官也有贪官和清官之分,所以我认为还是有。
雪克来提 温和派东土耳其斯坦人
团派很多都不贪污,比如周强这类人。相反红二代以权谋私的多的要命。
埃里习冯曼施坦因 吾之荣誉即忠诚
陈良宇                                                 
副职应该有,正职比较难。毕竟主管业务这一块还是需要有点专门水平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蛤蟆爱好者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31
  • 浏览: 19279